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秦帝国》第97章


黄衫女子略一思忖便道:“侬勿乱动,要去我送你。”说罢回身一声吩咐,“推车进来。”便听外间一声应是,片刻间便有一个侍女推进了一辆两轮小车,车身恰恰容得一人坐进,坐位扶手包了麻布,车轮竟是厚厚的皮革包得严严实实。黄衫女子也不说话,只将一个大棉垫树起在坐位中便道:“来,坐好了。”便将嬴柱庞大的身躯扶进了小车,回身又对侍女吩咐一声,“煎好药等着。”便推起小车出了寝室向后园而来。

嬴柱坐在车上,既不觉丝毫颠簸,也听不见咯噔咣当的车轮声,悠悠前行竟如同泛舟池水一般,不禁便是一声感喟:“夫人呵,却是难为你也!这车是何时打造的了?”

黄衫女子笑道:“打造多年了,给老来预备的,今日却教你撞上了。听说孙膑当年便坐得这两轮推车,我便托人从临淄尚坊搞来了图样,在咸阳打造了一辆,只这皮革包轮是我的思谋,晓得无?坐着惬意么?”

“好好好,惬意之极也!”嬴柱拍着扶手连连夸赞,“只是呵,要个侍女推便了,你却太累了。”“毋好毋好。”黄衫女子笑得咯咯脆亮,“侬是爷了,我却谁也信不过,晓得无?”嬴柱不禁哈哈大笑,学着楚音便道:“侬个小妮子,却是颗甘棠果也,晓得无?”身后女子也咯咯笑应:“甘棠便甘棠,侬毋得软倒牙便了。”

谈笑间便到了后园门外,停车举步,嬴柱已经大感轻松,吩咐华阳夫人不要等他,便大步匆匆地走进了简朴的小庭院,一个长躬一声请见,却闻庭院中一片寂然了无声息。嬴柱心下困惑,便轻轻推开了中间大屋虚掩的木门,一眼看去,榻案皆空,却不见士仓。仔细打量,却见空荡荡的书案上一张羊皮纸在晨风中啪啪拍打着压在上面的石砚,便快步走上去拿起了羊皮纸,一眼瞥去,目光竟痴痴地钉在了纸上:

  安国君台鉴:老夫出山有年,对公子多方导引,却无矫正之法,有愧

于君矣!先墨而后法,此乃消弭公子乖戾浮躁禀性之惟一途径。奈何公子

恶文如骨,嗜武如命,闻大道而辄生轻薄,不堪以国士待之也。老夫纵有

谋国之学,终非庙堂之器,空耗宫廷,无异沐猴而冠,何如早去矣!虽负

君之敦诚,终不敢欺心为师。虽负范叔之托,终不敢以治国大道非人而教。

不期相逢,老夫宁负荆范叔之前,亦无意空谋于君也!

嬴柱的双手瑟瑟发抖,脸色涨红得无地自容。能说甚呢?老士仓的话句句带刺,字字中的,对他父子竟是一片赤裸裸地蔑视嘲讽,尖刻辛辣,情何以堪?然则,老士仓说得不对么?嬴傒不是暴戾浮躁么?自己不是沐猴而冠么?士仓为自己设谋,自己却遮遮掩掩,不能大刀阔斧地建言力主,老士仓如何不觉得“空谋于君”?嬴柱啊嬴柱,你便被儿子强么?还不是一般的“不堪以国士待之”……

“晓得又有事了。”随着一句柔软的楚语飘来,华阳夫人拿过了那张羊皮纸,端详一阵便是哧地笑了,“这老儿倒是扎实,毋拽虚文。”嬴柱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冷冰冰便是一句:“扎实个甚?分明辱我父子。”“哟!”华阳夫人惊讶地娇笑一声,一只手便摩挲到了嬴柱胸口,“侬毋上气,良药苦口,侬整日教我的。”嬴柱不禁红着脸勉强地笑了:“只这老士仓不辞而别,未免太教人难堪也。”华阳夫人笑道:“悄悄然又无谁个晓得,难堪甚了?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也是。”嬴柱长吁一气终是释然笑了,“这难堪便丢开它了,只日后却是难也。傒儿文武兼通的名声已经沸沸扬扬,一朝露相却如何收场?父王暮年操政,常有旦夕之变,身边没个大谋之士,处处便捉襟见肘。你却说,不难么?”

