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81章


其‘三不’战法令人捧腹,确如蠢猪一般。堪称三不经典者,宋齐泓水之战也。”

“何谓三不?”

“三不者:敌军无备不战,敌军半渡不战,阵式未列不战也。”

全场轰然大笑,连北面高台上的大臣们也是一片笑声。秦人尚武之风极盛,是人都能对打仗唠叨一番,然春秋隔世,朝野之间倒也实在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宋襄公的如此三不战法,一听之下直是笑不可遏。“天爷爷!老夫一辈子打仗,只听过攻其不备,谁听过敌无备不战?”“呀呀呀!宋襄公倒是猪得可人!咋不遇到我这群冷娃也!”一时嚷嚷不休满场哄笑不绝于耳。蒙骜身旁的中军司马连摆令旗,场中才渐渐平息下来。

“第三问:当今六国之将,何人堪称秦军日后劲敌?”

“赵国李牧!”少年嬴政断然回答。

“李牧一战胜匈奴,却从未入中原战场,以他为秦军劲敌有何凭据?”

少年嬴政看一眼北面高台的君臣座席,显然有意提高了声调:“边将李牧,乃当今赵军最具后劲的年青名将。嬴政少随外祖游历云中,曾入李牧军中盘桓旬日。与天下名将相比,此人勇略不输赵奢,谋略过于乐毅,沉雄堪比田单。尤为可贵者,李牧善于战法创新从不拘泥陈规陋习,胜不骄败不馁善待将士,大有武安君白起之风!秦军若不认真研习李牧战法,再败秦军者必李牧也!”

“谋略过于乐毅?公子不觉有失偏颇?”蒙面司马显然很惊讶。

少年嬴政郑重摇头:“乐毅一生一战,犹虎头而蛇尾,李牧过之多也!”

全场惊讶不已,俄而议论哄嗡之声大起,一班大将更是轻蔑地大笑。蒙骜大皱眉头,然虑及主考之身执掌进程,猛然一劈令旗高声道:“一己之论容当后议!公子退场,准备武校——!”话音落点,全场兴奋点立即转移,一声喊好便三五成群聚相猜度今日结局。六国大商使节的座席区更见热闹,纷纷掷下大宗赌金——校武局成蛟胜出!

大约顿饭辰光,校武各方事宜部署妥当。蒙骜一挥令旗宣示宗旨:“强兵能战者,非赵括之流徒然纸上谈兵也!秦以锐士立国,尚耕战,轻孱弱,虽王族皆然。今日校武为武考根本,校武不过者,前考不足论也……”正在此时,蔡泽晃着鸭步匆匆前来在蒙骜耳边一阵低语。蒙骜脸色不悦却也点了点头,继续高声宣示,“武校之本,一在知兵,二在能战!考校武技,明心志强孱弱!为保考校公允,本主考派一秦军未冠少卒出阵以为标杆,去少卒远者为败。考校两阵,一阵骑射,一阵搏击!”

“彩——!”武风弥漫的老秦人真正狂热了。

“第一阵骑射考校,各方入场!”中军司马令旗挥动鼓声大起,便见两骑士身背长弓从南面入口处飞马而入,白马骑士为王子嬴政,红马骑士为王子成蛟。老秦人一看便知,嬴政白马乃阴山良驹,成蛟红马却是东胡骏马,各有所长不分伯仲。两骑方在司令台前勒定,便见一骑黑马倏然飞到,马上骑士长弓箭壶全黑甲胄黑布蒙面,只有两只眼睛熠熠生光,身材虽不高大,剽悍沉稳之势却全然不似蒙骜方才所说的“未冠少卒”气象!场中不禁便是一阵哄嗡,觉得今日煞是怪异,两个考手竟都是蒙面出场,神秘兮兮不知有何蹊跷?

“外场开启——!骑士上线——!”

