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42章


大雪飘飞。天卓庄灯火辉煌,淹没在狂热的欢乐之中。

庄门上高挂两盏又大又方的纱灯,灯上各书一个大字:过──年。庄前大鼓与大铜锣排成两行,敲得震天动地。一队人舞着一头布扎的怪兽,张着硕大的血口,拖着肥壮的短尾,通体紫红,头上顶着一个大字──年,向庄前广场而来。广场上的人群见“年”兽蹲跃窜跳而来,纷纷呐喊喝彩,让开一片空地。舞“年”队来到广场中央,在事先设置好的石磙上窜上跳下,张牙舞爪,使得围观人众如潮水般时退时进。舞得正酣时,场中一个红袍大袖头戴高冠的巫师高举手中长剑,长喊:“亥时到,过年喽──”

舞“年”队恰恰伫立中央,正从血口中吐着长舌……锣鼓也骤然停止,全场寂静,只有大片的雪花在红光中轻盈飞落。场中燃起一堆熊熊大火。红衣巫师手中长剑指向怪兽,边舞边念:“年为大恶,生民大祸。食我牛羊,儿女难活。送尔上天,一堆大火──”

藏在布兽中的年轻男女们一声呐喊,将头上怪兽高高抛入大火中。

全场人众齐声唱喊:“过年喽──,太平喽──”

熊熊大火中,锣鼓又起。人们绕着火堆踏步而歌:“已过斯年,又到新年,一年一度,年年如关。”

歌声落点,红衣巫师长喝:“新年正时到,庄主贺年──”锣鼓停息。

天卓庄门大开,卓原老人身着大红吉服出现在高高石阶上,向场中人众深深一躬,拱手作礼道:“卓原恭贺邻里父老,子孙兴旺,新年发财──!”

场中人众乱纷纷大喊:“子孙兴旺,新年发财……”

卓原一挥大袖,大喊:“发压岁喜钱!”

在人们欢呼雀跃中,三十余名红衣壮汉从庄门内抬出十多口大木箱,在阶下打开箱盖,将箱中各式铁钱铜钱向空抛撒……人们欢笑争抢。

突然,一阵隐隐雷声从天卓庄上空滚过。人们愕然伫立,只见大雪依旧。

伴着沉雷,天空一片红光,映亮了天卓庄山原……人们惊谔失色。

一阵仿佛来自天际深处的婴儿啼哭响起,又遥远,又深邃,又模糊,又清晰……卓原缓缓向庄内凝望。

一位老管家大步匆匆而来,向卓原一躬:“恭喜老大人,姑娘正月正时生下贵子……”静夜中,声音特别清晰。

骤然,场中人众欢呼跳跃,一片贺喜声……

卓原又惊又喜,大步向庄内而去……庭院中红光弥漫。

婴儿啼声,强劲嘹亮,响彻天际。

【画外音:公元前二五九年正月正日正时,一个伟大的生命在黄河环绕的万山丛中诞生了。他就是将为中国文明定型的嬴政大帝。】

6、天卓庄。后楼。冬日。

依旧是大雪覆盖山原。庄中后园的一栋小楼前,悬挂着两幅长长的红布,在雪中分外鲜丽。

卓原老人踏雪而来,兴奋而匆促地向小楼走去。

楼上屋外,老人在廊下抖雪。一名侍女掀帘出来,“老大人快请,外面冷。”

“我要把雪打在外边,否则冷气冲了我那小外孙。”老人边抖雪边说。

侍女抿嘴一笑,打起棉布帘。老人进屋。

屋内宽敞而明亮,中央两个硕大的火盒燃着红亮的木炭,温暖而舒适。北面一张大卧榻,丝帐挂起,赵姬依在厚厚的靠被上,丰满明艳。大床一侧,是一张小床,一个婴儿正在安睡。

赵姬睁开微闭的眼睛,“爹……快坐着歇息吧。”

卓原摆摆手,轻步走近小床,看着小外孙,一脸赞赏神色,不觉感叹:“好小子,不愧是王孙公子呵。”

床中婴儿却霍然开眼,静静对视着老人,眼中烁烁生光,不哭不闹。

卓原老人讶然一笑,“我是你外公……能记住么?”仿佛是向大人说话。

婴儿双眼幽幽,小嘴轻轻裂开一笑。

卓原大奇,惊讶的:“这小子才二十八天,居然能认人了?”

