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18章


一个童仆推着一辆棉套覆盖的两轮手车,辚辚到了亭下,揭开三层棉套,一片弥漫的白色冷气中显出了一只紫红的木桶。蔡泽笑道:“冰茶么?解暑佳品也!秦宫冰茶也是一绝,当年秦惠王所创,这栎阳客寓也做得了?”吕不韦从童仆手中接过一碗,捧给蔡泽,便是悠然一笑:“品尝一番再说了。”蔡泽接过,但觉入手冰凉,白玉大碗中一汪殷红透亮的汁液,一股冰凉甘甜而又略带酒香的气息清晰扑鼻,说一声好个冰酒,呱地饮了一大口,未及说话便咚咚咚牛饮而下,喘息间大是惊喜:“再来一碗!”如此连饮三大碗,蔡泽额头汗水倏忽间踪迹皆无,周身尽觉凉风飕飕舒坦无比,不禁惊讶道:“此酒何名?如此神奇!”

吕不韦笑道:“这是邯郸冰甘醪,产自名家老店甘醪薛。”

“甘醪薛?”蔡泽大惑不解,“老夫过邯郸多次,也曾饮得几回,只记是热饮甘醪,如何还有这冰甘醪?”

吕不韦道:“冰甘醪者,并非仅仅冰镇,而是特料特酿特窖藏,方可保得暑天冰镇后原

汁原味,最是费事费力,店家寻常不甘卖人也。”

“噫!”蔡泽愈发好奇,“莫非你买下了这家老店不成?”

“不韦有酒,便得有店么?”吕不韦道,“来,此刻亭下对弈,保你凉爽通泰。”

看着童仆从车上拿下棋具摆置,蔡泽便是一摇手:“且慢,老夫还有两句话。”吕不韦坐到对面,笑着一点头。蔡泽便道:“范雎书简说,是你在邯郸找到了异人下落,他境况如何?”吕不韦道:“不是找到,是在平原君府堂遇到也。过后,我派家老打问一番,便给了应侯一封书简。”蔡泽的燕山大眼不只断地扑闪:“你与平原君有交?”吕不韦笑道:“几宗生意往来,兑金须得平原君首肯,如此而已。”蔡泽恍然点头:“不韦便说说,家老打问得异人境况如何?”吕不韦笑道:“诸事纷杂,我已记得不甚清楚,还是让家老自己说了。”回头便对亭外童仆吩咐道,“请家老过来。”

片刻间,老总事匆匆到来。吕不韦道:“西门老爹,纲成君询问那个秦国人质境况,你便说说。”西门老总事便对着蔡泽深深一躬道:“禀报纲成君:老朽曾请先后看护公子的三个赵军百夫长饮酒,打问得清。秦赵上党对峙期间,异人公子被软禁居所,处境艰难;长平大战后,赵人复仇之势汹汹,平原君便将异人公子转移到巨鹿军营,备受折磨;六国胜秦后,异人公子重回邯郸,看守有所松动,渐渐地有了些许走动。今春离开邯郸时,老朽听得坊间传闻,说信陵君与秦国质公子异人论战兵法,甚是相得。邯郸国人议论纷纷,都在私相揣摩信陵君的一句断语。”

“是何断语?”蔡泽目光炯炯。

“老朽记得是,‘秦失异人,六国之福也!’”

蔡泽目光一闪,默然片刻,又问:“还有何传闻?”

“老朽已经记不得了。左右是说这个异人公子有才罢了。”

吕不韦笑道:“西门老爹还要回邯郸,纲成君若觉有用,再打问便了。”

“便是如此!”蔡泽一拍石案,“西门家老,老夫先行谢过。”

“纲成君折杀老朽了!”西门老总事连忙深深一躬,“老朽告退。”便匆匆去了。

“不韦呵,”蔡泽思忖道,“以你之见,这异人能否出得赵国?”

“难说也。”吕不韦道,“听老总事说,此人虽能走动,但始终有赵国一班护卫。纲成君意欲何为?若是要此人回秦,却有何难?派出秦王特使接回便了,作难个甚?”

“不不不。”蔡泽连连摇手,“邦交正道若是行得,何待今日?你在商旅,却不知此间奥秘。譬如,你欲得之货在别人之手,你若急色求购,后果如何?”

吕不韦大笑:“庙堂大器,纲成君也!佩服!”

“此事撂过,老夫想想再说。”蔡泽不无矜持地岔开了话题,“不韦只说,依你商旅阅历,如何才算得经邦治世之学问?”

