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07回 新野邓晨提亲 山东樊崇起义


刘秀学业已完成,数次考试,成绩斐然,太学府推荐到朝廷,待以任用。新朝 的官宦途径仍然延用汉武帝时所建的察举制度,二千石以上的官员,每年可推举二 人到京,以候任职。皇帝通过策问和考试,可以在较大的范围内,按照自己的意旨 选任官吏。这时的王莽除了信任已赐为王姓的三十二家原刘姓之人,其余的刘姓宗 族早已罢为庶民,看到所报名册中有姓刘名秀的人,御批不用。

刘秀得到消息,本不想做官,告别了邓禹、庄光、强华返回故里。

刘縯行为依旧,看到小弟又重操旧业,让其跟着自己练武,可刘秀仍然侍弄田 园。是啊,自己满腔热血,胸怀大志,这多少年来不也是一无所用,依然是一介布 衣。王莽不用刘氏,我刘縯也不屑为你出力。若仍是我刘氏江山,凭我文韬武略, 驰骋于疆场,早已立功无数。想想戚师傅对自己的苦心教诲,历历在目。师傅,徒 儿遵从您的教导,每日苦读兵书,勤练武艺,以待时日。我看现在这个日子已经不 太远了,天下已经纷乱,反莽之势风起云涌,闻听南方的绿林山中已竖起了反莽大 旗,声势浩大,震动朝野。

邓晨听刘秀回来了,和夫人一起来看望。二人先问候母亲,再请人把小弟叫回 家中。刘元道:“几年不见,小弟好像又长高了些,也不捎信回来,让我们老是惦 念。”邓晨说:“男人二十三,还要蹿一蹿,小弟长高了些,也更壮实了,更显威 武英俊了。”刘秀不好意思道:“比以前长高了一寸,七尺三寸了,二姐、姐夫我 可真想你们了。”邓晨道:“小弟这次回来,如没别的事,跟姐夫去新野住几天。” 刘秀道:“我正要去新野,把邓禹托我带的家书送去,顺便拜访邓府,当面向他家 人说说长安的情况。”二姐又送给小弟几身新衣服,道:“我想着你还会再长,所 以稍加长了一些。”刘秀道:“大姐也送来几身,看,身上穿的就是。”几个人说 说笑笑甚是亲热。

三人来到新野县二姐家中。邓晨陪着刘秀拜访邓禹府第,转呈书信,说完长安 太学府的情况,其家人甚慰,设宴款待。吃罢午饭,告别出去,邓晨道:“文叔, 今天适逢城中庙会,定然热闹,咱们也去逛逛。”二人逛了半晌,觉得有些累了, 于路边青石上坐下休息,正休息间,刘秀猛然感觉眼前一亮,抬头看时,见一小轿 已近眼前,小轿窗帘已经打开,轿中少女正向远方眺望,十五、六岁年纪,美艳绝 伦。刘秀不敢逼视,直觉得呼吸受阻,几至窒息,大嘴微张,呆坐不动。在京都长 安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姑娘,不想却生长于新野小县。正在浮想翩翩, 小轿已款款远去。刘秀扭头问邓晨:“二姐夫可识得轿中姑娘吗? ”邓晨道:“我 认识她的哥哥阴识,家也住在新野城中,知道她叫阴丽华。”刘秀脱口道:“当官 要当执金吾,娶妻要娶阴丽华。”邓晨道:“小弟,这可难了,丽华小姐可是我们 县里出了名的美女,到阴府求亲的人多了去啦,可是阴府传出话来,不招布衣女婿。” 刘秀闻此言,闷闷不乐,站立起来,放眼远眺,已不见轿影。央求姐夫:“无论如 何,请姐夫先去探探口风。”

夜深了,刘秀辗转反侧,不能入眠,阴丽华的倩影不断地浮现在自己的眼前。 你说,嗨!这人真是奇怪了,长这么大,也见过不少美貌的姑娘,可自己从未心动 过,今天是怎么了,心到现在还在扑扑乱跳。也难怪,阴小姐长得太漂亮了,难道 说,冥冥之中是上天让我在等她吗? 看样子,我比她要大上八、九岁,不知这年龄 差距会不会成为障碍。

