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60章


骤然之间,与吕不韦相关的种种传闻便成了天下议论的中心。

此时的吕不韦,却静静地蜗居在城南庄园,不入朝,不走动,不见客,只埋首书房,竟是当真窝冬了。各种流言经几位老执事们淙淙流到吕庄,吕不韦也只是听听而已,淡漠得令执事们大是困惑。一日西门老总事来报,近日山东士商多来拜访,均被他挡回;今日却来了尚商坊的魏赵齐楚四国大商,说是专程前来要了结那年商战的几件余事,已在门外守侯竟日,实在难以拒绝。吕不韦淡淡笑道:“老总事只去说,吕不韦不识时务铁心事秦,虽罪亦安,说之无益也。”西门老总事颇是惊诧:“他等确是原先那班大商,不是六国密使也!”吕不韦笑道:“春秋战国之世,几曾有过不与国事的大商?老总事只去说便了,不要受他任何信件。”西门老总事惶惶去了,片时回转,说大商们闻言一阵愕然默然,竟自回去了,猗顿氏要留下一信,他婉辞拒绝了。自此门户清净,山东客再无一人登门。

眼看岁首将临,这日暮色时分西门老总事又匆匆进了书房,说上将军府的家老求见。“不见。”吕不韦思忖片刻一摆手,“你只去说,吕氏之事与老将军无涉。”西门老总事匆匆出门片刻回来,说蒙氏家老只留下一句话,要先生务须保重,便走了。吕不韦淡淡一笑,便又埋首书案去了。入夜大雪纷飞天地茫茫,吕庄书房的灯光却一直亮着。

“先生,有客夜访。”

“几多时辰了?”吕不韦看看神色紧张的西门老总事,也有几分惊讶。

“子时三刻。”

“没有报名?”

“蒙面不名,多有蹊跷。”

“请他进来。”

“非常之期,容老朽稍做部署。”

“无须了。”吕不韦摇摇手笑了,“若是刺客,便是民心,民要我死,便当该死。”

“先生错也!”随着粗沙生硬的声音,厅门已经无声滑开,一股寒气卷着一个斗篷蒙面的黑色身影突兀伫立在了大屏之前,“安知官府王城不要足下性命?”

“足下差矣!”吕不韦起身离开书案便笑了,“我有非秦之嫌,秦王要我死,明正典刑正可安国护法,何用足下弄巧成拙也!”

“先生见识果然不差!”蒙面人双手交叉长剑抱在胸前,“在下敢问:秦王若怕负恩之名,不愿依法杀你,而宁愿先生无名暴病而亡,岂非可能之事?”

“足下之谬,令人喷饭也!””吕不韦朗声大笑,“负恩之说,岂是秦法之论!商君有言:有功于前,有败于后,不为损刑;有善于前,有过于后,不为亏法。此谓功不损刑,善不亏法!执法负恩,六国王道之说,儒家仁政之论而已!秦人若有此说,岂非狗尾续貂也!”

“自己可笑,反笑别人,先生不觉滑稽么?”

“愿闻指教。”

“朝堂之上,先生公然以王道之论非议秦法,非议商君,主张宽政以济秦法。今日之论,却是秉持商君而驳斥王道,驳斥仁政。前持矛而后持盾,不亦可笑乎!”

“足下有心人也!”吕不韦慨然拱手,“雪夜做访客,请入座叙谈。”

“先生有得说便说,毋得说在下便要做事了。”蒙面人冷冰冰伫立不动。

“既然如此,且听我答你之说。”吕不韦不温不火侃侃而论,“我非秦法,惟非秦法之缺失,而非非秦法之根本。我非秦政,惟非秦政之弊端,而非非秦政之根基。我非商君,惟非商君之偏颇,而非非商君之大道。朝堂之论,吕不韦非其缺失也。今日之论,吕不韦护其根本也。我持宽政,乃就事论事之宽,譬如有灾当救,譬如有冤必平。惟其如此,秦法秦政方能拾遗补缺日臻完善,使秦终成泱泱大国。而王道儒家之仁政,却是本体仁政,是回复井田礼制之仁政,与吕不韦所持之济秦宽政,何至霄壤之别也!朝堂之论,吕不韦秉持之宽政,正是以秦法为本之宽政。今日之论,吕不韦驳斥王道仁政,却是复辟井田礼制之本体仁政。子说之矛非我矛,子说之盾亦非我盾。我既无子说之矛,亦无子说之盾,何来自相矛盾耳!”

蒙面人冷冷一笑:“先生此说,似乎与天下传言大相径庭。”

“足下是说,传言若不认可,吕不韦便非吕不韦了?”

