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194章


空守西畤,太后赵姬实在是急不可待了。

咸阳西北百余里,有新老两处宫室,古堡西畤与梁山夏宫。西畤,是秦人立国的第一座都邑,实则是在山地河谷里用大石原木搭建的一座简易城堡而已。五百年前,周平王封秦人为东周开国诸侯,地盘便是周人的老根——关中之地。封国时周平王便说得明白:“戎狄夺我故土,毁我沣镐两京。秦能驱逐戎狄,即有其国也。”也就是说,地盘虽好,却不现成,要秦人从戎狄手中一寸寸去夺。其时秦人草草建城的全部用途只有一个,做与戎狄连年激战的大本营。悠悠五百余年过去,距离谷口大道十里之遥的西畤都邑已经被岁月侵蚀成了山谷中一座人迹罕至的小小石头城,若非是秦人第一都邑而有官府时不时修葺维护一番,只怕早是废墟了。过了西畤十多里,便是秦昭王时建造的夏宫。古邑与夏宫所在的这片山地叫做梁山,是咸阳西北方向的第一道山地。后世《陕西通志山川》云:“梁山高三百七十四丈,周九里,广二里。正南两峰相对,直北一峰最高。东与九嵕(山)比峻,西与五峰相映,南与太白终南遥拱,为一方大观。”梁山两峰正在一片高地之上,几道河谷草木葱茏溪流多出,有草有水可进可退,堪称占尽兵家攻守之地利。久在陇西山地血战求存的老秦人当年将这里作为攻占关中的大本营,实在是独具慧眼。及至关中成为秦国腹地,梁山便成了最靠近咸阳的最佳消夏之地。较之于伟丈夫一般的巍巍南山,梁山便是柔美的处子——山不峻绝,道不险阻,水不湍急,林不荒莽,习习谷风摇曳山野草木,直如佳丽之喁喁低语。因了如此,晚年的秦昭王才在梁山河谷建造了一片庭院,名为夏宫,每年酷暑总要在这里住上一两个月,风高水急林荒道狭的南山章台倒是很少去了。当然,最要紧的还是梁山近便,飞骑轺车片时可达咸阳,夤夜有事可说走便走,误不了任何军国急务。也正是因了这种便利,数十年后成为始皇帝的嬴政大肆扩建了梁山夏宫,梁山宫始成赫赫之名,这是后话。

赵姬最喜欢的,便是梁山的秀美娴静。

只有在梁山,赵姬才能依稀找见少女时熟悉的庄园日月。邯郸山川是粗砺的奔放的热烈的,那漫山遍野的胡杨林永远是燕赵山川的旗帜,无论是一片金红,无论是一片粗绿,甚或是一片枯红的沙沙落叶,都弥漫着一种干爽一种凛冽一种令人心志焕发的天地生气。来到秦国关中,她最感不适处便是夏日的湿热。第一年入夏,嬴异人特意陪她去了章台,可她却在那里似病非病的卧榻了整整三个月。嬴异人大为不解。她说,章台山阴太重,冰凉到心,打不起精神。于是,第二年夏日来到了梁山,她竟一直住到了第二年入夏,若不是嬴异人病势沉重,她还是不想回咸阳。异人诧异。她说,梁山疏朗,西畤古远,人心舒坦。自此年年来梁山,除了年节、启耕、祭天、大朝等需要王后出面的大典,她几乎钉在了梁山。后来,赵姬专谕王室工室丞,在西畤古堡旁的树林中另建了一座庭院,取名西苑,与梁山夏宫轮换来住。夏夜谷风习习星河如洗,独立楼头百无聊赖,她便前半夜在夏宫,后半夜到西苑,却也是不亦乐乎。 

