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23章


小暑大署一过,立秋便接踵而至。立秋之日,最大的忌讳是雷、雨、风。中原三谚说得便是这三样禁忌。一云:“立秋一雷,晚禾折半。”二云:“雨打立秋,多涝不收。”三云:“秋日一风,田土干底。”年年岁岁立秋日,朝野臣民盼得便是个风和日丽。

今岁立秋恰是如此,清晨太阳上山,天空便是万里碧蓝,邯郸城便平添了三分喜庆。卯时刚到,通往信陵园的大道便是车马如流,服色各异的士子们从邯郸的大街小巷淙淙流入此时已显得狭窄的六开间大门,流入湖边那片金色的胡杨林,人头攒动,衣袂相联,热闹得大市一般。胡杨林的空阔处早已辟成了一个方圆百十丈的大会场,正北中央一座竹木高台,十二个斗大的鲜红木字高悬在台额与两侧,台额是“立秋抡材”,东手是“论战无道”,西手是“文野有法”。高台西角矗立着一座丈余高的木架,架上一面牛皮大鼓,两名红衣司鼓雄赳赳立在两旁,竟与当年稷下学宫的论战大会一般无二。

鼓报辰时,司礼薛公走到台中高声一呼:“秋日辰时,抡材开典,士子明誓——”随着话音,大场中的千余名士子从木敦整齐站起,肃然拱手向天高诵:“昊天在上,违心之言,天地诛之!”便齐刷刷落座。薛公又是长声一呼:“祭酒入席——”便见须发灰白清癯健旺的荀子从大屏后稳步走出,被信陵君的执事门客引入中央大案前就座。

祭酒者,原本是远古时期飨宴时酹酒祭神的长者。举凡村社大宴,必公推一位年高望重的老人在天地神位前代村社众人洒酒祭拜,此人便呼作“祭酒”。进入春秋,“祭酒”便渐渐成为各业团体领头人的称谓,尽管还不是官府职爵,却是行业团体公认的威望长者。战国之世,士人大起,士林聚宴之“祭酒”便成为最引人关注的人物。此人未必一定要年岁最大,却一定要是自成一家且为士子们服膺的学问大师。一旦做了“祭酒”,也不再仅仅是宴会祭酒而已,而是事实上的士林领袖。荀子之学问、见识、人品尽皆为人称道,在稷下学宫时曾三为“祭酒”,齐国将其等同于上大夫职爵,事实上便是稷下学宫的学宫令 。因了荀子在稷下学宫的巨大声望,自然便毫无争议地做了这次大论战的祭酒,坐镇论坛,仲裁可能出现的纠葛,掌控论战进程。

荀子入座,场中变肃静了下来。薛公便又是一声高呼:“东君入席——”随着呼声,便有执事门客领着信陵君与平原君走出,在高台东侧的两张大案前入座。

“祭酒宣题——”

荀子从座中站起高声道:“诸位同人 ,今秋抡材论战,议定论题为:天下多难,当否弭兵息战?在座士子或以邦国为本位,或以学派为本位,出一人阐发;邦国学派但有持论不同者,尽可单独上台驳论。高下文野,惟任天下士子公议也!”

“抡材论战起——”

薛公一声高呼,两名鼓手便隆隆擂动牛皮大鼓。三通鼓罢,前排便有一个三绺长须大红长袍的中年士子走上了高台,一拱手高声道:“诸位同道,在下环渊,稷下学宫法家士子,师从慎子门下。我等稷下士子以为:今秋论题荒诞虚妄,实为不着边际之空谈!弭兵之论,自春秋宋国之华元、向戍奔波首倡,至今已经三百余年,何曾有过一日弭兵?便是华元向戍的弭兵之会,也是晋楚争霸两败俱伤,寻求喘息而已!息兵止战未满一年,晋国便恢复四军;未满三年,楚国便大攻郑、卫两国,次年晋楚便是举国大战!三十年后,诸侯不堪刀兵连绵,便有十三国弭兵大会。然便在弭兵八年之后,天下战端再起 ,弭兵终成空文!春秋尚且如此,方今战国大争之世,举国大战如火如荼,我等士人不思变法图强之道,却来空谈息兵止战,匪夷所思也!两位东君名重天下,荀夫子更是当今大家,三为稷下学宫之祭酒,竟能点此议题以为抡材,实乃滑稽笑谈也!我等不屑此等海外奇谈,告辞!”说罢大袖一挥径自下台,连台上三老看也未看一眼。