“既蒙纲成君垂询,不韦便无虚言。”吕不韦笑容依旧,语气却很是认真,“自来士子修学,都是先学后行,往往书卷有成之时,对天下世事却是一无所知,此谓书生也!书生之学,纵腹藏五车之书,亦非真学问也。专精一业或可有成,经邦治世,却是误国误民之徒也。此间要害,便在于此等书生不知法令,不知民生,不知四时之稼穑,不知人口财货之周流。譬如赵括,读尽天下兵书,却不知上党长平之地势利害,空有大军六十万,反被白起五十万围之灭之,岂非纸上谈兵耳!如此看去,治国学问便在‘真切’二字。空言大道,只是玄奥之学也。”

“说得好!”蔡泽拍案赞叹一句,骤然神秘地一笑,“三日之后,老夫请你做一回督学主考!”见吕不韦惊愕莫名,蔡泽得意地笑笑,一口气说了小半个时辰,末了两人竟是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这一日清晨,太子府学馆大不寻常。

宽敞幽静的大庭院热闹起来了。石案石墩点点布于大树之下,王孙们都聚在了庭院中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几个年长公子峨冠博带,与各自中意的老师在大树下庄重地低声交谈。二十岁上下的几个公子公主,却各自拿着一卷竹简,三三两两地转悠着议论着。十岁上下的几个少年公子公主,则是人各一案,在板着脸的书吏督导下高声吟诵着未熟的《诗》《书》。

时有顽劣者喊渴喊饿,便有远处树下的乳母作势禁止,或嘘声或摇手或低声呵斥,竟是不一而足。竹林后的一排木屋,原本是王孙们学间用餐处,此刻却坐满了身着各式各色华贵服饰的夫人与妾,她们都是王孙生母,关切之心惶惶,无一人安然入座,竟都挤挤挨挨地站在了门庭下,引颈遥望着学馆正厅的大门。

卯时首刻,太子府家老一声长呼:“纲成君到——”

学馆庭院顿时寂然无声,王孙们一齐肃立齐声:“见过纲成君!”

衣冠整齐的蔡泽带着两名书吏进门,大步到了庭院北面的中间石案前站定,悠然一笑问道:“太子府家老,诸位王孙可曾到齐?”家老一躬身高声道:“禀报纲成君:除公子异人质赵未归,二十六位公子实到二十五位,悉数到齐!”蔡泽一点头肃然道:“本君得奉王命,考校诸王孙学问才能。老夫无意偏袒,力求公平考校,为此,请得一经世之士做今日主考。请先生入馆。”

“先生入馆——”家老肃立门厅一声长呼。

余音犹在回荡,吕不韦已经信步走进了门厅,一身布衣一顶竹冠满面微笑,便如一团春风拂煦过庭院,满院王孙们竟都莫名其妙地绽开了笑意。蔡泽遥遥地虚手一请:“先生这厢入座。老夫旁观也。”吕不韦拱手一礼:“谢过纲成君。”便进了蔡泽让出的主案前,环视庭院一周,朗声说道:“诸位王孙皆庙堂之器,身负经邦治世之重任,根本之学便在务实求治,不在玄谈妙思。在下一介布衣,受纲成君之托,拟以实学考校诸位公子,以合大秦治国之法统,诸位以为如何?”

“我等赞同!”第六子嬴傒慷慨高声,“求学不实,有甚用处?”

“对!我等赞同!”几个酷好剑术骑射的公子齐声呼应。

其余公子公主一片沉默,却也无人反对。圈外的首席官师赵嶂便冷冷道:“王命有定,如何考校听任纲成君做主,先生客套甚来,开始便了。”

吕不韦微微一笑便道:“诸位公子,今日文考共十题。三题起首,不能答三题者作罢;连答三题者,问满十题。能答八题者,再行考核武学。听得明白么?”

“明白。”公子们或回答或点头,神色各异。

吕不韦从袖中抽出了一个软皮袋打开,在石案上摆开了一排羊皮纸条,转身对家老低声吩咐了几句,家老便高声道:“诸位公子听我宣点,点到者上前答问。点名之法:以二十岁为中界,一大一小轮流。第一位,八公子杜!”

二十岁的嬴杜白嫩俊秀,面色通红地走到了吕不韦案前。吕不韦指着案上的一排羊皮纸条道:“公子任选三张。”嬴杜很是新奇,反复摸索一阵抽定了三张递上。吕不韦接过,展开一张高声念道:“问曰:秦国人口几何?土地几何?郡县几多?”