说来自己也不明白,赵姬实在不喜欢咸阳这座煌煌大都。既厌烦永远都在耳边喁喁唧唧的市声,也厌烦周边永远都流淌不完议论不休的种种消息,更厌烦议国议政时大殿一片黑压压的冠带衣履与一个个锐声刺耳的激烈论争。几次梦魇,这座煌煌大都竟化成了汪洋大海,鼓着巨浪将她如沙石树叶般吞没!一身冷汗醒来,她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嬴异人死后,她几次想离开咸阳重回赵国,去寻觅少女时的自由岁月。然每当她要脱口而出时,竟每每都被身边侍女的一声太后惊得一个冷颤!是啊,她是秦国太后,而且是秉政太后,除非暴死,她能走得脱么?整日抑郁恍惚,她不知不觉地常常在王城梦游了。一夜,小内侍赵高在王城唯一一片胡杨林中看见了只一方蝉翼白纱一头散乱长发的她,吓得顿时瘫在了林边。次日,已经是秦王的儿子嬴政带着太医令前来觐见,诊脉后的太医令背着她对儿子低声说了片刻,寻常声称自己离不开母后教诲的儿子,才终于将她专程送到了梁山。

咸阳宫的那片胡杨林,恰恰便是吕不韦在王城的理政署。

重到梁山的第三日,吕不韦来了。虽然带来了一大堆急待处置的国事,吕不韦却一件也没有说,只是陪她默默地对坐着。赵姬也是一句话不说,只低着头时不时一声断肠般的叹息。从正午坐到暮色降临,两人谁也没有动得一动,谁也没有说得只言片语。掌灯之时,赵姬不经意瞄了吕不韦一眼,心头不禁猛然一抖!豆大的泪珠正从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苍老面容上滚落,吕不韦紧紧咬着牙关,两腮抽搐得中风一般……脸色苍白的赵姬轻声屏退了侍女,走到了吕不韦身边,轻柔地搂住了那颗鬓发斑白的头,雪白的汗巾蒙住了那张泪水纵横的脸。猛然,吕不韦抱住了她瑟瑟抖动的身躯,那股力道几乎要使她窒息过去……

只是在那一夜之后,她才明白了自己真正的渴求。

自此,吕不韦每月必来。后来,便有了一道秦王诏书:每月月末三日,为太后丞相会政之日,举凡本月国事,务必在月末三日前理清待决。赵姬笑吕不韦画蛇添足。吕不韦却说,政有政道,毕竟须得有个说法。赵姬却说,你爱蛇足便蛇足,左右不许丢开我!说罢便抱住吕不韦忙碌起来。虽然吕不韦体魄壮硕,却总是莫名其妙地时不时萎缩不举。无论赵姬如何殷切勤奋热汗淋漓,吕不韦只木然望着帐顶浑然无觉,那初始曾经的雄风也总是渺渺无期。便在两人兴味索然地疲惫睡去之时,吕不韦却往往在更深酣睡之中突然挺进,她那灰色的梦便顿时一片火海一片汪洋!清晨游山,赵姬红着脸嘲笑那物事患得是五更疯。吕不韦总是皱着眉头一声粗重地叹息,你太后也,我丞相也,秦王日长,如此终非常法也!赵姬却咯咯笑了,太后丞相不是人么?当年宣太后私通朝臣几多,谁说甚来着!秦王再大又如何?我正寻思,待他亲政,我便再嫁给你这丞相!那一刻,吕不韦脸都白了,愣怔间勉力对她笑了笑,昭妹莫任性,此事还是容我三思,总得有个妥善出路才是也。赵姬却是耸眉立目,妥善个甚?索性你我辞国,做范蠡西施泛舟湖海,强如教这沉沉冠带活活绞死!吕不韦默然无语,直到离开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那次以后,吕不韦已经大半年没有再来了。

