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28章


“你,终是来了……”柔美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昭妹,来,坐下说话。”吕不韦木然站着,笑得有些尴尬。

“不韦大哥……”卓昭轻轻叹息一声,裹起皮裘怏怏跪坐在了案前。

吕不韦亲切随和地跪坐到了对面,欲待捧起茶炉上的陶壶给卓昭斟茶,手却伸到了壶身,烫得自己嘘地一声缩了回来。卓昭噗地笑了:“笨也。我来。你只坐了。”说罢利落斟了两盏茶,将一盏茶捧到对面,便笑吟吟地盯住了吕不韦,“我不生气,听你审问便了。”吕不韦笑了笑便皱起了眉头道:“先说,你是如何逃了出来,不怕大父忧急么?”“亏了爷爷不是你也。”卓昭顽皮地一笑,“说便说,迟早的事。你走后一春没得消息,我急得整日求爷爷想办法,爷爷只骂我没出息沉不住气。到了立秋,父亲商路传回消息,说你在咸阳奔走于官府之间。爷爷便揣测你事情上路,归期没个准头。没多久又听说你与丞相蔡泽成了好友,还进太子府考校一群王孙。爷爷便说大功可期,只担心你财力不足。我便缠着要爷爷带我去咸阳找你。爷爷不答应,说不能给你添乱。我生气了,便不吃饭。爷爷没辙,想了三日,终于答应我来邯郸等你。我便来了。没了。”

“缠人也!”吕不韦笑叹一声,“那座老宅烟火不举,却显然有你的寝室卧榻,你一人住在废弃老宅里,万一出事如何是好?没个操持!”

“老夫子大哥担心我,好也!”卓昭咯咯笑道,“那座废弃老宅离你这云庐近便,我天天只去那里打探你的消息。晚间我便出了离开,住在卓氏商社,甚事没有。”

“你晚间不住老宅?”

“是呵,不住。”

“这却奇也!老宅夜半有秦筝之声,不是你么?”

“噫!”卓昭大是惊讶,“你却如何知道?”

“先说,秦筝是你弹奏了?”

“真个审问也!”卓昭作个鬼脸一笑,却又是轻轻一声叹息,“不知道是人是仙还是命,左右我也想不明白了。那日入夜,我在云庐外转了整整一个时辰,见确实没有你的消息,便回到了老宅。本说三更便走,只是天上秋月明亮澄澈得玉盘一般,秋风掠过胡杨林,片片金红的树叶飘进萧疏的老宅,恍惚便是月宫中飞来的花瓣。那一刻,忽然想起第一次遇见你时我在大河船头弹筝放歌,便操起了秦筝,只想或许你又能神奇地出现……不成想,一曲未了,胡杨林中竟有歌声唱和!嘶哑高亢,激越苍凉,一声声直往人心头叩打,比你当日唱给我的秦歌还凄楚动人!一时之间,我是真被那歌声打动了,也是好奇,我便顺着秦风音律奏了下去,想到那一曲便弹那一曲。说也怪哉!不管我弹那一曲,那歌声都是丝丝入扣如影随形,且都是我没听过的老秦古词儿!他越唱越见纯熟,竟一口气唱了十六支歌儿,我的手都弹得酸了,他还在唱!那一晚,我没有回商社。我想记下那些歌词,次日晚上便没有再弹,只在老宅楼上备好了笔墨等候。实在说,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谁想,方到三更,那歌声便又幽幽地飘了过来。没有秦筝,歌声分外清楚,秦音咬字又重,我竟全部记了下来。第三日晚上,我还是没弹秦筝只等候。我想,他一定不会再唱了。可是,三更刁斗刚打,歌声便又飞了过来。一连六个晚上,他都独自唱到落霜降雾蒙蒙曙光。我心下实在不忍,便在第七日为他再弹了一夜。说是我弹他唱,实则是他引领着我不断纠正偏离秦风的音律。后来,我弹他唱,我不弹她也唱。”卓昭骤然打住,粗重地叹息了一声,“我骂自己没出息,可我忍不住……后来,我终是离开了老宅,再也不去了。毕竟,我不能不找你……”

吕不韦静静地听着,心中却是怦怦大跳!

