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10回 刘稷单枪占湖阳 义兵三方争库金


三军汇合,士气高涨。刘縯率领汉军众将领和新市兵将领王匡、王凤、马武、 朱鲔;平林兵将领陈牧、廖湛相聚一堂,无限欢喜。众将下令:开仓济民,犒劳三 军。

长聚一战,消灭了新野新军的有生力量,唐子乡兵力空虚,下一步,攻下唐子 乡,有了这两个乡作为根据地,物资粮草也有了保证。

刘祉家的仆人从宛城赶来,说是甄阜已将刘祉的母亲、妻子、弟弟拘捕于狱中。 刘祉痛哭不已。原来甄阜得到刘祉造反的消息,因消息尚未确定,先将其家人押入 狱中再说。

旬日后,三军北上。唐子乡守军看到义军浩浩荡荡杀来,喊声震天,哪里能守 的住,弃城而逃。义军不损一兵一卒占领唐子乡。义军开仓济民,安抚百姓。休兵 数日,义军饱食后,进攻湖阳。

湖阳县尉在城墙上看见义军杀来,带兵出城,准备在城外截杀义军。县尉令列 队以待,再仔细看,义军东边人马成团成片,不成队法,只有西边列成纵队,稍为 整齐,打着汉军旗号,县尉心想,这定是刘縯的汉军了,不禁叹道:“刘縯堪称将 才。”刘縯对刘稷道:“现在我正式任命你为汉军先锋官,你可任选一队人马作为 先锋营,前去攻打敌军。”刘稷催动乌骓马率领先锋营快速离开大军,奔新军而去。 县尉看到一将统兵加速前来,再看此将,人高马壮,铁枪粗重,不敢大意。高声喝 道:“报上名来!”刘稷并不停下,打马直向县尉冲去,边冲边吼:“汉先锋刘稷!” 话音刚落,铁枪已经刺出,县尉挺戟向外便磕,枪戟相碰,刘稷的铁枪并未改变线 路。县尉再想侧身躲闪,来不及了,暗叫一声:“完了!”只听喀嚓一声,铁枪捣 碎护心镜,直透体而出,刘稷将死尸挑于马下。众新兵一看,来将只一合便刺死县 尉,如同见到鬼魅一般,四散逃去。

而城中的新兵到这时还没出完,四散逃开的兵丁一看城门未关,都折回向大门 奔去。里面的兵要出来,外面的兵要进去,大门处乱成一团。“快回去!”“快退 回去!”的喊声不绝于耳。刘稷哪容的城门关上,挺枪杀来。城外的兵丁轰的一声 又四散逃开,只恨爹娘少给生了两只脚。刘稷单枪匹马杀入城中,左挑右刺,沾着 死,挨着亡。汉军先锋营和大队人马陆续杀入城中。

义军占领湖阳县,活捉县令,真乃兵贵神速,刘稷勇冠三军。“刘稷单枪占湖 阳”传为美谈。

湖阳县府,刘縯道:“今三家已合兵,当举一主帅统领三军,以便政令归一, 于军有利。王匡渠帅举兵多年,历战阵无数,有学问,又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威名 播于天下。我推王匡渠帅作为主帅,不知众将意下如何?”王匡道:“刘将军太过 谦让了,我闻你进过太学,熟读兵书,王匡不才,愿推刘伯升为主帅,陈牧渠帅你 看如何?”陈牧道:“依我看来,王匡渠帅、刘縯将军都可当的,于你二人之中推 选一人,我陈牧愿意听令帐前!”朱鲔道:“今日之选,当暂为主将,他日壮大后, 再正儿八经选出,如何?”王匡道:“就是这话,今天就推举刘縯为主帅。”众将 均无异议。刘縯谦让后端坐大堂之中,朱祐仗剑立于刘縯身侧。刘縯招手请王匡、 王凤、陈牧、马武、廖湛等绿林众将坐于府厅右侧;刘稷、刘嘉、刘仲、刘赐、刘 祉、邓晨、刘秀、藏宫等汉将坐于府厅左侧。

刘縯向两旁众将点头示意后,论功行赏,升刘稷为复土将军。刘縯道:“王莽 暴政,失去民心,而我义军占领长聚、唐子乡、湖阳县后,多得到百姓的鼎立相助, 民心所向啊,正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可是据我了解的情况,入城以后, 义军多有滋扰百姓,抢劫财物的事发生。这样一来,天下百姓会怎样看我们呢?难 道我们真的是盗贼、强盗吗?失去了民心我们以后还怎么打胜仗?怎么能够夺取天 下!望各将军约束自己的部队,严肃军纪。只有军纪严明,才会提高战斗力,才会 得到百姓的真心拥护!我们的前面还有许多的硬仗要打,拿下棘阳、淯阳,还要攻 占宛城。现在我们队伍行军之时,后面跟随着众多的家眷,打仗的时候能不分心吗? 只有攻占了宛城,我们才有了真正的落脚之地,才能西击长安,推翻王莽。众位将 军,你们还有什么要讲的?众将纷纷表示,要整顿纪律,约束部队。