几天后,刘秀返家,见过母亲后。便到打麦场来见几个哥哥,此时,四个哥哥 正在训练乡里年轻后生们拳脚、刀、枪。刘秀立于场边观看,忽见一人朝自己奔来, 定睛看时,认出是朱祐,忙迎上前,两人抱在一起。刘秀忙问:“仲先,什么时候 来的?”朱祐道:“我来那天你去新野了,这不,跟大哥在一起。”两人携手来到 大哥身边。刘秀和几位兄长、众宾客打过招呼。刘縯道:“小弟,在长安这几年不 知你武功生疏了没有,找个人练练。”刘秀道:“不用,你们忙吧,我看一会儿。” 刘縯道:“你不能老是一个人晚上偷偷的练,学以致用,你不与别人过招,怎知自 己如何?”刘秀道:“大哥,师傅教你的戚家枪法,如何?”宾客道:“伯升枪法, 鲜有人敌。”刘秀道:“这就是了,知道师傅教的乃真本事,还怕没有用的时候吗? 你们练吧。”退到一边,自顾和朱祐说话:“仲先,这一向可好?听哥哥们说,你 来过几回了。”朱祐道:“可不是吗,这几年我常来,大哥豪爽,待我甚亲厚,当 自己亲兄弟一般,我心里也好喜欢。”刘秀道:“大哥善结交人,家中常聚许多宾 客,喝酒、论武、谈兵法,议论朝纲和天下大事。其实我心里清楚,宾客当中,鱼 目混杂,大哥喜欢的是胸有才学和仲先兄这般讲义气、又英雄了得的人。你这次来, 就多住几天。”朱祐道:“家中也无他事,这次原打算住些日子,大哥让我帮忙指 导武艺,演练阵法。可我看,乡里这些年轻人来学武的到不少,只是没多少常来的。 今天来了,明天又不来了,阵法练之实乃困难。”刘秀道:“原本如此,这几年, 大哥又不收学费,自愿教授,来学之人,如家中有事,任其自便,不加约束。农忙 时便停下来,闲时人就多些,原无一定。”

晚饭后,母亲来到刘秀房中,见只有刘秀一人,就说道:“三儿,前几天有人 来给你提亲,我让你大哥打听过了,我们还都满意。你再仔细打听打听,如果行, 就给人家回个话。你年龄也不小了,能早些办就早些办,娘也少了桩心事。”刘秀 迟疑,心想,母亲所提万不会是阴丽华,我现在是一介布衣,阴府断不会前来提亲。 我已发誓,非阴丽华不娶。要不要先告诉母亲呢? 如果不告诉,以后也不知会有多 少提亲之事来烦,况且,二姐夫来后也会说的,不如我告诉母亲,看长辈们怎么说, 有没有什么好办法,也未可知。想到这里,对母亲说:“娘,我这次去二姐家,见 到了城中阴府的阴丽华小姐,我心里喜欢,已托二姐夫先打听打听,可阴家不招布 衣女婿,也不知二姐和姐夫去了没有。”母亲笑道:“我就知道秀儿自小心里就有 主意,这也好,看你二姐夫来怎么说。那边怎么办?”刘秀道:“先回了吧。”

