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40章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蔡泽不禁便是一声长叹。

“驾言出游,以写我忧。”林中传来谐谑的吟诵。

“唐举么?出来!”蔡泽摇摇晃晃站起一阵大笑,“你再相我,是否闲死命也!”

林木大石后转出一人,怀抱一个小圆木桶悠然笑了:“尝闻劳死,今却有人闲死,命数之奇,唐举焉能尽知也。”

“吕不韦?呜呼哀哉!想死老夫也!”

“何如醉死好?”吕不韦拍打着红木捅,“纲成君好口福,百年兰陵!”

蔡泽煞有介事地接过木桶拍拍嗅嗅:“啧啧啧!楚人有百年佳酿?”

“计然名家不知楚地物产,纲成君也算一奇。”吕不韦坐到树下光可鉴人的大青石板上悠然一笑,“楚人立国八百余年,生计风华向来自成一体而与中原争高下,只怕楚熊部族以山果酿酒时,殷商西周还只有粟米酒也。谚云:楚人好饮,宁为酒战。楚宣王为天下盟主,号令列国以美酒为贡,赵国主酒吏以次充好,楚国便大举起兵讨伐赵国,竟明说只要五百捅赵国老酒。你说,天下为酒大战者,舍楚其谁?楚人能没有好酒?”

“说得好没用,老夫先尝了再说。”蔡泽半醉半醒地嘟哝着扒拉酒桶铜箍,却是无处下手,更是一连串嘟哝,“甚鸟桶?没有泥封没有木盖,混沌物事如何装得进酒了?没准是个岭南光葫芦老椰子!”

“老椰子光葫芦一个样么?”吕不韦笑着接过精致的红木桶,一边开启一边指点,“中原酒坛用泥封,楚人酒桶用木封。纲成君且看:最外面一层木盖,旋转即开;封闭桶口者是软木塞,头小尾大,长途运送颠簸激荡则更见密实;用这把铜旋锥旋转嵌入软木,趁力拔起,开,开,开!”一语落点,只听“嘭嗡!”一声大软木塞离桶,一阵酒香顿时弥漫林下。

“噫——好香也!”蔡泽耸着鼻头大是惊叹连忙捧过一只大碗,“快来快来!”

吕不韦屏住气息悬空高斟,但见殷红一线粘滑似油,入得白陶碗却是一汪澄澈嫣红清亮无比!“琥珀珠玉,何忍饮也!”蔡泽惊叹端详如鉴赏珍宝,不期舌尖小啜,猛然一个激灵便咕咚咕咚两大口饮干,咂摸回味良久蓦然长吁一声,“有得此物,天下焉得一个酒字!”

“人各所好,此酒合纲成君脾胃也!”吕不韦笑道,“就实说,各擅胜场而已。赵酒雄强,秦酒清冽,燕酒厚热,齐酒醇爽,魏酒甘美,一方水土一方口味罢了。”

“呜呼哀哉!先生倒是海纳百川也!”蔡泽的公鸭嗓嘎嘎大笑。

“酒之于我,商旅辨物而已,原不如好饮者痴情执一。”吕不韦谦和地微笑着,“纲成君但喜此酒,不韦可每月供得一桶,多则无可搜寻了。”

“你说甚?每月一桶?”蔡泽朦胧的老眼骤然睁开啪啪连拍石板,“好好好!老夫此生足矣!但有此酒,束之高阁鸟事!”

“万物之道,皆有波峰浪谷。”吕不韦应得一句便适可而止,微笑地看着面红耳赤酒意醺醺的蔡泽。

“啊!对也对也!你几时回来?路途顺当么?”蔡泽恍然大悟。

吕不韦哈哈大笑:“呀!你接我回得咸阳,忘记了?”

“老夫没醉!”

