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65章


远交近攻

一 离宫永巷深深深

十月之交,秦川原野草木苍黄。

这日午后时分,一队车马出了咸阳南门,过了渭水大石桥,便辚辚开向了东南河谷的一座灰色城堡。几乎就在车马大队堪堪进入城堡之时,一骑快马从后飞来遥遥高喊:“谒者 羽书急报!”马队簇拥的一辆青铜篷车便停了下来,车旁一人立即从骑士手中接过羽书,利落拆开递进了篷车。片刻之后,篷车里传出了一句话:“着王稽明日来见。”说罢脚下轻轻一跺,马队便隆隆开进了城堡。快马骑士飞去之时,寒凉的秋风鼓着暮色便徐徐湮没了河谷城堡。

秦昭王很是烦闷,便来到了这座很少驻跸的行宫。这座行宫叫做离宫,是父亲惠文王建造的。至于为何叫了如此一个名字,秦昭王却是实在说不清楚,记得当年问过母后,母后只是一笑:“毋晓得,叫甚是甚了。”母后的笑意分明有着些许神秘,秦昭王却也不再问了。他对扑朔迷离的宫廷隐秘素来很厌烦,甚至对一切密谋事体都有一种本能的不喜欢。然则,他却偏偏生在了王宫,做了国王,且还是个权力交织最是盘根错节的非亲政国王。在孝公商鞅变法之后,秦国还没有出现过如此错综复杂的权力交织。当此之时,若脱开密谋两字,他便注定要被碾得粉碎!上天何其昏聩,如何偏偏让他这个厌烦权谋之人,顶起了非常之期最需要机谋的王冠,竟注定要终生浸泡在权谋之中?摄政太后、开府权相、赫赫四贵、巍巍武安君,他身边到处耸立着权力的高山,他这个秦王便始终只能在这些权力高山的峡谷中游荡,实在是惊悚莫名。摄政母后虽则去了,大势却是更为险恶。母后虽也独断,对他这个国君儿子却是处处留有尊严。母后自裁前曾经对他说过,母后老了,你也长成了,明年开春,娘便扶你你亲政吧。以母后之精明,此等大事不可能不对舅父丞相叮嘱,然则舅父丞相非但一个字也不提起,权力反而更是膨胀了。最教秦昭王头疼的,便是魏冄以赏赐军功为名,将穰侯自己、华阳君、泾阳君、高陵君、武安君的封邑一举扩大为百里,且变成了实封。

秦法:功臣虚封,君侯地无过六十里,无治权。虚扩一百里犹可说,最要紧的是这实封。所谓实封,便是封主有治民并收缴赋税权;实封但成,私家军兵便会接踵而来,封地便有可能重新变为规避郡县官府的自治世族。此做法若成定例,秦法的坚实根基岂非要日渐瓦解?好在白起以“封地累赘,无人照料”为由,坚执没有受命,使秦昭王暗中松了一口气。自三君受了百里实封,丞相魏冄便与这三人同气连枝,气势大盛,被咸阳国人呼为“楚四贵”。没有了母后震慑魏冄,这位大权在握的老舅究竟会走到哪一步,秦昭王当真还心中无底。以武安君白起的威望权力,本可以对魏冄有所牵制,谁料白起偏偏却是个兵痴,除了打仗精益求精,对国事朝局之微妙竟历来是浑然无觉;加之魏冄素来激赏白起,每遇大战必亲自坐镇粮草辎重,白起自然也就与魏冄形同一党了。如此大势,秦昭王内便是孤掌难鸣,随着年岁日增,自保虽则稍有余力,要整肃朝局却是远远不足。

没有亲政,整日在咸阳宫只看一大堆已经被魏冄批阅过的文书,秦昭王自然是烦躁郁闷,便索性来到这座离宫过冬,好隔三见五地在终南山冬日猎场放马驰骋。谁料进了河谷离宫,心里还是沉甸甸的,山水还是灰蒙蒙的,非但没有丝毫的轻松舒坦,反倒平添了几分空旷落寞。秦昭王也料到必是如此,便带来了全套《商君书》刻简,要在离宫下工夫揣摩一番,看看自己能否从中寻觅出几则有用谋略来?

