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83章


午后时分,吕不韦在绵绵秋雨中进了王城。

过了王城宫殿官署区便是秦王寝宫,这里被称为内苑,朝臣们也叫做内城。依照法度,内苑的正式居住者只有秦王与王后,大臣非奉特诏不得入内。内苑在前宫殿区与嫔妃侍女后宫区的中间地带,虽然不大,却是整个王城的灵魂所在。其所以为灵魂者,在于国君除了大型朝会以及在东偏殿举行小型会商或郑重其事地会见大臣,大多时光实际上都在内苑书房处置政务。君王晚年或患病之期,更是长住内苑深居简出,这里便显出了几分神秘。自秦昭王晚年起,接连两代多病国君,这内苑便更显枢要了。

已经早早在内苑城门口迎候的老内侍将吕不韦领进了一座树木森森的独立庭院,而不是昨日那座很熟悉的秦王寝室。王城多秘密,自古皆然。吕不韦也不多问,只跟着老内侍进了林木掩映的一座大屋。进得门厅,便有一股干爽的热烘烘气息扑来,在阴冷的秋雨使节很是舒适。连入三进方入寝室,各个角落都是红彤彤的大燎炉,吕不韦脸上顿时渗出了一层细汗。

嬴异人脸上有了些许血色,靠着山枕拥着大被埋在宽大的坐榻上闭目养神。听见脚步声,嬴异人倏然睁开眼睛:“文信侯坐了。上茶!”

“臣参见我王。”吕不韦深深一躬,这才在坐榻对面案前入座。

“老霖雨烦人,外边冷么?”嬴异人淡淡问了一句闲话。

“季秋之月,寒气总至,水杀浸盛,天数使然也。”

侍女轻盈地捧来茶盅,又轻盈地去了。嬴异人默默地看着啜茶的吕不韦,吕不韦也默默地啜着滚烫的酽茶,室中一时寂然。良久,嬴异人轻轻叹息了一声:“文信侯,异人将去也!”吕不韦心下一惊脸上却是微微一笑:“我王笑谈。太医大方已见神效,我王康复无忧矣!”嬴异人摇摇头:“文信侯通晓医道,何须虚言慰我?我身我命,莫如我知,不怨天,不尤人。”

“我王……”一声哽咽,吕不韦的茶盅当啷掉在了座案上。

“文信侯静心片刻再说。”嬴异人淡淡一笑,看着侍女收拾好吕不韦座案又斟了新茶飘然离去,又是淡淡漠漠一笑,“太医大方我连服三剂,为的便是今日你我一晤。文信侯笃厚信义天下皆知,今日之谈,你我便是肝胆比照,同则同之,异则异之,不得虚与周旋,文信侯以为如何?”

“吕不韦生平无虚,我王尽知……”

“先生请起!”嬴异人连忙推开大被跳下坐榻扶住了大拜在地的吕不韦,又推开吕不韦要扶他上榻的双手,索性裹着大被坐在了吕不韦对面幽幽一叹,“得遇先生,异人生平之大幸也!先生之才过于白圭,更是秦国大幸也!嬴异人才德皆平,惟知人尚可,与先父孝文王差强相若。一言以蔽之:先生开异人新生,异人予先生新途,两不相负,纵不如余伯牙锺子期知音千古,也算得天下天下一奇也!”

“我王一言,吕不韦此生足矣!”

“然则,异人还有一事烦难先生。”

“我王但说,吕不韦死不旋踵!”

“既得先生一诺,拜托也!”嬴异人扑拜在地,骤然泣不成声。

“我王折杀臣也……”吕不韦连忙膝行过案,不由分说抱起嬴异人放上了坐榻又用大被裹好,退后一步深深一躬,“王若再下坐榻,臣便无地自容了。”

嬴异人粗重地喘息了几声一挥手:“好!先生但坐,我便说。”待吕不韦坐定,嬴异人斟酌字句缓缓道,“我将去也,太子年少,托国先生以度艰危,以存嬴氏社稷。秦国虽有王族强将,朝中亦不乏栋梁权臣,然如先生之善处枢要周旋协调总揽全局者,却无第二人也!更有甚者,先生两度稳定新丧朝局,又与本王、王后、太子渊源深远,与各方重臣皆如笃厚至交,在朝在野资望深重,无人能出其右。此所以托先生也!”