卓昭说得满面通红神采飞扬,最后竟是泪光莹莹,这是吕不韦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自大河唱和得以神交,他与卓昭仅仅有过短暂的两次直面相处。在他眼中,卓昭是温婉沉静而又不失热烈奔放的一个少女。然则,自今晚骤然闯来,卓昭的一言一行一笑一颦,却使他感到了一种难以捉摸的陌生——淘气任性得象一块无法染色的顽石,扶摇冲动得又象哗哗做响流淌无形的浪花。婚约之事,本来是一件徐徐图之从容计议的大事,她竟能一意孤行只身乱闯!夜半入老宅,本来已经够荒唐,她竟能心血来潮,与一个陌生歌者做半月之久的昼夜唱和!蓦然之间,吕不韦想到了嬴异人的痴迷病卧,一个念头竟轰然涌到了心头——如此二人忘情如一,倒真是一对儿!

心念一闪,吕不韦心头便大跳起来——毕竟,他也是深深爱着这个少女的,更不要说,他还在天卓庄当着卓原老人的面许诺了婚事,岂能生出如此荒唐想法!倏忽之间,吕不韦勉力平息了自己的心潮涌动,此时此刻,自己若再把持不住,事情便可能乱得无法收拾。想得清楚,吕不韦亲切地笑了:“老宅之事,倒也是奇遇一桩,没准是上天开恩,派乐师教昭妹秦风音律也。不说了。新宅搬定,我便陪你回天卓庄。”说罢起身一摆手,“昭妹该歇息了,我清晨过来说话。”

“哎,莫走!”卓昭一伸手扯住了吕不韦衣襟,“正事还没说也。”

“顽闹!”吕不韦沉着脸,“不是说陪你回天卓庄么?等几日说不迟。”

“老夫子!”卓昭咯咯笑道,“卓昭就知道要嫁人么?”

“真有正事?”

“看!”卓昭小手一扬,“你之所爱所想。”

吕不韦哈哈大笑:“一方方羊皮纸,便是我之所爱也!”

“看看再说嘛。”卓昭娇憨地将一个白色方块拍到了吕不韦手心。

吕不韦哗地抖开一瞄:“这是甚个物事?堪舆图么?”

“呀呀呀,村夫一个!看仔细也。”卓昭笑得直打跌。

吕不韦将羊皮纸拿到灯下,见纸上一副暗红色大图,线条粗大硬实,接头处有明显的再笔痕迹,全图没有一个字,只有山水树木与几种奇异的记号。端详有顷,吕不韦转身皱着眉头道:“此图诡异,似乎是用竹片木棒之类物事蘸着血画成。这条粗线走向,似乎是漳水。除此而外,实在看不出所以然。”卓昭道:“再看这块山峰,象甚来?”吕不韦不假思索道:“一枚老刀币。”卓昭咯咯笑道:“老商天性,就认钱也!我说不韦大哥保准一眼认出,爷爷还不信,说他分明画得一柱怪峰。”吕不韦不禁笑道:“近看是山,远看是钱,原是都没错。”卓昭一撇嘴:“能事也!你说,这钱山位置在何处?”吕不韦思忖道:“看山水走向,大体当在巨鹿沙丘以东、太行井陉口以西之群山地带。”卓昭咯咯笑道:“东西三百里,你便老牛耕耘,慢慢翻也!”吕不韦摇摇头:“此等秘图,原是只画给作者备忘,等闲破解不得,谁能说得准确位置?”卓昭噗地一笑:“你抱抱我,便领你去。”一语未了,满脸便张得通红。吕不韦一怔,亲切地拍拍卓昭肩膀笑道:“沙丘井陉间好山水,只是,要去游玩,也得明春天暖了才好。”卓昭头一低,顿时泪水盈眶,猛然将一支铜管打进吕不韦掌心:“谁要去游玩?拿去看也!”