“人言可畏。众口铄金。”

“足下当真滑稽也!”吕不韦明锐的目光盯住了蒙面人,骤然哈哈大笑,转而肃然正色,“听群众议论而治国,国危无日矣!军有金鼓而一,国有法令而一。一则治,两则乱。王者不二执一,而万物正焉!赖众口流言而鉴人辨事,未尝闻也!不足论也!”

蒙面人默然良久,突然一拱手便大步去了。西门老总事疾步跟出门廊,院中惟有大雪飞扬,黑衣人已是踪迹皆无!披着一身雪花,西门老总事进得书房低声道:“此人方才举步出门,身形颇是眼熟!”吕不韦摇头笑道:“倒是没看出。”西门老总事道:“会不会是蒙武将军?”吕不韦道:“似乎不象。蒙武将军敦厚阔达,当无此等谈吐。”“怪也怪也!”西门老总事嘟哝着,“如何老朽总觉眼熟,却是想不起来?”吕不韦道:“想起来又能如何?最好永远想不起来。”“啊啊啊——”西门老总事恍然笑了,“大雪下得茫茫白,老朽也是茫茫然也!想想也想不起来了。”吕不韦笑着一拱手道:“天亮便是岁首,不韦先为老总事耳顺之年贺寿了!”西门老总事忙不迭一个还礼:“老朽倒是忘了,岁首先生便是四十整寿,老朽也先行贺了!老朽糊涂,老朽忙家宴去了。”兀自感叹着便摇了出去。

漫天大雪中,秦人迎来了极为少见的开元岁首。

开元岁首者,新君元年之岁首也。此等岁首之可贵,在于可遇不可求。多有国人活了一辈子,也没碰到过一次开元岁首。譬如秦昭襄王在位五十六年,便只有即位第一年是开元岁首,其后五十余年几乎便是三代国人的戎马岁月,多少人死了,多少人生了,多少人老了,可依然没有遇到过一次开元之年。惟其如此,开元岁首历来被国人视为大吉之岁,愈是年来坎坷不顺,愈是要大大庆贺一番,图得便是四个字——开元大吉!

天交四更,白茫茫的大咸阳便热闹了起来。所有官署店铺的灯火都亮了起来,大街小巷一片通明,飞扬的雪花悠悠然落下,街市如梦如幻。隆隆锵锵的金鼓之声四面炸开,大队火把擎着“开元大吉,龙飞九天”的红布大纛旗,引着驱邪镇魔的社火轰轰然涌上了长街。所有的沿街店铺都变成了踊跃接纳国人的酒肆,人们携带着备好的老酒锅盔大块酱牛羊肉,聚在任意一间店铺便痛饮起来呼喝起来品评着队队社火喝彩起来;喝得几碗浑身热辣辣地冒汗,便涌上长街在漫天飞扬的大雪中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地喉唱起来舞动起来,店铺高楼便有无数的弦管埙篪伴着响彻全城的锺鼓吹奏起来,须臾之间,倾城重弦急管,满街慷慨悲歌,弥漫相和,老秦人便吼着悲怆的老歌快乐地癫狂在混沌天地……

五更刁斗从四门箭楼镗镗镗连绵敲响时,一队骑吏飞出咸阳内史官署奔向各条大道,一路举着官府令箭连声高喊:“国人听了,秦王决意拜吕不韦为开府丞相——!新政开元,振兴大秦——!”

“新政开元!振兴大秦!”

“秦王万岁!丞相万岁!”

随着一声声宣呼,莫名癫狂地国人始则一时愣怔,继而便突然悟到了此刻的这道官府宣令意味着什么,顿时兴奋狂呼,万千人众的呐喊此起彼伏声动天地,整个咸阳犹如鼎沸!

当太子傅府的吏员冒着大雪赶到城南吕庄贺喜时,吕不韦还没接到诏书。吏员们惊讶得手足无措,正在与家人聚宴的吕不韦却哈哈大笑:“开元岁首,群众癫狂,何须当真也!诸位既来便是佳宾,正做贺岁一饮,万事莫论!夫人过来,你我共敬诸位一爵!”一身红裙的陈渲笑盈盈对众人一礼,说声诸位岁首大吉,便双手捧起酒桶亲自给每人案前大爵斟满,方举起一爵与吕不韦一起道:“岁首大吉!干!”便一饮而尽。吏员们你看我我看你,饮得一大爵下肚,却是人人缄口。吕不韦却浑然无觉谈笑风生,不断问起吏员们的家人家事,分明一个慈和的兄长一般。

“大人若欲离秦,老吏甘愿终身追随!”主书吏突然扑拜在地。

“我等亦愿追随大人!”一班吏员一齐拜倒。

“哪里话来!起来起来!”吕不韦忙不迭扶起一班吏员,入座却是喟然一叹,“诸位已在我属下任吏年余,尚信不过吕不韦事秦之忠么?”

