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43章


十八 十六字诀震撼了齐威王

在洛阳和苏秦分手,张仪终于到了临淄。

对于临淄,张仪并不生疏,一入城他便直奔王宫。在宫门广场停下轺车,他对绯云吩咐道:“车就停在这里,你可去逛逛街市,临淄可是热闹得很呢。”绯云笑道:“吔,逛个

甚来?我就在车上睡觉等你。”张仪说一声“随你了”便向宫门去了。

张仪对齐国是充满向往的,在他看来,齐国是天下大变化的枢纽,齐威王田因齐则是天下仅存的第一雄主。这田因齐即位三十余年,做了三件大事,竟是每件事都改变了天下格局!第一件,铁腕整肃吏治,启动了战国之世第二次变法的潮流,带出了韩秦变法;第二件,与魏国霸权对抗,打了围魏救赵、围魏救韩两场大胜仗,使魏国霸权一落千丈,天下由魏国独霸变为齐秦魏三强鼎立;第三件,建立稷下学宫,使天下士子由争相“留魏”变成了争相“留齐”,天下文明潮头自然也由魏国转到了齐国。在三十年里,齐国能够从中等战国一跃成为首强,自然是齐威王扭转乾坤。秦孝公英年早逝,在方今天下君主中,齐威王就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雄主。正是看中了齐国的强盛与齐威王的英明,张仪才选定了齐国。

张仪的步履是从容的,也是自信的,因为他清楚齐国目下的危机,也谋划好咯化解危机的对策,只看这个老齐王如何对待他了?张仪也不会来齐国。

齐威王正在王宫园林踽踽漫步,偏偏传来密报:东南的越国正在秘密集结大军,准备夺取齐国南部的琅邪地区!他顿时便烦闷起来,望着垂柳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轻拂,竟是梦幻一般。即位三十年余了,他第一次感到了疲惫,第一次心中发虚。老了么?五十多岁,正在如日中天啊;累了么?心中明明还憋着一股劲儿使不出来。

半日徘徊,齐威王总算明白了自己——最让他不安的,是没有一个高明的争霸方略。齐国在他手里是无可置疑的强大了,可是如果仅仅这样,你田因齐毕竟是个庸才!论强国功业,天下数秦孝公首屈一指。老实说,那才叫急起直追迎头赶上。你田因齐秉承的基业家底儿,可是比秦孝公雄厚多了,与嬴渠梁比,你至多做个第二;和魏惠王那个酒囊饭袋比么?未免太得窝囊,可不想窝囊还不行,齐国现下也就是与魏国不相上下。若说到财富军威,说不得魏国还略胜一筹呢。只有使齐国更上层楼,完成统一霸业,你田因齐才算得天下第一雄主,做出了千古第一功业!否则,就只能是个二等明君而已。可是,从何处着手呢?

现下秦魏齐三强并立,面对一个老霸主,一个新强国,齐国该如何摆布?齐威王竟是思谋不出一个满意的对策。当年的上将军田忌出走了,洞察天下的孙膑也不辞而别隐居去了。只剩下一个老丞相驺忌,虽长于处置国务,却素来没有大谋略,与他商议多次都是不得要领。多方派员打探孙膑下落,也是一无所获,搞得齐威王竟是闷闷不乐。

目下又是越国要进犯!越国虽不是劲敌,但对于十多年没有大战的齐国来说,也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不怕打不过,就怕陷入纠缠。别看这个快被人遗忘的越国,山高水深林密,你要打他找不见,他要打你就陡然冒出一大片,若陷入纠缠,急切间不能脱身,中原的霸业就等于白白的拱手送给了两个强大对手。这种局面,齐威王如何能够忍受?可是,如何全盘筹划,急切间竟是难以权衡决断。齐威王又一次想起了田忌孙膑在时的气象,不禁深深懊悔当初对驺忌、田忌将相倾轧的失策处置,非但逼走了田忌,还带累的孙膑也走了,这是他即位以来犯下的最大错失,想起来就隐隐心痛……

“魏国名士张仪,求见我王。”内侍匆匆走来禀报。

“张仪?”齐威王一愣:“是那个骂倒孟子的张仪么?”

