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63章


回到府中,田文还是在梦中一般,几乎不能相信这梦寐以求的尊贵就如此这般的如愿以尝了?苏秦将到,田文最感尴尬的就是自己的身份。魏无忌、赵胜、黄歇三人,都是名副其实的王室公子,另加特使衔,代表三国自然是名正言顺。就连燕国荆燕,也是副使头衔。可是自己却只是一个白身公子,而且还不是正宗世子,徒有一个公子名义罢了。如此身份,如何与燕国武信君、五国上卿苏秦与三国公子特使会谈大事?邦国交往,自古以来便是身份对等者的谈判,自己矮了一大截,岂不尴尬难堪?田文没有更大的奢求,只想有个王室特使职分,事情便顺理成章了。他也想过,若老国王始终“忘记”此事,那便意味着马上要换人与苏秦周旋了。迫在眉睫了还是没换,便当不会忽略这个关键环节。突然召见,他也曾想过可能会解决这个难题,但他还是没有料到这位老国王出手竟是如此大器——世子、特使、令箭、虎符,一举便将田文变成了齐国的实力贵胄!

世子是根基地位,是最根本的身份。在春秋之前,天子与诸侯国君的嫡长子才称为“世子”。有世子身份,才有继承王位、君位与财产的权力。入得战国,天子与诸侯国君的“世子”都升了格,称为“太子”。于是,“世子”便成了贵胄继承人的称谓。田婴家族是王室支脉,爵位是靖郭君,又是开府丞相,其继承者自然便是“世子”。贵胄权臣确立世子如同国君确立太子一样,历来有“立嫡立长”与“立贤立能”两种主张。在凝滞平静的年月,立嫡立长自然是难以动摇的法统。但在战国大争之世,立贤立能却成为主流呼声。虽则如此,立嫡立长还是优先,除非嫡长不贤不肖,立贤立能还是不能理所当然。能否立贤立能?一则靠家族首领的遴选确认,二则便是国君的指定。寻常时日,国君是不干预的,但在要害权臣的继承人确定上,国君一旦指定,那便是不可改变的王命。齐威王诏命田文为田氏世子,那便是将田文确立为田婴家族的嫡系继承人,田婴家族的全部权力、荣耀、财富,都理所当然的由田文继承!对于田文这样一个庶出子弟,这是最重要的命运改变。有此身份,特使与否便立即显得无足轻重了!

令箭,是他在一个月内随时晋见国王的特殊权力。虎符,则是他一个月内可任意调动齐国兵马的特殊权力。在老国王的晚年,将如此权力赐予一个新锐后进,是临淄权臣们无论如何也难以想象的。

田文在后圆里转悠了半个时辰,方才慢慢平静下来。他决定立即去见父亲,毕竟,在此等大事上装聋作哑,是会令父亲难堪的。不想匆匆回到丞相府,在门厅便恰恰遇上父亲派去接他的书吏。原来父亲也同时接到了老国王的诏书,要田婴立即为田文举行世子加冠的大典!田婴已经将大典确定在此日清晨,要将田文召来叮嘱细节,并在家族聚会中一并公布。此时,田文也无可推脱,便一切听任父亲做主了。

此日清晨,田氏宗庙举行了盛大的“王命世子加冠”大典。一个时辰中,田文便从一个庶出子变成了靖郭君世子,名正言顺的王族公子,田文的府邸也变成了世子府。

隆重的典礼刚刚结束,门客斥候便飞骑回报:苏秦一行冒死泅渡潍水,冯驩已经妥为接应,晚间便当抵达临淄!田文听罢,立即命令国宾驿馆作速布置准备接待。传令骑士刚走,田文蓦然想起一事,随后飞车来到驿馆。

樗里疾正在悠悠漫步,不防田文匆匆而来,嘿嘿笑道:“你这小子,又要来糊弄老夫了?明告你,那个鸟地方,老夫再也不去了。”

田文哈哈大笑:“天下之大,上大夫见识见识何妨?”

