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41章


2、咸阳。太庙。日。

高峻古朴的灰色石牌楼,中央两个石刻大字──太庙。

太庙内中央大殿,三牲(猪牛羊)头供在长案上,清烟缭绕。黑色岩石雕成的方框内,是嬴氏王族一代又一代祖先的木刻像。木像成“梯田”状向上排列,最前三位是秦孝公嬴渠梁、秦惠王嬴驷、秦武王嬴荡。三像皆坐,右手持剑,左手持简。供奉案前排列两排着红色吉服的大臣。吕不韦身着红色长袍,站在东侧司礼位置。

吕不韦手持长长笏板(手板),高宣:“太子立嫡吉时到,拜谒祖先──”

太子嬴柱肥胖的身躯从朝臣夹道中走进,在香案前跪地三叩,抬头,从袖中抽出一副竹简展开,大声念道:“臣,嬴氏第三十三代嫡子、太子嬴柱上告列祖列宗:为国脉昌盛,嬴氏光大,臣子嬴柱决意立嬴异人为嫡传正子,祈求祖宗佑护,恩庇后世。”念毕,又三叩,起身站于供案一侧。

“宣秦王册书──!”吕不韦再次持笏高宣。

蔡泽手捧简册,从殿门而入,走到供案前展简宣读:“大秦王命:经查,太子庶出子嬴异人,勤勉自励,卓有才具。今准太子所请,立嬴异人为太子嬴柱之嫡传正子,加冠正名,以承血统。”宣毕,双手捧简,交于太子。

太子接过册书,躬身置于供案中央一方红绫之上。

吕不韦再次高宣:“嫡子嬴异人,拜谒列祖列宗──”

嬴异人身着黑色锈金披风,长发用黑丝束起,披于后肩。他从殿门从容而入,在供案前长跪三叩,抬头,肃然跪地等候。

“为嫡子加冠──”吕不韦宣诵。一名内侍捧一大铜盘,来到太子身侧……太子从盘中捧起那顶黑玉冠,戴到异人头上,又为其系好冠带。嬴异人又再次三叩,高声祷告:“嬴氏第三十四代嫡子异人,上告列祖列宗,祈求祖宗恩泽永在,嬴氏血统绵延无尽。”吕不韦长声宣布:“加冠礼成──!”钟鸣乐动。盛大祥和的乐音在太庙回旋共鸣。

更深人静。太子府书房依然灯烛明亮。书房内。太子嬴柱正与儿子嬴子楚单独密谈。子楚正襟危坐,神态恭谨。

太子斜依在长几之后的坐榻上,神色松弛疲惫,颇为忧郁地开口:“子楚呵,你大难不死,逃回秦国,成了我嬴氏第三十四代嫡子,实非我始料所及。但你不要高兴得太早。王宫深似海,祸福总难测……你久在邯郸,对咸阳宫廷甚为生疏,为父劝你沉下心来,仔细观察揣摩,多多读书,且莫急于显山露水呵。”

子楚浑身一震,恭谨回答:“孩儿谨记在心,不敢掉以轻心。”

太子微微点头,轻叹一声:“为父已经四十八岁了,你也已经三十岁了,依春秋古礼,都算人到中年了。当今王祖已七十二岁了……你完全可能成为跨代君主,好自为之,好自为之。千万莫为私情乱了方寸呵。”

子楚伏地一叩:“父亲,子楚定以国家为上,王业为重,不敢怠于私情。”

“你在赵国娶的那个妻子,堪配王室么?”太子似乎不经意提及。

子楚惶恐叩头,额头冒汗:“仓促间此事未及禀告父母,请恕儿不周之罪。儿臣以为……赵姬明丽贤淑,知书通乐,堪称儿妻。况……”

“如何……有事了?”太子从斜榻坐起。

“赵姬已身怀有孕,儿臣难以割舍。”子楚鼓足勇气回答。

太子默然,有顷,缓缓道:“虽然如此,还是先别接她来咸阳。你还年轻,一个女人对你不至于重如泰山吧。”

子楚咬牙含泪,默然不语。

子楚在太子府庭院中匆匆而行,来到偏院一座大屋前,拍门。

门轻轻开启,屋内灯光照着一位白发老人,恭敬向子楚拱手道:“公子,吕公不在府中。”

“吕公何处去了?今夜回来么?”子楚急促问道。

“不知道……吕公没留话。”老人回答。

“是远出还是近访?”