新野县,阴府,小厮报于阴识:“主人,邓晨前来求见。”阴识闻报,出迎到 大门外抱拳施礼:“什么风把伟卿兄吹来了,蓬荜生辉呀,快请,快请!”邓晨道 :“有些日子不见兄弟了,着实想念。”二人来到前厅就坐,阴识令侍女:“泡杯 好茶。”转脸对邓晨道:“伟卿兄此来,有什么事吗?”邓晨道:“咱们兄弟十分 相熟,本来直言说也不妨,只是此事说来到也令为兄颇难张口。”阴识道:“到底 所言何事,但说无妨,如若能办,定当尽力。”使侍女献上茶来,邓晨呷了一口, 道:“好,次伯弟,我提一人你可知否? ”阴识道:“兄长请讲。”邓晨道:“舂 陵乡白水村刘縯,刘伯升。”阴识道:“二哥说笑了,这不是你内兄吗?”邓晨道 :“正是。”阴识接道:“我亦素闻刘氏昆仲贤名,都曾求学于长安,又闻伯升结 纳了许多豪杰之人,在乡中操练乡勇,依我看来,其志不小。”邓晨道:“今天下 已开始动乱,我内兄实乃一方豪杰,保得乡里甚为平安,盗贼皆无,他日想必大有 作为。今日我要说的是小弟刘秀。前些时在庙会见到令妹丽华,爱慕的不得了,发 誓当官要当执金吾,娶妻要娶阴丽华。我受小弟之托,实乃想了好多天,我也知道, 丽华小妹不招布衣女婿。这不,思来想去,才下了决心,冒昧的前来提亲,兄弟莫 怪,莫怪。”阴识道:“二哥要说别家倒也罢了,如提及你内亲一家,还真令我心 动,这样吧,我先通禀母亲,再和小妹谈谈,看她们的意思,再与二哥回话,如何?” 邓晨道:“如此甚好,我先回去,等你消息,告辞。”阴识道:“二哥别忙走,如 没别的事,吃了午饭再走不迟。”邓晨道:“不用,不用,不必客气。”告辞回府。

刘秀于家中焦躁不安,书也看不进去,更无心下地干活。心想:好嘛,二姐夫, 你却沉得住气,这么长时间了,也不来通个消息,急死人了。阴家小姐如此美丽, 提亲之人断不会少,倘若真有什么变化,却如何是好。刘秀茶不思,饭不想,恨不 能插翅飞到新野,询问二姐夫。没办法,只好抡起大刀,在后院狂练不止。只有此 时,心情方才平静。刘秀尚且不知,自己的武艺已非同小可。正如伯升所言,不与 人过招,得不到检验而已。同乡之人,也不知其武功如何。

就这样过了几天,邓晨夫妇来了。看到哥嫂都在,也坐下来。老夫人问道: “伟卿,你说来听听,你小弟这门亲事谈的怎么样。”邓晨道:“昨天阴识到我们 家回话,说是他母亲对和我们这家人联姻并不反对。”老夫人说:“好消息,好消 息。”邓晨道:“母亲别忙,我还没说完。”众人一听,还有下文,都静下来。邓 晨说:“只是丽华小姐说了,想让她哥哥先见一下小弟再说。”嫂子们说:“小弟 一表人才,保管一相便中。”全家人都很高兴,刘秀心喜异常。邓晨又对刘秀说: “小弟如在家里无什么要事,不如跟我们再去新野盘桓一阵,也好安排与阴识会面。

刘秀跟着二姐夫妇来到新野,邓晨道:“小弟,你先安心住下,也不知阴识何 时方便,容我来细细安排。我已在宅后开了一片练武场,虽然不大,但也够用了。 我幼时并不喜欢舞枪弄棒,被父亲逼着学了几天,也学的不成样子。现在天下已经 乱了,后悔当初没有用心学,现在看来,没有武功,将会任人宰割。前些时,你在 长安求学,我请大哥和刘稷兄指点指点。我想,虽然不如他们天生神力,若能学成 刘嘉、刘仲兄这般模样,也就心满意足了。”

刘秀道:“怪不得我上次来,看到后院变成了练武场,心中还不解,也忘了相 问,看来是你脑子里有根筋出了毛病。俗话说,人过三十不学艺,你已经三十了, 还学个什么劲?”

邓晨道:“还不到,还不到,还差半年。这次我请你来,就有这个目的。刘稷 和伯升大哥何等神武! 你们既然是一个师傅所教,路数总是一样的。小弟,你就点 拨点拨哥哥!”