骤然之间,庭院一阵寂静又一阵哄然,见嬴杜抓耳挠腮的难堪模样,庭院终是人人默然禁声。在出奇的静中,嬴杜红着脸期期艾艾道:“这,这,是否,有土一成,有众一旅?”话方落点,庭院便是一阵哄然大笑,便听一位公主笑叫:“哟!秦国几时成夏少康也!”哄笑声中,嬴杜却是恼羞成怒:“笑甚!《尚书》所载,何错之有!”转头便道,“不知道,下问了。”

吕不韦便又展开一张:“二问曰:目下天下邦国几多?七战国以土地多寡排列,次序如何?”在满庭院一片窃窃声中,嬴杜又是面色胀红:“官师只讲《诗》《书》,几时教得这些琐碎了!”吕不韦却是不动声色,又打开一张羊皮纸条:“三问曰:秦国律法几多?总纲何在?”嬴杜面色煞白,额头竟是涔涔冒汗,情急大喊一声:“律法问廷尉!关我甚事!”

家老上前两步躬身道:“请公子退下。”嬴杜气咻咻地大袖一甩:“鸟!这也叫考校?”便昂昂大步去了。家老受命执法,面色顿时尴尬。吕不韦却笑着摆摆手,示意家老少安毋躁,回头便道:“在座诸位王孙公子,谁能答上此三问?”连问三遍,竟是无人应声。

“我有话说!”前排嬴傒大步上前。

“公子能答得三问?”吕不韦笑容可掬。

“不!我答不得三问。”嬴傒愤激高声,“足下此等考校,居心叵测!我等王孙公子,非官非吏,六艺修业,兼习骑射,何须通晓此等微末之学!大秦以耕战立国,或考校六艺学业,或考校骑射剑术,皆为正道也。不想今日考校,却搬出寻常官吏之雕虫小技,不言大道,不习矛戈,我等不服!”

“对!我等不服!”十多个成人王孙立即跟上,大喊一声。

“公子好说辞也。”吕不韦挥手制止了面色不堪的家老,平静地微笑中带着显然的揶揄嘲讽,“敢问公子,你等自命非官非吏,却是何等人物?在下之见,诸位公子王孙绝非甘居一介庶民,实是以庙堂之器自诩也。志存高远,心在庙堂,自当知庙堂为何物。夫庙堂者,邦国公器也,统官吏而治万民,制法令而安邦国也。统官吏,制法令,却不知官吏之真实操持,不知法令之纲目功效,不知邦国之民生运筹,遇事何断?遇危何克?纵然入得庙堂,执得公器,岂非也是楚怀王一般?诸位公子不服,尽可登高疾呼遍问秦人,谁能信得一个连秦国几多郡县几多民众几多法令都一无所知之人,竟能执得庙堂公器?”

“……”嬴傒瞠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好呵。”蔡泽从树荫下摇过来笑道,“无一人答得三问,不打紧,再学便是。散场!”大袖一挥,便摇着鸭步径自去了。家老连忙过来,恭敬一躬,便要护送吕不韦出馆。吕不韦却淡淡笑道:“我自随纲成君去,家老还是善后为好。”说罢也径自大步去了。满庭院王孙公子们眼看着蔡泽吕不韦背影远去,竟是愣怔着回不过神来。直到竹林后夫人妃妾们一涌出来惊诧打问,庭院才轰然大乱起来。

吕不韦出得学馆,来到大池岸边的柳林道下,正要登车,却听林中一声“先生且慢”,一位绿裙女子倏忽便到了面前,体态丰满,肌肤白皙,一看便是贵胄夫人无疑。吕不韦稍一愣怔,便见女子明朗笑道:“先生幸毋见疑,我惟一问:先生何方隐士?可否见告高名上姓?”吕不韦一拱手道:“在下濮阳商贾,吕不韦,并非隐士。”女子惊讶地笑了:“哟!可遇着奇人了,一拨姐妹谁不以为先生是名士高人也!”吕不韦笑道:“商贾无反话,夫人有话便请直说。”女子扑闪着眼睛神秘地一笑:“错也!我与她们不是一事。如何,不想知道我是谁么?”吕不韦淡淡一笑:“夫人毋忧,在下不会无端打问。告辞。”登上辎车便去了。

却说这日嬴柱回府,刚唤来家老要询问日间考校事,一班嫔妾便涌进了书房,忿忿然凄凄然地诉说起来。听得片刻,嬴柱苍白的脸色便是一片铁青,勃然拍案怒喝:“一群活宝现世!家丑!国丑!竟有脸聒噪!传于朝野好听么?”嫔妾们从来没见过老太子如此怒火,一时噤若寒蝉,书房大厅竟是一片寂然。喘息一阵,嬴柱冷冰冰道:“都给我听好:不管坊间如何传闻,我府任何人不得提及此事。尔等谁敢絮叨抱怨,冷宫苦役,其子同罪。下去!”

