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26章


掌灯时分,越剑无来报:异人公子已经退热,仍在酣睡,医家说大约明日暮色便可醒转。吕不韦心下顿时轻松,立即便做已经思谋好的第二件事,一阵低声吩咐,越剑无当即便去准备。半个时辰后,那辆密封缁车飞出了云庐,直向邯郸井字坊而来。

武灵王之后,赵国市易大是扩展。三五十年之间,邯郸便成了咸阳之后又一个新兴的商贾云集的大都会。其时,大梁、临淄已经相继衰落,山东六国的商贾名士游侠丽人能工巧匠以及种种失意官吏纷纷涌入邯郸,加上草原诸胡历来以赵国为与中原交易窗口,邯郸便成了名副其实的万商之都,竟是比咸阳另有一番汪洋恣肆的气象。天下商贾的说法是:“咸阳利市大,邯郸人市大。”利市大者,生意大利金大也。然则咸阳法度森严,商贾区与国人区两分,非但商贾流士游客之种种奢靡享受只能在尚商坊一地,且不能溶入秦人,始终似一张外贴的膏药而已,便未免有些缺憾。邯郸却是山东老传统,虽则也有划定的商贾区——井字坊,然对商贾与国人之间的来往市易却没有任何限制。只要商贾能买得地皮,便可将店铺开在邯郸任何地方。只要国人有钱,便可如外邦商贾一般尽情消受种种乐事。赵人近胡,风习奔放粗豪,加之不断有胡人溶入,朝野国人少有畛域之分与无端禁忌,便大得商旅流士之青睐。即或在咸阳赚大利的商贾,也必同时在邯郸买得宅院立下根基,宁可在邯郸不做生意,也要在邯郸消受这难得的人生奢靡。 如此外邦游客大增,邯郸百业便围绕着种种游客的种种消受大肆扩展,形形色色的酒肆饭铺社寓客栈百工作坊便如雨后春笋般蓬勃起来,一到夜间,则更见风情万种。

缁车进入井字坊的中心地带,遥遥便见一片风灯海洋中映出了三座成“品”字形排列的绿楼,四个斗大的风灯红字高高在楼顶摇曳——万绿家邦!

越剑无驾着缁车缓缓穿过一道十字街口,刚将车头对准绿楼大道口,立即便有一个红衣侍者从灯海里飞出,笑吟吟招手引导缁车进入车马场,转过两排高车,才觅得一个刚刚空出的车位。越剑无车技精熟,笼着马缰碎步走马,无须进退折腾便径直将两马缁车停得妥当。

“足下高手!”红衣侍者赞叹一声,走到车侧打开垂帘毕恭毕敬地一声请大人出车,便跪地扶住了车底踏板。吕不韦一脚伸出笑道:“绿楼从临淄搬来邯郸,花式见长也。”侍者起身间红衣大袖作势一拂吕不韦膝下,挺身低头恭敬笑道:“大人送利,我等恒敬之,原本天职也。”吕不韦不禁哈哈大笑:“说辞文雅,好!赏一金。”越剑无一步跨前,便将一个沉甸甸的饼金打到侍者掌心。侍者昂昂一声谢大人赏金,回身向车马场外一摆衣袖,灯海深处便有两个绿裙女子推着一辆竹车飘了过来,左右偎着将吕不韦扶上了座车,悠悠进了灯火煌煌的庭院深处。

“大人,左姝右姝也?”绿衣女子声音甜美得令人心醉。

“长青楼。”吕不韦淡漠地一笑。

这万绿家邦是邯郸最大的色艺场,原是临淄“绿商”入赵所开,气势之大却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年的临淄绿街。女子以色艺谋生存,古已有之。但将女子出卖色艺做成了专一的行业,却是春秋时期齐国的首创。其时,齐桓公姜小白以管仲为丞相大行变法。为了广开税源,管仲便将齐国各城堡卖色卖艺的女子全数征召到临淄,在官市区的一条大街专门筑起了二十余座绿竹楼;再由官府征召商贾,接收官府分配给的色艺女子,在绿楼街开办专门出卖色艺的客寓酒肆,与所有商贾市易一样向官府缴纳税金。这便是被列国大加嘲笑的“国营色艺”。进入战国风气大开,私商汪洋恣肆般弥漫开来,出卖色艺也很快演变为一个私商行业。因了色艺客寓大都沿袭了以绿竹盖楼的传统,时人便将此等行业呼之为“绿行”,将此等商贾呼之为“绿商”。吕不韦久在商旅,曾经风闻楚国大商猗顿氏、秦国大商寡妇清都暗中染指绿行,这万绿家邦其所以如何显赫,背后势力便是这两个大商中的一个。虽然从来没有踏入过这锦绣靡靡之地,吕不韦对万绿家邦的诸般规矩讲究却也是耳熟能详。三座绿楼名称不一,消受也不一。前面两座掩映在大片竹林的绿楼隔湖遥遥并立,号为双姝楼,分为左姝、右姝。左姝蓄养天下形形色色之美女,号为卖色。右姝则云集各国歌女舞女乐女,专供风雅者指定歌舞乐曲款待宾客,号为卖艺。后面一座小楼叫做长青楼,却是一个颇神秘的去处,除非客人自请前往,侍者从不引领客人进入此楼。

