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80章


四月初五日,王城北松林的太庙一派肃穆。秦王嬴异人亲自主持了王子政的认祖归宗礼,向列祖列宗翔实禀报了王子政出生邯郸的经过,亲手将有随同王后的老内侍老侍女押名见证的生辰刻简嵌入王子政辈分的铜格之中。王子政衣冠整齐,对列祖列宗焚香九拜。老驷车庶长嬴贲郑重唱名,史官当场登录,“嬴政”这个名字便被纳入了秦国史册。

次日,驷车庶长府文告颁行各官署并张挂咸阳四门。文告曰:“王子政归秦,适逢两王国丧交替倥偬,认祖归宗与正名大礼延宕至今,以致王子政以‘赵政’之名居国数年,驷车庶长府之过也!今承王命,已于四月初五日为王子政于太庙行正名大礼,自此认祖归宗,复其‘嬴政’之名!特告之朝野。驷车庶长嬴贲。”

文告一出,咸阳国人欣欣然奔走相告——王子政老秦人也!没错!一时人人弹冠家家庆贺,无不对天祷告这个神异王子早日成为王储。四月初八日那天,咸阳国人空巷而出涌向校军场要争相一睹神异王子的风采。

就实而论,咸阳校军场很少用于校军。战国之世大战多发,各大战国的大军一般都屯驻在要塞或真正可以展开野战训练的大本营,而极少如后世朝代那般专门的拱卫京师。譬如秦国大军屯驻地除了蓝田大营,便是函谷关、九原郡两处重地;赵国大军则是武安大营与云中、阴山、雁门关等要塞。便是咸阳守军,也是驻扎在北阪与章台两地,不奉兵符是从来不会进入咸阳城的。如此一来,咸阳校军场除了王城守军的礼仪性操演,实际上便多用于诸多庆典聚会,一如大年社火、将士出征与班师之犒赏、每年授民耕战爵位等等大典,都在这校军场举行。真正的校武,倒还真没有过几次。在咸阳国人的记忆中,当年司马错攻灭巴蜀班师后便在校军场举行大典,那个王子嬴荡在这里第一次展示神力震惊天下,似乎是惟一的一次。倏忽六十余年,今次校武又是王子嬴政,校军场之会岂非天意也!

各方就绪,红日堪堪东升。

武考不若文考,秦国君臣悉数公然露面。北面高台正中央是庄襄王王座,王座下一字排开三张长案,中间丞相吕不韦,右侧上将军蒙骜,左侧纲成君蔡泽;平台两侧大红毡上,文武大臣以文左武右之式坐成纵两个长方形;中间一片十丈见方的空场摆着两张书案,右角是手握大笔的史官,左角是驷车庶长老嬴贲。显然,文考之后朝野情势为之一变,秦人对立储的关注之情大为高涨,此前对秦王多病的隐忧也随之淡化;秦国君臣为之一振,索性全数出动,欲借立储之机以扭转战败后的沉闷之气。

司礼大臣宣读诏书任命主考之后,校武便在一阵隆隆鼓声宣告开始。

须发雪白一领绣金黑丝斗篷的主考官上将军蒙骜霍然站起,大步走到前出三丈的中央司令台捧起一口铜锈班驳的青铜剑肃然高声道:“蒙骜受命穆公剑,职司武考,任何一方不遵号令或滋事干扰,立斩不赦!”武校不若文考,历来法度森严,然却也从来没有请出过只有大军征伐才斟酌赐予大将的穆公剑。国人未免一阵哄嗡议论,顿时觉得这场校武定是非同寻常,纷纷揣摩间便听蒙骜又道:“校武两考:一为涉兵见识,二为武技体魄。应考三公子入场——”

六面战鼓隆隆响起,三骑从南面入口飞驰进场。到得司令台前骤然勒马,三匹骏马嘶鸣咆哮间一齐人立而起,满场人众便是一声喝彩。三公子利落下马大步走到蒙骜案前做礼报名,蒙骜一指右手三张长案,三公子便各自赳赳到案前肃然伫立。

蒙骜苍老的声音回荡起来:“虑及公子正在少学,涉兵见识由老夫军务小司马执考,可相互应对以明涉猎,亦可相互辩驳以明见识;三问错其二,一考告罢;应对辩驳若多,老夫令行禁止!三公子明白否?”

