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15章


已经做了二十余年长史,种种密动迹象已经使桓砾有了一个明晰判断:老秦王必有特异之变,要长住章台了。究竟何变?桓砾自然有所揣测,但未奉告知,却也决然不能说破。进得章台旬日,老秦王深居简出,连他这原本时时不离王室书房的枢要大臣,也见不上秦王了。今日若非谒者送来极重要上书,他还是不能晋见,惟其是进驻章台的第一次晋见秦王,桓砾心下便有了几分忐忑不安。

进入业已生疏的书房,桓砾正要行礼参见,却见榻上的秦昭王一指榻侧座案,便又对身后侍女一招手。侍女轻盈地飘了出去,片刻间便带着老给事中走了进来。

“两位,皆本王腹心。”苍老沙哑的声音飘荡着,“今有一事告知:去冬岁寒,本王不意风瘫在榻。当此,非常之时,务须严守机密。”

“老臣遵命!”桓砾与给事中异口同声。

秦昭王眯起了朦胧的老眼,给事中立即说得声老臣告退,便轻步出了书房。秦昭王微微一抬手:“长史,甚事?”

“启禀我王:纲成君与太子上书。”

“噢?”秦昭王白眉一耸,“念来听了。”

“纲成君上书。”桓砾展开一卷念道,“臣奉王命,晋爵开府,大局如常,惟一事颇见蹊跷,不敢不报:臣三次相约太子议政,太子皆未能如约。臣遂赴太子府就教,方知太子业已卧病不能理事。事关邦国社稷之根本,臣不敢不言:太子年已五旬有余,沉疴积弱,隐忧已显。臣不揣冒昧进言,我王当未雨绸缪,早断太子立嫡大计。纲成君上书完。”

“啪!”秦昭王轻轻一拍榻边扶手,却没有说话。

“太子上书。”桓砾又展开一卷,“儿臣启禀父王:嬴柱受命镇国,政事繁剧,肩负重大,惟任劳任怨以报国家。然惟有一事,儿臣戚戚不能决断:嬴柱已过天命之年,尚无嫡子,难以为继,今欲请王命,拟在诸庶子中择其贤者立嫡,以为社稷存续,敢请父王决断。太子上书完。”

“……”

良久默然,秦昭王微微开眼,嘶哑缓慢地一句:“长史,密召蔡泽。”

桓砾答应一声便匆匆去了。国君秘密召见大臣,历来都是给事中奉命执行,今日下令长史,桓砾便觉有些异常。不及细想,当即派出干练吏员驾车奔赴咸阳,暮色时分便接来了蔡泽在长史署等候。初夜掌灯,老给事中便来传秦王口诏:长史桓砾,随同纲成君蔡泽一同晋见。

在给事中导引下,两人穿过了布幔密封的长长永巷,到了章台最隐秘的无名室。桓砾知道,这里便是秦昭王当年与范雎密谈昼夜的地方,等闲大臣几乎永远不可能踏进这个神秘的处所。可是,如今这密室竟也改得寝室书房含混不清,除了隐秘二字,几乎便说不上这是甚个用场的所在。

“臣蔡泽参见我王。”蔡泽的尖亮嗓音在这四面密闭的石室也显得低沉了。

“臣桓砾参见我王。”爵位低得三级,桓砾只能跟在后面行礼。

秦昭王的眼睛微微启开了一条细缝:“纲成君,入座便是。长史,书录今日对答,交太史令。社稷续断,总要对先祖后世有个说时也。”

桓砾这才明白,今日是要他代替史官笔录君臣对策。依照传统,史官所录,大体皆为曾经发生的国事,如颁行修改法令、祭祀天地、晋升贬黜大臣、对某国开战等等;君王之言谈寻常不录,除非国君自认为须得笔录,或对谈臣子以为重要,事后追录而交太史令,寻常时日,史官并非如影随形般追随国君左右。今日之应对,要长史大臣亲自笔录,桓砾顿时觉得此事非同寻常——既为密谈定策,便是一时不能诏告朝野的机密大事;然又要笔录在案,便是必须显示:国君曾经就此大事有过决断;笔录其所以要交太史令入典籍库收藏待查,便是国君对先祖后世乃至朝野的一个交代凭据。蓦然之间,熟读史籍的桓砾觉得老秦王似乎在仿效当年的周公之法。

西周初年,周武王病势沉重。周公祭祀天地,默默对天发誓:愿代天子身死,祈求上天将自己的寿命续于天子。此事举动颇大,周公自然得许史官笔录。然则,祭祀祷告之内容,史官与随祭大臣却是一无所知。周礼法度:祭祀天地祖庙之祷告书,须交史官入库待查。所以,大臣与史官谁也没在意周公的哑祷。不想,周公却将祷告书当场锁入金匮密封,而后交太史令入王室典籍库,严令非王命不得打开。于是,周公祭天便成了一个谜。年余之后,周武王病逝,年幼的周成王即位,周公总摄国政。一时流言四起,纷纷诋毁周公居心叵测。有

人密告周成王:当年周公哑祭天地,便是要诅咒武王早死,以篡夺天子之位!成王大疑,便亲自进入王室典籍库,打开了周公密封的祷告书。一看之下真相大白,周成王涕泣不已,从此深信周公不疑。

目下老秦王说要对先祖后世有个说时,分明是有难言之隐而借此表明心迹。从来都是凛凛断事的老秦王,今日竟是如此谨慎,足见此事之微妙难测!桓砾虽隐隐地有所意会,但心下却依旧是腾腾直跳。

“纲成君。”半卧榻上的秦昭王终于开口了,字斟句酌,分外清晰,“老夫年逾古稀,人生苦短矣!本以为雍城祭天,上苍会赐老夫些许寿命。不意竟乍逢风瘫,以致病卧不起。天意如此,夫复何言?见君上书,老夫何尝不忧也!”