每次派亲信回咸阳敦促,吕不韦都有千百个实在不能前来的理由。赵姬一次又一次地体谅了吕不韦,一次又一次地告诫自己且莫任性,当设身处地为他着想,要吕不韦既全力辅佐自己的儿子,又悉心做自己的夫君,毕竟难为他了。然则无论赵姬如何在心中为吕不韦开脱,已经重新燃烧的肉体却由不得自己。夜来辗转反侧吞声饮泣,白日茶饭不思恍惚如梦。为了不使自己再度陷入梦游,她便每日夜半骑马,从夏宫飞驰西苑,又从西苑飞回夏宫,直至折腾得自己疲惫地倒下。几个月过去,一日不意揽镜,她竟被镜中的自己吓得尖叫起来——两鬓丝丝银发,一脸密密褶皱,苍白的瘦脸直如五十岁老妪!她哭了,整整哭了一日一夜,为了上天对她的折磨,为了命运对自己的欺骗。她分明是生就的娇媚女儿身,上天却教她每每久旷。当年因了吕不韦的冷漠,她嫁给了火焰般燃烧的秦国公子嬴异人。可这丛火焰却只燃烧了短短半年,便倏忽飘逝了。多年之后,当她带着儿子嬴政被隆重接回秦国时,昔日的火焰竟莫名其妙地熄灭了。当年公子做了秦王,却没有了她日夜梦想的凛凛英风,她期盼他对她能如当年那般任意肆虐。可一切都是梦幻,嬴异人竟不可思议地变成了一个卧榻病夫,只能时不时抚摩着她焦渴的肉体,挤出一丝难堪的笑来。吕不韦的不期到来,非但圆了她少女初情的梦,更点燃了她奄奄一息的欲念。终于,她绽开了丰盈旺盛的生命之花,倏忽变成了一个艳丽的绝代美夫人。侍女歆慕,朝臣惊叹,她更是快乐得几乎要醉了……然而曾几何时,这一切竟眼看着又将成为一场梦幻。便在她疯狂地用药杵砸着铜镜的时候,她突然明白了,她一生的命运磨难都是因吕不韦而起的!吕不韦逼她嫁给了嬴异人,第一次抛弃了她!吕不韦唤醒了她的垂死灵魂却又置之不理,第二次抛弃了她!梦而又梦,碎而再碎,不是吕不韦却是何人?那一刻,她横下了心,要召吕不韦来说个明白:或她再嫁吕不韦,或两人辞国隐居,否则她便与吕不韦同死同葬!

做好了一切准备,也派出了亲信信使,吕不韦却依然没来。

气狠之下,她第一次动用太后大印,下诏吕不韦前来议政。

下诏三日,吕不韦派书吏送来一信,说正在为她物色一宗可心大礼,不日即到,要她平心静气等得几日。书吏还带来了吕不韦亲自为她配制的一箱安神清心草药,备细写了煎服之法,其情殷殷,跃然纸上。赵姬又一次心软了,凄然叹息一声,满腹怨恨又化做了刻骨铭心的念想。

这次吕不韦倒是没有泥牛入海。一月之后,吕府的女掌事莫胡到了夏宫,给赵姬带来了三车茶酒衣食与各种器玩,也带来了吕不韦的关切之心。赵姬虽是太后,一应物事可说应有尽有,然则在精于器物的昔日大商吕不韦送来的这些绝世佳品面前,也是啧啧称奇爱不释手。莫胡是个极其可人的女子,虽然已经年逾三十,却有着少女难以比拟的风韵,更兼聪慧过人见闻多广,一日间便与赵姬处得姊妹一般。赵姬原本便无视法度厌恶威严,得遇如此可心女子,又是吕不韦身边之人,亲昵之心油然而生,夜来便拉着莫胡同榻并枕抱在一起说话,说得最多的自然是吕不韦。越说越入港,赵姬便揪着莫胡耳朵悄悄笑问,小妹可是他的人了?莫胡红着脸将头埋在赵姬胸前咯咯笑道,小妹原是他买的女奴,能不是他的人么?赵姬又问,目下他还要你么?莫胡羞涩道,夫人月红时有过两次,只搂住我睡,却做不得事。赵姬便问,是病么?莫胡连连摇摇头,我敢问么?我只悄悄说给了夫人;夫人笑说,不行近半年了,才晓得,预备着与老姐姐守活寡便是了;我问何不找太医诊治,夫人说药都服了几个月,甚动静没有,连清晨尿勃也没有了,只怕是真不行了;姐姐你说,为甚忒般厉害一宗物事说不行便不行了?赵姬听得心头怦怦直跳,心下直悔错怪了吕不韦,莫不是自己太疯,他能好端端塌架了?