见吕不韦要去长青楼,两个绿衣侍女倍加恭谨,一人悠悠推车,一人摇曳在前领道,却再也没有说一句话。竹车在两厢风灯中绕过了一片大池,便在一片竹林前的路口停了下来。前行领道的侍女停下脚步便是一声吟诵:“我有嘉宾,鼓瑟吹笙。”竹林中立即传来一个女子回应:“我有醇酒,以燕乐嘉宾之心——”随着曼妙吟诵,便有一个裙裾拖地的红衣女子飘然出来,对着吕不韦深深一躬:“小女恭迎大宾。”说罢虚扶吕不韦站起,转身款款进了竹林小径。

吕不韦也不说话,向身后越剑无一招手便跟了进去。出了竹林,面前一片空阔的草地上矗立着一座已经发白的小竹楼,既不是此行传统的翠绿色,也没有前院两楼的奢靡豪华,只一排风灯将门厅映照得温馨如春。进得门廊绕过大屏,宽敞的大厅却是别致而堂皇:六盏铜人高灯下,六张绿玉案恰到好处地各自占据了一个角落,全然没有整肃的宾主席次;迎面大墙镶嵌着一面巨大的铜镜,大厅更显开阔深邃;左手墙下一张琴案,右手墙下一列完整的编钟,中央空阔处则是两丈见方的一片大红地毡,没有一张座案。

“先生这厢请。”长裙女子将吕不韦领到了东南角玉案前落座,回身一拍掌,便有一名黄衫少女出来煮茶,长裙女子回眸一笑便飘然去了。茶香堪堪弥漫,隔开座案的大屏后转出了一个衣着极为考究的大胡须中年人,对着吕不韦拱手一礼,又亲自斟了一盏茶双手捧到吕不韦案头,这才谦恭笑道:“先生顺便踏勘,还是买心已定?”

“买。”吕不韦只淡淡一个字。

大胡须立即转身,对红木大屏肃然一躬:“客官业已定夺。”

须臾,大木屏后传来柔和清丽地笑声:“先生气度高华,果是不凡。”

吕不韦早已看出大木屏下方有一个镶嵌着同色细纱的窗口,心知这个女人便坐在屏后案前,便叩着长案笑道:“女东隐身,岂是敬客之道?”

“看来先生是第一次涉足了。”清丽声音一笑,“长青楼主例不见客,非不敬客,实乃两便也。买卖一毕,永不相干。先生果真成交,自当知晓我楼规矩实乃体贴客官也。”

“客随主便,便说买卖。”

“先生要讨何等品级?”

“初涉此道,敢问品级之说?”

“先生且听。”清丽声音舒缓柔和,“女子才艺,文野有差。女子体性,天下无一人相同。女子门第贵贱阅历深浅,也是人所看重。如此三者糅合之不同情境,便是才女品级也。长青楼目下共有三十六位,人人皆是才女。然三者糅合,便分出了三等:美艳之才、清醇之才、曼妙奇才。美艳之才者,火焰胡女也。此等女子肌肤如雪,三峰高耸,丰腴肥嫩,非但精通胡歌胡乐,卧榻之间更是一团烈火。更有一奇:体格劲韧,任骑任打,乐于做卧榻女奴,若主人乐意,也可做女王无休止蹂躏主人。清醇之才者,中原处子丽人也。此等女子通达诗书,熟知礼仪,精于歌舞器乐;体貌亭亭玉立如画中人,处子花蕊含苞待放。曼妙之才者,或公主,或豪门之女也。”

“此处能有公主?”吕不韦大是惊讶,不禁脱口而出。

“先生未免迂腐也。”清丽声音咯咯笑了,“万绿家邦出言无虚,不会毁了自家招牌。先生但想:天下大战连绵,岌岌可危之小诸侯尚有二十余个,邦国公主流落离散者正不知几多。我楼所选公主只有三人,身世血统纯正可考,才貌色艺俱佳,卧榻间曼妙不可方物。若非如此,三十个也有得了。”

“愿闻其短。”吕不韦淡漠如常。

“先生如此清醒,难得也。”清丽声音停顿了片刻,“美艳胡女,皆非处子。清醇之才,性情端正而不涉狎邪,性事乐趣稍有缺憾。曼妙之才身世高贵,非名士豪侠不委身,且是待价沽之。”

“其价几多?”