台下顿时哗然一片!自来论战再烈,却也从来没有过对论题本身大加挞伐。今日第一人便直指论题发难,且直名指斥信陵君平原君与荀子,确实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局面。发难者又是赫赫大名的稷下学宫元老级法家大师慎到门下的老弟子,更见非同寻常。这环渊名望虽远不如荀子,却与荀子是同辈学者,也算得是天下名士了。稷下学宫士子们两三百人都在会场中心,若当真随他退场,岂非未曾论战便是一场“虚席”丑闻?一时之间,士子们便乱了起来。

“诸位同人,我有异议!”场中一个身着宽大黑衣者霍然站起,一声高喊场中便静了下来,正在骚动犹豫的稷下学宫士子们也顿时站住不动了。依着论战传统形成的习俗,但有敌手提出异议,发论方便须应战,若要脱身,便得先行认输表示折服,否则便会被公认为不堪礼仪之人,为士林所不齿。黑衣士子高喊异议,便是公然宣战,稷下士子岂能就此便走?

“在下秦士子楚。”黑衣人也不上台,只站上座墩向四周一拱手,“弭兵之题,当初由

在下动议。东君与各方磋商采纳,子楚以为,极是妥当!春秋战国以来,刀兵不断,息兵呼声也从来未断。兵争愈演愈烈是事实,非兵之论接踵而起也是事实!老子以兵为不详之器,恶之。墨子大倡兼爱非攻,呼吁天下太平。吴子列暴兵逆兵,指斥兵灾。孟子说,春秋无义战。尉缭子直言,兵为凶器,战为逆德。司马穰苴则说,国虽大,好战必亡。更有诸如华元向戍一班志士仁人奋勇奔波,大呼弭兵不止!凡此种种,弭兵何错?至于方才环渊所言,弭兵之论荒诞虚妄不着边际,大谬也!老子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何谓自然?生民性命,万千家园,世人大同,向善安乐也!敢问环渊:法家变法图强,所为何来?不为庶民康宁,不为邦国富庶,不为天下太平,何人要尔等变法!至于能否弭兵,如何弭兵,正赖我等热血士子为天下谋划:或以战止战,或以义兵荡暴兵,或以我等热诚奔波弭兵之会。总归是要天下弭兵,庶民太平。稷下环渊身为赫赫法家名士,束手无策倒也罢了,反来指斥弭兵之论荒诞虚妄,倒是当真令人汗颜也!”

“子楚之论,居心叵测!”环渊直指高高站在人海中的子楚,“尔为秦士,分明要借弭兵之论迷惑山东,使六国息兵偃战,听任秦国宰割,何其阴鸷也!”

“论战诛心,非正道也!”子楚遥遥一指环渊,“弭兵息战,包容天下,秦国何能自外?敢问环渊:子楚说过秦国不在弭兵之列么?除非夫子自甘陋习,依然将秦国看作中原异类,否则,断无次等推理。”

“吾观子楚,终是为秦国说话!”稷下士子群中霍然站起一人,“环渊学兄虽有偏颇,终不为过。长平大战后秦赵俱弱,譬如当初之晋楚两霸也。当此之时,子楚出弭兵之议,分明是要为秦国争得喘息之机!”