“满好,想到这厢才是个正理。”华阳夫人偎着嬴柱,一只手在嬴柱胸口肚腹上下摩挲,两汪大眼睛却只滴溜溜转着,“这样好毋好?还在这老儿身上谋出路!”

“人已经走了,如何谋法?真是!”

“追!”华阳夫人哗哗摇着羊皮纸,“你听,‘不期相逢,老夫宁负荆范叔之前’,这老儿定然是找范雎去了!若跟着老儿找到范雎,他能不帮你么?想想。”

“对也!”嬴柱恍然拍掌,“应侯一定会帮我,好主意!”一转身便大步出了庭院,匆匆往前院书房去了。华阳夫人冲着嬴柱背影淡淡地笑了笑,便慢悠悠地推着两轮车消失在庭院外的林间小道中。

暮色时分,两辆辎车各带一名便装骑士出了太子府后门 ,出了咸阳东门,便在宽阔的秦中官道向东疾驰而去了。

初夏的鸿沟两岸,满眼都是莽莽苍苍的绿。

这鸿沟也叫大沟,却是战国之世赫赫有名的一条人工河流 。北边的进水沟口,便开在大河南岸的广武,东南穿过大梁城外,再南下三四百里连接颖水入淮,实际上便是连接大河与淮水的一条人工大运河。这条赫赫大水南北全长近千里,贯穿魏国全境,堪称战国之世最大的水利工程。魏国西南富甲天下,十有八九便是得利于滔滔鸿沟灌溉了两岸的无垠良田,促成了大梁城的水陆大都会。鸿沟修建之时,正是魏惠王即位的第一个十年(惠王在位五十余年),锐气正盛,国力最强,历时二十有一年,直到魏惠王三十一年,这条引水大沟方才竣工。历经八十余年风雨沧桑,这鸿沟依然是巍巍然大有气象——堤岸宽三丈高三丈,比寻常城堡的城墙还要坚固雄峻;堤岸林木夹持,绿树参天,每隔三里便有一道引水支渠伸向东西两岸的原野;东岸大堤却是一条再拓宽六丈的南北官道,道边三层白杨遮天蔽日,傍着鸿沟官道一直伸向了淮北的无垠平川;透过护道白杨,鸿沟的滚滚碧波在明亮的阳光下便如一面面铜镜闪烁。车马路人行于道中,白杨林遮天蔽日,清风吹拂,流水滔滔,便是感喟不绝。

此时正当午后,车马络绎不绝。时有商旅在道,那运货牛车衔尾相连,动辄便是两三里长,这鸿沟大道便是一片不绝于耳的轰隆咣当声,秀美深邃的白杨林峡谷便也显得燥热起来。便在这车马如流的大道上,却有一红一白两匹骏马靠着道边一路飞驰南下,及至路人抬头观望,红白两骑却已如两朵流云飘了过去。

“好骑术!”辎车中便有人啧啧称赞。

“彩——!”牛车伕们却坊间博戏般高喝一嗓子,道中便是轰轰然连绵不绝。

饶是如此,两骑却依旧如飞掠过,便有只言片语树叶般飘了过来:

“又不是逃跑,歇息一阵也。”一个柔和清亮的声音笑着喘着。

“前面便是阳夏地面 ,山冈歇马。”

前行骑士话音方落,坐下骏马便是一声长嘶四蹄大展,一团火焰般飞出了夹道层林,飞上了鸿沟东岸的一座山头。后行白马也是衔尾急追,红衣骑士勒马之际,白马也长嘶一声人立在侧。一个白衣女子飘然下马,指着山头一柱高大的石碑惊讶道:“魏尾楚头?鸿沟还没完,这便是楚国地界了?”红衣骑士笑道:“三五十年前,别说鸿沟,就是淮北也有一半是魏国。那时侯,这鸿沟以南的淮北地面便叫做‘魏尾楚头’。近二三十年来,魏国萎缩乏力,楚国便趁机蚕食了整个淮北。这一方‘魏尾楚头’碑嘛,便也被楚人北移到阳夏来了。”白衣女子一撇嘴笑道:“刚打个盹儿世事就变了,真是。”