“我王毋言……臣虽万死,不负秦国!”

“先生,且听我说。”嬴异人喘息着摇摇手,“拜托之要,一在太子,二在王后。太子生于赵长于赵,九岁归秦,我为其父亦知之甚少。此子才识举佳,惟秉性刚烈,易如乖戾之途,若不经反复打磨而亲政过早,大局便难以收拾。此子亲政之前,先生务须着意使其多方锤炼,而后方可担纲也!”

“臣铭刻于心……”

“至于王后。”嬴异人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原本便是先生心上女子,掠人之美,异人之心长怀歉疚也!”

“我王此言,大是不妥……”吕不韦急得满脸张红。

“先生莫急,先祖宣太后能对外邦使节谈笑卧榻之密,我等如何不能了却心结?”嬴异人坦然拍着榻栏喟然一叹,“不瞒先生,王后赵姬与我卧榻欢娱至甚,生死不能舍者,赵姬也!然则……王后欲情过甚,异人实有难言处……我思之再三,决意以王后与先生同权摄政当国。一则效法祖制,使王族不致疑虑先生独权;二则使先生与王后可名正言顺相处,与国事有益,更于教诲太子有益。异人苦心,先生当知也!”

“……”吕不韦愕然不知所对,惶恐得一个长躬伏地不起。

“先生!”嬴异人又跳下坐榻扶起了吕不韦,“方才所言,乃你我最后盟约,须得先生明白一诺。否则,嬴异人死不瞑目也!”

蓦然之间,吕不韦不禁失声痛哭:“王言如斯,臣心何堪也!”

“人之将死,言惟我心……”嬴异人也不禁唏嘘拭泪。

“王为国家,夫复何言!”

“先生应我了?”

吕不韦大袖拭着泪水认真点了点头。嬴异人不禁拍案长笑:“秦有先生,真乃天意也!”一言方罢,颓然倒伏案头。吕不韦大惊,正欲抱起嬴异人上榻,守侯在外间的太医内侍已经闻声赶来。一阵针灸推拿,嬴异人气息渐见匀称然却没有醒转,只气若游丝地冬眠一般。太医令一把脉象,便将吕不韦拉到一边低声说得几句,吕不韦便匆匆去了。

出得内苑,暮色如夜大雨滂沱声声炸雷缠夹着雪亮狰狞的闪电,整个大咸阳都湮没进了无边无际的雨幕!正在此时,老长史桓砾疾步匆匆迎面赶来,顾不得当头大雨电闪雷鸣拉住吕不韦便嘶声喊得一句:“特急密报:晋阳将反!快同见君上!”吕不韦略一思忖断然高声道:“君上昏迷!急报交我处置!你守侯君上莫得离开!”老桓砾面色倏地苍白,颤索索打开怀中木匣拿出一个铜管塞给吕不韦,便消失到廊外雨幕中去了。吕不韦立即吩咐驭手独自驱车回府转告主书:全体吏员夜间当值,不许一人离开丞相府;说罢向王城将军讨得一匹骏马,翻身一跃便冲进了茫茫雨雾。

片刻之间,吕不韦便飞马到了上将军府,匆匆说得几句,蒙骜立即下令中军司马去请蔡泽。待蔡泽从雨幕中喘咻咻湿淋淋冲来,三人便聚在最机密的军令堂会商了大半个时辰。大约二更时分,蒙骜的马队出了府邸直飞蓝田大营,蔡泽车马辚辚赶往咸阳令官署,吕不韦却一马回了丞相府。

