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02回 南顿县戚忠授徒 长安城兄弟求学


数月后的一天,戚忠看到眼前几个徒儿都甚聪明,学的不错,心中暗喜,叫休 息一会儿,几人围坐于师傅身旁。师傅道:“我们戚家的武艺原是祖传,前代并没 有传于外人,但祖上也没有明禁传徒。刀、枪、戟等长兵器各有一百零八路,而剑 法却只有六十四路。你们除了学好长兵器外,每人都要把剑法学好。此剑法除了马 上可杀敌外,于陆地上博斗最具威力,舞动起来甚是潇洒飘逸,煞是好看。但决不 是花架子,可谓是招招制敌,其中浸透了我曾祖父他老人家的无数心血。只是我们 戚家多少年来少与外人争斗,世间真正知道我们戚家武艺的人并不多。”

师傅接着道:“凭心而论,戚家武艺并不输给天下任何一家。长兵器原来只有 八十四路,每一招有三四个变化。那一年我祖父才只有十四、五岁,跟着我曾祖父 和同乡人一起外出做买卖。用北方产的大豆,换南方产的茶叶。这一天,渡过长江, 来到江边一个镇上,天已经擦黑了,安排好住处,晚饭后,大家回房休息。我曾祖 父却有个嗜好,爱听唱戏,便携我祖父去听戏。谁知半夜回来后,六个同伴,全部 被人杀死于店中,七辆装满黄豆的大车也不知去向。摸摸伴当,无一活口,再找店 家,哪里找得到,再查别的住客,也已人去房空。猛然惊醒,定是先到客人是一帮 贼匪,店家不是同伙,便是被吓跑。曾祖父也是仗着有一身好武艺,非报此仇不可。 当下父子两人点燃油灯,伏身察看车辙去向。确定以后,连夜追赶。天刚放明,已 经看见车队。曾祖父大吼:‘杀人贼寇,留下命来!’车队之中奔回两骑,马上之 人也不答话,举刀便砍。曾祖父对付强盗更不手软,抽出宝剑,飞身跃起,立毙二 匪,夺得二马。父子上马,追上强盗见人便杀。我祖父虽然还小,力量不足,但凭 着剑招精绝,兀不吃亏。我曾祖父一看不用照看我祖父,放心大胆杀敌,须臾之间 索回八命,夺得一杆丈八蛇矛。我祖父人小却也杀死一人,眼见敌人均已毙命,父 子两人赶着豆车返回。未走里许,见三人骑马追来,曾祖父让我祖父赶车先走,自 己独自拦截。手中有了长兵器,胆量倍增。敌人到来,三人将我曾祖父围住,双方 不再言语,斗在一起。五、六个照面后,曾祖父看到敌人一强两弱,思衬着,先杀 庸手。数个照面,将一庸手刺死,少了一敌,顿觉轻松。又斗了五、六个回合,另 一庸手也死在矛下,所剩一敌也不逃走,矛枪相斗也甚激烈。又斗了三十余回合, 对手堪堪不敌,照此下去,最多再有二十回合,敌人必死无疑。正在这时,敌方又 赶来一人,叫:‘哥哥莫慌,我来帮你!’山谷中回声刚过,马已至前,这哥俩并 肩斗我曾祖一人。弟弟一加入战团,我曾祖大吃一惊。又斗了十几个回合,我曾祖 越斗胆越寒,如见鬼魅,心想完了,我父子今天要做异乡之鬼了。再说这兄弟二人, 若单个交战,虽然武艺也甚是高强,却也不是我曾祖对手。可二人一联手,却端得 匪异所思。二人枪法一正一反,堪为互补。我进攻时你可防护二人,你进攻时我可 防护二人,间或二人又可同时攻击。这样一来就等于敌人只攻不守,而我曾祖父时 不时还要对付两人同攻,他感叹: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世间竟有如此武功,曾祖父 提心吊胆。赶了半夜路,格杀十人,水米未进,到现在是又饥、又渴、又累,可他 老人家虽然苦苦支撑却未受伤。他在仔细地寻找敌人的破绽,虽然双枪组合风雨不 透,可我曾祖父却对武艺有着不同凡响的造诣。一边苦斗,一边查找敌方破绽。一 处、两处、叁处,不着急,再看看,能多看破几处就多几份胜算。你们想想,如果 只看到一处破绽就贸然出手,如一击不中,机会可能就再也不会出现了。当看到第 五处破绽时,曾祖父他老人家便不再等了,一现破绽,出矛又猛又重。弟弟哼的一 声,被铁矛洞穿心脏,死于马下。我曾祖父一击中的,心中长长出了一口气。敌人 只剩一人,且早已被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离死已经不远了,便加紧了攻势。未用几 招,一矛刺断了敌人的左手拇指。一杆长枪连同拇指掉落地上,敌人拨马便逃,我 曾祖父杀的眼都红了,放马便追。敌人一看我曾祖父紧追不舍,吓的跳水逃走。我 曾祖父一看追不上了,拨马回来,追上大车,叫我祖父弃车。我祖父不解其意,曾 祖道:‘我糊涂,你也糊涂了,舍不下这豆车,就会丢了我们父子的性命!’父子 二人沿江找一小船渡到北岸,一路潜藏,逃回家中。

