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06.3 魂兮归来兮,远方不可久留


他一直背了十五年的“黑锅”,直至身陷囹圄、含冤而死。十五年中,他时时期盼 着春天,渴望着自由,然而,春天来了,他的冤案也将要平反昭雪了,人们却惊奇地发 现:他的骨灰杳无下落,他的冤魂不知飘到了何方。

3.1 魂归何处

1976年10月,中华大地上爆发了又一声惊雷:“四人帮”反革命集团被粉碎了。经 过了10年漫漫长夜的人们,终于迎来了共和国真正的春天。

粉碎“四人帮”后,党中央拔乱反正,决定为一批受迫害的老同志平反,也将为彭 德怀昭雪。

筹备工作一开始,便遇到了一大难题:彭德怀的骨灰存放在哪里?他于1974年11月 29日不幸在北京逝世,在正常情况下,骨灰盒应存放在北京,而实际上,彭德怀的骨灰 却下落不明。这一消息又把人们从悲痛之后的怀念再一次推向更深的悲哀之中。党中央、 中央军委立即发出指示,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彭德怀的骨灰,并安全运到北京。真 可谓天涯何处觅忠魂!

彭德怀被监禁的后期,病情日益严重,被指令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

这是301医院外科楼的一间病房,光线本来就十分昏暗,再加之窗子都被糊上了厚 厚的一层纸,一点光线也照不进来,使这间名义上的病房显得更像一所牢房。身患直肠 癌的彭德怀虽名曰治病,实际上仍然过着囚犯般的艰难生活。病房门口有战士看守,出 入都要受到严格的限制。1974年10月以后,他已经陷入昏迷状态,奄奄一息了。11月29 日下午14时25分,在凛冽刺骨的寒风之中,这位为祖国和人民的解放事业曾出生入死、 屡建奇功的将军、元帅,终于走完了生命的全部历程。逝世时,没有一个亲人、朋友在 场。直到去世的第二天,他的侄女彭魁梅才被通知去向遗体作最后的一别,并且规定不 许哭出声。遗体很快便被偷偷运走,秘密地火化了。

此后彭德怀的骨灰怎么处置,放到了哪里?外人不得而知,就连他晚期唯一能见到 的侄女彭魁梅也不得而知,一直是个神秘的谜。

1975年,四川省委书记、省革委会副主任李大章调到北京担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 李大章的夫人孔明和彭德怀的夫人浦安修曾于1940年至1942年在太行山西北局妇委共过 事,相处甚好。孔明进京以后,曾特地去看望过浦安修一次,并对她说,彭德怀的骨灰 被秘密转移到了成都,此后李大章又告诉了她详细情况,但同时要求她绝对保密。十一 届三中全会期间,浦安修把这一情况告诉了陈云。陈云在家中还给她留了一张小字条, 告诉她彭德怀同志的问题将很快解决,三中全会决定给彭德怀、陶铸同志平反昭雪。浦 安修顿时感到心中轻松了许多。

人死灰亡,这一沉痛的打击使浦安修时常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之中。她清楚地记得, 1965年11月她去北京送彭德怀去三线参加工作之后,两人一直未有机会见面。直到1967 年7月在北京师范大学的批斗会上,老俩口一起被拉到批斗台上时,她才偷偷看了彭德 怀一眼,但却连一句话也没能说成。她万万没有想到,这偷偷的一瞥,竟成了她和彭德 怀的永久诀别。唯一能使她得到一点安慰的是,彭德怀的亡魂又回到了他曾经战斗过的 西南三线工地。她明白:彭总离不开大三线,三线人民也热爱彭总。他虽然去世了,但 他仍活在三线人民之中,相信彭总的骨灰是会被妥善保存的。但又一想,在那个动乱的 年月,老伴的骨灰难免不发生差错。因此,她又感到不安。当得知中央军委筹备彭德怀 追悼会的工作人员正在到处寻找彭德怀的骨灰时,便立即向他们汇报了上述情况。