“嘿嘿嘿,留下你去见识吧,老夫可要多活几年呢。”说着黧黑的脸膛竟是红了。

田文笑不可遏:“也就是上大夫可人,别人呵,田文还不费这番心思呢。”

樗里疾笑骂:“鸟!也就是老夫孤陋寡闻,才上你这恶当!”

两人笑得一阵,田文拱手道:“上大夫啊,这驿馆住得长了也憋闷,换个地方如何?”

“噢?换到何处?”

“王宫之南,稷下学宫大师堂,如何?”

“也好。齐国也就稷下学宫是个正经地方,老夫还真想见识见识呢。”

“捡不如撞,现下就搬过去如何?”

“你这小子呵,总是风风火火。好,恭敬不如从命,寄人篱下,也只有任人欺侮了。”

“上大夫竟日骂我,田文才是受气包了呢。”

“哪里哪里?”樗里疾大笑间,却突然压低声音颇为神秘的低声道:“哎,老实说,你小子敢不敢到秦国去?”

“到秦国?”田文惊讶笑道:“做盐商还是马商?”

“出息?做丞相!”樗里疾一字一顿,神色郑重。

田文惊讶得张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懵了片刻,不禁哈哈大笑:“上大夫呵上大夫,一次绿街,你个老哥哥当真恨我了?作弄人好狠也!”

“胡说甚来?”樗里疾正色道:“樗里疾乃秦国特使,如何能拿此等事顽笑?”

“兹事体大,我还回不过神来,容我想想再说。”田文笑道:“来吧,我帮你收拾了。”

“没得啥收拾,你坐在这儿等便了,片时就好。”樗里疾说着便摆着鸭步摇进了大厅,只听一阵呼喝,不消两盏茶工夫,便与三个随从护卫走了出来。随从抬着一口木箱,樗里疾自己背着一个包袱,若非衣饰差别,还真是难分主仆。田文不禁暗自感叹:秦人如此实在,秦风如此简朴,秦国安得不强?若是中原六国特使,连送的带买的,任谁也得几车行囊!

护送樗里疾到稷下学宫安置好,田文又与这位黑胖子特使盘桓了半日,竟是觉得樗里疾快人快语,爽朗诙谐,当真投机。老国王叮嘱他“不罪强梁”,就是指不能无端得罪秦国特使。目下看来,想得罪这位黑胖子还真是不容易。他是软硬不吃,又从来没有恃强凌弱的大国强横脾性,硬是与你磨叨,你是弱国臣子,又能拿他如何?看看到了午后,田文还是硬着心肠告辞了,惹得樗里疾啧啧啧的感叹了好一阵子。

这时,苏秦一行已经到了淄水西岸,临淄城楼已经遥遥在望了。

“公子来郊迎先生了!”冯驩指着远处的烟尘旗帜,兴奋的喊了起来。众人望去,但见宽阔的临淄官道上一面大旗当先,马队轺车锐急而来,直如离弦之箭,将滚滚烟尘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好快!绝非寻常车马!”赵胜不禁高声赞叹。

冯驩道:“诸位有所不知,公子门客中有一班驯马奇才,是以多有良马飞车。接无忌公子的那辆车,才是真正的日行千里,人称‘追造父’呢!”

“噢呀,追造父?那无忌公子明日就该到了嘛!”黄歇大笑起来。

苏秦凝望着对面渐渐逼近的车马旗帜,已经朦胧看见了那个斗大的“田”字,想到这是合纵成败的最后关头,不禁一阵感奋,打马一鞭便迎了上去,黄歇赵胜荆燕等立即飞骑随后,迎向了田文车马。

田文已经远远看见了冯驩,心知对面便是苏秦一行,便将轺车放缓了速度徐徐打量而来。面前这队人马不过二百余人,没有旌旗,没有轺车仪仗,普通得如同一支民间商旅。将近半箭之地,田文清晰的看见了须发灰白衣衫仍然沾满泥巴的苏秦,心中不禁肃然起敬:一个布衣之士,历经磨难而胸怀远大报复,面临急难,不惜舍身泅渡,此等气概天下能有几人?感慨之间,田文已经跳下轺车遥遥拱手:“齐国田文,奉王命恭迎武信君并诸位公子!”

