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04回 四兄弟逃离长安 新使节出巡四境


始建国初年( 公元9 年) 二月末,刘縯、刘稷、刘仲返回舂陵乡家中。樊夫人 闻报,忙带家人出迎。见到三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惊问何故。刘縯答道:“在 京时,闻听王莽篡我社稷,极为不满,不想被好事者告发,官府下令缉拿,我几个 慌忙逃出长安,一路上东躲西藏,闻听大赦,方敢回来。”樊夫人没有见到刘嘉, 又问道:“嘉儿呢?”刘縯道:“于半途逃散了。”樊夫人又道:“回来也好,世 道乱纷纷的,王莽篡汉,黎民遭殃,我们刘姓受创更甚,哪里也别去了,安心在家 团聚吧!”一面派人沿途寻访刘嘉。

再说刘嘉,自从和兄弟们跑散后,也不敢走大道,一路躲躲藏藏赶向舂陵。所 幸四人逃离长安时,刘縯怕兄弟们逃散,将所剩不多的钱平分,每人带了一份,刘 嘉方能到农家购些食物充饥。可是刘嘉迷了方向,逃向了舂陵东南,越逃离舂陵越 远,钱已花完,刘嘉只好忍饥挨饿的赶路。时过中午,来到一个村庄,见有一小酒 店,刘嘉已经一天水米未进,饿的两眼发蓝,加之渴累交迫,那管三七二十一,壮 着胆子进了店中。此时已过了饭时,店中并无食客,刘嘉坐定以后,叫伙计:“小 二,给我切两斤牛肉,打一壶酒,上一盘包子!”小二看他这身打扮,离叫花子也 差不了多少,不敢答应。刘嘉道:“怕吃了赖帐不成!”小二看着店主,见店主点 头,答道:“好嘞! 请客官稍等,两斤牛肉,一壶烧酒,一盘包子。”小二摆放好 酒、肉、包子,见店家对他点点头,小二已会意,转身出店而去。刘嘉吃饱喝足, 假装摸摸身上口袋:“店家,还真对不住,今天忘带钱了,不如我回去拿钱再送来 如何?”店家道:“你不是今天忘带钱了,而是天天都忘记带钱,也不打听清楚了 就来此混吃混喝,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刘嘉赔着笑脸道:“虽然此地离我家也 不远了,可我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店家道:“我来告诉你,这里叫郭家庄, 此店就是庄主所开,庄主的两个儿子可不是好相与的。”刘嘉道:“如此说来,你 也不用多说了,小二定是回庄叫人了,我还是开溜为妙!”说完拔腿就往外走。店 家哪里容得,伸手就抓,刘嘉闪身躲过,出门就向南跑。不大一会儿,郭家大公子 郭亮带六个随从骑马赶来,一问店主,果然是吃白食的,一路向南追去,刘嘉未跑 多远就被追上。郭亮道:“浑帐小子给我站住了。”刘嘉闻言,心想,光凭两条腿 是逃不脱的,好歹弄他一匹马,赶起路来就轻松多了,若能把马卖了,也够一路的 盘缠了,想到这里索性停了下来。郭亮赶到跟前也不相问,心想,一点酒肉钱不值 什么,揍这小子一顿,解解恨也就算了,举起马鞭兜头就打。刘嘉一看,哟嗬,这 人也不先说道说道,一来就闷着葫芦开打啊。刘嘉可是受过真人亲传,这时酒足饭 饱有了精神、气力,郭亮的武功哪里是个,被刘嘉夺过鞭子拽下马来,三拳两脚打 翻在地,六个随从赶紧围过来相帮,被刘嘉一鞭一个抽了回去。可惜刘嘉只顾抽打, 郭亮及马匹被一机灵随从救了去。刘嘉一看,又去抢随从之马。正在这时,又有两 匹骏马赶来,一人大叫:“大胆狂徒,休得逞强,郭志来也!”马不停蹄,冲到刘 嘉跟前举剑便砍。刘嘉一看来了硬兵器,打点精神,转身斗郭志。二、三个回合, 用马鞭缠住郭志手腕,将人拉下马来。刘嘉正欲夺马,和郭志同来之人这时喊道: “这位好汉,武功俊得很啊,敢与王常马下徒手斗几招否?”刘嘉闻此人说不用兵 器,只徒手格斗,答道:“怎么,连我手中这条马鞭子你也看在眼里?”王常抱拳 向郭氏兄弟及随从施礼:“众位弟兄,给王常一个面子,请稍离开些。”郭氏兄弟 带随从向后退去,但却形成包围之势。刘嘉看后,附之一笑。本来自己手中只有一 条马鞭,而对手拥有兵器众多,不用兵器于自己也不吃亏,看来王常此人定当武艺 不凡,当下将马鞭一扔,道:“单挑几招又打什么紧,过来吧。”王常一跃,跳下 马来。刘嘉看到,此人身高八尺,乃一壮汉,步履凝重,足见功底深厚,提起精神, 严守以待。敌不动,我不动,准备后发制人。王常来到跟前,稍一停顿,便平平的 一拳击向刘嘉面门,刘嘉左臂举隔,身体下蹲,马步立稳,右拳也是平平的击向王 常胸口。王常左手下压,前拳收回,二人互对一拳后,均赞对方:“好功夫。”可 圈外八人包括郭亮、郭志看的纳闷,这算什么好功夫,二人都只用了一招直平拳嘛, 再平常不过了,但凡习武之人,入门便学此招,不但人人都会,且使得再熟不过了。 这两人互不相识,初次见面,互相吹捧个什么劲。众人哪里知道,刘嘉、王常四臂 相碰,均已试出对方功力,称赞的是对方的功力,而不是招式。二人第一招均用最 平常的直平拳,只是相互打招呼而已。众人这时再看,已全然不同了,两人拳脚往 来,如暴风骤雨般迅疾,直看的众人眼花缭乱,再也分辩不出战团中谁是谁了。一 阵激斗过后,二人又放慢速度,只以功力相博,一招一式看的格外清晰。众人这时 才明白,这二人拳法好生了得,二人又斗了十几个回合,同时哈哈大笑,跳出圈外。 王常抱拳向刘嘉道:“这位英雄,今天,我王常可开眼了,见到了真功夫。”刘嘉 也抱拳回礼道:“你的武艺也好令小弟敬羡。再有二三十招,小弟就会退于防守。” 王常道:“哪里的话,英雄谦虚了,你的拳法可比我的高明多了,敢问英雄尊姓大 名?”刘嘉道:“姓刘,名嘉,字孝孙。”王常对众人道:“众位兄弟,咱们请刘 大哥回去一同喝酒如何?”此时郭亮、郭志兄弟俩及众随从早已忘记了被打之仇。 郭亮道:“王大哥之言甚合我意,刘嘉兄,请。”