3.2 化名存骨灰

成都的冬季,天气格外阴湿寒冷。天刚一亮,大地便笼罩在厚厚地浓雾之中,使人 感到格外的压抑和神秘。

1974年冬季的一天早晨,有两位身穿军装的人乘飞机从北京来到成都。其中一位姓 李,30岁左右。他们带着中央专案组的介绍信,指名要见四川省第一书记、省革委会主 任、成都军区政委刘兴元和省委书记、省革委会副主任李大章及省委书记段君毅。三位 省委领导同志接待了他们。来者向他们传达了中央首长的指示:“我们送来一个骨灰盒, 里面装的是彭德怀同志的骨灰,经组织决定更名改姓送到四川存放。这个骨灰盒放在一 般群众存放骨盒的地方就行了。放好后,不准任何人移动,要动须经中央军委批准。这 些情况,你们知道就行了,不准向任何人透露,绝对保密。”

三位领导听后心里愣了一下。李大章清楚地记得,彭德怀是1965月11日底来成都担 任西南三线建委副主任的,当时安排住在永兴巷七号。他以中共中央西南局书记、四川 省省长的身份多次去看望过他,共商西南三线建设的一些事情。

1966年底,彭德怀被绑架到北京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彭总的消息了。现在突然听 说彭总去世了,而且骨灰又回到了西南三线,回到了他工作过、生活过的成都。这一突 然而来的消息,使他一下暗然神伤,不知如何是好。沉思片刻后,他强自镇定,向二位 军人表示:“省委一定认真存放好彭德怀的骨灰盒,绝对保守秘密。”

二位军人这才离开省委大院,回到下榻的锦江宾馆西楼南侧一楼38号房间,听候省 委派人接收骨灰盒。

三位省委领导商量后决定,由段君毅安排负责,迅速将彭德怀的骨灰盒安全转移到 成都东郊火葬场。段君毅把这个任务交给省委、省革委会办事组组长杜心源去完成,杜 随即又打电话让办事组一位副组长张振亚具体负责办理此事,并严肃认真地说:“一个 重要负责同志的骨灰已送到成都,你找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商量一下,存放好,没有省委 批准,谁也不能移动。至于这位负责人是谁,我不知道,你们也不要打听,要绝对保密。 现在你到锦江宾馆找中央专案组派来的两位军人联系承办。此事一定要办好,不可出现 任何差错。”

张振亚感到事关重大,随即驱车来到锦江饭店。二位军人告诉他:“我们奉命来到 成都,中央首长及周恩来总理指示我们送来一个人的骨灰盒。此人叫王川,男,他的骨 灰盒须存放在成都。”张振亚回答说:“省委领导已布置安排了,请放心,我们一定将 骨灰存放好,绝对保密。”二位军人还是不太放心,一再叮咛:“骨灰盒一定要存放好, 要绝对保密。”

当时四川省委正在锦江饭店召开地委书记一级干部会议。张振亚便打电话找来省革 委办事组行政处副处长杜信,并郑重其事地向杜信交代说:“有个骨灰盒,需要放在成 都,这个事情你去具体办理一下,要绝对保密。办理过程中还需开什么介绍信,你开就 是了。两位军人就住在楼下38号房间……。”

杜信二话没说,便来到38号房间。两位军人正在沙发上坐着,见杜信进来,很有礼 貌地起身让座,并从桌柜里取出一个用粗木板钉成的骨灰盒。骨灰盒上油漆尚未干,盒 上贴了一张小条,写着“王川,男”三个字。杜信把骨灰盒放进自己的提包里,与二位 军人并没办什么接交手续,便离开了锦江饭店。

离开锦江饭店以后,杜信持省革委会办事处的介绍信,乘车来到市民政局,一位管 业务的同志看了他的介绍信。杜信说明了来意,这位同志便问:“什么骨灰盒?”杜信 只是说:

“省委领导同志交办的,也不好对外讲。”“没问题,你去办说是了。”杜信仍不 放心,问道:“要不要局里转个介绍信?”这位同志说:“不需要。你到殡葬管理所, 我给你打个电话讲一下就行了。”杜信这才离开了市民政局。

从殡葬管理所出来后,杜信又马不停蹄地来到火葬场办公室,找到火葬场负责人辛 自权老师傅。辛师傅60岁了,办事热情负责。杜信对他说:“有一个骨灰盒需存放在这 里,这是省委领导同志交待我来办的。我已到市民政局和殡葬管理所去了,他们叫我直 接来找你联系存放。此事非同一般,你必须做到以下三点:第一,要妥善保管,不能遗 失。第二,这个骨灰盒,没有我或省革委办事处的介绍信,任何人也不能取走。第三, 有什么变动或意外情况须立即通知我,我给你留下电话号码。”