“我等赞同!”稷下士子一片附和。

“掩耳盗铃,今日始闻也。”子楚一阵哈哈大笑,“长平大战秦国胜,合纵救赵六国胜。结局并非秦赵两弱,而是七国俱弱。若论实情,只怕秦国之疲弱,尚稍好于山东六国也。秦国固需喘息,六国便不需喘息么?审时度势,此时纵然六国合纵攻秦,依然是无分胜负两不奈何。更有甚者,若内政不修而致庶民饥荒离乱,不定哪国便有灭国之祸!当此之时,纵有争雄之心,何如各方先行息兵止战休养生息,恢复国力之日,再堂堂正正决战疆场?”

“如此说来,弭兵终是虚妄!”

“稷下名士,何多迂腐也?”子楚冷冷笑道,“弭兵者,天下自救之道也。兵争者,天下王霸之道也。一张一弛,轮回不止,人世之铁则也。子楚倡弭兵,不敢声言永世弭兵,却依然力主目下弭兵。尔等稷下名士,既不敢面对生民苦难而主目下弭兵,又不敢正视将起之兵争而指斥弭兵虚妄。譬如人之肚腹,吃了泻,泻了吃,永无休止也。以君之论,吃了又泻,何如不吃?泻了又吃,何如不泻?果真如此,安得人世生生不息也!”

“彩——”整个会场可劲儿一声喝彩,赵国士子群犹为响亮。

环渊面色顿时张红,思忖片刻昂昂拱手道:“今日之论,算我等败君一合!”说罢一摆大袖落座,稷下士子群也纷纷落座,会场顿时整肃下来。

“我有一说,求教诸位。”会场中心的赵国士子群中走出一人大步上台,拱手高声道:“在下毛遂。我等赵国士子以为:弭兵之论,当看时势,时也势也,可也不可也!今日时势,七强伤痕累累,列国萎顿不堪,天下生民苦若倒悬。再起兵争,便是玉石俱焚同归于尽。我等士人,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乱世开太平!弭兵之会,此其时也!赵国士子呼吁:今秋抡材论战,天下士人当大倡休战,力促七国行弭兵会盟,解民倒悬,天下生息!诸位以为如何?”

“彩——”赵国士子群排山倒海般呼啸一声。

合纵败秦之后,毛遂大名早已随着“脱颖而出”的成语与剑逼楚王盟约出兵的故事传遍了列国,山东士子们都知道他做了平原君的门客总管,为平原君斡旋一应大事,与当年孟尝君的门客总管冯驩一般模样。今日毛遂出面以赵国士林的名义倡言,显然便是代平原君说话,也就是代赵国说话。目下赵国是山东屏障,赵国倡行息兵,他国如何能有争议?战国士子们都与本国权力层盘根错节,对本邦利益心中有谱,一看赵国士林拿出定见,便不再犹豫,齐齐地喝了一声彩,到邯郸游历的散士们也纷纷呼应,场中便是此起彼伏的喝彩叫好声。

此时惟有稷下学宫的士子群沉默着。稷下学宫虽已衰落,但仍然是各种纯学问派别的渊薮之地,保持着疏离仕途而专心治学的百年传统。今岁稷下士子们大举入赵,原本也是提出了一个大大的文明论题——人性善恶,要为天下廓清一个最根本的界限。然则几番论战,他们的学问心法已经被搅得松动了根基。尤其是祭酒环渊被那个子楚问得无言可对,尽管内心不服,毕竟承认了失败。如今赵国士林出面呼吁,天下士子尽皆响应,稷下士子群能佯装不睬么?再说,弭兵之论若能形成声浪,总是人心所向,素来有天下胸怀的稷下学宫士子群如何能漠然置之?声浪掀起之时,士子们的目光便齐刷刷聚向了环渊。环渊目光一扫,见士子们纷纷点头,便跳上座墩向主台遥遥拱手高声道:“弭兵之议,稷下士子赞同!”