刘秀道:“即如此说来,小弟自然不能推辞,不过,你可别忘了小弟的事。”

邓晨道:“那当然,那当然。”

邓晨、刘秀来到后院,刘秀道:“姐夫,我可是学的大刀,你也就用大刀吧! ” 邓晨道:“那是,就随兄弟,改用大刀。”

刘秀一路一路的教,邓晨一路一路跟着学,别看邓晨对于别的方面聪明有余, 但对于读书习武多显不足。刘秀却也耐心。就这样过了五、六日。

这天,两个年轻人来拜会邓晨。一个年及弱冠,一个十七、八岁的样子,三人 在前庭说了一会儿话,邓晨叫上刘秀,四人一起来到练武场。

邓晨对刘秀道:“小弟,这两人都家住新野,早知大哥们英名,得知小弟在此 小住,想来切磋切磋武功,望小弟莫推辞,大家点到为止。”

刘秀道:“这怎么成? 刀枪无眼,小弟虽然学了些武艺,但从未与人对过阵, 不可,不可。”

邓晨道:“不防,我知小弟会一套剑法,咱们就以短木棒代剑。”

刘秀见推辞不过,答应下来。

邓晨把两只短木棒分别交于大一些的年轻人及刘秀,两人立好门户,开始进击。 而另一少年则在远处观看。

只见刘秀剑法异常俊美,身形若舞姿般飘逸。二人相斗近三十招,年轻人不敌, 败退圈外。赞道:“文叔真好武艺。”刘秀道:“朋友身手满俊的,承让了。”

你道这二人是谁? 乃阴丽华的兄长阴识、阴兴。

二人也不通名,告别邓晨,返家。

邓晨一脸喜色:“兄弟好俊的剑法,哥羡慕死了,这套剑法也要教与为兄。”

刘秀道:“姐夫,刚才这二人是谁?”

邓晨道:“哦,我没有向你介绍吗? ”一拍脑后:“瞧,哥这脑子,越来越糊 涂了!”

二人只顾练武,也不见邓晨有什么动静。刘秀焦躁,问邓晨:“姐夫,这么多 天了,你怎么也不安排安排?”邓晨道:“安排什么?”刘秀道:“姐夫,你正经 一点好不好? 人家越是难以启齿,你却越逗人家。”邓晨道:“你是说安排和阴识 见面啊,兄弟,你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为兄可真是为难了。那一天,人家来 找你切磋武艺,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把人家打败,一点面子也不留! ”刘秀道: “你说那人就是阴识?”邓晨道:“不是他是谁!”刘秀道:“你也早告诉我,让 我有所准备,就这也是给你留了面子,要不,不出二十招,他就败了,足足给你留 了十招的面子。”沉思了一会儿,刘秀喜道:“姐夫,这事有门了。”邓晨道: “此话怎讲。”刘秀道:“定是你们串通好了。他们此来,目的再明显不过,一方 面想见见我,另一方面也想伸量伸量我,若我不是他敌手,那么,此事也就休提了, 双方也避免了尴尬。如此说来,我胜了阴识,反到更添喜事。”邓晨笑道:“小弟 果然聪明过人。只是阴家到现在也没有回话,我也是心急火燎的,没办法,只能再 耐心等等,三天,再等三天,如果阴府还没回话?嗨!不管怎么说,总会回话的吧, 我对小弟有信心。”

再说阴识、阴兴回家向母亲禀告:“母亲,今日去邓晨府中见到了刘文叔。” 阴母道:“如何?”阴识道:“母亲,说心里话,刘秀相貌堂堂,在长安太学四年, 那可是万里挑一的人才。”阴母道:“事关你亲妹妹的终身所托,不可虚妄了。” 阴识道:“是的,母亲,今天我和弟弟除了亲眼见到了刘文叔外,孩儿还与他斗了 几招,以孩儿的剑法却非其敌。”阴母道:“怎好初次会面就与人家动手!”阴识 道:“母亲不知,都是那邓伟卿,夸他内弟武功,如何、如何了得,孩儿不信,这 才安排了一场比剑,即比武也观人。”阴母道:“即是这样,就把这门亲事定下, 给人家回个话。”阴识道:“正要与母亲相商,刘文叔现在还是布衣之身。”阴母 道:“傻孩子,不招布衣的话,是说与那些纨绔子弟们听的,真碰上了好因缘,还 能误了你妹妹吗? 不如这样,你抽空去请伟卿来家,娘亲自对他说。”