“禀报我王:正是那个张仪。”

“好!有请先生,到湖边茅亭!”

内侍匆匆去了。齐威王立即吩咐侍女在茅亭摆下简朴的小宴,他要与这个能骂倒孟子的天下第一利口小酌对谈。在齐威王眼里,一个能将孟子骂倒的人物,一定不是等闲之辈。孟子何许人也?天下第一雄辩大师,天下第一卫道士,清高之极渊博之极智慧之极,但遇对手从来都是高屋建瓴滔滔不绝,鲜有对手走得了三五个回合。这是齐威王在稷下学宫多次亲眼目睹的。就是那个锋锐无匹的新秀荀况,也只和孟子堪堪战了个平手,更不要说其他人物了。可这个张仪,竟在大梁魏王宫以牙还牙,骂得孟子几乎要背过气去!连素来喜欢在名士面前打哈哈的魏惠王都恼羞成怒了,可见其人辞色之锋利。

一个月前,当这个故事传到齐国时,有人说张仪有失刻薄,齐威王却不禁哈哈大笑:“好好好!天下出了此等人物,孟夫子一口独霸便从此休矣!”齐威王明白,要说尖酸刻薄,孟子也不是厚道之辈,痛斥贬损从来都是毫不口软,而且往往都是抢先发难,何独怨张仪?想不到这个张仪今日竟来到了齐国,可得用心体察一番,若果真是个名士大才,那可真叫上苍有眼!

片刻之间,便见垂柳下的草地便道上走来了一个黑衣士子,大袖飘飘,身材伟岸,束发无冠,步幅轻捷,恍若一朵黑云从绿色的草地飘了过来。

“好个人物!”齐威王暗自赞叹,大笑着迎了上去:“先生光临齐国,幸甚之至也!”

张仪也远远看见齐威王迎了过来,心中大感欣慰。这个老国王是天下有名的铁面君主,天性傲慢凌厉,生杀予夺嬉笑怒骂从来都是毫不给臣下脸面,对待稷下学宫的名士,也极少对谁表现出赞赏,只有即位头几年,才对孟子孙膑这样的人物恭迎如大宾。如今,老国王却亲自起身迎接自己,虽然仅仅是一个湖边相迎,谈不上大礼相敬,但张仪已经预感到自己所料不差,思忖间齐威王已是咫尺之遥,张仪连忙恭敬的深深一躬:“魏国张仪,参见齐王。”

“先生拘泥了。”齐威王大笑着扶住了张仪,并拉住他一只手:“来来来,这边茅亭落座。”亲切豪爽竟是如见老友一般。

张仪本来就洒脱不羁,对齐威王的举动丝毫没有受宠若惊的紧张难堪,倒是任齐威王与自己执手来到茅亭。这座茅亭坐落在湖畔垂柳之下,三面竹林婆娑,脚下草地如茵,宽大的亭子间里青石为案,草蓆做垫,却是异常的简朴雅致。进得亭中落座,但觉微风习习一片清凉,酷暑之气顿消。

“好个茅亭,令人心醉。”张仪不禁赞叹。

齐威王笑道:“先生可知这茅亭名号?”

“张仪受教。”

“国士亭。惜乎国士亭,冷清近二十年了。”齐威王慨然叹息了一声。

“张仪无功,齐王何以国士待之?”突然,张仪觉得这个老国王有些着意高抬自己,心中便掠过一丝阴影。

“大梁挫败孟子,先生其才可知。生为魏人,先行报国,先生其节可知。挟长策而说诸侯,先生其志可知。如此才具志节,安得不以国士待之?”齐威王说得字字板正。

张仪第一次受到大国之王的真诚推崇,不禁心头一热,慨然拱手:“齐王以国士待张仪,张仪必以国士报齐王。”

齐威王亲自为张仪斟满了一爵:“来,先共饮一爵,为先生洗尘!”

“谢过齐王。”两只青铜大爵“噹!”的一碰,张仪一饮而尽。

“先生远道来齐,欲入稷下学宫?抑或入国为官?”