苏秦也下马迎来:“苏秦多谢齐王,多谢公子。来,这位是楚国公子黄歇,这位是赵国公子胜,这位是燕国副使荆燕将军。还有一位是魏国公子无忌,可惜留在了潍水营地。”

田文与几人一一见礼,末了慨然笑道:“武信君毋忧。我已得飞鸽信报:苍铁已经在潍水接到了公子无忌,今夜定然可到临淄聚齐!”

苏秦惊讶:“苍铁何许人也?如此之快?”

“噢呀,就是那个‘追造父’了!”

田文笑道:“此人与田文也是一段奇遇,日后说与武信君消闲。诸位一路鞍马劳顿,请登车入临淄,田文为诸位洗尘接风!”说罢一挥手,马队中便驶出了四辆青铜伞盖轺车。田文请苏秦四人登车,一声令下,冯驩率马队开路,田文自己殿后,护卫着苏秦车队辚辚西去。

到得临淄,驿馆已经是灯火通明,护卫森严。驿丞向田文禀报:诸位大人的住所、骑士营地与接风酒宴已经准备妥当,请令定夺。田文与苏秦略一商议,便先行安顿骑士在驿馆外树林中扎营,苏秦几人先到住所梳洗更衣,半个时辰后开宴。

接风宴席排在了驿馆正厅,倒也是富丽堂皇。按照田文目下的地位与权力,本当在自己府邸举行这场接风宴席。但田文的原有府邸太小,只有五开间六进,偏院还住满了门客,多有不便。最主要的是田文想到了老国王的叮嘱“不卑不亢”,接风宴席设在驿馆,便是国事,进退皆可斡旋,又避免了“私结外使”的嫌疑,倒也不失为两全之地。

田文正在大厅门口等候,突然听得驿馆门外响遏行云般的萧萧马鸣!心中一动,快步走出大门,便见一辆奇特的无盖黑篷车堪堪停在门口,四匹雄骏的胡马正在喷鼻嘶鸣!一个黑衣劲装的精瘦汉子拱手高声禀报:“苍铁奉命赶回!贵客安然接到!”田文大喜,正要上前迎接客人,却见一人已经从篷车中跳下,内穿铁色软甲,外罩大红斗篷,一顶六寸玉冠,分外的凝重挺拔!田文肃然行礼:“得见公子无忌,幸甚之至!”魏无忌从容做礼笑道:“公子侠义雄奇,魏无忌三生有幸也!”对答两句,两人便大笑执手,联袂进了驿馆。

苏秦刚到厅中,惊讶得揉了揉眼睛:“啊,真是公子无忌么?”

田文大笑道:“大活人一个,如假包换!”

“噢呀!神奇神奇!我以为齐国人虚应故事呢!”黄歇兴冲冲走了进来,竟是连声惊叹。

“大兄!”赵胜在门外便喊了起来,冲进来便拉住魏无忌笑叫:“真是神!早知道有这般神车,也不用泅渡了!”

田文笑道:“车再神,最多也只能坐两人,你还是得泅渡呢。”

众人不由一阵大笑,田文道:“来来来,入席!无忌公子不用梳洗,正好!”

六张长案早已排好,苏秦东面居中,田文对面相陪,魏无忌、黄歇、赵胜、荆燕便两侧就座。田文举爵高声道:“武信君并诸位今日赶到,恰到时候。来,先干一爵,为诸位洗尘!”

“干!”铜爵相向,众人都一饮而尽。

“噢呀,这齐酒如此厉害了?”饮惯了柔顺兰陵酒的黄歇,咂着嘴满脸通红的嚷起来。

“也是,没想到齐酒如此凛冽。”苏秦也是额头冒汗,啧啧连声。

赵胜却大是精神:“好酒好酒!与我赵酒堪称伯仲之间。”

魏无忌却只是淡淡微笑,浑无觉察,竟举爵笑道:“我要敬公子文一爵,多谢你的骏马神车!否则,魏无忌无今日口福也。”竟大饮而尽。

“好酒量!”田文高声赞叹,:齐酒取海滨山泉水酿就,后劲忒长,寻常人须间歇饮之。无忌公子颠簸千里,空腹连饮两大爵,佩服!”