吕不韦心中有事,实在有些不耐,无奈勉力一笑:“好,我回去看看,明晨再说。”便转身匆匆去了。卓昭脸色通红,一跺脚便坐在地毡上哇地大哭起来!吕不韦连忙回身,拣起掉落在地的皮裘包住卓昭,不由分说一把将她抱起来,大步走进后帐丢在了榻上,只黑着脸站在帐中不说话。卓昭咯咯一阵娇笑,飞身上来便紧紧抱住了吕不韦:“不怕你打我骂我,只要你抱我!”吕不韦却木然站在那里,任卓昭亲昵笑闹只是一句话不说。片刻之间,卓昭便悄无声息地松开了双手,颓然跌坐在榻上面色张红急促地喘息着。

“四更了。有事明日再说。”吕不韦勉力笑得一笑,便匆匆去了。

回到云庐大帐,吕不韦立即拿出了那支粗短的铜管,灯下一看,见铜管盖口有紫红色的泥封印鉴,割开泥封抽出一卷羊皮纸抖开,却是卓原老人熟悉的笔迹:

  不韦君如晤:昭儿痴心,我亦无辙。此儿至情至性,多有粘缠处。

君正远图,若感难处,可不必拘泥婚约之言,但有一信,老夫自来说

她。另嘱:老夫半生商贾,所积财富无得大用,君之大谋,长我商贾

志气,老夫之财,便凭君调遣。画图之秘,老夫已尽告昭儿,只她领你

起财便是。此事与你等婚约无关,惟老夫率性之举而已。卓原手字。

捧着羊皮纸,吕不韦不禁愣怔了。显然,这是卓原老人给自己的私密信件,卓昭肯定没有看过。回味咀嚼,吕不韦一时竟是感慨万千,无以决断。卓原老人旷达豪放,与自己一见如故,彼慨然解囊,我坦然受之,也无亏一个“义”字,反倒可能是一段商旅佳话。然则,夹进了卓昭婚约一层,想起来便终是有愧。更要紧者,卓昭初显任性,已经使他深感粘缠,如他这般押定人生荣辱与举族财富而全力以赴谋一件大事者,能否奉陪得此等女子,心中还真没个分寸。辗转反侧,眼见得晨曦初露,吕不韦还是一团乱麻,便索性起身沐浴一番,漫步隐没到云庐帐外的漫天霜雾中去了。

红日初起,西门老总事便寻来禀报,说城外新居已经内修妥当,请先生择吉日乔迁。吕不韦笑道:“吉凶不在选,三日后迁居便了。”话方落点,便见一领红裙从草地火焰般飞了过来,远远便是一声高喊:“不韦大哥,你好难找也!”吕不韦还来不及说话,火红长裙已经随着一阵咯咯笑声绕在了他脖子上。吕不韦红着脸剥开那双柔嫩的玉臂笑道:“昭妹别顽闹。走,我带你去城外,看新居。”卓昭高兴得一拍手却又猛然一撇嘴:“哎,你不去巨鹿山了?”吕不韦抚摸着卓昭被晨风吹得散乱的长发笑道:“这几日事多,迁完新居再去不迟,左右不缺钱,不用急。”卓昭长发一甩道:“用钱者不急,我急么?出城才是好事,走!”拉着吕不韦便风风火火去了。

出得邯郸西门,双马缁车在官道奔驰得小半个时辰,便向北拐进了一道河谷。莽莽苍苍的胡杨林在料峭北风中一片火红,沿着山岭河谷铺展开去,仿佛便似一天霞光。两山间一道水流碧波滚滚,淡淡热气如烟云般蒸腾弥漫,两岸绿草茸茸彩蝶翻飞,冬日的萧疏竟是荡然无存。行得片刻,便见红林绿草的深处,一座高达山腰的竹楼伫立在一片淡黄色的屋顶之中,铁马叮咚之声隐隐传来,河谷山林竟是倍显幽深。

“美也!仙境一般!”卓昭一声惊叹,掀开车帘便跳了下去。

“这是仓谷溪,天成地热,冬暖夏凉。” 吕不韦也跟着下了车。

“仓谷溪?好怪的名字!”