伴当的亲属得知亲人恶死他乡,悲痛悼念不提。

曾祖父寻思:长江南岸,一夜之间死了二十人,另有七辆豆车,定会严加追查。 只有客栈的人听过我们的口音,这些人中除了店主和伙计,均已被杀死。我追上匪 徒时的喊叫,只有十一人听到,这十一人也已死了。只盼六个伴当身上不带泄露身 份的物件。渡江之时,给了梢公一串五铢钱,一指北岸,并未言语,看来他们一时 半刻是查不到这里的。沛县的乡音和青州相仿,不是本地人根本分辨不出。再说, 大豆原本是北方盛产之物,由他们向北去查好了。只是匪徒势众,又有惊世骇俗的 双枪组合,看来多半是什么帮会组织。只可惜没有斩尽杀绝,让其逃走一人,要防 他们前来寻仇。”

听到这时,刘縯道:“师傅, 您不是说咱们的枪法有一百单八路吗,怎么又成 了八十四路?”

师傅也不理刘縯,继续讲下去:“我曾祖父原是武痴,自从斗过了双枪组合, 便被其奇妙的招式深深地吸引着,弄的是茶、饭不香。他独自闷在屋中,一遍又一 遍地回忆着那兄弟俩的一招一式。半年以后,终于彻底想明白了。双枪组合,只有 四处是真正的破绽,而第五处是兄弟俩配合不默契所至。而这几处破绽,于武功见 识上不足的人也不会轻易看出。如此看来,这双枪组合,端的非同小可,天下已少 有匹敌。我曾祖父又精心钻研了半年有余,终于将戚家长兵器发展到现在的一百单 八路,其中有四招,是专门克制双枪组合的。七十年过去了,我祖父也已作古,终 于没有再见到仇家。”

刘縯道:“师傅,我和子丰兄学枪,孝孙兄和刘仲学戟,我们能不能也一正一 反的学,学成以后也组合组合?”

师傅道:“世上的事总是有一利必有一弊,由于双枪组合过多的把招式用在了 防守和相互照应上,其进攻必然大打折扣。他们的双枪组合虽然招法奇妙,若是单 打独斗,便非绝顶武功,比我们戚家枪法就逊色多了。等你们把枪法学全,也可连 手试试,其中也有不少组合的味道。”

刘嘉道:“师傅说的真是令徒儿神往。”

刘秀道:“师傅,您老人家不公平,他们学全后都能组合,偏我一人学大刀, 我学全之后和谁组合!”

