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16章


回到咸阳,蔡泽心下总是沉甸甸的。

老秦王采纳他的八字安秦新方略,原在意料之中。然则,将最重大的立嫡事务也压给了他,却是蔡泽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的。按照法度,确立太子是国事,大臣得参与议论,或奉诏考校候选王子之才德。然,太子立嫡却是没有定规。战国传统,若非牵涉王室权力,贵胄立嫡寻常都作为家事决断;若立嫡牵涉到王室权力格局,则国君视情形而决定干预程度。齐威王时,丞相靖郭君田婴无嫡子,齐威王便直接下诏,立其庶子田文为靖郭君嫡子,爵封孟尝君。战国之世,国君亲断王族大臣立嫡事务,这件事最是引人瞩目。目下,太子嬴柱的嫡子确立,直接关乎王位大统,远非孟尝君之事可比,本当秦王亲自处置,谁想却压到了蔡泽头上。若仅仅是事关重大朝野瞩目,蔡泽倒绝不会畏难,名士建功立业,无克危难何见功勋?要害处在于,太子立嫡直接关涉王族各支脉的利害格局,棘手处太多,事事都是投鼠忌器,外臣极难操持。再说,战国之世崇尚将相之功,名士当国或兵争扩地,或富民强国,这种宫廷斡旋,天下难见其功,也非名士所长。以范雎斡旋之能,当年奉秦昭王之命考校王子,也是浅尝辄止,三个月后便辞相归隐,其间难处可想而知。蔡泽很是内明,深知自己在资历威望、功业根基、斡旋奇谋等诸般方面,在战国秦的历代丞相中都是平庸的,与商鞅、张仪、魏冄、范雎不可同日而语。纵是此等四位赫赫大才,最后也都在雄主末世的宫廷斡旋中败北而去。蔡泽何能,避之惟恐不及,何曾想过一身承当?

然则,蔡泽还是受命了。

秦昭王让他看得那箱密件,使他不得不接受这一棘手特权。密件有目下老臣们对择立太子嫡子的上书,有当年范雎对诸王子的查勘上书,有太子嬴柱的自查上书等等。然最令他惊诧的是,竟然还有河西隐者士仓的一卷秘密上书!士仓对太子诸子有八字评判——不习经国,惟好弓马!最后硬邦邦写道:“士仓布衣,率性建言:诸王孙若不习计然经国之学,秦国危矣!”正是士仓的上书,使他不得不接下了这件棘手的差事。士仓是范雎秘密举荐给太子嬴柱的,是通过蔡泽的传信促成的,依着法度,两人都是“私举”。当此局势,士仓举荐他督导王孙,他能拒绝么?且不说这件背着老秦王的“私举”密行之罪,只有自己接受诏命才能化解,只自己凭着精通计然之学入秦为相,便是不能拒绝。这个士仓究竟何许人也?若果真隐士,走便走矣,何须来此一番狗拿老鼠?

苦思不得其所,蔡泽便决计先到太子府知会交接。

蔡泽轺车辚辚到了太子府,家老连忙迎来,说太子正在池边亭下。蔡泽说声无须通禀,便摇着鸭步径自向池边走来,石亭在望,便是呵呵一笑:“好一股香!谁道良药苦口也?”嬴柱刚刚放下药盅,站起来一拱手道:“开府丞相竟能如此逍遥,纲成君无愧大才也!”蔡泽诡秘地摇摇手:“奚落管个甚用?老夫是蚂蚱拴得憋腿,没个蹦达。”嬴柱不禁笑了:“足下方得晋爵开府两桩喜庆,如何却成了憋腿蚂蚱?”蔡泽坐进了对面石礅,却只看着嬴柱不说话。嬴柱大奇,欲待发问,却闻遥遥一声长呼:“王命诏书到——”

嬴柱匆匆迎到亭外。一名白发老内侍已经捧着诏书走了过来,接着便是尖亮的诵读:“秦王诏命:太子嬴柱,镇国监政,当以纲成君蔡泽之方略行事,代丞相督察政事。大秦王五十四年夏四月。”老内侍宣罢去了,嬴柱却捧着诏书兀自愣怔。

“安国君明白么?”石亭传来蔡泽的嘿嘿笑声。

“明白个甚!”嬴柱霍然转身,苍白浮肿的脸骤然红了,“我代丞相督察政事,你这丞相做甚?你之方略,我却如何知道?镇国监政变成了署理政务,父王分明是老……”

蔡泽却悠然自得地笑了:“署理政务者,熟悉国事也,不好么?”

“甚个好不好,是不合法度!”

