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79章


蔡泽回身就案:“上述一问,可是无人答得?”

“我知道有内史郡……”

“我知道有河西六百里,秦川八百里,土地总数么……”

两人吭哧之后,大多王子们都红着脸不吱声了。此时一个英俊少年突然挺身站起一拱手道:“成蛟答得人口土地,只是郡县记得不全!”

蔡泽拍案:“若无人全答,王子成蛟便可作答。”

“赵政全答!”西手一个王子挺身站起,见蔡泽一点头,便从容高声道,“秦国有郡一十五,有县三百一十三;秦国目下有地五个方千里,华夏山川三有其一;秦国目下人口一千六百四十万余,成军人口一百六十余万。”

“知道十五郡名么?”蔡泽呷呷笑着加了一问。

“十五郡为:内史郡、北地郡、上郡、九原郡、陇西郡、三川郡、河内郡、河东郡、太原郡、上党郡、商於郡、蜀郡、巴郡、南郡、东郡。三百一十三县为……”

“且慢!”蔡泽惊讶拍案,“王子能记得三百余县?”

“大体无差。”

“好!你只须答得全内史郡所有县名,此题便过!”

“内史郡二十五县,从西数起:汧县、陈仓、雍县、虢县、郿县、漆县、美阳、斄县、好畤、云阳、杜县、高陵、频阳、芷阳、栎阳、骊邑、蓝田、上邽、郑县、平舒、下邽、夏阳、丹阳、桃林、函谷。二十五县完。”

“彩——!”六国使节商旅竟是一声喝彩。

老秦人们却是惊喜交加纷纷议论赞叹,连忙相互打问这王子如何叫做赵政等等不亦乐乎。蔡泽巡视着惊愕的王子们笑问:“可有能复述一遍者?”见王子们纷纷低头,便肃然点头拍案,“第一考,王子赵政名列前茅!”

“好!”老秦人们终于吼了一声。

“第二考:秦国军功爵几多级?昭王以来秦军打过多少胜仗?”

王子们眉头大皱,低头纷纷抓耳挠腮。

“我知道!上将军、将军、千夫长!”终于一个王子昂昂做答。

“不然!还有百夫长、什长、伍长!”

话音落点,全场不禁轰然大笑。笑声方落,少年王子成蛟稳稳站起高声答道:“秦国军功爵二十级,从低到高分别是:公士、造士、簪袅、不更、大夫、官大夫、公大夫、公乘、五大夫、左庶长、右庶长、左更、中更、右更、少上造、大良造、驷车庶长、大庶长、关内侯、彻侯。昭王以来,秦国大战胜十六场、小战胜二十九场!”

“好!”全场老秦人都有军功爵,不禁便是一声吼。

“胜不忘败。五大败战最该说!”王子赵政霍然站起,“胜仗可忘,败仗不可忘也!惟不忘败,方可不败。昭王以来,秦军首败于攻赵阏於之战,再败于王龁攻赵之战,三败于郑安平驰援之战,四败于王陵邯郸之战,五败于本次河外之战。五战之失,皆在大战胜后轻躁急进。五败铭刻在心,秦军战无不胜!”

全场愕然寂然。此子虽在少年,见识却是当真惊人!胜不忘败原本便是明君圣王也很少做到,更别说一言以蔽之将五败根本归结为大胜后轻躁冒进,此等见识出自一个弱冠少年之口,任你名士大臣百业国人谁能不大为惊愕?更为根本者,经少年王子一说,举场臣民顿时恍然——秦国五败还当真都是大胜之后轻躁冒进,若是不骄不躁持重而战,何至于六国苦苦纠缠?当真应了一句老话,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

“秦王口诏——”正在举场惴惴之时,司礼大臣宣呼又起,“王子政此说不在大考之界,容当后议。大考继续——”

“老臣奉诏!”蔡泽向殿口一拱手转身道,“赵政之说,不置可否。第三考:秦为法制之国,秦法大律几何?法条几多?”

“知道!男子年二十一岁而冠!”一个十岁公子昂昂童声。

“我也知道,弃灰于市者刑!”

“知道!有律(旅)一重(众),有徒(土)一刑(成)!”

“错也!夏少康土地人口,不是秦律!”另个公子认真纠正。

满场轰然一阵大笑,老秦人都是万般感慨地纷纷摇头。

成蛟霍然站起:“秦法二十三大律,法条两千六百八十三。”

“知道二十三大律名目么?”蔡泽呷呷一问。

“成蛟尚未涉猎!”

“王子政可知?”蔡泽径直点了低头不语的赵政名字。

“知道。”赵政似乎没了原先的亢奋,掰着手指淡淡道,“秦法二十三大律为:军功律、农耕律、市易律、百工律、游士律、料民律、保甲连坐律、刑罚律、厩苑律、金布律、仓律、税律、摇役律、置吏除吏律、内史律、司空律、传邮律、传食律、度量衡器律、公车律、戍边律、王族律、杂律,共计为二十大律。”竟是如数家珍一般。

“王子可曾听说过《法经》?”蔡泽饶有兴致地追问一句。

赵政似乎突然又生出亢奋,高声回答:“李悝《法经》,赵政只读过三遍,以为过于粗简。以法治国,非《商君书》莫属也!”

“王子读过《商君书》?”蔡泽惊诧的声音呷呷发颤。

“赵政不才,自认对《商君书》可倒背如流!”