众人听后哈哈大笑。

刘仲道:“你不会去央求母亲,让她再生一个弟弟,你们俩一起组合。”

众人复笑。

师傅道:“文叔,师傅教你们的武功,学成之后,只单独一人便可行走天下。 况且刀、枪、戟虽然招法不同,其路数还是有许多相通之处的,你可以和哥哥们任 意组合。”

刘秀听后方才高兴。

师傅又道:“文叔,你现在还小,石锁你千万别碰,伤了筋骨可不是耍的,我 已让人给你量身做了一把小长木刀,你可用来练习。目前,你可和哥哥们一起学习 拳法。”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戚忠师傅腿疾早已痊愈,日间教导徒儿练力气、练轻身、 习武功。于晚上和雨天教徒儿们学兵法、习战策。

中秋佳节,刘钦设家宴,请戚师傅入席。刘钦道:“先生来此,已二年有余, 几个孩子的武功已大有长进,先生的人品、见识更令人敬佩,能得先生来调教几个 孩子,是他们的福份,甚幸。”戚忠道:“大人客气了,我落难于此,承蒙大人收 留,又相待甚厚,实在是感激不尽了,几个孩子又都聪明好学,我很是喜欢。”刘 钦道:“先生大才,只留于我府中做教师,实在是委屈先生了,我有个不情之请, 想请先生暂时出任县都尉一职,闲时也可继续调教几个孩子,等有机会,自当举荐 先生高就,不知先生意下如何?”戚忠道:“大人言重了,现时,我已无意做官了, 我能来此,并与你们相聚甚欢,亦乃天意,几个徒儿学成以后,以待天时,望能上 报国家,下安黎庶,青史垂名,我愿足矣! 孙子曰:兵,凶也,万不得已,不得用 之。我观天下,等徒儿们长大,或有用武之时。”

刘秀时年八岁,小小年纪,偏爱种植,何时播种,何时收获,分辨五谷,竟十 分娴熟。闲时,躲在堂侧,观父亲听政,到也十分用心。父亲对文叔也十分偏爱, 母亲为此儿却常常叹息:“秀儿喜欢春种秋收,乐于田园,勤于稼穑,性格稳重, 男孩子却一点也不顽皮。”刘钦道:“孩子还小嘛,性格稳重,也是好事。我观此 儿练功、读书也是颇用心的,我看着挺好。”

平帝元始三年( 公元三年) ,南郡县蝗虫成灾,大面积秋粮被蝗虫蚕食。百姓 们看到一年辛勤劳作,快到收获时竟颗粒无归。当地百姓捕捉蝗虫以食之,也于事 无补,欲哭无泪,众多乡民流离失所,乞讨他乡。作为县令的刘钦,日夜操劳国事, 忧心忡忡。望着漫天飞舞的蝗虫,遮天蔽日,听着田地里咔咔作响的豪嚼声,无可 奈何,仰天长叹:“遭此天灾,非我人力可为,急煞我也!”终于积劳成疾,溘然 长逝。