辛自权师傅看了介绍信,又看了看骨灰盒,随即满口答应。并让女青年张泽珍填写 了一份骨灰寄存单,单了写着这样一些字:

姓名:王川;性别:男;终年:32岁;籍贯:四川成都;火葬时间:74年9月;寄 存时间:三年,自74年12月23日起,77年12月23日止;委托人姓名:杜信;

是骨灰什么人:同事;通讯处:省革委办事组;骨灰编号:合第273号。

在发证记录栏内,杜信收证,并签了字,写上了年月日:74.12.23.。

在填单过程中,杜信很费了一番神思。他估计这个骨灰盒里一定装着一位重要领导 同志的骨灰。但骨灰盒上除了“王川,男”三个字外,什么也没有,其它事自己又不知 道。

当时中央领导同志中没有王川这个名字,他估计王川肯定是个化名。省委领导同志 交待骨灰盒要长期保存下去,为了万无一失,他在填写年龄时没有写60多岁或70多岁, 而是写了32岁。

临行前,杜信一再叮嘱辛师傅一定小心在意,不能有半点差错。

杜信走后,辛自权老师傅觉得老大不对劲,一连串的问题在他脑海中闪现:王川, 男,32岁,籍贯成都,但在北京火化,由北京远道送还故乡,为什么没有一个亲属在场 呢?骨灰由省革委会出面寄存,自然和省革委会有一定关系,难道省革委还付不起区区 小费吗?倘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没有完备的手续,短期暂存也就行了,为什么要上 架发证,还要求长时期存放呢?问题归问题,他心里清楚,这肯定是个来头不小的人物 的骨灰,且其中必有隐情。因而他也格外小心在意。一直到他退休之后,还坚持每周骑 自行车来查看“王川”的骨灰盒。

此后,张振亚与杜信从未对任何人透露过此事,但心中老是放心不下,曾悄悄到火 葬场看过几次。

事隔几年后,省委凡知道彭德怀骨灰下落的领导同志刘兴元、李大章、段君毅都先 后调离四川去北京工作了,李大章也于1976年5月8日在北京病故。后来调任四川省委第 一书记的赵紫阳对此事却一无所知。

就这样,化名“王川”的彭德怀的骨灰,一直在这里神秘地存放了整整四年。

3.3 探寻骨灰

在中,彭德怀被列为中共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审查。根据浦安修所汇报的情况, 1978年12月,中共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办公室以[(78)专办介字第40]发信给当时任中 共四川省委第一书记、成都军区政治委员的赵紫阳。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赵紫阳同志:

兹派晏××、任××二同志前往了解彭德怀同志骨灰存放情况,请接洽。

此致

敬礼

中共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办公室

1978年12月11日

晏、任二人于12月中旬到达成都。他们住定后,便持介绍信先到了省委值班室,值 班室人员不知道彭德怀的骨灰存放在成都一事,便请示主管领导张振亚。张振亚此时已 是省委秘书长,他这才明白,来人讲的“王川”的骨灰就是彭老总的骨灰,长久藏在心 里的谜终于解开了。他立即驱车赶到成都东郊火葬场,见“王川”的骨灰盒安然存放在 237号骨灰架上,心里感到由衷的欣慰。他叮嘱火葬场负责人妥为保存,便回来答复了 晏、任两位军人。晏、任二人这才放心地返回北京去了。

张振亚感到事情重大,需和省委领导汇报商量。当时,赵紫阳等省委主要领导都去 北京参加十一届三中全会去了,他只好向留在省委机关主持工作的杜心源书记汇报,杜 心源听后立即指示:一定妥善保存好彭德怀同志的骨灰,并继续保密,听候中央安排。

3.4 魂归八宝山

1978年12月22日清晨,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突然接到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央军委办 公厅的电话通知:“已派中国民航飞机来接彭德怀同志的骨灰,飞机在成都双流机场降 落,彭总的骨灰要安全送到北京,24日中共中央要为彭德怀同志召开平反昭雪追悼大 会……。”