“只不烂醉便好。”吕不韦见蔡泽神态确实有五七分清醒,便侃侃说了一遍回来的情形。一个月前,蒙武带两百马队护送吕不韦一行安然回到咸阳。抵达北阪松林塬时,驷车庶长府一位郎官专车传令:吕不韦身涉王族事务,可按郡守县令入京礼遇住进驿馆,以便官事。吕不韦笑问若有宅邸可否自决?属官答曰可。吕不韦便告辞蒙武绕城而过,回到了渭水之南的新庄园。无所事事的嬴异人高兴得无以言说,当晚与吕不韦饮酒叙谈直到四更。依着嬴异人主张,吕不韦当在次日立即拜会太子府,商定他认祖归宗日期。吕不韦却劝异人莫得心躁,只管养息复原便是。次日,吕不韦摆布庄中事务:属于家计的事务一律交夫人陈渲掌管,西门老总事只管外事;吕氏商社的一班老执事也同样分成两班,善处内者归陈渲,善处外者归西门老总事,其余仆役侍女人等则由陈渲与老总事商议分配。不消三五日,庄园内外便是整肃洁净秩序井然,庄园上下对夫人便是心悦诚服。吕不韦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心下舒坦,便埋头书房读起了《商君书》。嬴异人心下惴惴却又无所事事,便整日徜徉在园林中痴痴弹弄秦筝,谁也不去理睬。

旬日头上,安国君府派家老送来一札,请吕不韦过府叙旧。吕不韦如约前往,安国君没有着太子冠带,也没有在国事厅接待,而是夫妇设家宴待客。席间安国君嬴柱除了再三表示谢意与劝饮,便很少说话,倒是华阳夫人关切地将子楚情形问了个备细。暮色时分吕不韦告辞,嬴柱执意送到府门看着吕不韦登车远去方才回身。此后两旬,便没了动静。

“你也急了?”蔡泽嘎嘎一笑,似乎有些幸灾乐祸。

吕不韦淡淡一笑:“我来找你对弈,不高兴么?”

“啊哈!当真不要老夫指点?”

“成事在天。不韦只将人交给太子便是,他不急我急甚来?”

“蠢也!那是太子的事么?太子做得主,能等得一月?”

“便是老秦王也是一般,听其自然。”

“嘿!你吕不韦沉得住气也!”蔡泽颇是神秘地压低了声音,“想在秦国立足,老夫便给你支个法子!你要走了,老夫好酒不就没了?”吕不韦哈哈大笑:“四海之内,不韦只要活着,少不得你纲成君好酒,有没有你那法子一个样!”“错!老夫偏说!”蔡泽忽地从大石板上滑到了吕不韦身边,喷着浓郁的酒气,“我等都是山东士子,不相互援手成何体统?老夫明说,借着老秦王尚能决事,立即上书请见,请老秦王直接下诏使异人公子认祖归宗,大行加冠正名礼,明其嫡王孙身份!”

“迟早之事,如此急吼吼好么?”吕不韦还是淡淡一笑。

“蠢也!”蔡泽拍着石板,“迟早之事那是嬴异人!你却如何?不想自家全身之策?公子可拖,你不可拖!如今公子心急,你正好推出他前头出面,老秦王岂能不准?可你吕不韦却反而劝公子莫急,当真怪矣哉!”

“顺其自然便不能全身了?”

“不能!”蔡泽呼呼大喘,“老秦王高年风瘫,命悬游丝,纵能保得几年性命,可谁能保得他始终清醒?你不在老秦王生前立定根基,若其一朝归去,安国君那肥软肩头撑得秦国强臣猛士?其时……咳!口滑口滑,不说也罢!”

“我没听见,纲成君再说一遍。”

“好啊!没听见好,没听见好!”蔡泽嘎嘎笑了起来。

“来,摆棋如何?”

“好!摆棋!”