刘钦病故,刘家似天塌一般。

十九岁的刘縯,顿感重担压肩,和族兄刘稷、刘嘉,封官印、封库府,泣报郡 府。南郡是呆不下去了,只好变卖田产、家物,带着家人,扶着刘钦的灵柩,返回 舂陵。

师傅戚忠,送至舂陵地界,伯升等苦留不住,离去。

刘良得到消息,帮哥哥一家清扫住舍,安置完毕,主持安葬兄长。

汉都长安,热闹繁华,街道宽阔,皇宫富丽堂皇。时平帝已殁。公元六年,安 汉公王莽为了能使自己独霸朝纲,立年仅两岁的刘婴为帝,称为“孺子”,由王莽 摄政,改元居摄。

居摄元年三月己丑日,任命王舜作太傅左辅,甄丰作太阿右弼,甄邯作太保后 承,俸禄二千石。王莽上朝处理政事的时候,令柱下史五人立于旁,记录自己的言 行。

四月,宛城,安众侯刘崇与其所封国国师张绍密谋:“安汉公王莽专断朝政, 一定会危害刘氏社稷,现在全国反莽声日趋高涨,可时至今日也没有人敢率先竖起 大旗,这是皇族的耻辱,干脆我先率宛城皇族、门客一百余人起事,攻破府衙,全 国必定纷纷响应。”张绍答到:“小声点,我的侯爷,此事干系甚大,麻痹大意不 得。我想,他乡尚未举事,不是不想起事,而是担心初举事时人心不齐,力量不够 啊!于今,侯爷虽然能聚百余人,但于准备不足之时仓忙起事,攻打郡府,力量是 万万不够的,不如徐徐图之,免遭大祸。”刘崇面色一沉:“我观国师,并非胆小 怕事之人,所以请你密商,现在看来,大失所望。我今举事,有备而来,郡府兵吏 定无防备,况府衙兵吏尚不足百,我以有备而攻无备,胜算岂不大乎!”张绍道: “府衙之内守兵虽然不多,可城防四门守兵却有五千之众,城外三十里还驻有三万 大军,得到消息,不消半个时辰便会赶来,后果不堪设想。”刘崇道:“国师难道 忘了,郡太守李冉和我交情甚厚,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府衙后,再和其相 商,共同抵御城外大军,若能联手城外大军,大事可成矣。”张绍道:“侯爷,有 道是,不打无准备之仗,更不打无把握之仗,若要起事,就要首先做好充足的准备, 此事何等重大,把侯爷及臣下近千族人的性命都押上了,实乃担着天一般的干系。 依臣看来,通过种种迹象分析,王莽篡国,那是早早晚晚的事,现在起事,时机远 未成熟。等到天下大乱之后,我们再动手,当可事半功倍。”刘崇道:“国师,你 难道没有听懂我的意思? 我是要率先举起反莽大旗,以安刘氏天下,失去了先机, 我刘崇颜面何在?”张绍道:“臣跟随侯爷多年,侯爷的意思臣哪会听不懂呢? 不 如这样,咱们先把李冉请来,试探试探再说,您说呢?”刘崇挥手止之,道:“没 有必要。”立即出密室,召集家众百余,动员曰:“王莽乱政,将会祸我社稷,我 们刘姓子孙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祸国殃民,我今天宣布举事,我们都是同族亲人, 凡是有血性的汉子,抄起刀枪,同心协力,攻破府衙,统帅郡众,号令全国,必定 纷纷响应!”众人拿起武器跟着刘崇,浩浩荡荡杀向府衙。守护府衙的兵吏仓忙应 战,得知消息的护城兵纷纷赶来参战。刘崇所率家众从未经过战阵,愈战心胆愈寒, 还没攻下郡府便败下阵来。起事之人悉数被杀,郡太守李冉下令捕其全家诛杀于市。

刘崇的远房叔父刘嘉( 此并非刘秀之兄孝孙) 和张绍的堂兄弟张竦,字伯松, 逃脱围捕后相商:刘崇造反,乃祸灭九族之罪,我等皆连罪当诛,于其眼看着众亲 人坐以待毙,不如前往朝廷自首,或可豁免宗族之罪。于是,张竦替刘嘉写好奏章, 二人携同前往长安自首。刘嘉上奏章道:“建平、元寿年间,皇统几乎断绝,皇族 几乎遭废,赖您圣明,艰苦扶持,国脉得续。您掌朝廷,起用皇族,修建太学,设 立堂庙,布上天法则,播圣人教化,增封皇族土地,国人称颂。刘崇叛逆,最大恶 极,祸及全家,处死太轻,……。”王莽闻奏,十分高兴。下令:“刘崇、张绍亲 属格杀勿留,宗族之罪赦免。”

王莽的亲姑母,是当朝太皇太后。王莽禀告:“太皇太后,刘嘉父子兄弟,虽 与刘崇同族,可其不偏私,把刘崇当仇敌一般,这符合古代制度和忠孝思想,应封 当帅礼侯,食杜衍县一千户,封其七个儿子关内侯。”太皇太后道:“安汉公,哀 家听说你赦免了刘崇、张绍的族人,这事做的不错,以仁慈、宽厚之心来安天下, 也安了我们刘氏皇族的心,刘婴太小,还不懂事,你要好好辅佐他,哀家会感激你 的,刘氏皇族会感激你的,天下之人也会感激你的。”王莽道:“太皇太后,等孺 子长大后,我会把一切都交还给他,等他亲政后,那时,我也会急流勇退的。”太 皇太后道:“当然,对于造反之人,还是该杀的,这犯的是不赦之罪,不杀不足以 安天下,不杀一人不足擎百人、千人。你认为安抚刘嘉对安抚天下有利,你就办好 了。”