盘桓几日,夜夜亲昵,赵姬与莫胡几乎是无话不可说了。这夜说得热闹,赵姬便问莫胡经过几个男人?莫胡说两个,姐姐几个?赵姬便说也是两个,说罢一声叹息,你说,男人物事莫非都是这般不经折腾?莫胡咯咯直笑,不晓得不晓得。笑得一阵恍然欲言,却又笑得趴在了赵姬大腿根儿。赵姬大奇,拧住莫胡嫩白的脸蛋儿便要她说话。莫胡一边讨饶一边吃吃笑道,姐姐可知,男人物事能有几多大几多硬么?赵姬噗地一笑,向莫胡的脸打了一掌道,明知故问!说,你见过多大多硬物事?莫胡便吃吃笑着讲述了一则奇闻——

那日,莫胡去渭南贤苑送药,吕不韦却不在书房,等候之时她竟起了睡意。正在朦胧之际,一阵喧哗笑语加着连声惊叹突然从庭院林下暴起。莫胡睁开眼睛走到窗下望去,顿时心下突突乱跳!一个生着连鬓大胡须的壮伟后生赤裸裸挺立在人圈中间,一个车轮正在围着他飞转,那车轴孔中的物事竟是一根巨大的紫黑色的阳具!莫胡眼力极好,眼看那支阳具青筋暴涨勃勃耸动,便知绝非虚假障眼的方士法术。待车轮静止,那支硬得不可思议的阳具还将轴孔嘭嘭敲打了几下,才听得一个带着胡腔的粗厚声音大笑了一阵,如何?这是在下绝技,谁个敢来一试?正在此时,众人却哄笑着纷纷散去。莫胡一看,原来是吕不韦匆匆来了,连忙便倒在书案上睡了过去。

赵姬苍白的脸红得晚霞一般喃喃自语,那厮胡人?有名字么?莫胡咯咯直笑,此等奇人伟丈夫,我也上心哩,悄悄一打问,竟是新来门客,名字忒怪,叫做?对!叫嫪毐!赵姬笑着在莫胡的雪白丰臀上连打几掌,偏你有眼福!还能记住如此一个怪名字!哪两字?写来!莫胡笑叫着连呼遵命,便在赵姬的肚皮上写画起来,姐姐,记住名字管甚用?一饱眼福才叫奇观。赵姬便是幽幽一叹,我不若小妹,只这梁山便是我终生牢狱也!莫胡却爬上来搂住赵姬在耳边吃吃笑着说了一番,末了笑问一句,姐姐,我这谋划如何?赵姬不禁面红过耳,亲昵地将莫胡揽在了怀中笑道,若有如此一个玩物,小妹也来消受一番。莫胡连忙笑叫着爬开,不敢不敢,莫胡见了那物事发晕,小命要紧也!赵姬一把扯住莫胡长发便骑到了莫胡那滑腻丰腴的背上,一边捶打一边笑叱,教你个死妮子小命要紧!偏姐姐命贱么?莫胡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姐姐池深,命大!小妹太浅,只怕那物事溺得一泡,也要淹死人哩!赵姬不禁咯咯长笑,一时心旌摇动身子大热,骤然一股热流喷出便软滑在了莫胡背上……

盘桓了旬日,莫胡还是回了咸阳,赵姬又开始了彷徨焦虑。

又是月余,时当春尾夏头,正是梁山不冷不热最为舒适的阳春之季。这日午后,一支马队牛车轰隆咣当地到了夏宫。赵姬正在山坡跑马,遥见车队马队,以为必是莫胡到了,连忙一马飞回,在庄园南门恰恰截住了前来车马。迎头参拜者却是已经白发苍苍的给事中。赵姬顿时兴味索然,转身便径自回了寝室。随即庄园内外进出脚步匆匆,赵姬情知又是王城依例送来了过夏物事,也懒得理会,便进浴房冲凉去了。换好干爽衣衫出来,赵姬郁闷未曾稍减,正要吩咐掌事侍女备车去西苑,给事中苍老的声音却传了进来:“老臣请见太后。”