“明白!”

“好!第一场公子腾——”

“嬴腾在!”排在第一案的年轻公子赳赳三步,恰恰站在了草席中间的白圈中。他是三公子中惟一年及加冠且已经从军者,一身甲胄一领斗篷分外的英武干练,便是这掐尺等寸的三步到圈,立即便知绝非庸常士卒。几乎与此同时,蒙骜大案后走出一人,身着司马软甲,头盔上却垂下一方厚厚黑布遮住了面容,站到大案前便有一个清亮而不失铿锵的声音在场中响起:“本司马奉命执考,公子腾应对。”

“嗨!”

“第一问,三代以来,传世兵书几何?”

“五部:《太公兵法》、《孙子兵法》、《吴子兵法》、《孙膑兵法》、《司马法》!”

“第二问,成而毁之者,兵书几何?”

“……”公子腾愣怔片刻忿忿道,“既已毁之,人何知之?无对!”

“两公子可有对?”蒙面者的清亮声音似乎有些笑意。

“成蛟有对:范蠡兵书成而毁,赵武灵王兵书成而毁,信陵君兵书成而毁!”

“可见有对。”清亮声音悠然道,“第三问,当年戎狄攻占镐京,晋齐鲁皆五千乘之大诸侯,周平王何以舍近求远,千里迢迢深入陇西,搬我秦族东来与戎狄大战?”

“……”公子腾又是愣怔忿忿然,“陈年老账,与兵事何干?无对!”

清亮声音似乎微微冷笑:“与将士也许无干,与君王却是有关也。”肃立台后的蒙骜沉着脸淡淡一挥手:“公子腾考罢,退场。”有备而来的公子腾大觉窝火,对着蒙骜便嚷:“校武不校武!只这般三言两语聒噪算甚?校武!武场见分晓!”蒙骜冷冷一笑:“公子少安毋躁。选储君并非选锐士,知道么?退场!”公子腾看看蒙骜案上那口铜锈班驳的穆公剑,咳的一声便脚步腾腾地砸出了场外。

“公子成蛟应对。”

“成蛟在!”

“第一问:自有华夏,最早大战为何战?”

“成蛟有对:炎黄二帝阪泉大战。其时黄帝族人势长大河之南,炎帝族人势长大江之北,两大势力碰撞于河内阪泉之地,因而大战。黄帝胜而炎帝败,华夏大地始得一统。”

“第二问:春秋四百年,何战最大?”

“成蛟有对:春秋车战,晋楚城濮之战最大。时为周襄王二十年,晋文公五年,楚成王四十年。其时楚为霸主,出动兵车万乘有余,联兵陈蔡曹卫四国。晋国出兵车六千余乘,联兵秦宋滕三国。楚军大败,晋国称霸天下。此战之特异,在于首开车战以弱胜强之先河!”

“第三问:乐毅灭齐,挟万钧之力而六年不下即墨,因由何在?”

“成蛟有对:六年不下即墨,乃乐毅义兵也,非战力不逮也!若乐毅不遭罢黜,田单必降无疑!奈何阴差阳错而使竖子成名,义兵之悲也!”

“敢问公子,何谓义兵?天下曾有兵而义者乎?”

“圣王之兵,载道载义。宣而战,战而阵,不掳掠,不杀降,是为义兵。春秋义兵,宋襄公可当。战国义兵,惟乐毅攻齐大军可当!”

“敢问公子,乐毅攻齐,可曾宣而后战?”

“……不曾。”

“可曾战而列阵?”

“不曾。”

“乐毅大军掠齐财货六万余车天下皆知,可算不掳掠?”