省委秘书长张振亚立即将值班报告送给省委书记杜心源阅示。杜心源指示立即派人 将彭德怀的骨灰从东郊火葬场取回,同时让张振亚与中央办公厅联系,问明举行什么仪 式,是否要派人护送。

张振亚知道化名“王川”的骨灰是杜信一手经办的,立即让秘书打电话通知杜信速 来见他。杜信匆匆赶来,秘书已在楼梯口等候他。当秘书迫不及待地将情况告诉他时, 杜信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了,顿时泪如泉涌,两手捂着脸哭着走进了会议室。张振亚见杜 信伤心地走进会议室,心里难过极了。

一句话也没说,便将取骨灰的卡片交到了杜信手里。

张振亚、杜信及两位保卫干部,带上介绍信和卡片,坐上小车来到东郊火葬场,辛 自权师傅的接班人甘志群将“王川”的骨灰盒从273号骨灰架上取下后问道:“为什么 要取走呢?不是要长期存放吗?”

杜信说:“感谢你们保存了这位领导同志的骨灰,北京将要为他开平反追悼大会 了。”

彭总的骨灰是1974年12月23日寄存的,取走的那天是1978年12月22日,他的英灵在 火葬场的寄存架上,又和他最关心的平民百姓一起度过了四年。

杜信在车上抱着骨灰盒,开到牛市口时,他叫司机停在一家商店门前,下车买了6 尺红绸,将骨灰盒包起,然后直奔省委大院杜心源的办公室。

杜心源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正心急如焚地等待着。见张振亚等四人在门口下车, 忙起身迎上前去,伸出双手,从杜信手中恭敬地接过彭总的骨灰盒,轻轻地放在自己的 办公桌上,然后领着在场的人站成一排,脱下帽子,沉痛地说:

“让我们向彭总三鞠躬吧。”

简单的悼念仪式结束后,杜心源又向几个人交待说:“刚才已经与北京电话联系过 了,下午必须将骨灰运到北京。这里正通知在家的省委常委与成都军区、省军区的领导 同志到会议室,向彭总的骨灰告别。你们快把彭总的骨灰盒移到会议室。振亚你去机场 看看,飞机大约快到了。”

所有参加告别仪式的人,听到消息后都大吃一惊,他们走进会议室,一些老同志看 到桌上用红绸包裹着的彭总的骨灰盒,忍不住流下了伤心的泪水。杜心源简单地讲了几 句,就领着大家向彭总的骨灰三鞠躬,并围着彭总的骨灰盒绕场一周,向英灵告别。

张振亚赶到双流机场时,见一架民航飞机已停在机场上。

他又根据省委的指示,与中央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中央组织部通话联系,请 示骨灰如何送到机场?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傅学正在电话中告诉他:由在成都的彭总原 秘书綦魁英、警卫参谋景希珍两位军人将彭总的骨灰护送到北京,并已通知了成都军 区……。

綦魁英、景希珍正准备乘12点的飞机去北京参加彭德怀的追悼会,一辆吉普车突然 停在传达室门前,下车的是省军区政治部的一名干事,他对綦、景二人说:“中央军委 办公厅来电话,让你们把彭总的骨灰盒带到北京,飞机正在双流机场等着你们。”

綦魁英、景希珍二人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跟随多年的老 首长彭德怀的骨灰竟会一直放在成都,还让他们带到北京去,二人惊醒之后,不由得都 是泪流满面。时间不容许他们多想,连忙问这位干事:“彭总的骨灰盒现放在何处?”

“我也不知道,是成都军区政治部通知我们的。你们立即随我到成都军区政治部 去。”干事说完,便拉了俩人上了车,飞一般地向成都军区方向驶去。

到成都军区后,政治部一位副主任立即带上綦魁英、景希珍二人赶到省委大院。张 振亚向他们扼要介绍了当年彭德怀的骨灰盒送到成都的情况。綦魁英、景希珍见到彭总 的骨灰盒一下扑了上去,泪如泉涌,悲痛欲绝。张振亚说:“我们刚才接到中央军委办 公厅的电话,让我们把彭总的骨灰盒送到成都双流机场,交綦、景二位带到机场并护送 至京,你们正好来了,一定要安全送到。”