号令一起,黑红白三骑便走马来到一道白灰线前一字排开,校军场南边的高大木栅隆隆拉开,马前宽阔的黄土大道便遥遥直通外场。所谓外场,便是马道出校军场之后的一片百余亩大的圈墙草地。骑士须得在这片草地跑得三大圈射出十箭而后入场,全程十里,中靶多且第一个回程校军场者为胜。

“起!”令旗呼啸劈下,战鼓隆隆大作,三骑便风驰电掣般飞了出去。

骏马展蹄,呼啸呐喊便如雷鸣般骤然响起!校军场之内三骑骏马几乎是并驾齐驱,飞出外场,遥遥可见黑色闪电已经领先两马之遥,其后便是一团火焰飞动,最后才是一片白云。黑骑领先并不为怪,要紧的是王子成蛟的东胡飞骑。此马身材高大雄骏鬃毛长可及腰,大跑之时鬃毛飘飘如同天马御风,雄武之美当真举世无双!“纸上谈兵!王子政毕竟不行也!”“胡马飞龙!成蛟得胜!”场中人海叹息加着惊诧便嚷嚷成了一片。声浪沸腾之际,红马成蛟率先开弓,一连三箭射出,人海又是一阵呐喊呼啸。

“红骑成蛟,三箭三中!”遥遥呼喊从外场迭次传入校军场。

“黑骑少卒,三箭三中!”

“快看!白马上前了!”场中一片惊呼。

人众屏息注目,便见身材并不显如何高大雄骏的阴山白马骤然如飓风般掠过红马,其灵动神速直如草原飞骑,蛰伏马背的少年骑手突然拈弓开箭连连疾射。场中一班以目力骄人而此刻自愿做“斥候”者便大叫起来:“至少五箭四中!绝非三箭两中!”

“白骑嬴政,五箭五中——!”外场司马正式报靶声随风传来。

“哗——!”犹如疾风掠过林海,整个校军场都骚动了起来。马上疾射能连发五箭已经非常惊人了,能五发而五中虽匈奴骑射也是极为罕见,这王子嬴政神也!

“黑骑四箭三中!”

“红骑三箭两中!”

便在声浪复起之时,人海“斥候”们突然一片惊呼——外场情势突然生变,白马长嘶一声飞跃一道土梁时人立而起,少年骑士树叶般飞出了马背飘落在草地——全场顿时屏息寂然!便在场中人海与王台君臣不及反应之间,那片树叶竟然又神奇地飘回了马背,白马又飞掠草地追了上去!远远地,人们都看见红黑两骑已经射完箭靶折向回程,而那片白云却还在第三圈飘悠。终于,白马骑士挺起了身子,搭起了弓箭……

“黑骑三箭两中!”

“红骑四箭三中!”

“白骑,五箭两中——!”

随着外场司马悠长的报靶声,白马又飓风般逼近了回程的黑红两骑。恰在进入校军场马道的刹那之间,阴山白马一片柔云般从黑红两骑中间飞插上来,堪堪又是三马并驾齐驱,全场声浪又一次震天动地般激荡起来。及至三马在司令台前勒定骑士下马,人海却骤然沉寂了——王子嬴政一身甲胄遍染鲜血,连背后长弓也是血迹斑斑,脸上却是灿烂的笑着!

“王子政能否撑持?”蒙骜耸动着白眉走了过来。

“战场流血,原是寻常!”王子政的声音有些谙哑。

“中途惊马,差得三箭,是否输得不服?”

“此马尚未驯好,骑士之责,嬴政认输!”

“尚未驯好你便敢用做考校坐骑?”蒙骜大是惊讶。

少年嬴政笑了:“不打紧,它只是怕过大坎。”

“王子胆略尚可也。”蒙骜第一次些许有了赞许口吻,当即对台上君臣座席高声报了骑射之考的定论:王子成蛟十箭八中,王子政十箭七中,少卒考手十箭八中,成蛟胜出!转身便吩咐各方准备搏击考校。大约小半个时辰,中军司马报说各方就绪,蒙骜便高声宣布了搏击考校之法:仍由原先少卒与两王子做剑术搏击,每场三合;两王子不做剑术较量,只以对少卒战况论高下。宣布完毕三人进场,俱是秦军短甲装束,只是少卒依旧黑布蒙面,平添了几分神秘。