“美艳才女千金之数。清醇才女三千金之数。曼妙之才么,人各不同:豪门才女六千金,一公主八千金,一公主万金。”

吕不韦微微一笑:“曼妙三人,敢请女东告知其身世来路。”

“向无此例。”大屏后的清丽声音咯咯一笑,“曼妙生意之规矩:除非先生明定书契,此三女姓名身世,事先不能告知。”

“但定书契,若不中意,如何处置?”

“先生差矣!”清丽声音显然不悦,“万绿家邦信义昭著于天下,百年以来从无一例买卖纠葛,更无一客不中意。今日先生既疑,本东便单定规矩:若不中意,本东加倍偿还;然则,三女有露面不成交之险,便须得价外先交三千金;此金本东分毫不取,只为抚慰三女之心。先生以为如何?”

“可也。”吕不韦向身后一招手。赳赳挺立的越剑无便对大胡须中年人一拱手:“请随我车上取金。”大屏后清丽声音却道:“先生随带重金,其诚可见,无须多费周折。鲸执事,立约。”大胡须恭敬地挺身一诺,向身后一招手,原先那名长裙女子便捧着一个大铜盘飘了进来,跪在长案旁将几样物事在吕不韦面前摆开:一条六寸宽寸许厚的翠绿竹简、一把雪亮的刻刀、一方盛着朱砂的玉盏、一支打磨精致的竹笔、一方铺好墨汁的石砚、一根细亮的铜丝,一盏火苗粗大的猛火油灯、一个一尺多高的支铜架。

吕不韦虽不熟悉绿行细则,然对商道立约却是久经沧海,待案上物事摆置妥当,便拿起了那片绿竹。只见竹片中间一道朱红粗线,一个大大的“约”字横跨粗红线,红线两边各是两行相同文字:“两方约定以□□金市□□□女,两清之期,再无相扰。”下方便是两方空阔的留白。

“先生且听三女之情,而后决之可也。”大屏后清丽声音又柔和地传了出来,“六千金豪门才女者,赵国安平君之孙女也。八千金公主者,安陵国公主也。万金公主者,卫国公主也。先生可先选品级了。”

吕不韦笑道:“主东周详谨细,步步成法,不妨一次说完,通盘斟酌。”

“人市贵在细密,先生见谅。”清丽声音一声喟叹,“鲸执事说便了。”

大胡须拱手一礼道:“客官选定女子品级,便可立约。立约之后,可与选定之女晤面叙谈半个时辰,我行谓之‘初相’。初相中意,则践约。初相不中意,则交付一半金额,再与另一女子晤面叙谈。如此可三次初相。初相之法:可触肌肤以品色,可谈诗书以定才,可观歌舞以试艺;然有两禁:其一不得性事狎邪,其二不得询问女子身世周折。若三相不中,主东全数退金,且可无偿赠送客官一上佳歌女。一旦选中践约,客官须在半月之内领走市女,逾期有罚,每日百金。最后一禁:无论成交与否,客官都不能对外说及长青楼诸般情景,我方亦绝不外泄与客官交往之情。这便是‘买卖一毕,永不相干’。先生若能理会此间诸般深意,便可选品立约了。”一番交代条分缕明,老到干练,显然是绿行执事高手。

吕不韦听得分明,不禁对这长青楼女主东便生出了几分敬意。普天之下,人市两行:一行是奴隶买卖,因了奴隶大多有黑色烙印,商道呼之为“黑行”;另一行便是被呼为“绿行”的女色买卖。春秋战国五百年,这两行竟是此消彼长。春秋时奴隶市场兴旺,居于人市主流,女色买卖尚在萌发之期。战国之世,奴隶制业已崩溃,随着官府奴隶市场的消亡与各国法令对奴隶买卖的严厉禁止,奴隶买卖大为衰微,沦落为极少数不法商贾的地下黑市。当此之时,女色买卖却是蓬勃而起,各国大市都有法令许可的绿行,且成为许多中小诸侯国的重要税源。然则,无论利市如何丰厚,这黑绿两行从来都没有逃脱过天下公议的抨击,也从来都为正道商贾所蔑视。非但吕不韦这样的富商大贾绝不会涉足此等龌龊利市,便是吕不韦所熟悉的战国大商,也没有一家卷入绿行。假若没有今日特殊需要,他注定永远都不会踏入这万绿家邦,更不会直入长青楼。然今夜一番见识,却使他蓦然对这一长青楼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不是商家大手笔,断不会有此等经营之道!战国商贾,除了秦国寡妇清这个久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奇女子,难道还有别个女商有如此气魄?刹那之间,吕不韦对大屏后的主东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好奇。