刘嘉跟着众人重回酒店,郭亮命准备一桌丰盛大宴,十人围坐一桌,开怀畅饮。 刘嘉这时才知道,王常,字颜卿,颖川舞阳人,为弟报仇后,外逃避难,来此找郭 家兄弟盘桓一段时日。王常道:“孝孙兄,仙乡何处?”刘嘉道:“舂陵乡白水村。” “这是要去哪里?”刘嘉道:“回家啊。”王常道:“既然家在舂陵,回家却向南 走,这路岂不是越走越远?”刘嘉惊道:“啊?走错路了,王兄告诉我,舂陵在什 么方向?”王常道:“舂陵在此间西北方。”刘嘉道:“这可不是越走越远吗? ” 郭亮道:“孝孙兄英雄了得,却怎么如此打扮?”刘嘉一声叹息,把王莽篡汉,刘 伯升发牢骚,官兵抓捕,自己和刘縯、刘稷、刘仲三人如何走散的事告诉大家。王 常道:“我闻得一叫刘稷的人在长安擂台上打败巨无霸,可是你说的刘稷?”刘嘉 道:“正是。”大家闻言,更对刘嘉肃然起敬。郭亮道:“怪不得刘嘉兄这般厉害, 可是有着一帮好兄弟啊。”郭志道:“何时能和刘稷兄喝一顿酒,那才叫风光!” 众人唏嘘神往不已。王常道:“刘嘉兄,你这顿白饭吃的好啊! 不然连家也摸不回 去了。”众人大笑。