“此子狂悖也!”背后坐席的一位老臣厉声一喝,辞色愤然,“《商君书》泱泱十余万言,辞意简约古奥,虽名士尚须揣摩,少学何能倒背如流?大言欺世,足见浅薄!”

“嘿嘿!”蔡泽连声冷笑,“老夫司考,太子傅少安毋躁。足下未闻未见者,未必世间便无也!”转身呷呷一笑,“王子政,老夫倒想听你背得一遍,奈何时光无多。今日老夫随意点篇,你只背得头几句,便证你所言非虚如何?”

“纲成君但点便是。”

“好!《农战第三》。”

少年赵政昂昂背诵:“凡人主所以劝民者,官爵也。国之所以兴者,农战也。今民求官爵皆不以农战,而以巧言虚道,此谓佻民。佻民者,其国必无力。无力者,其国必削……”

“停!《赏刑第十七》。”

“圣人之为国也,一赏,一刑,一教。一赏则兵无敌。一刑则政令行。一教则下听上。夫明赏不费,明刑不戮,明教不变,而民知于民务,国无异俗。明赏之犹,至于无赏也!明刑之犹,至于无刑也!明教之犹,至于无教也……”

“停!”蔡泽拍案狡黠地一笑,“你言能倒背如流,老夫便换个法式:王子可在《商君书》中选出十句精言,足以概观商君法治之要!嘿嘿,能么?”

少年赵政却是丝毫不见惊慌,一拱手从容道:“政读《商君书》,原是自行挑选揣摩,纲成君之考实非难题。十句精髓如下:国之所以治者三,一曰法,二曰信,三曰权。”

“一句!”场外老秦人竟不约而同地低声一呼。

“法无贵贱,刑无等级。”

“两句!”

“自卿相将军以至大夫庶人,犯国法者罪死不赦。”

“三句!”

“法已定矣,不以善言害法,故法立而不革。”

举场肃然无声,人们惊讶得屏住了气息忘记了数数,只听那略显童稚的响亮声音回荡在整个王城广场:“明王任法去私,而国无隙蠹矣!杀人不为暴,赏民不为仁者,国法明也。刑生力,力生强,强生威,威生德,德生于刑,故能述仁义于天下。以刑去刑,刑去事成。凡战胜之法,必本于政胜。凡将立国,制度不可不察也,治法不可不慎也,国务不可不谨也,事本不可不专也。圣人治国,不法古,不修今,因世而为之治,度俗而为之法……”

“万岁——王子政——!”全场老秦人沸腾了起来。

蔡泽矜持地挥手作势压平了声浪,回身向大臣坐席一拱手道:“老夫已经考完,诸位若无异议,老夫这便公布考绩。”

“且慢!”太子傅亢声站起,“《商君书》乃国家重典,孤本藏存,本府王子学馆尚无抄本。王子政生于赵国居于赵国,却是何以得见?若是以讹传讹,岂非流毒天下!事关国家法度,王子政须得明白回答!”

蔡泽冷冷道:“此与本考无涉,答不答只在王子,无甚须得之说!”

少年赵政却一拱手道:“敢问太子傅,我背《商君书》可曾有差?”

“老夫如何晓得?!”

“敢问太子傅,昭王时曾给各王子颁发一部《商君书》抄本,可有此事?”

“老夫问你!不是你问老夫!”

蔡泽呷呷笑道:“此事有无,请老长史做证。”

老桓砾站起高声道:“昭王四十四年,王孙异人将为质于赵。昭王下诏:秦国王子王孙无分在国在外,务须携带《商君书》日每修习,不忘国本!始有此举也。”

少年高声接道:“赵政之《商君书》拜母所赐,母得于父王离赵时托付代藏。敢问太子傅,此番来路可算正道?可合法度?”

老太子傅面红耳赤,却对着蔡泽恼羞成怒道:“此子年方幼齿侃侃论道,诡异之极!非是妖祟便是方术!断不能定考!”

“老大人当真滑稽也!”蔡泽呷呷大笑,“战国以来,少年英才不知几多。鲁仲连十一岁有千里驹大名。上将军嫡孙蒙恬与王子政同年,已是文武兼通才艺两绝。甘茂嫡孙甘罗,今年方才五岁,已能过目成诵,咸阳皆知也!一个王子政背得《商君书》,却有何大惊小怪?天下之才,未必尽出一门。老大人,悲乎哉!”话音落点,全场不禁轰然大笑……

一场文考宣告了结:赵政、成蛟、公子腾三人进入武校;其余王子皆行退出遴选,于太子傅府善加少学!随着正午开市文考散场,咸阳坊间便流传开了王子赵政的神异故事:过目成诵对答如流直如神童一般!见识更是一鸣惊人举朝莫对,太子傅张口结舌,主考纲成君百般诘难而不倒,连秦王都说容当后议,不亦神哉!只是王子自报名讳曰赵政,坊间传闻却是老大不悦,纷纷说王子若是再叫赵政,国人便上万民书请逐这个自认赵人的王子政,纵是神童也不稀罕!

文考散去,吕不韦拉过蔡泽蒙骜一番商议,三人便立即匆匆进了王城。暮色降临时,秦王特急诏书到了太庙令府:“王子政归秦数年,未入太庙行认祖归宗大礼。着太庙令即行筹划,两日内行此大礼,使王子政复归王族嬴姓!”与此同时,又一道诏书颁行朝野并张挂咸阳四门:“秦王允准上将军蒙骜之请:立储校武延迟三日,于四月初八日在咸阳校军场举行武考。国人无分有爵无爵,尽可往观。特诏以告。”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