张仪不禁对齐威王的精明由衷佩服——心中分明着急国事大计,却避开不谈,先征询你的实际去向,既显得关切,又试探了你的志向;但更重要的是,就此隐藏了齐国最紧迫的困窘,却要试探你是否一个真正洞察天下的大才?寻常士子顺着他的话题走下去,热衷于自己的去向安排,也就必然对齐国的急难茫然无觉,果真如此,这场小宴也就到此结束了,“国士”云云也将成为过眼云烟。心念一闪而过,张仪拱手做礼道:“谢过齐王关切。然则,张仪不是为游学高官而来,却是为齐国急难而来。”

“噢?”齐威王惊讶微笑:“一片富庶升平,齐国有何急难啊?”

“歧路亡羊故事,齐王可知?”张仪也是微微一笑。

“歧路亡羊?先生请讲。”

“杨子的邻人丢了一只羊,请了许多人帮着寻找,也请杨子帮忙顺一条直路寻找。杨子惊讶问:一只羊,何用如此多人寻找?邻人说:歧路多也。杨子就帮着去找了。整整一天过去,找羊者晚上在邻人家会合了。杨子问:谁找见羊了?都说没有。杨子惊讶不解。邻人说:歧路中又有歧路,我等不知所以,便只有回来了。此所谓歧路亡羊也。张仪以为,歧路可亡羊,歧路亦可亡国。目下,齐国便正当歧路,齐王以为然否?”

“齐国歧路何在?”齐威王目光炯炯的盯住了张仪。

“齐有大国强势,却无霸业长策,此歧路一也。西有中原大业,南有海蛇纠缠,何去何从?了无决断,此歧路二也。大道多歧路,若贻误时机,一步出错,齐国就会纷扰不断,日渐沉沦。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魏国之衰落,也只在十余年也。”

一席话简洁犀利,齐威王面色肃然,起身离席,便是深深一躬:“先生教我。”

张仪坦然道:“霸业长策,首在三强周旋,次在四国捭阖。我有十六字齐王思之:联魏锁秦,和秦敬魏,北结燕赵,南遏楚韩。”

“烦请先生拆解一二。”齐威王精神大振。

“三强之势:齐国处东海之滨,秦国处西陲关山,魏国居于中原要冲。秦国与齐国少有战事,但却都是近三十年来崛起的新锐强国,都是实力雄厚的的大国,都有雄心勃勃的君主。志在统一中原,是齐国与秦国的共同志向。惟其如此,只有秦国才是齐国真正的、长期的敌手,而魏国则是沉沦腐败、外强中干、不堪威胁天下。然则,这个魏国对于秦齐而言,却又是极为重要的一个力量,魏国倒向那一边,那边就可能获得立足中原的巨大优势!秦魏百年深仇,素来敌对,迄今为止,秦国还没有洞悉到争取魏国的重要。当此之时,联魏锁秦,使秦国不能轻易东出函谷关,为齐国霸业之要!此其一也。其二,秦国虽是齐国的真正敌人,但在列强并立之时,齐国却不能与强悍的秦国结怨,而要和解为上,尽量冲淡两国争霸的真面目,多多向秦国宣示修好愿望。如此一来,秦国这个火炭团便推给了魏国。而联魏、敬魏之根本,在于利用魏国做齐国的石头,打向秦国的脚后跟!若按如此方略,三强之中,齐国稳操胜券也。”张仪侃侃而谈,显然是早已想透。

“好!后边八字呢?”齐威王竟是一动也不动。

“天下战国,三强连成东西一线。其余四国,北方燕赵,南方韩楚,应对所以不同,在于他们与齐国的利害关联各不相同。燕赵两国均与齐国接壤,多有边民冲突,小战不断。齐国要聚力压向中原,就必须与这两个大临国结盟修好,腾出手来专力与秦国、魏国周旋抗衡。齐对赵有救援之恩,对燕有战胜之威,只要齐国示好,赵国燕国定会乐于跟从,如此北方大安。此为北结燕赵。”

齐威王微微点头,目光竟如火焰般灼热!