刘嘉在郭家庄住了两日,害怕家人担心,坚持要走。郭亮送金钱、衣物、又送 一匹白马,刘嘉也不推辞,相谢离去。

刘嘉回到舂陵家中,可比那三个兄弟回家时风光多了。拜见婶母后,刘嘉向众 兄弟谈了结识王常、郭亮、郭志兄弟的经过。后半晌外出寻找刘嘉的两个家人也回 来了。

过了几天,大家心情稍平静了,侍女请刘縯到樊夫人屋内说话。刘縯进屋后, 樊夫人指着桌旁木凳对刘縯道:“伯升,坐下说话。”刘縯望着母亲,不知母亲要 说什么。樊夫人道:“伯升,你们一走就是两年,当娘的无日不在想你们,终于盼 到你们回来了,兄妹六个当中,你们几个大的也都不小了,你舅舅来过几次了( 刘 縯的舅舅樊宏,字糜卿,南阳商贾大族) ,说是新野县令潘临非常欣赏你,想把他 的侄女许配你,我们都打听过了,姑娘很娴淑、漂亮,比你小几岁,到也般配。如 果你愿意,这门亲事就这样定下来,烦你舅舅通知女家,早办早安。你大妹黄儿, 棘阳田家托媒人来说了好几次,都因你不在家,我也不好独自做主,等你打听好了, 如果合适,也早些办了吧!”刘縯均答应下来。

得知伯升返家,同族兄弟刘赐,字子琴;刘玄,字圣公;刘祉,字巨伯,前来 看望。众兄弟温酒畅谈,刘赐道:“伯升兄,你们在咱们这穷乡僻壤,也算是见过 大世面的人,你们当年去长安的时候我知道晚了,次伯叔告诉我时,你们已走半个 月了,要早知道,我也跟你们一同去了。”刘縯看着子琴道:“这都怨哥哥,若弟 兄们同去,那感情好,也更热闹些,闲时也能和你手弈几盘,太学府同学当中也有 几个好手,总是不太方便。”刘祉道:“伯升兄,我听宛城李通讲,他父亲在京城 做官,长安可是繁华的紧呵。”刘玄道:“你没听李轶讲,京城中美女如云,伯升 兄,你就没有碰上漂亮姑娘,要领回家一个,那才叫风光呢!”刘縯道:“有一天, 我经过一个深宅大院,里面传出的琴声,真叫好听,时儿像潺潺流水、嫩柳轻摇, 时儿像崽鹿幽鸣、于山间奔跃。可惜不得常常聆听!”刘玄道:“想必是一貌美女 子所奏,你没见到人吗?”伯升道:“大家闺秀,寻常人如何见得。”刘赐道: “这有何难,等大哥结婚后,让嫂子天天弹给你听!”刘玄道:“听说长安城内有 许多什么、什么春院的,里面的姑娘可多的很呢。”大家轰然大笑。刘稷道:“你 这臭小子,一开口就离不开女人。”刘玄从小就怕刘縯、刘稷,低下头嘿嘿傻笑。 刘縯道:“等你攒多了钱,我带你去一趟,让你好好开开眼。”众人又笑。伯升又 说起刘稷、铁源、芦芳、延岑在长安打擂台斗巨无霸的事,大家均开怀大笑。兄弟 几个有说有笑,天已至晚。伯升道:“天已晚了,你们就住下吧,反正房舍也多, 明天再走不迟。我和子琴搏弈一盘,也好解解瘾,也看看子琴棋力是否有所长进。” 让刘仲安排大家住下。翌日三人告别不提。