朝堂之上,众大臣听完诏命后,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太阿右弼甄丰奏道: “启禀圣上,启禀安汉公,我朝封侯当依据皇族、首颅率及重大贡献,刘嘉父子不 被治罪,已展显圣上天高地厚之隆恩,不可再封侯,请安汉公收回成命。”王莽道 :“以律治罪当严,以恩示人当宽,治国之道也。不如此,不足已惩恶扬善。”后 来,王莽又赐封张竦为当淑德侯。长安人为这事编成俗语:“要想封找张伯松。拼 命战斗,不如来一个巧奏。”王莽下令:“把刘崇的宫室掘毁成污地。”

居摄二年( 公元七年) 春,刘縯兄弟们早已服满三年孝期。天性不安份的刘縯, 厌烦了乡村生活,想到外面历练历练,长长见识。请来叔父刘良与母亲共同协商, 二位老人倒也十分赞同。刘良道:“皇帝幼小,大权旁落,王莽专政,天下已露乱 迹,你若欲出,我意当首选长安,帝都之内多天下精英。你兄弟可先入太学,学成 之后,方可大用,我明日去县城,为你们办妥举荐信,谅皇室宗亲,录取不难。” 刘縯道:“文叔年幼,不便同去,万望叔父常常教导,刘稷、刘嘉哥已有妻室不便 远行,可留在家中照顾众亲人,侄儿此去,不得功名,决不返乡。”刘稷道:“伯 升,家中又无甚大事,我们还是同去吧。”

刘縯、刘稷、刘嘉、刘仲兄弟四人收拾好行装,带足盘缠,拜别母亲、叔父, 直奔长安,投书国师刘歆,顺利入学。兄弟四人学《尚书》,习《春秋》,刘縯兼 学《兵法》,废寝忘食,苦下功夫。谁知到了五月份,王莽下令铸造新的货币:错 刀,一枚值五千钱;契刀,一枚值五百钱;大钱,一枚值五十钱,与现流通的五铢 钱同时流通。因新铸钱与五铢钱兑换比例严重不等,使得五铢钱顿时贬值。此制令 一出台,便惊的几兄弟张口结舌,目瞪口呆。刘縯只好提醒众人省衣食、减用度, 细水长流。

九月,东郡太守翟义、都尉刘宇、陈丰拥立严乡侯刘信当皇帝,趁检阅武装部 队的日子,请刘信坐于点将台上,翟义立于身侧,高声对台上及台下兵士道:“王 莽杵逆,乱我汉朝,毒死平帝,霸我朝纲,要断我汉朝江山,孺子弱小,不足以统 我大汉社稷。今严乡侯刘信,素有贤名,圣明果敢,爱民如子。我等于今天拥立刘 信为天子,举起反莽义旗,讨伐王莽。”校场士兵高呼万岁。翟义分派使者传递檄 文到各郡各封国。部队很快发展到十万人。

王莽闻奏惊恐万状,寝食不安。到郊祀祭坛和宗庙祷告,立一策书,派遣谏议 大夫负责颁布全国:自己代理皇位,是要替孺子更好地治理国家,将来会把政权归 还给儒子。另委派王邑、孙建等八将军攻击翟义,分别屯驻各关口、险要。

槐里县赵明、霍鸿等起兵响应翟义。赵明对霍鸿说:“王邑、孙建已率领精锐 部队向东去攻击翟义,京师定然空虚,我们可率兵长驱直入,进攻长安。部队也很 快发展到数万人。

王莽恐惧,派将军王奇、王级率领部队去围剿。任命太保甄邯为大将军,在高 帝祭庙接受斧钺,统帅全国军队。左边执持节,右边把握斧钺,屯兵长安城外。又 令王舜、甄丰日夜巡视宫中。

十二月,王邑等在圉县击败了翟义,回师长安,与王级等合兵一处消灭了赵明 和霍鸿。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