“我等赞同——”稷下士子群一片呼应。

高台上的荀子看看信陵君与平原君,三人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白露时节,吕不韦回到了邯郸。

一过朝歌河段,各种传闻便纷至沓来,最多最活的便是有关子楚的故事。吕不韦大是振奋,立即吩咐鼓帆快桨,两三个时辰便到了白马津渡口。抛锚停泊,吕不韦上岸登车,便于当夜初更时分进了邯郸的胡寓云庐。未曾沐浴梳洗,吕不韦立即吩咐越剑无驾车去接嬴异人。不想一个时辰过去,越剑无才匆匆回来,禀报说公子出去与一班士人夜饮了,他等候得半个时辰,那名老内侍却来说公子可能不回来了。吕不韦呵呵笑道:“成名士了,应酬多了,好事呵。走,去看看毛公薛公。”

毛公正在薛公家饮茶闲话,突见吕不韦风尘仆仆而来,不禁便是喜出望外。薛公喊出夫人一番吩咐,片刻之间便是满荡荡三案接风酒菜摆上了厅堂。三碗热腾腾甘醪下肚,毛公便绘声绘色地说起了子楚论战的情景,薛公时而打几个补丁,未过片时,便将年来子楚发奋的诸般情形说了个八九不离十。吕不韦大是感慨,一拍案举起大碗道:“两公树人于落拓不济之时,发才于平庸萎缩之日,真义士也!不韦敬两公一碗!”大碗一扬,便汩汩饮了。薛公慨然道:“我等避祸他乡,自甘市井风尘,若非吕公宏图大谋,何得重入士林也!”毛公晃着空碗笑道:“嘿嘿,我等何足挂齿。要说还得说嬴异人那小子可造!一教便会,一点便透,锦衣玉食,高车驷马,嗨嗨,还当真有一番气象,成了个人物也!”吕不韦哈哈大笑:“好!只怕此子不是个人物,是个人物便好说。”薛公向毛公一摇手:“先别乱岔,听吕公说说咸阳情形。”吕不韦悠然一笑,便将大半年来在咸阳的诸般周旋大体说了一遍,末了道:“归总说,咸阳时势仍在两可之间。以我揣摩,老秦王对嬴异人已经上心,然不会拿一个身在敌国的人质公子做孤注一掷。也就是说,秦国宫廷必定同时在其他王子中遴选储君。嬴异人能否成事,还需我等全力周旋。”薛公沉吟道:“以老夫忖度,老秦王明知嬴异人安然在赵,而不以邦交途径索回公子,无非便是顾忌赵国开价过高。若是别国,定然早就软硬兼施了。老秦王不动声色,委实老辣也!”毛公拍案笑道:“老辣个鸟!秦赵血海冤仇,老嬴稷敢提索回人质,只怕平原君叔侄便要提割让崤山函谷关!嘿嘿,赵胜这老小子不怕嬴异人成名,分明便是要喂一口肥猪好要高价!老哥哥说得也是,老嬴稷是老辣,宁可不要这个王子,也不尿赵国这一壶。鸟!这便是君王,生生的铁石心肠也!”“粗也粗也。”薛公皱着眉头摇摇手,“老夫以为,此事要害在两处:一则是公子成名成事以增身价,二则便是如何返秦?目下看来,成名成事不难,只怕后来最大的难处便在回秦。”

“两公所言极是。”吕不韦思忖道,“回秦事我来谋划。两公只管让公子借弭兵之议,有所作为便了。”

“嘿嘿,老夫还得说一句。”毛公耸动着一双白眉,“这小子近日来可是有些神不守舍,老夫给他拟的新说辞,三日还不顺溜。”

“你是说嬴异人?”薛公惊讶了。

“不是这鸟人还能是我!”毛公一瞪眼便红了脸。

“毛公可人也!”吕不韦哈哈大笑,“十年落难,一朝成名,招摇分心也是再所难免也。不韦明日便找他说话。”

“如何?异人公子不知道吕公回来?”薛公又惊讶了。

“我是昼夜兼程,他如何知道。”吕不韦一拱手笑道,“业已四更,告辞。”起身便去了。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