却说蔡泽抵达咸阳令官署,立即下令当值吏员飞马请来内史郡郡守与咸阳令、咸阳将军三人。此三人乃同爵大员,其执掌皆是秦国腹地最要害所在——内史郡管辖整个关中本土,咸阳令管辖都城咸阳之民治政令,咸阳将军部属五万精锐步骑专司大咸阳城防。每临危机,这三处都是最要紧所在。此三职之中,咸阳将军归属上将军管辖,内史郡郡守与咸阳令隶属丞相府管辖,蔡泽原本均无权过问。然今日却是不同,蔡泽持有丞相吕不韦授权书令与上将军令箭,又是比目下丞相与上将军爵位还高的国家一等重臣,召见两署主官自然不生政令抵触。三人到来,蔡泽沉着脸极其简约地说了朝局大势:秦王病危,有逆臣欲反,三署皆归老夫节制!说罢便是一番部署:咸阳城立即实行战时管制,所有城门早开暮关,取缔夜间开城与城内夜市;内史郡立即晓谕各县:着意盘查奸细,但有北方秦人流民逃入一律妥为安置;咸阳将军将五万步骑全数集中驻扎渭水以南山谷,随时听候调遣!一番部署三人分头忙碌去了,蔡泽又匆匆赶到了丞相府邸。

丞相府一片紧张忙碌。大雨之中,各个官署都是灯光大亮吏员匆匆进出。蔡泽做过几年丞相,一听吏员答问便知丞相府正在紧急汇集晋阳一路的各种情势,方进得书房,却见吕不韦当头便是一躬。蔡泽连忙扶住道:“晋阳反国,理当同心,丞相何须如此?”吕不韦肃然道:“纲成君明白大局,今日秦国危难不在晋阳,在王城之内也!不韦欲请纲成君坐镇丞相府总署各方急务,得使我全力周旋王城,以防不测。”

“当然!”蔡泽慨然拍案,“君王弥留,自古便是大权交接之时,丞相自当守侯寝宫!放心但去,老夫打点丞相府,也过过把总瘾也!”

“三日之内,纲成君须臾不能离开丞相府。”

“当然!老夫瘾头正大,只怕你赶也不走!”

“谢过纲成君,我便去了。”

四更时分,吕不韦冒着百年不遇的深秋暴雨又进了王城内苑。

嬴异人已经是时昏时醒的最后时刻。太子嬴政与王后赵姬已经被召来守侯在榻边,母子两人都是面色苍白失神。几年来吕不韦第一次看见赵姬,一瞥之下,便见她裹着一领雪白的貂裘依然在瑟瑟发抖,心下突然便是一阵酸热。吕不韦大步走过去深深一躬:“王后太子毋忧,秦王秦国终有天命!”低头啜泣的赵姬只轻轻点头。少年嬴政却是肃然一躬:“邦国艰危之时,嬴政拜托丞相!”吕不韦心头一颤,连忙扶住少年嬴政。正在此时,嬴异人一声惊叫倏地坐起却又颓然倒下口中兀自连喊丞相……

“启禀我王:臣吕不韦在此。”

“丞相,凶梦!有谋反,杀……”

“我王毋忧。”吕不韦从容拱手,“晋阳嬴奚起兵作乱,臣已于上将军、纲成君谋定对策,上将军已经连夜轻兵北上,河西十万大军足定晋阳!”

“啊,终是此人也!先父看得没错,没错!”嬴异人粗重地喘息一阵,双目骤然光亮,一伸手将少年嬴政拉了过来,“政呵,自今日始,文信侯便是儿之仲父,生当以父事之。过去拜见仲父……”

少年嬴政大步趋前向吕不韦扑地拜倒:“仲父在上,受儿臣嬴政一拜。”

“太子请起!老臣何敢当此大礼也!”吕不韦惶恐地扶起了少年嬴政,待要回拜,却被少年嬴政架住了双臂低声一句,“国事奉诏,仲父辞让便是你我两难了。”吕不韦喟然一叹只得作罢。

“王后,政儿,文信侯……”嬴异人将三人的手拉到了一起轻轻地拍着,一汪泪水便溢满了眼眶,不胜唏嘘地喘息着,“三人同心,好自为之也……异人走了,走了……”颓然垂头,便没了声息。