虽则心下厌烦,赵姬却也明白这是法度,她不在那方羊皮纸上用印,臣工便无法回王城复命。冷冷一声答应,老给事中便脚步轻悄地到了厅中。赵姬漫不经心地一指书案道:“印在玉匣,自己用了。”老给事中恭谨地盖好了太后大印,却只向羊皮纸上哈着气不走。赵姬便皱起眉头:“路上去哈,我要去西苑了。”老给事中连忙躬身低声道:“老朽受吕府女掌事之托,给太后带来了一宗物事尚未交接。”赵姬淡淡道:“她倒托大,自己为何不来?”老给事中连忙道:“太后明察:渭南两院门客大满,竟日论战。女掌事说,文信侯教她去襄助料理,入夏有了头绪方得分身。”赵姬便是一笑:“也罢。却是甚个物事?”给事中道:“一辆缁车,一个内侍。”赵姬不禁又气又笑:“乖张也!梁山内侍二十余,要那物事何用?还不如送一只狗来!”给事中连忙摇头:“不不不,太后容老朽禀明:这个内侍,本是文信侯女掌事亲为遴选,言其多才多艺,使人不亦乐乎;为太后颐养天年,女掌事特意知会老朽,依王城法度行净身之术,而后进献太后为乐。”赵姬没好气道:“也罢也罢,左右一只活物,来便来也。”说罢回转身唤进守在门廊下的中年侍女吩咐,“你且去随给事中将车接了,随我轺车赶往西苑,看这活物能给我甚个乐子?”

待给事中的车马离去,赵姬便自己驾了轺车快马上道。但住梁山,她素来都是自己驾车自己骑马,从来不要驭手驾车。也只是在车马飞掠山林之时,她才依稀有得些许少女时的奔放情境,心绪也才略微有些轻松。自于莫胡盘桓旬日,她的心便被一个荒诞的梦燃烧起来,焦渴地期盼着可人的莫胡能给她一个真正的闻所未闻的奇观,左右也不枉了这天生的女人之身。不想这个莫胡如此扫兴,竟给她送来了一个净身内侍,虚应故事还说能使人不亦乐乎,当真岂有此理!看来还得召吕不韦来梁山,要再不来,她便亲回咸阳与儿子嬴政理论,逼也要逼得他赞同她嫁给吕不韦;吕不韦若是推辞拒绝,她便亲登丞相府,大张旗鼓地与陈渲住在一起,看你个吕不韦如何处置?心之将死,身败名裂又怕甚来……

“太后勒马!西苑到了。”

若非身后飞骑侍女锐声一呼,赵姬的青铜轺车便要冲进荒莽的山林了。待车马徐徐勒定,赵姬马鞭一指:“上山!”飞车冲上了西苑旁绿草如茵的山坡,赵姬下车沾拭着额头细汗吩咐道:“摆我赵酒,都来痛饮一回。”侍女掌事过来悄声问:“那个活物在车中直喊饥渴,如何处置?”赵姬冷冷道:“狗!将他下来,丢他一根骨头一盆水了事。”

待一方大毡在草地铺开酒肉摆置整齐,两个小侍女偎着赵姬品啜凛冽的赵酒时,侍女掌事带过来了一个黝黑伟岸的汉子,一身内侍黑衣,三寸布冠软塌塌爬在一头散发之上,脸膛光溜溜红赤赤犹如刚被滚水烫过的新猪一般怪诞!赵姬不禁看得噗地一笑:“一副好身板,只可惜没了那般物事也。”两个小侍女便偎着赵姬笑做一团。突然,一个小侍女惊讶叫道:“哟!太后快看,生拔胡须也!莫怪脸红得鲜猪一般!”另个小侍女便红着脸咯咯笑了起来:“莫如也生拔了头发,便活脱脱一头黑猪也!”