张仪侃侃道:“遏制楚韩,因由不同。韩国虽小,但地处中原要害,又有宜阳铁山,各国大是垂涎。得韩,则南可威胁楚国,西可封锁秦国,东可压迫魏国,洛阳王室更在韩地包围之中。然则,申不害变法失败后,韩国实力锐减,劲韩之名大为暗淡,已经成为最弱小的战国。齐对韩有再生大恩,韩对魏有血战之恨,韩国人恨魏而爱齐。只要齐国继续与韩国修好,韩国就会成为齐国的附庸。要韩国长久附庸齐国,就既不能让韩国强大,又不能让韩国受欺。齐国需要一个驯服的韩国,此为遏制韩国的根本所在!南方楚国,山高水深,地域荒僻广袤,任谁不能一战数战灭之。然则,楚国历来冥顽不化,对中原野心勃勃,那个国家也不能控制。唯一有效对策:联合魏国,封锁楚国与淮水以南,使其不能北上!此为遏制楚国。如此纵横捭阖,齐国安得不成千古大业?”

微风吹拂,湖畔垂柳摇曳,张仪咬字很重的魏国口音在风中传得很远。

听着听着,齐威王紧紧握住了铜爵,双手竟微微有些发抖。这一番鞭辟入里的分析,使他当真如醍醐灌顶般猛醒!骤然之间,三强格局与天下大势便格外透亮。寻常名士泛论天下大势,齐威王也听得多了,往往都是不得要领。张仪却迥然有异,以齐国利益为立足点,剖析利害应对,句句要害,策策中的,当真是高屋建瓴。连齐威王都觉得是一团乱麻的七国纠缠,竟被他刀劈斧剁般几下就料理清楚!

“此人大是奇才!”瞬息之间,齐威王几乎立即就要拜张仪做齐国丞相。但是,这位久经风云变幻的老辣国王还是生生忍住了,他要再看看张仪,这可是托国重任啊。尽管已经平静下来,他还是情不自禁的一拍石案:“先生一席话大是解惑。但不知这联魏锁秦,却有何具体方略?如何联?如何锁?”

张仪几乎不假思索:“齐魏相王。齐秦通商。”却是点到为止,没有再说。

齐威王默默思忖有顷,已经想得清楚,觉得张仪的方略实在高明,心中大是松泛,不禁又起身为张仪斟满一爵:“来,为先生长策,一干此爵!”竟是先自饮尽,还笑着向张仪亮了一下爵底。酒谚云:先干为敬。但在国君待客的礼仪中,却没有任何一个国君这样做。张仪自然深感齐威王敬重之情,举爵便是一气饮干,也笑着亮了一下爵底,只不过是双手握爵,以示更为谦恭的回敬。

“先生对越国北进,却有何化解之策?”齐威王知道,面对如此奇人已经无须隐瞒,便直截了当的问出了这件头疼的事。

“化解越祸,易如反掌也。”张仪颇为神秘的笑了笑:“只是,此事须得张仪亲自出马。”

“如何?”齐威王显然是不愿张仪离开了:“先生定策,派特使办理不行么?”

“齐王且先听我的策谋。”说着便凑近齐威王身边,一阵悄声低语,仿佛怕远远站着的老内侍听见一般,说完坐回笑问:“如此捭阖,特使可成?”

齐威王听得频频点头,却又大皱眉头:“先生孤身赴险,我却如何放心得下?然则,此事要派别个前去,确实也可能坏了大事,当真两难……”

知道齐威王已经是真正的为自己担心了,张仪心中大是感奋,慨然拱手道:“齐王以国士待我,张仪敢不以国士报之?齐王但放宽心,张仪定然全功而回。”

齐威王思忖一番,终于一拍石案:“好!先生返齐之日,便是齐国丞相!”

“谢过我王。张仪今日便要南下。”

齐威王慨然一叹:“先生如此忠诚谋国,田因齐心感之至。只是无法为先生一壮行色了。”说罢回身对老内侍下令:“立即带先生到尚坊府库,一应物事财货,任先生挑选!”

张仪笑了:“谢过我王,两匹快马,百镒黄金,足矣!”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