“说得好!”红衣骑士哈哈大笑,“倒真是刚打了个盹儿也。”一声笑叹又指点道,“大道车马多,忒憋闷。这山冈多好,大石有得睡,山溪有得喝,比满路商人车马在眼前晃悠,强得多也!”白衣女子笑笑,便从马背上拿下一个皮褡裢放在了一方大青石上:“你自酒肉,我去打水了。”便拿着空水囊向山腰的淙淙山溪走了过去,刚要汲水,却突然凝神侧耳一阵,回身笑道:“仲连,山谷里有歌声,耳熟也!”

红衣骑士放下手中褡裢便大步走了过来,搭眼望去,只见谷底树林旁的草地上支着一顶白布帐篷,一辆黑篷辎车停在旁边,两匹红马在草地上悠闲啃草,炊烟袅袅,歌声隐隐,只是不见人影走动。

“楚歌也。”白衣女子轻声笑道。

“听!”红衣骑士一摆手,两人屏息凝神,便闻散漫歌声从谷底隐隐飘来:

布衣遨游兮  瓦釜不鸣

长策未尽兮  山河难定
鱼龙百变兮  恩怨丛生
远去大邦兮  悠悠清风……

听得一阵,红衣骑士便是哈哈大笑,放声喊道:“范叔——,你不当官了?”

歌声戛然而止,便见谷底树林中影影绰绰一个身影走出来挥着大袖喊道:“山上,莫非鲁仲连乎?”

“果然范叔,天意也!”红衣骑士一拍掌便撩开大步向山坡下流星般飞来。山下身影也大笑着快步迎来。片刻之间,黑红两只身影便在山脚下拥在了一起。

“去国遨游,瓦釜不鸣。范叔却是大雅也!”

“布衣纵横,无冕将相。仲连依旧本色也!”

两人互相打量着。曾几何时,范雎已经是两鬓斑白,往昔英挺的身材已经显出了隐隐地佝偻,一领宽大的麻布袍分明是前长后短了,久坐书房的白皙面容也是沟壑纵横写满了风尘沧桑。鲁仲连更是见老,一张古铜色的大脸上虬结着灰白的长发长须,一领大红斗篷衬着隆起的肚腹,身材更显得粗壮高大,若非那双依然炯炯有神的豹眼与一口浑厚的齐鲁口音,任谁也想不到这便是当年英风凛凛的布衣将相鲁仲连。

“仲连,光阴如白驹过隙,不觉老去也!”

“范叔,逝者如斯夫,我辈风云不在矣!”

痴痴打量之间,两人一声感喟,竟是感慨唏嘘不能自已。正在此时,却闻山坡上遥遥飞来一阵明亮的笑声,便见裙裾飘飘,白衣女子已经从山坡轻盈地飞到了两人身后,笑吟吟奚落道:“不期相逢,老友白发,枉自嗟呀!”闻声回头,两人俱各开怀大笑。鲁仲连正待介绍,范雎却摆摆手,兀自上下将白衣女子打量一番,不胜惊讶道:“呀!这便是小越女么?青山不老,绿水长春,活生生南国仙姑,我等孙女也!” 认真、夸张而又谐谑,白衣女子不禁便是红着脸咯咯笑弯了腰:“哟哟哟,那我也来猜猜,一脸沧桑,金石嗓音却是天下独一无二!分明便是昔年咸阳应侯府那个范雎了?”“噫!”范雎困惑地大耸着肩膀摊开着两手,“老夫知你易,千里驹小越女如影随形两不离。你却何以识得我了?”鲁仲连笑道:“范叔却是不明白,但凡我与要人密谈,她都守在门外或窗下。当年我入咸阳,也是一般。”范雎恍然大悟,不禁哈哈大笑道:“十年不忘一听之音,弟妹好耳力也!”