赵姬与少年嬴政同时一声哭喊,便要扑将过去……吕不韦猛然伸手将两人拉住低声一喝:“王薨有法!莫得乱了方寸!”说罢向身后一招手,老太医令便带着两名老太医疾步趋榻。老内侍已经将秦王嬴异人扶正长卧。三老太医轮流诊脉,各自向书案前的太史令低声说了同一句话:“王薨无归。”老太史令郑重书录,肃然起身高声一宣:“秦王归天矣!不亦悲乎!”寝宫中所有人等这才随着王后吕不韦三人一齐拜倒榻前大放悲声。

“宣王遗诏——”老长史桓砾突然郑重宣呼一声。

吕不韦很清楚,此时所有自己未曾预闻的事项都是秦王临终安置好的,程式礼仪未曾推出自己,便只有听命。王后赵姬与太子嬴异人似乎也事先不知遗诏之事,一时竟惶惶不知所措,见吕不韦眼神示意,这才安静下来。

桓砾苍老颤栗的声音在哗哗雨声中如一线飘摇——

秦王嬴异人特诏:本王自知不久,本诏书做遗诏公示大臣,新王亲政

之前不得违背:本王身后,吕不韦复文信侯爵,实封洛阳百里之地,领开

府丞相总摄国政;太子嬴政即位,加冠之前不得亲政,当以仲父礼待文信

侯,听其教诲,着意锤炼;王后赵姬可预闻国事,得与文信侯商酌大计。

政事实施悉听文信侯决断。秦王嬴异人三年秋月立。

风雨声大作,一应臣子都惊愕愣怔着似乎不晓得诏书完了没有。只有小赵高轻轻扯了扯少年嬴政的衣襟。少年嬴政突然叩地高声道:“儿臣嬴政恭奉遗诏!”王后赵姬这才醒悟过来,转头看了身后吕不韦一眼,也是伏地一叩:“赵姬奉诏。”吕不韦见老桓砾向他连连晃动竹简,心知再无未知程式,便伏地一个大拜:“臣吕不韦奉诏。”

“此诏之后,王后与文信侯决事!”老桓砾高声补得一句。寝宫大臣们便肃然拱手整齐一句:“臣等奉王后文信侯号令!”虽依照法度将王后排位在先,眼睛却都看着吕不韦。吕不韦本欲立即部署诸多急务,然心念一闪却对着赵姬肃然一躬:“吕不韦悉听王后裁决!”正在忧戚拭泪的赵姬大觉突兀满面张红:“我?裁决?有甚可裁决?”少年嬴政一步过来正色一躬道:“非常之期,仲父无须顾忌虚礼。父王遗诏虽有太后并权预闻国事一说,终究只是监国之意,实际政事还得仲父铺排处置。仲父毋得疑行也!”“太子明鉴!”大臣们立即异口同声地呼应一句,无疑是认同吕不韦的。赵姬长吁一声红着脸道:“政儿说得有理,你却何须作难我来?”

“事已至此,老臣奉命!”吕不韦慨然一句,转身向厅中人等一拱手高声道,“秦王新丧,目下急务有四:其一,国丧铺排;其二,新王即位大典;其三,平定晋阳之乱;其四,安定朝野人心。目下上将军已经北上全力平乱,其余事体做如下分派:其一,国丧事宜由阳泉君会同太史令太庙令主事,若有疑难,先禀明太后定夺!其二,新君即位大典由驷车庶长会同长史桓砾主事!其三,国丧期间,国尉蒙武兼署内史郡、咸阳令、咸阳将军三府,统摄秦川防务!其四,国丧期间,纲成君蔡泽暂署丞相府事务,重在政令畅通安定朝野!其五,新君即位之前,本丞相移署王城东偏殿外书房,总署各方事务!以上如无不妥,各署立即以法度行事!”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大臣们齐呼一声,领命如同大军幕府。这便是秦国传统,非常之期人人戮力同心政令如同军令文臣如同武将,共赴国难,此所谓也!

冰冷狂暴的秋雨依旧在继续,大臣们的车马井然有序地流出了寝宫流出了王城,消失在白茫茫雾蒙蒙的咸阳街市去了。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