新已代汉,王莽从政治制度、经济制度进行了改新:设置大司马司允,大司徒 司直,大司空司若;改大司农为义和( 后又改为纳言) ,改大理为作士,太常为秩 宗,大鸿胪为典乐,少府为共工,水衡都尉为予虞;改光禄勋为司中,太仆为大卿, 卫尉为太卫,执金吾为奋武,中尉为军正;改郡太守为大尹,都尉为太尉,县令为 县宰,御史为执法。公车司马为王路四门。又把长乐宫改为长乐室,未央宫改为寿 成室,前殿改为王路堂,长安改名为常安。

大封王氏宗族,同一祖父的封为侯,同一曾祖父的封为伯,同一高祖父的封为 子,同一玄祖父的封为男。女子们为“任”,男的用“睦”号,女的用“隆”号, 均颁发印绶。

颁诏曰:“现在为诸侯王的一律改称公,四方蛮夷有超越名分称王的,一律改 为侯。”

王莽说:“奉天意革除汉朝而建立新朝,抛弃刘家而振兴王家。那刘字的结构 就是‘金、卯、刀’,因此,金刀货币不能再通行。改铸小钱,直径六分,重一铢, 上面铸有“小钱值一”,于以前铸“大钱五十”同时流通。下禁令:不准私藏铜和 炭( 以防私自铸钱) 。

而此时,百姓们习惯使用“五铢钱”,认为王莽善变不守信用,大、小钱的流 通情况难以预料。又传说大钱也快要废除,因此无人愿要,暗地里都用五铢钱进行 交易。王莽恶之,下文告:“所有私藏五铢钱,说大钱要废除的,处徒刑。”于是, 农民失所,商人失业,经济瘫痪,百姓伤心流泪。

王莽为显示新朝天威,设五威将为使者,乘六匹母马的彩车,每位使者装饰威 武,彰显华丽,背插雏鸡尾,每一将下设置左、右、前、后、中、五帅,分四面八 方出使各封国及诸侯国,收其汉朝玺绶。前往东方的使者到达了玄菟郡、乐浪郡、 高句丽国和夫馀国;前往西方的到达西域,把那里的王全部改为侯;前往南方的经 过益州郡,到达句町国。句町王邯闻听新国使者到,于朝堂设宴相迎:“新国乃泱 泱大国,上国使者驾临,使鄙国君臣倍感荣幸之至,我们本是临国,素来交好。” 说着端起酒樽:“使者,请。”使者不慌不忙,神色居傲:“我奉新朝皇帝之命出 使汝国,帝曰:“天上没有两个太阳,地上没有两个君王,这是百代不变的道理, 废汉诸侯有的称王,四方蛮夷有的也称王,这违背了古法之典,不符大义,现令诸 侯王一律改称公,四方蛮夷超越名分称王的,现令一律改为侯,现依新帝旨意降句 町王为句町侯。”邯闻之,勃然大怒,虎目圆睁,怒视使者,道:“我与汝国临邦, 实为两国,汝今所为,实为无理之甚,手伸太长,干我内政,来人,把来使撵出大 殿,驱逐出境! ”堂中众臣,早已按捺不住,呵斥之声不绝,虎贲之士们推推搡搡, 把使者撵出大殿,连同五帅、从者悉数驱逐出境。

王莽闻奏大怒,荒蛮小国,何敢如此。密旨牂柯郡大尹周歆杀邯。

周歆携带重礼拜访句町国君,句町王邯问来者几人,答:“只二十余人。”邯 曰:“请。”周歆至殿,献上丝帛玉玩,态度甚恭。邯喜,设宴款待,周歆道: “前使者返朝,帝大怒,言其越界使权,得罪贵国。已获罪下狱,特旨周歆前来赔 罪,望重修前好,结成友邦,两国甚幸,边民甚幸。”邯曰:“大尹之言,甚为得 体,甚合我心,前使者之毁,不复计较,但,不得有二,就依汝言,重归于好。” 周歆尽欢方回。