“我王毋忧。”蔡泽一声哽咽,“王执秦政五十有四年,迭克危局,连渡险难,使大秦成煌煌大业。纵是今日国事繁难,亦终得上天庇护而安邦定国,何忧之有?”

“纲成君差矣!”苍老纵横的沟壑中抽出了秦昭王的一丝笑意,“我执王政,前二十余年为太后、穰侯之功。嬴稷亲政,唯成一事:摧毁赵国,使秦国最大强敌衰落。余皆不足论也。然,嬴稷亦有一大缺失:空享高寿,竟未栽培得一个堪为雄强之主的太子,太子之后,竟无一个才堪继统的嫡子。后继乏力,我心何安……查勘王孙,择贤立嫡,非一日可成之事也。然六国环伺,虎视眈眈,岂容我从容决断?两难之境,本王何堪矣!”苍老颤抖的声音飘荡在密室,弥漫出一片晚境老人的凄伤。

笔下一抖,桓砾的一滴大泪竟噗地从羊皮纸激溅起来。

“君若出得良策,便是大秦不世功臣。”秦昭王喘息着补了一句。

“臣启我王。”蔡泽却是平静了许多,从容答道,“太子之弱,王孙之立,臣一时实难就事断事。然臣为丞相,开府统政,自当有总揽全局之策。臣前出计然七字策,为在富秦。目下之势,却在安秦。臣有八字方略,可安秦国十年,以使我王得以转圜。”

“……”骤然之间,秦昭王目光大亮。

“息兵养国,决内安统。”蔡泽一字一顿。

“姑且说来。”秦昭王语气平淡,目光却是连连闪烁。

蔡泽侃侃道:“八字三事,原为一体。大统续断,社稷安危之头等大事也。然此事非兵争扩地,立决立断反易铸成大错,惟假以时日徐徐图之,可保得当。惟其如此,便须外事无忧,国家无战乱兵争之危,方可争得时日。河内、南郡、燕齐、长平,四次旷世大战后,大秦乏力,山东六国更见衰弱,合纵攻秦业已难以为继。当此之时,我对山东外可虚张声势,而内行息兵养国之策。就实而言,便是一不扩军,二不打仗,只图自守;自守之下,养息民力,整肃吏治,以为未来新君扎下根基。若能持此守势而息兵养国,我王便可从容决内,立定大统继承,此谓决内安统也。决内须得有时,有时须得息兵,息兵养国,方可得时决内。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相辅相成,此谓八字三事皆一体也。”

“息兵养国,决内安统。”秦昭王轻声念叨一句,默然片刻,一拍卧榻扶手,“好!便是这八字方略。纲成君,惜乎老夫垂垂,不能对你一拜了。”

“君上……”蔡泽一声哽咽便拜倒在地。

秦昭王摇摇手,默然片刻,叩着扶手低声道:“长史起诏:纲成君蔡泽得对太子嬴柱诸子详加查核,择其贤者,报本王决断。查核之法,许纲成君酌情行事,太子府无得干预。”

“……”蔡泽顿时惊愕,默然片刻肃然拱手做礼,“臣启我王:太子立嫡,事关社稷,惟我王会同王族资深大臣决断处置,方可平息国疑服膺朝野。臣资望不足,更兼素不熟悉王子王孙,若有失察,纵身死不足以补过也!”

“纲成君,”秦昭王罕见地笑了,“君之八字,解得老夫忧烦,何其操持之功却要推辞?八字三事,息兵不难,难在养国与决内。两事相比,养国不难。秦有成法循吏,养息民力尽可交太子督察,谅无大碍。惟立嫡一事,难亦哉!若老夫可一诏决断,岂能等到今日?”喘息得片刻,突然低声吩咐,“长史,将本王密匮打开,请纲成君过目。”

桓砾一溜碎步便从帷幕后搬来了一只铜箱。秦昭王抖索着枯瘦的右手拉开了胸前大领,赫然现出一支晶晶亮的铜钥匙!桓砾肃然一躬,趋前双手轻轻取下,当地一声打开铜箱捧到了蔡泽案前:“纲成君请。”

小心翼翼地浏览完十多卷竹简,蔡泽额头汗水涔涔,勉力镇静心神道:“臣愿奉命,惟有一事,尚请我王允准。”

“何事?”

“两年之内,许臣随时晋见。”

“可也。”秦昭王点点头,“老夫也有一说,纲成君斟酌。”

“愿闻王命。”

“至迟三年,须得底定。”

“臣谨奉命!”见老秦王呵呵笑得一阵不再说话,蔡泽便是一躬,“我王保重,臣告退。”秦昭王便对外厅一招手:“给事中驾王车,礼送纲成君。”老给事中隔门一声答应,便领着开门出来的蔡泽去了。

“立即密宣上将军蒙骜。”秦昭王低声一句,便疲惫地靠着大枕闭上了眼睛。

桓砾当即书诏,待诏书发出时,长榻上的秦昭王已经发出了粗重地鼾声。桓砾正待悄然退到外厅,却听秦昭王突然一句:“移回书房。”便又是鼾声大起。桓砾正在愣怔不知所以,却见四名黑衣内侍走来,拥着长大的木榻悠悠然碾过厚厚的地毡,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可墙张挂的帷幕之后去了。

三日之后,上将军蒙骜从函谷关飞骑赶来,章台的灯光一直亮到五鼓鸡鸣。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