“猪便猪!老爹要酒肉!”壮汉猛然一声大喝。

哗地一声,赵姬与几个侍女笑成了一片。侍女掌事笑得弯了腰:“哟!猪火气蛮大也!先下得那排满肉大骨头,喝得那盆清水再说酒肉了。”壮汉嘟哝一句,只要有得咥,一排骨头算个鸟!说罢两腿大岔开小山一般坐在两只大陶盆前,捞起大排骨便是狼吞虎咽。赵姬们一爵酒还没啜完,壮汉手中的大排骨便荡然无存。赵姬们一时屏息,只见壮汉又将盛满清水的大陶盆高高举起,一柱急流朝着那张大嘴便灌了下去,也不见壮汉吞咽,急流却忽忽入腹,片刻间大陶盆清水便一滴不出了。

侍女们惊愕地笑叫起来:“呀!长鲸饮川也!”

赵姬也笑了:“小子倒是本色,叫甚名字?”

“俺叫嫪毐!说了也白说!”

“为甚来?”

“女人都是笨猪,记不得俺这带毛女人半毒猪!”

哗啦一声,侍女们又是喷声大笑,分明是酣畅极了。这个被人骂做猪狗或骂别人做猪狗皆不在乎的壮汉,却竟能将自己的名字拆解为“带毛女人半毒猪”,至少便不是一个真正的笨汉,明而粗,惠而猛,当真妙不可言也!心念及此,赵姬咯咯笑骂道:“你这黑猪,忽而秦声,忽而齐语,猪头猪恼却分明一个胡奴,小子究竟何国人氏?”壮汉昂昂道:“俺嫪毐,生在阴山,长在之罘,老根却在秦国!你老姐姐说,俺嫪毐是何国人氏!”说罢又不胜沮丧地兀自嘟哝一句,说也没用,女人都是笨猪。侍女们又是一阵乐不可支的大笑,竟是谁也没觉得这是对太后的冒犯。侍女掌事一巴掌打落壮汉头上软塌塌的布冠笑问:“你个笨猪,可知道送你到此为了甚来?”壮汉依然一副昂昂然神情:“知道!那个女掌事说了,给一个贵夫人做榻奴,陪她甚来?对!不亦乐乎!”一个小侍女气咻咻道:“呸呸呸!榻奴要你么?黑猪模样!”壮汉却高声大嚷起来:“休说黑猪,给你做榻奴俺嫪毐还不愿意,脆得豆芽菜一般,经得折腾揉搓么!给你个小母狗说,俺有大本钱!有绝技!只这位老姐姐一盆好菜,配我侍奉,!你等几个,哼哼,配不上!”

轰哈一声,侍女们又笑又骂又羞又脑,却对这种闻所未闻的惊人的粗俗无可奈何,除了一口声骂猪骂狗,竟是一句解气的话也说不出来。只赵姬笑悠悠打量着这个黝黑粗俗半脏半净半清半浊似愚似智的后生,心头竟甜丝丝地。虽然那几句赤裸裸地奉承是脏污的狎邪的纯然肉欲的,却也是结结实实的,从来没有从一个男人口里听到过的,她本能地相信,这也是真实的!不是么?作为一个真实的肉体的女人,那几个嫩豆芽般的小侍女能比她更值得男人享受么?这头黑猪倒也精明,真是个折腾女人的高手也未可知。只可惜他被阉割了,没了那物事充其量也只是个逗乐的活宝而已,莫胡啊莫胡,你倒下得手也!