第一场,成蛟对蒙面少卒。此少卒身材并不高大却是异常厚实,右手一口阔身青铜短剑,左手一张牛皮盾牌,十足的秦军步卒气象。成蛟却是一口形制特异的精铁剑,长约两尺有余,青光凛然闪烁。战国之所谓精铁者,钢也。其时铸铁成钢之工艺尚没有青铜工艺纯熟,钢铁兵器之打造质量也不稳定,上好的精铁剑要铸得两尺以上不是不能做到,而是不能如青铜兵器那般大量制造。惟其如此,秦军之大路兵器依然是青铜制作,真正的精铁长剑只是大将与贵胄武士们才能拥有的。这便是成蛟精铁剑的特异处。当然,成蛟的盾牌也是上佳品象,光盾面那一圈闪闪发光的铜钉便比蒙面少卒的盾牌钉稠密了许多,一看便是王室尚坊精工制作。如此两人一进场,四周人海便是一阵纷纷喟叹。

“公子请。”少卒剑盾铿锵交合,行了一个军中校武礼。

“战无常礼。”成蛟微微冷笑,蹲身一冲身形便似一步又似两步地飘然滑到了少卒身前三尺处,左手棕红色盾牌当先一出,精铁青光便倏然到了少卒胸前!少卒早已扎好马步,长剑刺来之时并未出剑截击,却是左手那面已经变得黝黑光亮的皮盾迎住长剑一带一抹,长剑刃口恰恰便卡在了稀疏的盾牌铜钉之间,只听呛啷一声长响,少卒黝黑皮盾后甩的同时,成蛟也随着盾牌带抹长剑的弧形力道猛然前冲,一个踉跄几乎跌倒!恰在此时,少卒大盾一回,几乎跌倒的成蛟又骤然钉在了原地,借势稳住了身形。少卒说声方才不算公子再来。成蛟不禁恼羞成怒,大吼一声便抢步直刺。少卒不躲不闪,短剑出手猛击盾牌,黝黑盾牌忽地一声直撞长剑。成蛟直觉长剑如刺岩石,虎口一震长剑几乎脱手飞出,便在此时,那面黝黑的皮盾竟连绵推进直撞胸前,嘭地一声,成蛟便撒开两手结结实实跌了出去……如此威猛干净的步战,引得万千国人的喝彩声浪几乎淹没校军场。成蛟还要爬起来再战,却被蒙骜沉着脸喝住,转身又对少卒吩咐,说说他败在何处?教他知道甚叫步战! 

“先说兵器。”毫无少年嗓质的浑厚声音从蒙面头盔下响起,“公子长剑虽然锋锐,却是太轻。市井侠士用之尚可,万马军中纠缠厮杀,着着都是死力气,如此轻剑根本经不起大力一击。还有这华贵盾牌,铜钉铆得密密麻麻,一看便是公子自己主张。实战盾牌铜钉稀疏且露出盾面半寸许,用处便在锁卡敌方剑器矛戈。铜钉稠密固能使敌方兵器滑开,然更使自己无法着力。我这军盾可一击带你长剑,你却不能,缺失大半便在这中看不中用的盾牌。”

“战法之失何在?”成蛟一跃而起拱手请教。

“公子所学搏击,显是游侠剑士所教,多轻灵利落却少了根基功夫。战场拼杀务在沉雄。譬如一个盾牌马步蹲下,若经不起三四支长矛刀剑的同时猛击,便算不得一个秦军锐士。毕竟,战场之上,一对一的较量只是最轻松的活计了。”

“成蛟谨受教。”少年王子深深一躬,显然是服膺了。

“王子有此番气度,也不枉输得一场也!”蒙骜罕见地笑了笑。

中军司马走来一阵耳语,蒙骜思忖片刻点头。中军司马便举起了手中令旗:“王子政轻伤无碍,搏击第二场开始——!”

隆隆鼓声又起,少年嬴政大步走到中间圈中站定,右短剑左皮盾于秦军步卒一般无二,甲胄上下血迹斑斑,却是精神抖擞毫无委顿之象。再看入场蒙面少卒,一口短剑在手依旧战礼一拱:“公子请。”少年嬴政冷冷道:“足下兵器不全,不足成战。”蒙面少卒道:“公子负伤出战,我少得一盾方见公平。”嬴政摇头道:“校武公平假公平,战场公平真公平!足下无盾,嬴政不战。”蒙面少卒慨然一拱:“公子所言合乎实战,小卒深以为是!”转身到场边执定黝黑皮盾再到中央,一招手便扎好了马步。

“杀!”少年嬴政大喝一声短剑直进猛砍。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