“诸位兄长不知道么?我这姐夫是有名的海量君子,从来只饮不说呢。”

魏无忌笑道:“休听赵胜之言,无忌原只是憨饮而已,与诸位善品善饮差之远矣!”

席间一阵笑声,苏秦却举爵向田文道:“齐国有此好酒,公子有此大才,合纵便是吉兆!来,我等与公子再干一爵!”说罢也是一饮而尽。

田文爽朗大笑:“闻武信君绵长柔韧,竟能连饮齐酒,田文夫复何言?干!”饮罢一爵,心知苏秦要将话头引入正题,不禁置爵慨然道:“武信君,诸位仁兄,齐国之事,田文自是一力为之。只是齐国近年与中原列国来往稀疏,国政多有微妙,田文尚不知我王如何决断?”

“噢呀,那个秦国樗里疾,是否也在临淄了?”

田文点头道:“实不相瞒,樗里疾来临淄一月,尚未见到齐王。”

“咄咄怪事!那他如何不走?”赵胜少年心性,急不可耐的插了进来。

苏秦道:“此人韧性极好,齐王不做最后决断,他是不会离开临淄的。”

“噢呀,齐王狐疑不决,难处究竟何在了?”

苏秦向魏无忌微微一笑:“公子以为呢?”

“齐王之疑,根在魏国。”魏无忌不假思索的回答:“魏国衰败,直接事端便在与齐国两次大战:围魏救赵之桂陵大战,围魏救韩之马陵大战。两战之后,魏国三十万精锐大军连同战将庞涓,悉数覆灭。此后,秦国商鞅便借此百年不遇之良机,一举歼灭魏国仅存的五万铁骑、八万河西守军,非但收回河西,而且占据了河东要塞离石。魏国被迫迁都大梁,从此一落千丈。齐魏两战,乃魏国衰败之枢纽。”魏无忌沉重的叹息了一声:“齐王之虑,在于魏国能否丢开这个大仇,真正与齐国和解?”

赵胜急迫道:“就是说,魏齐能和解,则齐国加盟合纵,不能,则与秦国结盟!”

苏秦点点头:“诚如是也,魏公子大有眼力。”

“噢呀,这魏王齐王,都是老王。人老了记仇,一辈子酿的陈酒,还真难变淡了。”

田文一直没有说话,内心却大是惊讶。自己一直以为,老国王不做决断,是年老难以理事,甚或是昏聩不明雄风不在丧失了判断能力,却如何就没有想到这一层呢?魏无忌一说,田文立即恍然,老国王对他的所有模糊叮嘱都变的清晰起来,拖住樗里疾的意图也顿时清楚!田文自感惭愧,不禁慨然拍案:“诸公所言,使田文顿开茅塞。然则,不知武信君可有解开我王心结之良方?”

苏秦正待说话,突闻大厅门外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众人不禁一怔,这驿馆虽非官署,可也是国宾重地,等闲斥候是不能驰马直入的。田文是东道主,立即站起疾步而出,旋即又大步进来向苏秦拱手道:“我王诏令,即刻接见武信君与公子无忌!”

厅中一片肃然。作为使节,晋见国君自然是越早越好,这是值得高兴的。但是,这无疑立即印证了苏秦与魏无忌的判断,六国合纵的最后一个关口便赫然矗立在面前!攻克此关,合纵便大功告成,否则便是功亏一篑。座中各人都是六国合纵的直接主事者,顿时都感到了一种沉重的压力。苏秦肃然站起,向座中拱手环礼一周,看看魏无忌,便欲举步。

“且慢!”黄歇破天荒的忘记了“噢呀”话头,离坐起身,高举铜爵:“来,我等为武信君,为魏公子壮行!一干此爵!”