嫔妾们悄无声息地走了。嬴柱长吁一声,这才吩咐家老将日间考校备细说了一遍,竟听得额头冷汗涔涔直流。良久默然,嬴柱断然吩咐家老三事:其一,立即辞还五名官师。其二,自明日起,只请一名干练老吏,专一对王孙们备细教习诸般“实学”。其三,王孙若有不服者,立即家法囚禁。家老奉命去了,嬴柱在卧榻上静卧片刻,只觉腹下隐隐胀痛,便吩咐两名随侍健仆将自己用竹榻抬到后园。方进甘棠林,便闻琴声隐隐,嬴柱心下一松,琴声却戛然而止!

“停下,我来。”林中飘出的黄衫女子轻声吩咐一句,便轻柔地偎上竹榻,将体魄硕大的嬴柱毫不费力地背了起来,说声你等去吧,便悠悠然进了甘棠林后的庭院。到得院中茅亭下,黄衫女子将嬴柱轻轻放到草席上靠着廊柱,刚要转身,却听嬴柱笑道:“华阳不用拿药,今日无事,只想来听听琴声。”黄衫女子拍拍嬴柱额头,借着月光打量笑道:“侬毋晓得,气伤肝,常人无大碍,你却是要调理了。”说罢轻盈飘去,片刻间便捧得一只玉碗出来,“舒肝化气汤,来也。”说着喝得一口便凑了过来,嬴柱闭着眼轻车熟路般张开大嘴吞住了

肉乎乎鼓起的小嘴,呱地一声便吸了进去,如此三五口,最后竟嘬住了肉乎乎的小嘴不放,两臂一张便将女子裹到了怀里。黄衫女子娇笑着拍拍嬴柱的脸颊:“急色,一个时辰等不得也!”便扒开嬴柱的大手,只跪坐着面红气喘地看着嬴柱。

“华阳呵,你要生得一子,何来这般龌龊事也!”嬴柱叹息了一声。

“侬又忘了?我命无贵,只能侍奉夫君也。”女子咯咯笑着,“一大群儿女,缺得我生一个了?你活我便活,你去我跟去,不忧心了。”

“胡说!”嬴柱低声呵斥一句,拉起身边那只柔腻的小手,“你是夫人,是嬴柱正妻,跟我去做甚?你有才思,要为嬴氏顶住门庭。记住了?说说,只要你看中了那个庶子,我便立他为嫡,你便是正仪母亲!”

“莫急莫急。”华阳夫人轻轻拍着嬴柱的手笑了,“你也是五十三岁的老太子了,立嫡便是立秦国储君,能由得我一句话么?再说,儿女一大群,竟没有一个实学干练之才,我却选谁去?”

“你,你晓得日间考校事了?”

“学馆府中沸沸扬扬,我能不知?”

“天机莫测也!”嬴柱一声叹息,“原想,嬴傒虽不入士仓之眼,总归还是实学实干,不想今日一见真章,竟也是皮厚腹空,庸才一个也!”

“少年看老也。”华阳夫人笑道,“我却是留心嬴傒十多年了。此子好勇斗狠,浮躁乖戾,纵是你我选中,也过不得老父王一关。”

良久默然,嬴柱叩着草席便是一声长叹:“嬴氏何罪,其无后乎!”

“哪里话来?毋得乱说!”华阳夫人笑着打了嬴柱一掌,“左右也是二十六子,与后不后何干?万一不济,筷子里挑旗杆,一代弱君也坏不了国运。”

“妇人之见。”嬴柱嘟哝一句,便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莫睡莫睡。”华阳夫人摇着嬴柱,“药行腹要时辰,醒着,我有话也。”

“好好好,说,甚事?”一旦郁闷,嬴柱便是止不住的睡意。

“两件事,听好了。”华阳夫人抚摩着嬴柱笑道,“那个在赵国做人质的异人,有消息了,你却如何打算?还有,今日考校王孙的这个吕不韦,我看大有蹊跷。”

嬴柱霍然坐起:“如何如何,再说一遍!”

华阳夫人便将家老从蔡泽口中得到的消息说了,又将今日考校的情形备细说了一遍,末了道:“这个吕不韦大异常人。其一,考校之法匪夷所思,细想之下却又大合情理。其二,见识说辞不虚不妄,大白话说得很是实在,平中见奇,官师王孙们根本无从辩驳。其三,面对贵胄不卑不亢,气度全然不象寻常商贾。有此三者,又从赵国入秦,我便觉有些蹊跷。”

“说得是。”嬴柱频频点头,思谋一阵道,“蔡泽近来也颇有些异常,这吕不韦是他延揽而来,异人消息也是从他而来,他不报我,却说给家老,其意何在?”

“若未报你,此事便非国府邦交所能解。”华阳夫人笑道,“你想,禀报太子便是国事,邦交若不能解,岂非朝堂难堪?私下透漏家老,便是大有文章了。”

嬴柱突然哈哈大笑:“好!夫人便来周旋此事,我只做个壁上观也!”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