邓晨从阴府回来,将喜讯告诉妻子。刘元心喜非常,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小弟, 阴丽华的贴身丫头玉儿来到门前,邓府侍女倩儿赶忙迎出府门,将玉儿接入:“妹 妹,什么香风把你吹来?”玉儿答道:“可不是香风吗,浓情密密的,还不把人心 都吹醉了。”刘元道:“玉儿快请坐,坐下说话。”玉儿道:“在少奶奶面前那有 玉儿的坐,时常站惯了,还是站着说吧。”说着将双手捧着的锦盒递于刘元:“少 奶奶,我家小姐非要玉儿再跑一趟,把这锦盒交与刘三少爷。”刘元道:“盒里装 的什么?”玉儿道:“你问玉儿,玉儿也不知哩! 是小姐亲自粘封的,不过,以玉 儿想来多半是信物吧!”刘元笑道:“鬼精灵的玉儿,想的不错,多半是信物了。 倩儿,去送与文叔。”倩儿捧着锦盒要走,玉儿道:“倩儿姐姐,我家小姐说了: ‘可得有来有往哦。’”

刘秀小心翼翼地一层层揭开锦盒,见红绸布包裹一物,打开一看,见是固发髻 的金钗,精巧别致。拿起来一闻,尚存少女体香。刘秀心中荡漾,回思无穷。当下 摘了自己的玉佩,小心包好,令倩儿送与玉儿。玉儿高高兴兴返家不提。

琅邪郡莒县,樊崇,字细君,琅邪郡东莞人,于饥民当中聚百十人宣布起义, 劫富济贫。时逢青、徐两州连年灾荒,饥民甚多,闻听樊崇勇猛无敌,打击富豪, 开仓济民,所率部众,人皆得以饱食,纷纷来投。数月之间樊崇所率义军已至万人。 东莞的逄安,字少子、临沂的三个豪杰:徐宣,字骄稚;谢禄,字子奇;扬音竖起 义旗响应,合并之后,归于樊崇,活动于泰山、沂蒙山区。地方官府派兵征剿,不 能取胜。

天凤六年( 公元十九年) 春,王莽看到天下盗贼越来越多,地方征剿不利,心 急如焚,寝食不安。忽生一计,令太史推算新朝国运能够延续多少年。经太史推算, 新朝应有三万六千年天下,应每六年改一次年号。

王莽在朝中再议攻打匈奴一事,严尤进言:“匈奴外患,所扰不过是祸及边塞, 其并不具备大举进犯内地的实力。现在天下的忧患,首先要放在山东,匈奴则应缓 图之。山东贼寇已发展至十几万,如不尽快剿灭,便会愈演愈烈,蔓延开来,当为 我心腹大患。所以要尽快组织大军扫平山东。”王莽心中实在是厌恶严尤,闻听此 言,心中大怒,道:“你任职大司马已有四年,外族扰乱不能镇压,内患不能平息, 你冒渎天威,相貌狠毒,还自以为善良,固执己见,怀抱二心,常常破坏军事计划, 我不忍把你交司法处理,应当缴上大司马武建伯的印绶,回到原籍去。”于是罢了 严尤的官,任命降符伯董忠为大司马,下令:大规模招集全国的壮丁及死囚,组成 “野猪突击队”,兵发北塞,攻击匈奴。命令:公卿以下官吏都要养军马。向全国 官吏及百姓征税,按家产的三十分之一抽取,送至长安。下招贤令:广招天下贤能 有奇术之士,会于长安。前来投效之人近万。有的说,能够不用舟桥可渡百万大军 ;有的说,不用斗米,只食药丸可充十数日之饥;有的说,可似鸟禽般飞行。王莽 大喜,忙令:“飞飞试试,飞飞试试。”此人遍体插毛,扑扇两支翅膀,从高处跃 于空中,飞百余步,跌落于地,众人大笑不止。王莽知道这些人不能起什么大作用, 但不能有损招贤的名声,都赏车马,任参谋。

翼平郡连率田况报告,郡与县均报财产不实,王莽又按三十分之一再次收税。 升田况为伯爵,赏钱二百万。遭百姓唾骂,青、徐人民多抛家流亡,老弱病死于途 可见。而起义的队伍却越来越壮大。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