六只大铜爵锵然碰撞,尽都一饮而尽。苏秦已经缓过神来,朗声笑道:“诸位继续痛饮,静候佳音便了。二位公子,走吧。”

三辆轺车辚辚驶过临淄市街,驶入王宫,驶入碧玉池畔,又换马穿过草地、竹林与树林,才被女官领引到一座大殿等候。田文心中忐忑,不知老国王要在哪里召见他们,面对苏秦与魏无忌又不好启齿,便只有沉默。幸亏只等得片刻,便有一名紫衣女官前来宣诏:“请武信君、魏公子无忌、公子文,到二陵殿晋见。”田文一听,更是困惑莫名,齐王宫中几曾有过一个二陵殿?这会是什么地方?思忖之间,女官已经领引着三人穿过几道回廊,来到了一座灯火通明的青砖大屋前。田文恍然笑了,这不就是往昔老国王常常议事的大政殿么,何时改名叫了二陵殿?不过能在这里接见苏秦魏无忌,田文总算松了一口气,他最怕老国王一时糊涂,将赫赫苏秦弄到帐幔四垂的密室,自己再从天而降,岂不贻笑天下?

进得大殿,苏秦不禁惊讶了。从门厅到正厅,几十盏白纱风灯照得通明一片,晶莹光润的白玉地面中央是一片巨大的红色地毡,地毡中央便是三张长大书案。最引人注目的,是两边墙壁上的巨大壁画。一边大书“桂陵之战”,一边大书“马陵之战”,画的正是两场伏击战的激烈场面。《马陵之战》将庞涓惨死的场面画得犹为真切!虽然惊讶,苏秦对齐威王的用意却是一目了然,反倒是微笑着欣赏了两边壁画。再看魏无忌,却是两眼一瞄,便再也不看,脸上竟似浑然无觉一般。

正在此时,紫衣女官高宣一声:“齐王驾到——!”

随着尖锐清亮的声音,中央巨大的木屏风后走出来一位年迈的老人:一身宽大松软的布衣,一头白如霜雪的须发,一脸清晰可见的黑色老人斑;没有高高的天平冠,没有华贵威严的王服,也没有象征权力的三尺王剑。任谁看见,也不会想到这便是叱咤风云威振中原一举将齐国变成一流强国的齐威王!

苏秦略微一怔,便躬身拜下:“五国特使苏秦,魏国公子无忌,参见齐王!”

老人站在六级王阶上,静静的注视着两人,目光犀利得如同两柄长剑,苍老沙哑的声音回荡在大殿:“苏秦?好!是个人才:跋涉于坎坷,崛起于沉沦,终成大器也。”

“齐王奖掖,催臣惕厉自省。苏秦谢过齐王。”

“公子文,请两位入座便了。”老人的布衣大袖摆了摆,两位女官飘了过来,轻柔的将老人扶进王案后的坐榻之上,还给老人脚下垫上了一个厚厚的棉枕。这样一来,高坐的老人便好象一个居高临下的仙翁一般。老人坐定,微微平息了喘息,悠然问道:“先生此来,何以教我?”

“苏秦为六国合纵而来齐国。天下大势,齐王洞察深彻,不用苏秦赘述,但凭齐王决断便了。”苏秦竟是破天荒的简洁利落,全无条分缕明透彻剖析雄辩滔滔的说辞。

老人无声的笑了:“田因齐老矣,听不得长篇大论了。先生简约如此,老夫也就直言了。先生可曾想到,此殿何名?”

“二陵殿。”

“何谓二陵?”

“桂陵、马陵,两次大战。”

“两次大战,何国受益?何国受害?”

“齐秦大益,魏国大害。”

老人喟然一叹:“先生明白人也。齐国有恩与秦,齐秦结盟,当是水到渠成。若加盟合纵,齐国却是有大仇于魏,齐魏接壤,岂非弄巧成拙?既丢了秦国,又与强邻为敌?此中利害,先生如何权衡?”

苏秦思忖,齐威王果然老辣,三言两语便将利害摊开,向合纵开价,逼魏国作出明确承诺,而且将秦齐结盟郑重端出,用了“水到渠成”来说,显然是想让苏秦与魏无忌知道,他的本意是想与秦国结盟的。事实上,樗里疾还没有见到齐威王,齐国在两方之间还是保持着一种不偏不倚的中立。齐威王如此说法,显然是想表示一个明确强硬的姿态:不满足齐国的要求,他就会“水到渠成”的与秦国结盟!对于齐威王这样曾经沧海的君主,任何避实就虚的说辞,他都会不屑一顾,要使他转变,只有一个办法:必须明确回答他的要求,行还是不行!