赵姬一笑:“爹,你不是说女儿一个月时就认得爹么?”

卓原微笑抚须,站直身子:“不,这小子那双眼睛深不可测,那眼神绝非寻常小儿所能有……此儿将来必非常人。一定的。”

“女儿怀了他十二个月,无非是重点大点罢了。”赵姬一副陶醉神色。

卓原踱步,若有所思道:“这十二个月非同小可呵。人之生身,十月怀胎为常理。数千年来,唯有上古时舜帝十二个月而生……这孩子满年而生,千载难逢,异兆,异兆……”

“爹……你没有儿子,见外孙就喜糊涂了。”赵姬撒娇地笑道。

老人却没有理会,认真地问:“昭儿,爹问一件事,你须实说。”

赵姬认真地点点头。

“这孩子是嬴氏血统……还是吕氏血统?”卓原坦然看着女儿。

“爹……”赵姬脸上泛起一阵红晕,轻声道:“如果能和吕大哥留下一个儿子、女儿倒真的一生无憾了……我与子楚共室,已有一年零十个月……与吕大哥真是冰清玉洁。不是我不想……”她眼中泛起一层泪光。

卓原点头,“吕不韦……奇人呵。”

画面叠印:

辽阔无垠的草原,风高草伏,一个白衣骑士骑着白色骏马在草浪中飞驰。

白衣骑士驰入两山夹峙的谷口。谷口石碑大书──“楼烦”。

绵延起伏的燕山。官道中一辆红篷座车匆匆南下。道旁大石书──“燕”。

红篷官车从一道小河驶过,停在岸边“赵”字界碑前。车中走出一白衣人,长须飘拂,手持长剑,俨然一个列国游历的名士。

白衣人换乘一匹神骏的红马,向南飞驰……

7、天卓庄。春日。

一声骏马长嘶,白衣人在天卓庄广场下马。

白衣人走到庄门说了些什么,门人将白衣人领进庄内。

庄中后山下,卓原老人正与身披软裘的赵姬观赏春光春草。赵姬有一种淡淡的忧郁,不时望着远山悠然叹息。

一阵脚步声。老人与女儿回头。门人领白衣人已到面前。

卓原打量白衣人,似在搜索记忆。赵姬看了一眼,又转身望着远山。

白衣人面上长须须臾不见,披风拿去……温淳厚重的吕不韦赫然在目!

卓原惊叹一声,爽朗大笑……赵姬回身,又惊又喜,揉揉眼睛。

“卓公别来无恙?”吕不韦向卓原深深一躬。

卓原微笑着向吕不韦点头,又回头看着女儿。

“吕大哥!”赵姬快步而来,抱住吕不韦放声大哭……

吕不韦搂着赵姬双肩,轻轻拍着她:“昭妹,别哭,我们都在……”

天卓庄正厅。卓原父女为吕不韦举行的洗尘小宴正在进行。

卓原举爵:“不韦,你千里辗转而来,大义高风,老夫先敬你一爵。”一饮而尽。

吕不韦双手抱爵一拱,一饮而尽,道:“赵国封锁了上党河东通道,我只有绕九原、上郡、林胡、楼烦、燕山,从燕国入赵……若非久历商旅,还真过不来。”

“秦王既确定子楚立嫡,是否也决定接昭儿去咸阳?”卓原问。

“昭妹回秦,目下时机还不成熟……至少得秦赵边境缓解再说。”吕不韦答。

“我根本就不想去咸阳。只要将儿子给他送去……我情愿和吕大哥长留在这里,那儿也不去。”赵姬说完,举爵一饮而尽。

吕不韦微笑道:“别孩子气。时机成熟时,秦国会派正式使节迎你回秦的。”

“不去!就是不去!”赵姬猛然大叫站起,“要去你自己去,我不会再被你让来让去了!”哭着冲进内室。

吕不韦脸色胀红,难堪地沉默着,良久,一声长叹。

卓原一阵沉默后,在厅中缓缓踱步问:“不韦,你可是孔孟子弟?”