浓荫之下微风轻拂,悠长的蝉鸣中棋子打得啪啪脆响。一局未了,蔡泽便横卧石板大放鼾声。吕不韦笑了笑起身,唤来远处大树下的童仆照料蔡泽,便悠然去了。

嬴异人散漫地抚弄着秦筝,心下却是烦躁沮丧极了。

“我生多难矣!我欲何求?”轰然秦筝伴着一声吟唱,嬴异人不禁便是热泪纵横。生身于卑贱侍女,孩童时他便觉到了一种异样的冰冷。府中师吏对他的严厉似乎总是夹杂着轻蔑,侍女内侍们对他的粗疏中也似乎总是流露着轻慢。少年之期好容易遇到了志趣相投的蒙武,却被突然派去赵国做人质。十多年苦难屈辱的人质生涯,几乎彻底泯灭了他对生的乐趣,那时侯,他最为憎恨的便是这王子之身,无数次的对天发誓,来生再也不做王族子孙!偏在此时,吕不韦却撞了出来,他便懵懵懂懂成了王孙名士,锦衣玉食地过上了在秦国也没有享受过的风光岁月。正在他亢奋地品咂这梦幻般的荣耀,全副身心要与吕不韦建不世功业之时,胡杨林的那个夜晚,上天又突如其来地将一个神秘知音砸到了他的心弦。眼看神女无望身心即将崩溃,赵姬却又神奇地成了他的新婚妻子!与赵姬成婚,嬴异人第一次真正尝到了人的生趣,第一次知道了女人美妙,前所未有地沉浸在一种极为新鲜的激情与享受之中。赵姬是个拿得起放得下如火焰般热烈奔放的女子,非但没有因为与吕不韦的“兄妹情谊”而对他有稍微的淡漠,反而对他“宁失王孙,不失佳人”的心志如醉如痴。便在两人忘情地燃烧之时,吕不韦却突然将他们生生分开!那一刻,嬴异人又一次对自己的王孙之身生出莫名憎恨。离赵回秦,身中三剑四箭而大难不死,上天总该折磨我尽也。谁料回到咸阳又被冷冰冰撩在这郊野孤庄无人理睬,连蒙武这个少年至交都不敢留他。匆匆搬到吕不韦新庄,还是没有理睬他。太子是他父亲,老秦王是他大父,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回到了咸阳?断无可能!如此说来,他们是有意遗忘自己了。王族无情,宫廷无义,自古皆然,夫复何言?上天啊上天,你将嬴异人倏忽寒冰倏忽烈火地反复煎熬,却终归如此抛开,无聊之至,不觉可笑么?

在轰轰然散漫无序的秦筝中,嬴异人的心彻底冰冷了。渐渐地,一切物事都从心田消失,惟有美艳的赵姬鲜活地向他娇笑着!嬴异人清楚地记得,他与赵姬在邯郸度过了短短四十三个昼夜零一日再零三个时辰,只吃了三十八顿饭,其余时光都挥洒在了那座庭院的每个角落,铭心刻骨至此尽矣!每每心念及此,嬴异人都是无可名状地怦然心动,便是在开肉剥出箭头的疗伤之时,只要赵姬面影在眼前一闪,心中便漫过一层强烈的暖流,一切伤痛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夕阳西下,嬴异人抱起秦筝,木然走出了池边柳林,走进了自己的小庭院,片刻之后,提着马鞭背着长剑一身便装一头散发大步出了幽静的院门。

“敢问公子要去何处?”迎面而来的西门老总事大是惊愕。

“西门老爹,我被拘禁了么?”

“公子哪里话来?老朽前来知会:吕公要与公子议事。岂有他哉!”

“事已至此,议得何来?”嬴异人冷冰冰一句便走。

“老朽得罪,公子却是不能。”素来平和安详的西门老人却一步跨前,当头便是一躬,“公子身为嫡王孙,蒙武将军以官身交公子与吕庄,若不辞而去,吕公何以向秦国说话?”

“老西门岂有此理!”

“公子有失唐突,老朽却不能失职。”

“你!你有何职?一个老奴罢了!让道!”

“公子纵然杀了老朽,也不能不辞而去。”老人不温不火却也寸步不让。

嬴异人面色铁青突然一声怒喝:“吕不韦!你藏到哪里去了——!”

“谁在说吕不韦藏了?”林外一声熟悉的笑语,本色麻布长衣的吕不韦已经到了面前,打量着嬴异人装束不禁又气又笑,“公子成何体统,要做侠士游么?”

“我不要体统!我要去赵国!找赵姬!”嬴异人颓然坐倒在地哽咽起来。

默然良久,吕不韦走过去低声道:“公子进去说话,林下蚊虫多也。”

嬴异人抹着眼泪默默进了庭院,坐在厅中却只木呆呆不说话。那个跟随嬴异人二十多年的老侍女闻声赶来却不知所措。吕不韦摆手示意,老侍女便轻步出厅守在了廊下。吕不韦回身一拱手道:“公子已经生死劫难,但请明告,为何大功告成之时突生此等卤莽举动?”嬴异人冷冷道:“自欺可也,何须欺人?这也叫大功告成?回秦无人理睬,父母如弃敝履!”吕不韦恍然,长吁一声肃然一躬:“公子如是想,不韦之过也。原以为经此生死大劫,公子已是心志深沉见识大增,必能明察目下情势,洗练浮躁心绪,是以未能与公子多做盘桓彻谈,尚请公子见谅。”嬴异人面红过耳,搓着大手嘟哝道:“何敢怪公?我是耐不得这般清冷,更怕没人理睬,活似当年做人质一般……”