“……”

“进入临淄前,乐毅两战败齐大军四十万。二十万战俘全数押回燕国做苦役刑徒,路途饥寒死得大半,其余未过三年,悉数冻馁死于辽东,可与杀降有异?”

“虽如此,终非杀降……”成蛟低声嘟哝着。

“纵然如此,可算义兵?”

“……”成蛟终于满面张红不说话了。

便在着最后一问之时,校军场万千人众静得幽幽峡谷一般。老秦人已经知道了这位公子是生于秦长于秦的正宗王子,心里便比对那个虽然已经复归嬴姓毕竟曾自称赵姓的王子政亲近了几分,对成蛟前面两答更是十分赞许一片喊好,然及至成蛟最后一答开始,满场老秦人便是鸦雀无声脸色铁青了。若依得此等义兵之说,秦国大军岂非强盗么?武安君白起岂非不义之屠夫么?依此蔓延,奖励耕战、斩首晋爵等等秦法,还有个甚意思来?远处不说,便是战国两百年,秦人变法强国之前,秦国财富被山东掳掠了多少?秦人降卒被六国活活杀了多少?老秦人谁家无兵,是人皆知秦人宁可死战而不降,与其说是悍勇,毋宁说是被山东六国杀降杀怕了。杀便杀,老秦人只怨自己也不说甚,可只许你杀我不许我杀你是个甚理?一个义兵便搪塞了?鸟!万千百年谁个有义兵了?周武王灭商杀得血流成河,还将殷商朝歌烧了个叮当光,义兵何在?当年秦国穷弱,六国抢占了秦国整个河西将大军压到了骊山,将关中抢掠一空,其时义兵何在?要在天下立足,不图强国血战,却去念叨歆慕甚个义兵,直娘贼出息也!

“秦人只知有战,知道甚个义兵啊!”一个老人高喊了一声。

“只知有战!不知义兵!”全场竟是震天动地一片吼声。

北面高台上一阵骚动,片刻间蔡泽站起高声喊道:“秦王口诏:考校之论不涉国事,未尽处容当后议,国人少安毋躁,考校续进!”

“老臣奉诏!”蒙骜慨然一躬转身一挥手,“成蛟退场,待后校武。”

梦面司马高声接道:“王子嬴政应对。”

“嬴政在。”一直伫立不动的戎装王子跨前三步,从容到了中间圈内。

“第一问:战国以来,何战败于不当败,胜于不当胜?”

此问奇诡!清亮声音一落,满场人众便是惊愕议论,如此问一个少年王子,这个司马也忒是狠了一些!便是北面的君臣座区也是一片寂然,相互顾盼间直是摇头。

“问得好!”少年王子嬴政却是由衷赞叹一拱手高声答道,“嬴政有对:长平大战后,秦国大将王龁、王陵相继率军二十万猛攻邯郸欲灭赵国,遭六国联军夹击,败于不当败;其时信陵君窃符救赵,联兵六国大胜泰军,胜于不当胜!”

“敢问其故?”清亮声音紧追一句。

“长平大战后秦国耗损甚大,实不具备一举灭赵之实力。既已自上党班师,便不当复攻赵国。先祖昭王不听武安君白起之断而执意起兵,连遭两败。此败非秦军战力不敌也,而在庙算之失也,故云败于不当败。信陵君以一己威望奇诡之谋,强夺兵权力挽狂澜,胜秦军于措手不及。此战之胜,既非六国政明民聚,亦非联军战力强大,实为奇谋以救衰朽,终不过使山东六国苟延残喘也!故云不当胜而胜。”

“好——!”秦人大是兴奋,全场一声齐吼。待场中声浪平息,蒙面司马狠狠咳嗽一声道:“第二问:春秋之世,一公惯行蠢猪战法。所谓蠢猪,大要如何?”此问实在离奇,话音落点全场轰然一阵笑声便迅即平息,都全神贯注要听王子如何回答。

“有得此问,足见司马见识过人也!”少年嬴政罕见地笑了笑,竟对这位蒙面考官赞赏了一句,“司马所指,当是宋襄公无疑。此公伪仁假义欺世盗名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