“长青楼法度甚是得当。”吕不韦淡淡一笑,“只是,我欲与主东晤面一谈。”

大胡须眼光飞快地向大屏一瞄,正色拱手道:“先生见谅,主东从不与客官晤面。无论何等心愿,只要涉及市易,尽可与在下磋商。”吕不韦没有理会大胡须,只注视着大屏默然微笑。“先生,主东业已退听了。”大胡须的炯炯目光盯住了吕不韦,“主东不见客,这也是长青楼法度之一。客官若不见谅,买卖就此完结。客官只须交三千金而已。”

吕不韦哈哈大笑:“既然如此,客随主便。豪门赵女。立约。”

“先生明断。”大胡须顿时恢复了恭谨神态,跪坐在吕不韦对面,从大案上拿起竹笔在石砚墨汁中轻轻一蘸,在宽条竹简两行字的留空处分别填写上了“六千金”与“豪门赵女”七个字,恭敬地双手将竹简捧到吕不韦面前:“请先生留名烙记。”

吕不韦接过竹简,从怀中皮袋拿出一方铜印,在猛火油灯上烤得片刻,便在竹简右半下方的空白处一摁,呲地一声轻响,抬起铜印,竹简上便赫然显出了一个焦黄的奇特记号,似山水环绕,又似怪兽纠缠;再拿起竹笔,在记号下写上了四个古老的篆字——吕氏不韦。如法炮制,又在左下方烙记留名,便将竹简推给了大案对面。大胡须笑道:“先生印记大雅,书法工稳,我等望尘莫及。”说罢从腰间板带抠出一方墨绿色石印,也在猛火油灯燎得片刻,在吕不韦印记旁一摁,便有一个似黄发白的印记清晰凸现出来。烙好两方印记,大胡须拿起竹笔又写了两次,便恭谨地递过来道:“请先生验证。”

略一端详,吕不韦心下便是一跳!这方印记线条古奥纷繁交错,粗看似江河流淌又似群山嵯峨,实则却是一种已经消失的文字——籀文!吕不韦少学博杂,知道这籀文原本是夏商周三代刻在钟鼎上的一种铭文,因其古奥难写,日常书写多不采用,春秋之后已经渐渐消失,唯能在三代青铜器上见到,故此也被士人称为“金文”,也有人称之为“大篆”。进入战国,各国文字纷纷简化,这种古奥的文字已经少有人识得了。眼下这个籀文古字吕不韦似曾相识,一时却也想不起来。

“足下印记倒是有趣。”吕不韦淡淡一笑递过竹简,“割契吧。”

“这是主东印记,在下也不识形。名字是在下,鲸桑麻。”大胡须说着话,左手拿起案上那根细亮的铜丝在猛火油灯上一阵烧灼,待铜丝中段烧红,右手便将竹简啪地卡进那座铜支架,烧红的铜丝对准竹简中间的粗线便勒了下去。如此两次,宽大的竹简便在一阵淡淡青烟中分做两半,中间那个“约”字也恰恰被勒为两半。

“立约已成,先生收好。”大胡须递过一半竹简,拱手笑道,“请移尊驾,初相。”

“不必了。”吕不韦将竹简插进怀中皮袋,起身一摆手道,“我信得长青楼,足下只随我搬金便了。人,半月之内来接。”

“这如何使得?”大胡须惶恐道,“先生原本说好三选,鼓而多收三千金,如今先生不选不相,长青楼便有负先生。在下只怕要请主东示下,方可做主。”

“足下未免聒噪。”吕不韦笑道,“自来买卖,成交前随主,成交后随客。我已立约,交付你九千金便了,折腾个甚来?”说罢径自大步出门。越剑无一拱手说声请,便陪着大胡须匆匆跟了出来。

到得万绿家邦大门外的车马场,吕不韦的车旁已经新停下了一辆封闭严实的铁轮车。吕不韦对大胡须道:“这是全数,越执事随足下清金,我便告辞。”大胡须连忙深深一躬:“先生走好。一月之内,在下随时听候先生吩咐。”

“不。半月。”吕不韦一摆手便踏上缁车辚辚去了。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