小越女笑笑,回身便是一个呼哨,山冈上两匹骏马一声嘶鸣便从山坡上飞了下来。小越女从马上拿下两个长大的皮褡,笑吟吟道:“范叔有炊锅便好,今日你俩口福也。”范雎恍然笑道:“我是闲散游,酒肉炊具齐全,都在车厢帐篷,弟妹根本不用添甚,只动手便了。”小越女粲然一笑:“别个不用,只怕这酒是要添的了。”范雎拊掌笑道:“说得好!楚头逢老友,敢不醉千盅?不管甚酒,只管上便了!”鲁仲连兴奋得大手一拍笑道:“好!只一路臭汗湿衣,这道水绿得诱人,先清凉一番再来痛饮如何?”“妙极!”范雎顿时来了精神,“我车上有干爽衣衫,走!”

这傍山小河是颖水的一条支流,虽然湍急水深,却清澈得连河床的鹅卵石都清晰可见。鲁仲连三两下剥光衣衫跳入水中便是一阵费力扑腾,水花四溅声势惊人,却只是在原地打转。岸边大石上正脱衣衫的范雎不禁哈哈大笑:“东海千里驹,原是个笨狗刨也!”跃身入水,便如一条颀长的白鱼飘到了兀自四溅不休的水花中。“噫!”鲁仲连抹摔着脸上的水珠便站了起来,“范叔不是旱鸭子么?”范雎一边划水一边道:“祖上三代都是大河船民,能不会水么?”鲁仲连恍然笑道:“噢——,怪道我祖上是猎户,原是我不会水害得也!”骤然之间,范雎喀喀两声咳嗽便踩水站了起来,笑得腰都弯了下去,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鲁仲连却浑然不觉,大喊一声又兀自扑腾起来,沉雷般的水声夹着范雎的大笑声便弥漫了幽静的河谷。

“开席也——”遥遥传来小越女清亮的呼唤声。

两人上得岸来各自换上干爽麻布长袍,一身清凉大见精神,便是一路笑声到了袅袅炊烟处。却见帐篷外草地上已经铺好了一张大草席,草席上满荡荡热腾腾四个大盆,一盆清炖鲤鱼雪白雪白,一盆炖肥羊飘着嫩绿的小葱,一盆临淄鲁鸡烤得红亮焦黄,一盆藿菜米饭团金黄翠绿;四大盆之外,还有一片荷叶上整齐码着的三五斤切片酱干牛肉,一大木盘小葱小蒜,一大碗醋泡秦椒,两大坛老秦凤酒外加满荡荡一个酒囊,直是色色诱人。

“彩!”范雎喝得一声,便是指点赞叹,“一席齐楚秦,弟妹好本事也。”

“啧啧啧!”鲁仲连笑道,“不遇范叔,只怕我这老饕还没有此等口福呢。”

“一路风火逃兵祸一般,有得空了?”小越女笑吟吟解下腰间布围裙,走过来将手中几片荷叶在席边摆好,“来,荷叶后就座。范兄开鼎了。”

“坐。”鲁仲连一拉范雎,便在草席上大盘腿坐了下来,见范雎还是一撂大袍压着脚跟挺身跪坐,不禁揶揄地笑了,“范兄终是官场势派撂不开,那般坐法得劲么?若非这草席太小,我这粗汉便大伸腿了,那何等惬意也!”“说得是。”范雎脸一红笑了,“这礼坐等闲也便半个时辰,否则两臀压得双脚发麻,站都站不起来。”小越女惊讶道:“哟,怪道贵人们起身要侍女扶持,原本是脚麻也!”范雎不禁哈哈大笑:“布衣没有侍女,便大盘腿了。”说着一屁股坐实在地盘起两腿,“好实在,好舒坦!来,开鼎——”说罢拿起粗大的竹筷当的一敲陶盆,便举起了面前的大陶碗,“楚头逢故交,风尘两布衣,快哉快哉!干!”