“你等先回西苑,我听这黑小子乐乐。”

侍女们嘻嘻哈哈地跑开了。女掌事临走还递过来一根马鞭笑道:“这头猪皮粗肉厚,打他几鞭定然解气!”赵姬接过马鞭笑了:“黑小子,敢让我打么?”“敢!”嫪毐一把扯开内侍黑丝袍,赫然露出结实黝黑的上身,两步便爬到了赵姬面前,“老姐姐打我便是疼我!”赵姬笑吟吟用鞭杆敲敲那黝黑的脊梁,嘭嘭之声一方石板也似,不禁咯咯直笑:“小子石头一般,打不动也。哎,你小子方才说甚?大本钱,绝技,都是甚来?”“老姐姐想看么?”嫪毐嘿嘿一笑,猛然翻身直跪在赵姬面前,一扯腰间大带,一支巨大的物事便直扑赵姬眼前!啊哟一声尖叫,赵姬便软在了嫪毐脚边。

“还有绝技,老姐姐!”

“走……”赵姬面红耳赤地闭着双眼,两手软软地推着。

“走个甚来?俺侍奉老姐姐绝技!”嫪毐兀自嘟哝着,粗大的臂膊不由分说揽起了赵姬软成烂泥的身躯,撕扯开华贵的锦绣,一挺身便猛然长驱直入。赵姬痛楚地大叫一声便昏昏然不知所以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赵姬睁开了眼睛,直觉自己浑身酥软得面团一般,眩晕得飘悠在云中一般,噫!灯也亮了?啊!身子下湿糊糊是血还是……猛然,一阵粗重地鼾声在榻边响起,啊!这头黑猪!赵姬要霍然起身扑了过去咬断这头黑猪的喉咙,却变成了软绵绵滚在一座黑山之上脸颊紧紧贴住了那粗壮的脖颈口水随着粗重的喘息淹没了毛乎乎的胸膛。老姐姐醒了,来劲也!黝黑的一双臂膊猛然托起白光光的肉体猛然摁了下去,赵姬一声微弱的呻吟,便被汹涌无边的潮水淹没了……

夏天还没有来临,苍白憔悴的赵姬便变成了一个红润娇艳的美妇人,两鬓的白发竟神奇地消失了。竟日胡天胡地,赵姬没有了那怕片刻的独处,任何事都无暇去想也来不及想。那嫪毐随时随地都可能不可思议地将她尽情蹂躏一通,片刻离身,她便立即忽忽大睡,往往还在沉沉之中,便又被折腾醒来。赵姬第一次尝到了连做梦也没有了空闲的疲惫舒畅与忙碌,心下几乎成了一片空白,只终日摇曳着那宗令她沉迷的物事。立秋那日,侍女掌事禀报说丞相府送来待决公文十多卷,其中六宗要太后用印。她愣怔良久才恍恍惚惚笑了,噢噢噢,丞相府呀,用便用了。女掌事问要否给文信侯带信?她又是一阵愣怔恍惚,文信侯?噢噢噢,不看我忙么,聒噪!女掌事再没有说话便走了。

一冬窝罢,夏宫太医照例给太后做开春调理,一诊脉却惊得半日不敢说话。在赵姬慵懒地嘲笑中,太医才颤颤兢兢地说,太后有了身孕。旁边女掌事顿时吓得没了颜色。赵姬却咯咯笑道:“女人没身孕还是女人么?本后有身孕,又不是你等有身孕,我都不怕你等怕甚来?”

立春时节,赵姬第一次用太后印知会秦王并丞相府:内侍嫪毐,忠勤任事,擢升给事中,等同庶长爵,留掌太后宫事务。三日之后,丞相府发来官印上书,说秉承太后诏令,已经将内侍嫪毐之官爵列入俸金,太后毋念为是。然则,王城的秦王儿子却始终没有回书。从摄政法度说,封官赐爵之事,不亲政的秦王是无话可说的,也就是没有任何干预的权力;然则,从礼仪人伦说,作为亲生儿子的秦王,对母后对身边宠臣的封赐表以认同却实在是该当的;不做任何表示,未免太过尴尬了。

赵姬蓦然想起,儿子已经有大半年没有来梁山夏宫做孝行探视了。知道儿子秉性,赵姬心下不禁有了些许忐忑与歉疚。然则一夜之后,盛年怒放的艳丽美妇人又将一切的一切都抛到了九霄云外,连必须有秉政太后参与的春耕大朝会都忘记得干干净净了。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