“职事变通,与法度无涉。”

“储君与丞相职事,焉能动辄变通!”

“安国君少安毋躁。”蔡泽虚手一请,将喘着粗气的嬴柱请进了亭下坐定,便是淡淡一笑,“敢问安国君,近日可曾上书?”嬴柱目光一阵闪烁,终是点了点头。蔡泽接道:“如此变通出在安国君上书之后,便必与安国君上书相关。只做如此想去,断无差错也。言尽于此,老夫告辞。”

“且慢!”嬴柱霍然站了起来,“我署政事,岂非罢黜了丞相?”

“甚个说法?”蔡泽一脸正色,站起身边走边说,“老夫依旧开府丞相,足下依旧镇国太子。敢请安国君明日过府,与老夫交接便了。”说罢便摇着鸭步径自去了。嬴柱望着蔡泽背影愣怔半日,竟是回不过神来。

蔡泽回到府邸,正是日暮时分,竟起了咸阳极是难得的徐徐凉风,庭院燥热之气大减。蔡泽便吩咐书吏将书案搬到庭院宽阔通风处,一张大席四盏风灯,要消受一番夜读消夏的自在。方得就绪,却见家老轻步走来道:“家主,有一士子求见,说是带信而来。”蔡泽正夜读兴头正浓,一挥手便道:“不见。信拿回付赏金便了。”家老凑近低声一句,蔡泽眉头一皱却又笑道:“既是如此,请他进来。”

家老去得片刻,便见一个白衣人飘飘而来,方近书案便是一躬:“濮阳商贾吕不韦,见过纲成君。”初月之下,来人束发无冠举止风雅,一团亲和之气竟如朦胧月光般弥漫开来。蔡泽心下一动,虚手做请笑道:“足下入座说话。”

吕不韦一声“遵命”,便撩起麻布长袍跪坐于大席边缘,离着那张大案却还有三尺之遥。蔡泽不禁便是一个拱手做礼:“先生通得这咫尺为敬之古礼,实属难得也。”转身便是一声吩咐,“上茶。”吕不韦谦恭地微微一笑:“不韦一介商旅,粗通礼仪而已,不敢当纲成君褒奖。”蔡泽目光一闪笑道:“先生识得范君?”吕不韦一点头,便从长袍衬袋中拿出一支细长铜管,双手捧起膝行案前:“此为书简,应侯不便入秦,不韦传信而已。”

蔡泽接过铜管,见管头泥封赫然,心下便是一动,当即用刻刀剔开泥封拧开管盖抽出一卷羊皮纸打开,眼前分明便是范雎手迹:

蔡兄如晤:老夫隐退山林湖海,念安国君千里求助之诚,念兄无

端受士仓之累,一事惟做消息告之:安国君庶子异人,已在赵国觅得

踪迹;此事赖商旅义士吕不韦之劳,欲知异人之情,尽可询问之。决

断如何,凭兄自决,老夫自无说事。

蔡泽看得一阵心跳,面色却是平静如常,很随意地卷起羊皮纸塞入铜管,再将铜管丢进了书案边上的木函,悠然一笑:“先生入秦,欲商?欲居?欲游?老夫或可助之。”

“先游。”吕不韦满面春风地笑着,“或商或居,待后再说了。”

“先生寄宿何处?”

“长阳道泾渭坊。”

“噢?”蔡泽不禁惊讶,“尚商坊豪阔客寓多矣!如何住了国人坊?”

“欲知秦风,当知秦人。尚商坊虽在咸阳,却非秦之真髓也。”

“好!”蔡泽拍案笑道,“先生见识不凡,老夫便无须操持了。”

“纲成君国事繁剧,不韦告辞也。”吕不韦说罢起身,肃然一个长躬,便径自去了。蔡泽欲待起身相送,却见白色身影已经飘然过了池畔山麓,愣怔一阵,便重新拿出范雎书简揣摩起来,思谋一阵,便转悠到池畔燕山上去了。

范雎这封书简却是特异,且不说内中消息,单是这传信方式便大是蹊跷。依着商旅带信规矩,泥封铜管便意味着传信者没有打开过书简。若是寻常书简,蔡泽绝不会生出疑惑之心。然则,这是事关未来君王权力的至大事体,其间有可能出现的权谋往往是匪夷所思!别个不说,便是那个士仓,分明是范雎举荐给安国君第六子嬴傒的老师,分明是一个与宫廷毫无瓜葛的桥山隐士,如何便生出了一桩上书老秦王的奇事?骤然看到士仓上书,蔡泽如同吃了一记闷棍,一切辞谢立嫡事务的理由都被无边的疑惧淹没了,甚至对范雎也生出了一丝隐隐地疑心——此公莫非要借我之手有所图?因了这份疑心,蔡泽对范雎的书简只能不置可否,他要想想看看再说。况且,范雎在书中恰恰提到了吕不韦,从语气看,还颇为倚重。从其人言谈辞色看,吕不韦似乎不知书简内容。然若果真不知,这书简却是如何捎来?莫非是辗转相托?以范雎之能,要给咸阳丞相府带一书信原是轻而易举,如何竟要辗转托付这个吕不韦?而吕不韦若知晓此信内容,而竟能安然面对,此人此事便是深不可测!

