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51章


二六 亘古奇书阴符经

北风呼啸,大雪纷飞,原野上的一切都模糊了,孤独的草庐已经完全淹没在漫无边际的风雪之中。远远看去,只有那高高的桔槔与井台上的辘轳依稀可见,成为寻找草庐的唯一标记。大黄从旷野里飞奔过来,须得时不时的停下来瞅瞅桔槔,嗅嗅脚下,才能继续飞奔。大黄终于扑到了草庐门前,“汪汪汪!”的抖擞着浑身雪花大叫起来。

门板刚刚拉开一道缝隙,大黄便嗖的裹着风雪蹿了进去。“大黄,真义士也!”苏秦啧啧赞叹着,连忙拿下大黄口中叼着的棉套包袱,又连忙顶上门板堵上草帘,才回头拍拍大黄:“来,一起吃。”“汪汪!”大黄摇摇尾巴,径自卧到角落去了。

“啊,你吃过了?好,不客气了。”苏秦打开棉套,拿出里面一个尚有温热的铜匣,拉开盖子,便见一匣满荡荡的软饼酱肉弥漫出浓浓的香气。苏秦拿出一块饼一块肉放在大黄身旁的石片上:“这是你的,饿了就吃。”说完回身便大咥起来。

苏秦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草庐一结好,苏秦便开始了一种奇特的粗简生活。每日黄昏,大黄准时回庄,叼来一顿干食。他知道这是父亲的苦心安排,便也没有拒绝。几天之后,索性自己也不再动炊,就是这每晚一顿干饼酱肉,喝一通老井的甜水了事。瞌睡了,便在草席上和衣睡上一两个时辰,醒来了便到井台上用冷水冲洗一番,立即又回来揣摩苦读。日复一日,倒是分外塌实。前两天突然下起了漫天大雪,苏秦才恍然大悟,已经是冬天了!看看风狂雪猛,他没有让大黄回庄,可也忘记了自己动炊,竟硬是一天一夜没离开那张破木板书案。直到方才大黄在门外狂叫,他才猛醒,大黄自己偷偷回庄了!

狼吞虎咽的咥完了软面饼与酱肉块子,苏秦精神大振:“大黄,雪很大么?”

“汪汪汪!”

苏秦笑了:“我去赏雪了,你歇息吧。”刚拉开门,大黄却已经嗖的蹿了出去。

茫茫原野,风雪无边,充斥天地间的只有飞舞的雪花与呼啸的风声。极目不过丈许,闻声不过咫尺。苏秦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只能感到冰凉的雪花打上脸颊,呼啸的寒风掠过原野。久旱必有大水,秋末入冬三个月一直没有雨雪,上天幽闭过甚,自要猛烈的发泄一番,上天无情,却有人道啊!

住进草庐,苏秦心底深处的那股烦躁急迫便消失了。他的第一件事,便是翻检书箱挑选书籍。自己书房的那几箱书,他只选出了老师临行赠送的《天下》,其余诸子大师的文章抄本,他都觉得与自己所要做的事太过疏离,没有必要再花功夫。东归的路上他已经想好,自己学问的面上渊博,缺乏的却是专注一点的精深。这一点,就是对天下大势的洞察。要锤炼这种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