“公子居吕庄而感孤寂,不韦之过也。今日你我煮茶消夜!”吕不韦心头已然雪亮,连日沉心书房思虑长远,却忽视了嬴异人耐不得清冷孤寂的恒久心病,日后永远不能忘记这个关节!思忖间对廊下老侍女一招手,“老阿姐,拿上好茶叶来煮!看你茶工如何?”

老侍女对吕不韦最是景仰,闻言忙不迭做礼,笑应一句不消说得,便轻快利落地进了正厅。片刻茶香弥漫,吕不韦一耸鼻头惊讶道:“噫!香得炒面糊一般,甚茶?”老侍女殷勤笑答:“蒙武将军送公子的,说是胡茶。”吕不韦叹羡笑道:“呀!茶饮南北,还当真没品过胡茶也,回头我向蒙武将军讨个路数买它一车回来!”心不在焉的嬴异人陡地振作,恍然大悟般连连挥手:“快拿胡茶!全送吕公!我喝甚茶都一个样,暴殄天物!”神情竟是异乎寻常地兴奋。吕不韦笑道:“一桶便了,全数岂不掠人之美?”嬴异人却是慨然拍案:“吕公何解我心矣!异人只恨这胡茶不是河山社稷!”吕不韦肃然拱手道:“此乃咸阳,不是邯郸,公子慎言。”嬴异人眼中泪光闪烁喟然一叹:“异人一生多受嗟来之食,几曾有物送人也!吕公能将未婚之妻忍痛割爱,成我痴心,此等大德,何物堪报?”

“公子差矣!”吕不韦倏忽变色,“赵姬乃我义妹,岂有他哉!”

“情事之间,公却迂腐也!”嬴异人罕见地抹着泪水大笑起来,“秦人赵人皆出戎狄胡风习,男女之情素无羁绊,惟爱而已!婚约之言,只中原士人看得忒重罢了。当日异人已经看出,赵姬与吕公并不相宜。赵姬多情不羁,吕公业心持重,纵是婚配亦两厢心苦。否则,异人纵是痴心钟情于知音,也不会与公争爱!窈窕淑女,君子好俅。异人当日舍生求婚于吕公,非不知公与赵姬婚约也,而在看准吕公赵姬不相宜也。然天下多有此等人物,明知不相宜亦死不松手,生生酿得万千悲情!公之明锐在于知心见性,不为浅情所迷,亦未为婚约诺言所牵绊。痛则痛矣,却是两全!惟公有此等大明,异人方心悦诚服,决意追随也!时至今日,异人不敢相瞒:此前吕公之于我心,政商合谋之一宗买卖耳,成则成矣,预后却是难料也;自与赵姬婚配,异人不止一次对天发誓:此生若得负公,生生天诛地灭!”

嘭噗一声闷响,茶盅跌碎草席,滚烫的茶汁将吕不韦的白衣溅得血红。

“先生烫伤!”抱来茶桶的老侍女惊叫一声,连忙伏身擦拭。

吕不韦浑然不知所在,听任老侍女摆弄着。嬴异人的坦诚剖白象一阵突如其来的风暴深深震撼了他!应当说,嬴异人对男女情事的眼光与见识,是吕不韦远远没有预料到的,今日骤然喷涌,当真令他惊愕不已!在吕不韦看来,嬴异人不惜丢弃大业而痴情求婚,除了因胡杨林梦幻对歌而生出的知音倾慕之情,便是不知道他与卓昭的婚约实情,而相信卓昭只是他的义妹。如今看来,嬴异人非但知道实情而且见微知著,连他自己好容易才理得清楚的与卓昭之间的心隔也是洞若观火,实在令他有些难以言说的滋味儿。倘若当初果真回应了火热的卓昭而与她未婚先居,此事将何以了之!依嬴异人说法,若不是“夺情”成功而对他心悦诚服,两人之间便只是一宗预后难料的买卖而已。果真如此,卓昭反倒成了吕不韦与嬴异人真正结为一体的热胶?自己的深远谋划倒是凭着一个女子才变得真正坚实起来?上天晦暝,竟如此令人啼笑皆非也!一时之间百味俱在,吕不韦竟是回不过神来。然值得庆幸的是,嬴异人信誓旦旦,终身不会负他,长远谋划总是不会无端岔道了。说到底,目下还是大事当紧。

心念及此,吕不韦回过神来笑了笑:“此事已过,公子日后莫再提说便了。我只是不明:公子既信得不韦,如何却这般没有耐心?”