诚然,嬴异人有了下落确实是个好消息。今番奉命操持太子立嫡,有了这个少年声望颇好而又久无音信的公子的下落,那个嬴傒便不再是惟一人选。只要有“择”的余地,对于蔡泽而言,操持起来便有利得多,且结果无论如何,至少都可以对朝野有个公正的交代。然则,这个嬴异人,却不能轻易从这条途径亮相。此间要害处,便在于范雎与吕不韦有无阴谋他图?若有阴谋,蔡泽宁可选择邦交途径去赵国查勘嬴异人,而不愿通过范雎吕不韦之“消息”途径联络嬴异人。尽管范雎在书中已经言明只报消息,凭君决断,蔡泽还是隐隐不安。毕竟,权力斡旋中的言行不一是太多太多了。

渐渐地月上中天,蔡泽终于想得明白,回到书房便立即做了一番调遣。清晨时分,两骑快马便飞出了咸阳东门,一名商旅装束的书吏也出了丞相府后门。

次日晚间,蔡泽便接到了书吏密报:卫国商人吕不韦,确实住在长阳道泾渭坊的栎阳客寓,入住三日,只出门一次,无任何人拜访;尚商坊的六国商人,大多不知吕不韦其人,只有楚国大商猗顿氏的老总事略知一二,说此人根基在陈城,根本不会来秦经商。此后一连半月日日密查,报来的消息都一样:吕不韦每日出门踏街游市,暮色即归,从未与任何人交游往来。

便在此时,山东两路秘密斥候快马回程,密报了两个消息:其一,范雎隐居河内王屋山,逍遥耕读,近年多病蜗居,无任何异动;其二,士仓已经离开了桥山,与一个叫做唐举的士子结伴周游去了,连桥山的茅屋都烧了,并未查出任何“密士”踪迹。蔡泽不禁大松了一口气,然一丝疑惑却总是挥之不去——均无异常,难道是老夫杯弓蛇影了?思忖一番,蔡泽进了一辆密封辎车,从后门辚辚驶出直奔长阳道而来。

进得栎阳客寓的车马场,有侍者殷勤迎上,蔡泽说要拜访吕姓客官,侍者笑道:“先生居修庄,足下是第一位访客,请随我来。”便将蔡泽领到了最深处的一座庭院,方到竹篱院门,便见一柱与人等高的白石上两个斗大的红字:修庄。蔡泽点头赞叹:“客寓好风雅,竟有修庄之名!”侍者谦恭笑道:“足下褒奖,愧不敢当。我寓定规:客官入住,可给自己居所命名,我寓只刻石便是。”蔡泽原是计然学派,留心诸般民生流俗,闻言大奇:“如此说来,一座庭院岂非便有诸多名号了?”侍者笑道:“客官命名,人走名留。后住客官若不满前客所留名号,便可重新命名;若中意于前客名号,便可在这柱名号石上刻得自己姓名,以示认可。”蔡泽细看白石,左下角果然有“濮阳吕”三个小字,恍然笑道:“看来‘修庄’名号,却是这位客官新立也。”侍者一点头,便是一声高呼:“修庄有客——”

片刻之间,便听院内朗朗笑声,一人布衣散发大袖软履,从竹林小径悠悠走来,分明便是那个传信商贾吕不韦,只目下看去,却是比在丞相府多了一份消闲洒脱,全然不似寻常商贾那般珠玉满身。及至近前,吕不韦显然有些惊讶,看了一眼侍者,竟没有说话。

“先生客人领到,在下告退。”侍者一躬,便转身去了。

吕不韦这才笑着一拱手:“纲成君布衣而来,不虑白龙鱼服之患?”