月余,周歆打听到句町王邯酷喜打猎,复请邯至牂柯郡赴宴,围猎。句町国重 臣们曰:“不可。”邯弟承进言道:“王兄为千乘之尊,身系国与万民之安危,不 可履之险地,臣弟闻新国君嬗变,不可不防。”邯曰:“我在宫中待的久了,已生 烦闷之心,借此机会,出去走走,练练筋骨,散散心,亦是好事,况且有神勇虎将 韦康紧随相护,你可率领五千兵马伏于边境山谷中,如若有变,亦可相救。”

国中一切安置停当,句町王率百余护卫坦然出境赴宴。周歆接之甚恭,接于内 室,对坐而饮,余者护卫另安置于大堂。众护卫见到肉山,酒海,纷纷大嚼狂饮不 止。周歆于邯对饮伊始,观邯身后站立一人,身高九尺,虎背熊腰,肤黑貌凶,心 中一凛,问邯所立何人,邯曰:“国之神勇大将军,韦康是也,力敌万人。”歆啧 啧赞叹:“真乃神将,可敬酒三樽。”韦康答道:“王命在身,不饮。”其声如钟 似雷,震得屋壁嗡嗡作响。周歆心中更惧,但圣命在身,且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正饮之间,猛地掷樽于地。邯生长于荒芜之地,哪里懂得摔樽为号,正于纳闷之际, 伏兵蜂拥而入,围攻君臣二人。周歆慌忙逃遁,须臾之间,韦康已格杀十数人,无 奈伏兵越涌越多,室内狭小,地上死尸绊脚,无法施展,身上已数处遭创,力有所 不逮,不多时,君臣二人被剁为肉泥。大堂之中邯所带卫兵悉数被杀。

承闻哥哥死讯,率兵攻打,周歆率兵战于城郊,不敌,周歆被承所杀。余者退 入城中坚守不出。自此边境摩擦不断。

出使北方的武威将王骏率领甄阜、王飒、陈饶、帛敞、丁业五帅及随从,带着 许多金、玉、布帛,到达了匈奴王庭。向单于知通报圣君受命于天,代替汉室的情 况。传达新帝的命令,收缴原汉朝所授印绶,颁授新朝玺绶。原来的玺印文是: “匈奴单于玺”,王莽更换为“新匈奴单于章”。翻译上前,单于知举臂让其解绶 印,左姑夕侯苏,对单于说:“应先看新玺印文字。”单于知放下胳膊,不让摘去。 五威将军王骏说:“前所授玺印当按时上交。”单于复举膊让取去。左姑夕侯苏又 说:“还没有看到新玺文字,暂先别交。”单于道:“印文怎么会变呢! ”于是解 下呈上。单于配上新玺印,也不细看,酒至深夜方散。前帅陈饶对其他将帅们说: “左姑夕侯对印文有疑,差点不让单于把旧玺交给我们,明天他们定会前来讨要原 玺,如果不还,定生嫌隙。如归之有辱使命,不如毁之,以绝祸根。”众将帅犹豫, 只有左帅甄阜应和。陈饶,燕人,素果敢骁勇,拿起斧子砍坏旧玺。第二天,单于 果然派右骨都侯当来对将帅们说:“汉朝所赐玺印上面用‘玺’字,而不用‘章’ 字,而且旧印上没有‘汉’字,因为只有汉朝王以下的印才有‘汉’字、‘章’字。 现印上面去掉了玺字,加上‘新’字,这便于新朝的臣子没有什么区别了。因此, 单于希望能归还原玺印。”陈饶取出已被砍坏的原玺印给右骨都侯看,道:“旧玺 已毁,无法归还。”右骨都侯回报单于,单于知大怒。陈饶返京后被任命为大将军, 赐封威德子。后来,甄阜被任命为宛城太守。

五威将帅七十二人返京,封将为子爵,帅为男爵。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