“没有赵姬,回到秦国我也只是个弃儿……”

“非也。”吕不韦长吁一声摇摇头,“公子念情,表象也。根基所在,却是对回秦大局失了信心。大事绝望者,惟情而生死也。若是公子已经认祖归宗冠带加身,纵然念妻,亦非此等凄绝之象。公子参详,可是此理?”见嬴异人长叹一声默默点头,吕不韦笑了,“恕我直言:公子虽秦国王孙,对乃祖乃父以至秦国政风,却不甚了了。长此以往,即或身居秦宫,公子之心依然还是赵国人质,与秦国秦政,与父母之邦,依然陌生如同路人,何以担得大任执得公器?”

“说甚?我对秦国陌生?”嬴异人的笑有着分明地揶揄。

“我且问你,毛公薛公何以没有入秦?”

“你回咸阳时说,我师随后入秦。”

“不。他们永生不会来秦了。”

“甚甚甚?永生不会来秦?我却不信!”

吕不韦也不分辨,只从邀薛公来河西说起,备细叙说了山河口话别之夜薛公毛公的说法,尤其是两人对老秦王为政禀性的剖析更说得点滴不漏,直说到纲成君蔡泽的郁闷与目下秦国秦政的种种“乱象”。嬴异人听得惊愕愣怔,竟是良久默然。

“两公不入秦,公子以为根由何在?”吕不韦终于入了正题。

“谋划故国大事,也是名士常心。”

“纲成君身居高位而无所适从,根由何在?”

“名士谋功业。无事徒居高位,任谁都会彷徨郁闷。”

“国中种种乱象,公子如何说法?”

“雄主暮政,鲜有不乱。大父风瘫,岂能整肃?”

“公子差矣!”吕不韦意味深长地摇头一笑,“三答皆人云亦云,远未深思也。”

“三答皆错?我却不服!”嬴异人论战之心陡起,“先说两公,除非留书所说不是实情,断无另外根由!”

“两公留书非关虚实,只是宜与不宜也。”吕不韦轻轻叹息一声,“毛薛之心,其实便是山东士子之心:对秦法心怀顾忌,深恐丧失自由之身。自来山东名士少入秦,商鞅变法前如此,是因了秦国贫穷孱弱野蛮少文,或情有可原。商鞅变法后,秦国风华富庶不让山东,强盛清明则远过之,然却依然如此,根由何在?便在‘惮法’二字!秦法严明,重耕战,赏事功,举国惟法是从;然拘禁言论,士流难得汪洋恣肆,除非大功居国而能言事,在野则言权尽灭。如此情势,一班士人但无绝世大才必能建功,便辄怀忌惮不敢入秦。薛公毛公者,坎坷之士不拘形迹,放言成性,不通军旅,入秦纵做你我之谋士门客,亦不得尽情施展其奇谋之能矣!盖秦国法网恢恢,凡事皆有法式,他国能出奇制胜之谋,在秦国大半无用。士无用则无聊,何堪居之?譬如公子,短暂寂寥尚且不能忍耐,况乎年年岁岁也!”

“也是。”嬴异人恍然点头,“吕公一说,我竟明白了过来:邯郸遇公之后实在舒畅,士林汪洋,交游论战,比在咸阳舒畅多矣!”

吕不韦道:“然秦国终是秦国,执一者整肃,自有另外一番气象。”

“好!此事我服。再说纲成君,能有甚根由?”

“纲成君之事,来日再说不迟。”吕不韦笑了,“目下我只问公子:听得毛公薛公故事,你我回秦后谋略该当如何?”

“愿公教我。”嬴异人恭恭敬敬地一拜。

“公子请起。”吕不韦大袖一扶,“公子少学,以何开篇?”