苏秦看了看镇静自若的魏无忌,向齐威王高声道:“六国合纵,要害便是同心协力。齐王所虑,大在情理之中。苏秦素无虚词,不想徒然担保。公子无忌乃魏王特使,魏齐怨恨,公子无忌可向齐王申明。”

“先生真睿智之士也。”齐威王喟然一叹,却突然沉声问:“无忌公子,魏王之意,究竟如何啊?”瞬息之间,这位老人眼中又闪出凌厉的光芒。

魏无忌生性持重,虽然心中已经全然明白齐威王的意图,却依然不想急于说话,就要等齐威王发问。如此姿态,也是要给齐威王一个印象:魏国也不是急于要和齐国修好,魏国完全是从天下大局出发而“被迫”做出痛苦抉择的。若急于表明心迹,反倒容易使年老多疑的齐威王误以为魏国另有所图。

见齐王发问,魏无忌郑重做礼道:“启禀齐王:魏王与国中大臣,原也是对齐国有深仇大恨。然则强秦东出,屠戮中原,大势所迫,兼武信君运筹策划之功,我王方才决意加盟合纵,并决意与齐国泯灭恩仇,永久修好。强秦虎狼,目下惟独对齐国没有直接侵掠,齐国若能加盟合纵,实为大义之举,列国自当以齐国为楷模,铭记齐国大恩。若与齐国计较旧恨,实为泯灭良知之举。我王虽则多有缺失,然则大敌当前,还是决意从大局出发,向齐王申明两点:其一,魏国推齐国为合纵盟主,以盟主号令是从;其二,愿与齐国单独订立盟约,各守疆土,永久修好。”

“噢——?”齐威王悠长的一声感叹,竟是惊讶、欣赏、疑问尽在其中:“魏王比老夫大是年长,果真有如此明锐?无忌公子,魏王最多是点点头而已,这般有分量的言辞,恕老夫无礼,老魏王说不出来。”片刻停顿喘息,老人又是赞赏感慨:“魏罂生子若此,老夫眼红得紧哪。”语气突然又是一转:“公子明言:你非太子,做得父王之主?”

“有关合纵,魏无忌做得主。”

“好。然则,老夫如何才能塌实呢?”

这一问大有深意,魏无忌此前已经说过,魏国要与齐国单独结盟修好,只因两国是根深蒂固的老仇恨。可齐威王仍然有此一问,显然是不相信一简盟约。思忖之间,魏无忌已经明白,断然答道:“齐王若有疑虑,魏无忌愿留齐国,以做人质。”

“好!有胆识。”齐威王竟然拍案激赏:“有得先生、公子,本王决断:齐国加盟合纵!”

“齐王英明!”苏秦与魏无忌想不到齐威王如此明快,不禁同声赞叹。

“呵呵呵,”齐威王也高兴的笑了:“至于盟主嘛,齐国是不做的了。盟主之国,须得与秦国有大仇者担当,请先生另行谋划了。从今日起,合纵涉齐之事,由公子文全权处置。”

田文竟然惊讶得愣怔了片刻,方才拜下高声道:“臣田文领命!”

齐威王疲倦的挥了挥手,紫衣女官高声宣道:“召见礼成——!”话音落点,年迈的国王已经靠在大枕上睡着了,一阵苍老的鼾声粗重的回荡在大殿。

回到驿馆,苏秦对焦急等候的黄歇三人备细说了情由,几个人竟都是感慨万分。黄歇兴奋的提出重开夜宴,田文哈哈大笑,连声吩咐摆酒庆功。这一场酒直喝到东方发白,除了不饮齐酒的苏秦与东道主田文,人人都醉倒了。

就在朦胧的秋霜晨雾中,王宫女官快马驰入驿馆,宣布了齐威王的紧急诏命:赐封公子田文为孟尝君!

苏秦心中一动:“不好!公子即速进宫,否则只怕是来不及了!”

田文大惊,飞马进宫,大约一个时辰,王宫中便传来消息:老国王薨了!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