“实在不知……吕公没有告诉下人。”老人再度拱手。

子楚默然站立,黑暗中一声长叹,转身沉重的走了。

【子楚画外音:吕公呵吕公,我不能没有你做主心骨。你到哪里去了……父亲不让我接赵姬,这该如何是好?我离不开她,离不开她呵……】

4、邯郸北部。天卓庄山原。日。

天卓庄外的山原,一片秋色。落叶铺满山道,草木遍野枯黄。虽然天高气爽,阳光明丽,却难以掩盖山野天地间的萧瑟之气。那一片红墙绿瓦的天卓庄,在充满秋色的山谷环抱中,象一座远离尘世的天宫。

山道中,一位身材高大的红衣白发老人与一位身着红衫的女子漫步向山顶而去。可以看出,白发老人是赵国巨商卓原,红衣女子是赵姬。

“昭儿,你还想着吕不韦么?”老人问话中带着关切的笑意。

“常常想起……但他确实和我不是一种人,难以长期共生。”赵姬走得很慢,看得出,她的腹部已有明显隆起。

老人只是看着女儿,没有说话,等着她的下文。

“他的功业之心太重,权力欲望太强,我受不了那种没有自我的生活。”

“子楚不也是权力中人么?甚至可能成为一国之王。”

“不一样的,爹。子楚的权力位置是血统的,先天的,不需要他花费全部生命去拚去夺。他可以将生命的热力与激情投入给我。吕大哥不行,他的权力目标要依靠他的全力奋争。他没有时间,没有精力,也没有激情爱我……而爱,没有激情就没有光彩,没有魅力,而只有枯燥的奉献与牺牲。”

金黄肥硕的树叶,在她秀美的红足下一片又一片碎了……

“如果你爱吕不韦,也不愿牺牲?”老人对女儿象一个朋友。

“爹,我是你这个大商人的女儿嘛。”赵姬撒娇的一笑,却又认真地说:“我愿意牺牲,可我更要求回报。没有回报的牺牲是不等价买卖。”

卓原老人哈哈大笑,“唉呀呀,昭儿若生身男子,一定能将卓氏变成天下第一富豪……你比爹更象一个商人呵。”

“我才不做商人呢。商人重利,做官重权,这两种人最没有味道。”

老人笑犹在面,摇摇头:“那可真是不幸。昭儿生于商家,嫁给官家,岂非终生要和没味道的人在一起?”

赵姬笑着点点头,“这是我的命,有什么办法?”

“是呵,人各有命。可有人信命,有人就不信命。我欣赏吕不韦这个人,就是看重他不信命,不信邪,非自己闯人生不可的劲头。”老人极目远望,似在思念吕不韦。

赵姬眼中似有泪光,低头轻声道:“爹……你对得起他了。”

“昭儿,一个优秀的男人,不在于从业的选择。一个卓伟的人物,不在乎情感的牺牲……你虽然适合于子楚,但你内心更怀念吕不韦,是么?”

“爹……别说了。”赵姬泪水溢满眼眶。

老人一叹,又面带笑意:“你也别想得太多,先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再说……老爹至少还有保护女儿外孙平安的能力。”

赵姬点点头,“不知道他们回咸阳怎么样了,我真担心。”

老人一笑,拍拍女儿肩膀:“难道对吕不韦没信心?”

赵姬认真摇摇头,“要对他没有信心,女儿岂会被他让给子楚?”

“这就是了……回家吧。”老人搂着女儿的肩头。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