次日午后,秦昭王正捧着一卷《商君书》在池边茅亭外徘徊,内侍禀报说王稽到了。秦昭王便吩咐侍女在茅亭下煮茶,令内侍将王稽径直领到这里来。过得片刻,王稽便大步匆匆走了进来,秦昭王目光一瞥便笑了:“脚下生风,谒者必有斩获也。”王稽便是长长一躬:“我王所料无差,秦魏盟约结成。”便将双手捧着的铜匣恭敬地放到了王前石案上。秦昭王目光一闪:“没有了?”王稽看看亭外老内侍与亭下煮茶侍女,秦昭王却道:“本王身边还算安宁,有话便说。”王稽低声道:“老臣访到一个天下奇才!”“是么?”秦昭王目光骤然闪亮,却又淡淡一笑,“姓甚名谁?有何奇处?”如此最简单一问,王稽却陡然打了个磕绊又连忙道:“此人原本魏国中大夫须贾书吏,目下化名张禄,老臣疑为大梁名士范雎!”秦昭王不禁笑道:“你个王稽,谁是谁都没弄得清楚,便自奇货可居了?”王稽一时窘迫便是满面通红:“老臣何敢如此轻率?只是此人此事多有周折,尚请我王容老臣仔细道来。”秦昭王一指对面石案:“西晒日光正好,入座慢说了。”

王稽整整说了半个时辰,秦昭王竟是一句话也没插问,及至王稽说完已是暮色残阳,秦昭王依旧迷惘地沉默着。王稽素知秦王禀性,便也不发问,只是默默对坐着。良久,秦昭王突然开口:“张禄便是范雎,你能确证么?”

“不能。”王稽一脸肃然,“张禄便是范雎,只是老臣依情理推测。”

“此等推测,可曾说给张禄?”

“老臣说过三次,他只不置可否,末了只两句话,‘秦国得我则安,谁做谁何须计较?不见秦王,在下只能是张禄。”

“你便说,此话却是何意?

“老臣之见:若张禄果真范雎,便是范雎畏惧魏齐势力,认定只有秦王才能保他无性命之忧,此前不愿走漏丝毫风声。”

“能料定穰侯行止,足证此人机谋非凡,然则才具大谋却何以证之?”

“目下尽是事才佐证,要辨大才,唯我王听此人论国论天下。”转而低声,“老臣自当隐秘从事。“

秦昭王却陷入了沉思,良久霍然起身道:“谒者书房说话。”便大步走了。

三更时分,王稽方才出得离宫飞马而去,回到咸阳府中,已经是天交五鼓了。王稽顾不上沐浴用饭,先找来那名精悍御史一阵秘密吩咐。这个御史原本是王宫吏员,是秦昭王特意为王稽出使遴选得一个臂膀人物,并非王稽部属,出使归来便当归署就职。但在王稽吩咐之后,精悍御史却立即带着两名骑士出得咸阳,在淡淡晨雾中飞马东去了。王稽此时却是疲累已极,进得寝室便囫囵睡去,一觉醒来却已经是午后光景了,用得两个舂米饭团喝得一鼎肉汤,便匆匆来到了偏院。

张禄正在院落里小心翼翼地漫步。通向正院园林的石门口,一只大黑狗守着门槛在秋阳下结实地打着呼噜,一双眯缝的眼睛却只对着转悠者扑闪。秋风吹过,满院落叶沙沙,张禄信步走到石门前笑道:“看守便看守,打呼噜便能骗我了?笨狗!”大黑狗沮丧地喉鸣一声,骤然睁开大眼对着张禄一闪,便当真闭上眼呼噜过去了。张禄不禁呵呵笑着蹲在大黑狗头前道:“小子还算行,回头跟我看大院子去,这里多憋屈也。”黑狗却再也没有回应,只扯着呼噜横在门槛下动也不动了。“只可惜啊,你黑豹也是生不逢主,只在这里做得个看家狗了。”张禄兀自嘟哝一句,便又在院子里转悠去了。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