“自荀子出,秦国蒙学以《劝学》开篇。”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吕不韦点头吟诵一句。

嬴异人一字一顿地念了起来:“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是鼓无冥冥之志者,无昭昭之名;无惛惛之事者,无赫赫之功。故君子结于一也……”

“好!”吕不韦拍案,“便是这节,公子可悟得其中精义?”

“执一不二,沉心去躁。”

“在秦国,这个一字却是何指?”

“……”

“在你我,这个心字又是何意?”

“……”

嬴异人木然良久,不禁又是一躬:“愿公教我。”

吕不韦郑重道:“荀子《劝学》,大谋略也!自与毛公薛公河西话别,不韦反复思忖,你我回秦谋略便是八个字:执一不二,正心跬步。这个一,便是秦国法度。凡你我看事做事,只刻刻以法度衡量,断不至错也。这个心,便是步步为营不图侥幸。连同公子,目下秦国是一王两储三代国君,及公子执掌公器,十年二十年未可料也。如此漫漫长途,心浮气躁便可能随时铸成大错,非步步踏实不能走到最后。虽则如此,秦国后继大势已明,只要公子沉住心气,事无不成!”

嬴异人紧紧咬着嘴唇,双眼直棱棱盯着窗外黑沉沉的夜空,心头却在轰轰做响,赵姬啊赵姬,你等着我,嬴异人一定用隆重的王后礼仪接你回来!

嬴柱正捧着一卷竹简发愣,鼻端飘来一阵撩人心神的异香。

“整日窝书房,晓得多辛苦了。”一双玉臂柔柔地抱了过来。嬴柱拍拍胸前那双细巧的手一声叹息:“老之将至,其言昏矣!你说父王这诏书我如何便揣摩不透?”身后女子吃吃笑道:“不晓得夫人可以看么?”嬴柱不禁一笑,伸手将女子揽了过来用竹简轻轻拍着她脸庞:“牢狱一回规矩了?考你,看了。”顺手便将竹简插进了女子雪白鼓胀的胸脯。女子一阵咯咯娇笑:“亵渎王命也,晓得无?”嬴柱两手伸进女子胸衣揉弄笑道:“食色性也,与王道何干?快看!看不出名堂受罚!”

华阳夫人咯咯笑着从胸前抽出竹简展开,眼光一扫便跳了起来拍手笑叫:“如此好事为何不说?该受罚!”嬴柱沮丧地一笑着:“立嫡事早明,有甚说头?”“早明早明!好你个蠢也!”华阳夫人竹简连连点着嬴柱玉冠,“那是密诏,这是明诏!那是驷车庶长行事,这是父母行事!那是遥遥无期,这是秋分便行!你当真掂量不得轻重了?”嬴柱不耐地撸过啪啪敲在头上的竹简哗啦展开:“有甚不同?一个样!你只说,这句‘该当处置者早日绸缪,当密则密’所指何来?”

“晓得了,听我说。”华阳夫人偎到嬴柱身边笑了,“夫君明察:秋分给子楚行加冠大礼,距今尚有两月,老父王定然是提前知会夫君了。知会之意,自然是要你我先做预备了。而当密则密,一则是莫得大肆铺排声张,二则么,对了,定然是不要先行知会子楚与吕不韦!”

“笑谈!”嬴柱连连摇头,“父王很是看重吕不韦,晓得了?”

“老父王暮政,本来就不依常规行事,晓得了?”

“好好好,那你再说‘该当处置者早日绸缪’何意?”

“这我却明白,早想对你提说又怕你说我找事,晓得了?”华阳夫人破例地没有了经常挂在脸上的娇憨笑容,“敢问夫君,原本立嫡何子?”

“公子傒呵。”

“傒儿目下何在?”

“问得多余。不在府中修习么?”

“子楚立嫡加冠,必得回府居住。以傒儿之浮躁乖戾年又居长……”

“夫人是说,父王所指处置绸缪者便是此事?”

“我想得多日,府中惟此事须得预为绸缪,除此无他了。”

默然一阵,嬴柱长吁一声颓然靠在长案竟扯起了长长的鼾声。华阳夫人悄悄起身从书房大屏后拿来一领布袍给嬴柱轻轻盖好,便无声地飘了出去。日色西斜,嬴柱醒了过来抹抹嘴角湿漉漉的口涎,饮了一大盅凉茶,便出了书房径自向后园的双林苑去了,直到三更时分方才回到了书房。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