吕不韦摇摇头,“儒家礼教,一窍不通。”

卓原点点头,“我们赵国,崇尚胡风。男女之间,没有虚情假义者的地位。爱得热烈,爱得奔放,爱得真实,这就是邯郸女儿的特点。一个赵国姑娘要爱上一个男人,她可以为你牺牲一切,包括她自己的门第婚姻。但她却绝不委屈自己的灵魂,绝不允许你象对待路人一样对待她的真爱……就是说,她可以嫁给别人,但她却永远爱着你。她宁可失去婚姻,也不愿失去爱……这就是赵国女人。”

吕不韦在沉思,在沉默,抬起头来,厅中已不见卓原老人。

天卓庄后园。灯火阑珊的春夜。

山亭中,一个身着披风的女子亭亭玉立。一个白衣男子走进亭中……

两个近在咫尺的剪影缓缓接近,猛然拥抱在一起。

后园小楼上那间豪华的寝室,纱灯柔和,帐幔低垂。

帐中传来男女禺禺低语与欢悦笑声。

女人热烈而动情的:“吕大哥,我永远都是你的。”

男人微有喘息的声音:“昭妹,我的心从来就没有离开你……”

帐中,两个身影骤然重叠。

山庄响起嘹亮的鸡鸣。寝室中依旧细语汩汩如流。

8、天卓庄。正厅。日。

大红地毡上,一双儿童小脚稳稳移动……响起一阵笑声与鼓励。

一个红衫幼儿,走向两张书案摆成的“山门”。厅中是家人与宾客,人们围成一圈,看这个小儿将从“山门”中拿出什么。

小孩儿脚步晃动欲倒……吕不韦走近,“来,我扶你。”

将进“山门”,小孩儿甩开吕不韦双手,自己走进“门”中……响起一片赞叹声。

“山门”后的地毯上,摆了一大片各种器用之物,物物分离,脚步可穿行其中。

小孩儿刚进“山门”,脚步却踩上一只木轮,晃动欲倒。吕不韦与赵姬同时上前欲扶……小孩儿已双手撑地,自己站起,目光扫视面前器物。

众人惊讶,全场静默,注视“山门”中小孩儿。

小孩儿穿行几步,抓起很难发现的一方木印……人们一片惊叹与笑声。

小孩儿左手提那方陶碗大小的木印,右手持尺余长的铁剑,从“山门”中走出,竟没有费力摇晃之感……

卓原笑着叫道:“来,到外公这儿来。”

小孩移步……有人轻声数数,“一,二,三……十,十一”

小孩儿右脚在“十二”声中抬起,却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哭起来。

卓原老人笑着扶起小孩儿……小孩儿却扯着老人的衣服,指着地面。

一辆小小玩具木车,已被小孩儿踢翻,赫然倒在红色地毡上。

卓原老人拍着小孩儿:“不怪政儿,呵,政儿本来还能走,呵。”

人们一片惊叹,却连恭喜道贺的话也忘了。

吕不韦向赵姬竖起大姆指:“政儿必成大器。”一副赞赏神色。

赵姬却不屑地撇嘴一笑:“不就是掌点权嘛,不定还杀你呢。”

吕不韦爽朗大笑。赵姬也笑起来。

白幡如林。盛大的送葬方阵向西部推进。

咸阳城西门城楼,遍插白幡,兵士皆白衣白甲。门两侧垂下两幅白布,直落地面。北幅大书“王霸如铁”,南幅大书“国法如山”。

【字幕:公元前二五一年,秦昭襄王逝世,在位五十六年。】

雍城外秦陵区。依山展开的壮阔陵园,一座座大墓松柏长青。

陵园入口处,横跨大道的石牌楼正中石刻大字——“秦王陵区”。

送葬方阵在长号哀鸣中缓缓开进雍城陵区。

【画外音:战国时期,秦昭王与魏惠王是两个执政最长的大国国王,前者五十六年,后者五十二年。然其作为却截然相反。魏惠王使魏国在手中一天天萎缩,最终失去大国地位。秦昭王却使秦国在自己手中一天天强大,成为战国末期无可抗争的超级霸主,号称西帝。秦昭王逝世,使战国格局再次发生变化,一个短暂的回流时期开始了。】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