这时,楼外站着的省委机关干部越来越多,大家默默地看着綦魁英小心翼翼地捧着 装有彭总骨灰盒的手提包走向汽车,目送着英魂离去。

为了安全护送骨灰,中共四川省委、成都军区、四川省军区领导未到机场送行。张 振亚与成都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陪同綦魁英、景希珍等同乘一辆面包车,经过人民南路广 场,向16公里外的成都双流机场飞快奔去。

机场负责人因事先接到电话通知,早已站在候机室门口台阶上等候。见二位军人手 提提包,在张振亚等人的陪同下,疾步走来,连忙迎了上去。张振亚向这位机场负责人 耳语了几句后,便将綦魁英、景希珍送上了飞机。不久,飞机便发出轰隆隆地响声,在 跑道上滑翔一段后,昂头起飞了。

飞机穿过去层,平稳地在云海上空飞行。两个多小时后,机组一位负责同志手持电 报走到綦魁英、景希珍的座位旁,轻声告诉他们说:“中央军委办公厅通知你们,因派 专机来不及了,飞机到首都机场后,你们不要下飞机。旅客下完后,飞机还要从首都机 场起飞,到西苑机场降落,你们在那里下飞机,军委首长在那里迎接彭总的骨灰。”

下午六时后,飞机抵达首都机场,旅客下飞机后,中央军委办公室副主任王承光沿 着弦梯疾步走上飞机与綦、景二人见面。王承光也是彭总以前的秘书,三人无限感慨, 但时间紧迫、不容许他们细谈。王承光告诉他们:“等会飞机就要起飞了,绕北京城上 空一周,到西苑机场降落,在那里举行迎接彭总的骨灰仪式。”

飞机在首都机场起飞后,夜幕已经降临。北京城灯火辉煌,天安门城楼,中南海的 灯光格外明亮,照引着彭总的英魂归来。

当飞机在西苑机场停稳后,舱门刚一打开,便听见迎接骨灰的队伍中传来一片哭泣 声。綦魁英控制住自己悲伤的感情,双手捧着彭总的骨灰盒,站在机舱门口。此时,彭 总的夫人浦安修及其它亲属彭钢、彭梅魁、彭正祥、彭康伯等沿着弦梯走上飞机。彭钢 从綦魁英的手中接过伯伯的骨灰盒,排成两行的党政军机关代表,忍不住泪如泉涌,有 的人竟放声大哭起来。

彭德怀的骨灰放在第一辆小车上穿过两行肃立的迎接骨灰的队伍,军人们以军礼目 送着车子从自己的身边通过。后面跟着一串小车,护送彭总的骨灰盒至八宝山革命宾仪 馆第一室存放。

“天涯何处觅冤魂,青山有幸埋忠骨。”经过整整四年的异地飘泊,彭总的英魂终 于回来了,和他的老战友朱德、陈毅、贺龙永远安眠在一起了。如果真有所谓在天之灵 的话,彭总也一定会瞑目于九泉之下了。

3.5 最后一个疑点

在我们介绍了寻找彭德怀骨灰的全过程之后,有一个疑点仍须作一解释:彭德怀的 骨灰当年为什么会存放到成都?

在“四人帮”控制的有关专案组的一份报告上有如下两段文字:

“受审人员彭德怀,因患直肠癌,经治疗无效,于1974年11月29日病死。”

“彭德怀是里通外国、阴谋夺权的反党分子。我们意见,将其化名王川,尸体火化 后,骨灰存放成都一般公墓。”

该专案办公室另一份记录上写着:“……中办秘书处电话告,王副主席在彭德怀死 亡骨灰处理报告上指示:‘照报告上所提的办法办。’”这里所提到的王副主席,就是 王洪文。

秘密送来骨灰盒的那两位军人,也讲了周恩来总理关于存放成都,要精心保管,时 常检查,不准换盒,也不准转移存放地点,以便今后查找时不致搞错的指示。

由此判断,在1974年特殊的政治环境下,对彭德怀骨灰的处理办法,显然既包藏着 “四人帮”的胆怯与祸心,也蕴含着周恩来总理及其它中央领导为保护彭德怀骨灰的策 略和良苦用心。而将彭德怀元帅的骨灰长期存放于成都,这对当时已身患重病、身处逆 境的周恩来来说,所能采取的最好办法,恐怕也莫过于此了。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十大元帅之谜 作者:晓亮、文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