“大人……”主书吏一声哽咽,“我等秦国老吏,只觉秦国负大人过甚!”

“诸位差矣!”吕不韦粗重地叹息了一声,“朝局纷杂,为君者不亦难乎!吕不韦一介商旅,何功何德竟位同上卿,非秦而得秦人包容?人生若此,秦国何负于吕氏也……”

“秦王特使到——!”尖亮的一声长呼突兀飞入厅堂,所有人都是一怔。

“老给事中?大诏!”主书吏猛然跳了起来。

吕不韦倏然起身拦住了纷纷要出门先看个究竟的吏员,对陈渲与西门老总事一招手肃然道:“领诸位到后院。记住,谁也没来过。”吏员们原本直觉好事,然见吕不韦神色肃然,却也不感违拗,更兼夫人与老总事殷切催促,也只好纷纷去了后院。及至厅中人空,吕不韦才静静神出了正厅来到门廊,一眼看去,不禁大是惊讶!

朦胧曙色中大雪飞扬,一尺多深的雪地中站着一个貂裘斗篷的黑色身影,两边各站一人,左边老桓砾,右边老给事中,身后丈余处一排重甲武士黑铁塔般矗立!如此森杀气势,莫非秦王亲临问罪?吕不韦心下猛然一跳,却又迅速平静下来,稳稳地走下了六级台阶。

“吕不韦接诏——”老给事中的尖亮嗓音飘荡起来。

“臣吕不韦待诏。”吕不韦肃然一躬。

老桓砾哗啦打开了一卷竹简高声念诵:“大秦王诏:顾命大臣吕不韦德才兼备,屡克险难而成大功,朝野咸服。兹经公议,本王顺天应人,拜吕不韦为丞相,开府总领国政!秦王嬴异人元年岁首——”

“……”吕不韦想要说话,却软软地偎在了皑皑白雪中。

“先生!”嬴异人一步抢过来抱住了吕不韦,“太医!快!”

重甲武士前一员大将快步过来低声道:“君上莫急,我有救急之法。”嬴异人见是蒙武蹲到了身边,便将怀中吕不韦托向蒙武。谁知恰在此时吕不韦却睁开眼睛呵呵笑了:“君上,老臣醉酒失态,惭愧也……”话未落点,猛然挣脱嬴异人臂膊爬到雪地上撑持着双臂便呕吐起来,一时酒臭弥漫,薰得平生不沾酒腥的老给事中连连作呕倒退。旁边嬴异人却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先生也有狼狈时也!我背先生进去了!”蒙武抢步过来,却被嬴异人一把推开,“不要你替,我要自己来!”说罢蹲身雪地揽住醉者身子只一拱,便将吕不韦拱到了背上,“一、二、三、四……”数着步子便嘎吱嘎吱上了台阶到了廊下,“整整十三步!先生醒了,啊哈哈哈哈!”

匆匆赶来的西门老总事连忙扶稳了从嬴异人背上挣扎下来兀自摇晃着的吕不韦进了厅中,见素来讲究的主人竟是如此不堪,饶是饱经世事应酬,老总事也不禁满脸张红。

“先生今日贺岁,饮酒几何啊?”嬴异人乐不可支地笑着。

“回君上:先生今日没饮几爵。”老总事大是困惑。

“郁闷之人独自把酒,你却晓得了?”嬴异人笑语中竟带出了一句楚音。

“原是老朽愚昧。”西门老总事肃然一躬,退到一边去了。

已经饮下一碗醒酒汤的吕不韦,半偎半靠着座案只痴痴地笑。嬴异人开心地绕座案转悠着笑道:“先生见谅了。异人其所以做不速之客,只是想看看先生于意外惊喜之时如何?不想惹得先生醉卧雪地,实在没有料到也!”吕不韦依旧只痴痴地笑着,仿佛憨了傻了一般。嬴异人又是一阵开心大笑,“若非做了这君王,异人今日也是大醉也!先生好生歇息,酒醒便是新天地!告辞。”一拱手大步去了。

“夫人……”西门老总事看着匆匆赶来的陈渲,不禁哽咽了。

“好好地哭甚也。”吕不韦淡淡一笑。

“先生!”老总事猛然一个激灵。

“没事便好。”陈渲粲然一笑,“肚腹吐空了,先饮些许淡茶了。”

“不。上酒。”吕不韦又是淡淡一笑。

“先生……”西门老总事竟是无所措手足了。

“西门老爹,那年邯郸弃商,几多年也?”

“昭襄王四十八年遇公子,先生弃商,至今整整二十年。”

“二十年,成矣?败矣?”

“嘿嘿,弃商从政,入秦为相,先生大成也!”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