“好酒辞!”鲁仲连举碗一句赞叹,“老布衣便与你新布衣干了!”说罢两碗一碰,两人便汩汩干了。见小越女没有举碗,范雎慨然道:“南墨小越女名满士林,今日却是第一次谋面,来,老夫与弟妹干了这一碗!”正要举碗尽饮,小越女却一把拉住范雎胳膊笑道:“范兄且慢,我是从来不沾酒,只能用白水替代了。”说罢便捧起面前陶碗,将一碗清亮的凉水只轻轻呷了一口便放在了面前。“噫!”范雎大是惊奇,“白水也只饮一口?”鲁仲连呵呵笑道:“范兄不知,她是三日一餐,一日三水,由得她了,你我只管痛饮便了。”范雎却更是惊奇:“弟妹南墨名士,如何却修习道家辟谷之术了?”“范兄两岔矣!”鲁仲连笑道:“她这是幼时一段奇遇所成,来日方长,有暇便让她说给你听了。来,再干!”

小越女却岔开话题笑问:“范兄遨游,夫人何不共行?”

“双飞比翼者,岂能人人为之也!”范睢慨然一叹,“我已将家人送回故乡了,河谷一庄,桑园百亩,也够得她母子生计了。”

小越女惊讶道:“都说魏安厘王要给你百里封地,范兄没有就封?”

范雎摇摇头:“我为秦相十余年,出远交近攻之策,夺三晋土地城池无数,与魏赵韩结下了山海冤仇。三晋迫于强秦之威,虽一力示好于我,我却如何能陷进这个泥沼?”

“好!”鲁仲连一拍大腿,“范兄终是明澈也。魏国连一个信陵君都容不下,你纵然就封不理事,也是安宁不得。走得好!”转而又是一声叹息,“若非长平撤军,秦王当不会见疑于范兄。说到底,是仲连将你拖进了六国泥沼也!”

范睢一笑,摇摇头便是一脸肃然:“仲连差矣!长平撤军,基于秦可胜赵然却无力灭赵之大势也。如秦有灭赵之力,范睢岂能主张撤兵?况仲连兄入咸阳见我,秦王尽知。若非如此,我一己之策岂能不见疑于朝野?说到底,长平撤军原是将计就计,岂有他哉!”

“妙也!”鲁仲连哈哈大笑,“自以为范兄中计,却不料是我钻了圈套,好!两清。”

范雎却又是一叹:“谁料秦王无端反悔,骤然三次起兵灭赵,皆大败于合纵联军,期间又逼死白起,以致秦国朝野汹汹,以我为替罪牺牲也。当此之时,秦王固不疑我,然我却已经没有了资望根基,秦王一旦有变,我岂非白起第二?当真说起来,我之离秦,不在秦王疑我,而在我疑秦王也。”

“范兄此话却是有理!”鲁仲连钦佩间却又是慨然一叹,“范兄呵,你知道山东六国最惊诧最疑惑处在哪里么?”

“先杀白起,再放范雎,岂有他哉?”

“着!”鲁仲连一拍大腿,“如此昏庸老王,守着他等死么?走得好!”

范雎却是一阵默然,又淡淡一笑道:“好也不好,不好也好,不说它了。说说你老兄弟吧,不是赵国要对你与信陵君封地授爵么,如何跑到楚国来了?”

“先干一碗再说!”鲁仲连猛灌一大碗,顿时满面涨红气咻咻嚷了起来,“鸟个封地授爵!不要者塞给你,真要者不给你,如此赵王,安得没有长平大败!秦国若是再爬起来,这山东六国我看便真是完了。范兄且看,早晚总有那一天!”

“如何,连救亡图存之千里驹,也对山东六国没信心了?”

“左右你不是秦国丞相了,有没有,你又能如何?”鲁仲连黑着脸嘟哝了一句。

范雎不禁哈哈大笑:“我能如何,该当是你能如何,还为六国周旋么?”

“范兄呵,仲连这次可是真伤心也。”小越女幽幽一叹,“自秦赵两强上党对峙,我就再没有回过会稽,一直跟着他奔波了十几年。可任谁也不能预料,合纵成了,联军胜了,原先的一切指望竟都化成了泡影呵。”鲁仲连黑着脸只是饮酒,范雎却是默默地看着小越女,目光中尽是疑惑关切。小越女便断断续续地说起了她所看到的故事——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