“这是秦国。”蔡泽一副为政者的自信,“走,进庄说话。”

客寓庭院不大,却是杨柳掩映绿竹婆娑,人行林间石板小径之上,清风徐来,幽幽然毫无湿热郁闷之气,顿时神清气爽。蔡泽摇着鸭步道:“足下所取修庄名号,却是何典何意?”吕不韦从容笑道:“荀子有言:内不修正其所以有,然常欲人之有,如是,则国不免危削。不韦取荀子‘修正’之说,命为修庄,尚请纲成君斧正。”蔡泽略显矜持地一笑:“荀子此言,是在稷下学宫论战王霸之道时说的,其时老夫在场也。此言乃邦国理财之说,本意在劝人劝国:要自省、改正对自己财富的用途,而不能总是图谋占有他人财富。否则,在国国危,在人人危。能出此典者,必有两处异于常人也!”吕不韦不禁笑道:“凭君论断,两处何在?”蔡泽站住了脚步正色道:“拥巨万财货,读天下群书。否则,绝然不能出得此典!”吕不韦哈哈大笑:“一庄之名,在君竟成卦象,纲成君好学问也!”蔡泽却是一脸板平:“无打哈哈,老夫所言对也错也?”吕不韦只笑得不停:“对也错也,原在君一断之间,我说却有何用?纲成君请——”

一路走来,过了竹林便见一片杨柳围起三座茅屋,茅屋小院前一座掩在杨柳浓荫下的茅亭,茅亭下石案上一尊煮茶的铜炉,正悠悠然蒸腾出一片异香。蔡泽便是一拍掌:“好个修庄,简洁舒适,有品!”吕不韦笑道:“这是客寓最简陋、最便宜、最僻背的一座庭院,我稍事收拾了一番而已。”蔡泽连连点头:“好好好,身在商旅,却是本色自守。噫!你好棋!”话未落点便大步摇到了茅亭下,盯着石案上的棋局不动了。

“闲来无事,自弈而已,纲成君见笑了。”

“黑棋势好!”蔡泽目光依然钉在棋盘,“足下以为如何?”

“不韦之见,倒是白棋略好。”

“不不不,黑棋好!”说着一招手,“我黑你白,续下。”

“也好。”吕不韦转身啪啪拍得两掌,茅屋中应声飘来一个绿衫少女,便跪坐案前伺服那尊茶炉了。吕不韦坐进了蔡泽对面便是一拱手:“请。”

“噫!荆玉也!”蔡泽拈起一枚黑子打下,却捻着两根指肚惊叹起来。

“好手!”吕不韦由衷赞叹一句,“这荆山玉非上手不知其妙,然若非酷好棋道之个中人,指肚却实在难有这般功夫!”

“啧啧啧!”蔡泽已经从棋匣中夹起了一黑一白两子,对着午后阳光自顾端详,“蓝如海天,红如朝霞,合如七彩霓虹!上品也!”转身又打下一子,“打得荆山玉,方不枉了老夫平生棋艺,走啊!”

吕不韦拈起白子悠然一笑:“纲成君赢得此局,我当输君一副好棋。”

“妙!”蔡泽拊掌大笑,“便博一彩!不为居官受礼也。”

大约半个时辰,蔡泽在黑白密交的棋盘上打下一子笑道:“最后官子,完了!”一伸腰长吁一气,端起面前茶水便呱地一声吞了下去,“好茶!”吕不韦端详盘面片刻,笑道:“我输大半子。纲成君果然圣手!”蔡泽哈哈大笑:“大半子么?数数!”吕不韦笑道:“久在商旅,不韦粗通算径,略知心算之术,不用数。”

“围棋局数,足下可曾算过?”蔡泽立即跟了一句。

“纲成君但说布局基数,不韦试算之。”

“好!见方三路,九子布棋,可演几多局数?”

“一万九千六百八十二局。”吕不韦默默掐指,当即做答。

“见方五路,二十五字布棋,可演几多局数?”

“八千四百七十二亿六千八百八十万九千四百三十局。”

蔡泽目光一闪:“全盘三百六十一路布棋,可演几多局数?”

吕不韦低头沉吟片刻,抬头答道:“围棋总局,无人算尽。依不韦算来,大约要连写五十个万,才是大体数字。五十个万字,便是用尽数元,亦无法计之。”

“匪夷所思也!”蔡泽惊讶了,“若非当年听墨家禽滑厘大师说过围棋局数,老夫当真不敢信这是一人当下算得!五十个万呵,第九位才是万亿万万垓局。说说,如此浩渺局数,基本算理何在?”吕不韦笑道:“这个却不难:一路变三局,其后布棋无分横直,增加一子,一律乘三,增至三百六十一子时,依旧子子乘三,便是总局数。”蔡泽恍然一笑:“足下果是算经高手,佩服!只是,老夫却要讨彩了。”吕不韦爽朗大笑着一伸手:“纲成君请,西厢茅屋了。”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