“春秋时,这道河谷曾经是晋国赵氏的秘密谷仓。赵人立国,扩建了巨桥老仓,储粮数十万斛,这里的谷仓也并入了巨桥。谷仓没了,名字却留了下来。”

“这等老古董,偏你最清楚!”  吕不韦遥遥一指远处竹楼屋顶:“那里便是新居,比天卓庄如何?”

“一般妙极!”卓昭一句赞叹却又猛然皱眉,“你,想要我在这里隐居么?”

“隐居?没想过。”吕不韦悠然一笑,“昭妹有隐居之志?”

“深山住久了,腻也!”卓昭连连摇头,“我只想游历世面,不想隐居。”

“好!”吕不韦哈哈大笑,“昭妹但有此心,世面有得见!”

“怪也!不想隐居,何须将庄园建在这等隐辟之地?”

吕不韦淡淡一笑:“不与其事,不知其心。总有你明白时日,不用急也。”

“只要你不卖了我,我便不急。”卓昭明媚地一笑,便猛然抱住了吕不韦。

“莫闹莫闹。”吕不韦急忙剥开卓昭双手,“越执事车在后边。”

“老夫子!”卓昭娇嗔地撒手撇嘴,“没劲道。”

“真小孩子家,莫怪大父说……”吕不韦突然打住,尴尬地笑了。

“爷爷说我坏话!信上写甚?快说快说!”卓昭的小拳头雨点般砸在了吕不韦胸口。

“真闹也!”吕不韦大袖揽住了卓昭的一双小拳头,低声训斥道,“爷爷说你孩子气太重,要我好生管教,知道么!”

“呸呸呸!”卓昭抽出双手咯咯笑道,“你管教?将我教成女夫子么!”

“你还真得孔夫子来教教。”吕不韦板着脸,“知道夫子如何说女子么?”

“你定然知道了,说来我听。”卓昭顽皮地笑着。

吕不韦拉长声调吟诵道:“惟女子难养也,近之,则不逊 ,远之,则生怨。”吟诵罢不禁一笑,“如何?象你这个小女子么?”

“呸呸呸!”卓昭满脸张红, “真当我不知道也,孔夫子说得是‘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自家迂腐板正得象具僵尸,还怨女子,老坏虫一个!你便去了小人二字,也没甚个好!男女相好,发乎情,生乎心,相悦相戏,能有个‘逊’了?要得逊,除非他是个老阉宦!我偏不逊,气死老夫子也!” 一双明亮的大眼溢满泪水,一串话却响当当炒暴豆一般。

吕不韦大是难堪,说声惭愧,便是深深一躬:“大哥哥说错了,向小妹赔罪也。其实,我也厌烦孔老夫子,只是鬼迷心窍,便想到了那句话而已。”

卓昭噗地笑了,飞身过来啪地亲了吕不韦一口,“老夫子,偏不逊!”

无可奈何又哭笑不得的吕不韦,脸上虽是满不在乎的微笑,心下却已经烦乱不堪,勉力一笑道:“今日风大,庄园也没齐整,乔迁之日一并看,如何?”

“随你。”卓昭咯咯笑道,“山庄都一个样,我只看人看心。”

吕不韦立即转身吩咐跟上来的越剑无:“越执事,将驭马卸下,我与昭妹骑马回程。你在庄里换马回来便是。”越剑无答应一声,卸下两匹红色胡马备好鞍辔,便大步向庄园去了。吕不韦将一根马缰交给卓昭,两人便飞身上马驰去。

将近谷口,却闻遥遥嘶鸣马蹄急骤!吕不韦心下一惊,喊一声跟我来,便一马飞上了左岸边山头。立马向山下谷口观望,吕不韦不禁皱起了眉头——苍黄见绿的草地上,一匹黑亮的骏马在狂奔嘶鸣!马上骑士光着身子狂暴地挥舞着马鞭,连绵不断地吼叫声回荡在河谷,竟是撕心裂肺般凄惨。突然之间,骏马如闪电般飞进胡杨林又闪电般飞出,竟颓然滚倒在了苍黄的草地!骑士的黑色马鞭如雨点般抽打在骏马身上,凄惨的吼叫声声入耳:“起来!起来!我要死了!死了!你也得死!你也得死!”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