散会后,汉兵众将跟随刘縯回到汉兵驻军营帐,忽然报事兵来报:“柱天都部, 我们的人和新市、平林兵打起来了!”刘縯惊问:“所为何事!”报事兵道:“是 为抢夺府库财物。”刘縯大怒,站起来道:“都随我来!”刘秀害怕大哥脾气暴躁, 如大哥亲去,事情闹僵了,连回旋的余地也没有了。忙道:“大哥,这事让小弟去 解决。”说完叫上刘稷、藏宫,三人上马直奔府库。

湖阳县历来富庶,义军涌入县城后,汉兵率先占领府库,打开一看,许多金、 玉、财宝摆放在钱架上。见钱眼开,哄抢起来。新市兵、平林兵随后赶到,一看有 这么多财宝,眼都直了,再想想身后背的包裹里,以前抢的散碎钱,真不算什么。 哪容分说,涌进来便抢。义军本来都是些贫苦百姓,正因为穷,吃不饱饭,才铤而 走险,起来造反。穷苦之时,连做梦都想发大财。猛然见到眼前金堆如山,钱铺似 海,这不正是梦寐以求的大财吗!一个个两眼放光,欣喜若狂。纷纷解下包裹,狂 装不止,只恨爹娘少给生了两只手。如果各拿各的,或许相安无事。可是后面来的, 看到四个汉兵抬着一只紫木箱子出了府门,箱上封条已毁,锁已被砸坏,不知里面 装的何物。顺手一掀,把箱盖打开,好家伙!满满一箱珠宝、赤金。这还了得,眼 睛瞪的和铜铃一般,下手便抢。汉兵们一看,吆喝,自己人还抢自己人的东西?世 上还有这种事情?我们刚抢的东西,又碰上强盗了。心想,湖阳县是刘稷拼着命攻 下来的,我们汉兵功劳最大,当然得多拿多得。再说,我们已抢倒手的东西,你们 怎么能再抢,挥拳便打。

一个新市兵正把双手伸进箱中抓住两把珠链,冷不防,被一拳打退数步,收足 不住,向后跌倒,翻了个跟头,双手兀自抓住珠链不松。

战端一起,新市、平林兵联手攻打汉兵,院内汉兵纷纷加入战团,双方混战一 起,因心中想着同为义军,有所顾忌,不便动用兵器,均徒手格斗。新市、平林兵 想,这次打仗,你们汉兵冲锋在前,所向披靡,而我们起义多年来,打的仗比你们 过的桥都多,心中甚是不服。今天,正好趁此机会,量量你们到底有多深多浅。却 不知舂陵汉兵跟随刘縯习武多年,各个身手矫捷,新市、平林兵虽众,却不是对手, 被打的东倒西歪,躺在地上一片。眼看火气越打越大,新市、平林兵将要抽出兵刃, 只听一声怒喝:“都给我住手!”大家罢手注目,见是刘秀带着刘稷、藏宫赶到。 三人身后,王匡、王凤、朱鲔、陈牧、廖湛等也已赶到。刘秀下马,挨个扶起倒地 的新市、平林兵卒,有一新市兵卒小声嘟囔道:“如果马武的弟兄们在此,汉兵如 何能逞强。”

刘秀只当没听见,说道:“众位弟兄们,这都是刘秀不好,没有好好约束部下, 得罪了弟兄们,我向大家赔不是。”转脸面向众汉兵,虎目圆睁,一脸严肃:“你 们听了,我们起义之初,便得到了这些兄弟们的鼎立相助,三家合兵,才使我们的 力量壮大起来。我们亲如一家,乃兄弟也。看看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真是太不象 话了,对得起自己的弟兄吗?你们想想看,所到之处抢财劫物,还是义兵的所为吗? 身上背着沉重的包裹,怎能行军打仗?你们不把心思和力量用在被王莽侵占的天下, 反而和自己的兄弟们争夺财物,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愧对祖宗啊!”汉兵 们被刘秀的一番话说的低头不语,满面羞愧。纷纷把财宝,包括以前所抢的全部送 到新市、平林兵面前,走出府院,回归本队。

新市、平林将士们被刘秀的行为震撼了。说句实在话,看着琳琅满目的金、钱、 珠宝,谁不动心?可刘秀偏偏做到了。绿林众官兵反而不好意思了,王匡道:“三 将军襟胸宽阔,当为朋友。”陈牧道:“君子之风,佩服。”朱鲔悄悄对王凤道: “刘秀这个人不简单,以后我们要小心了。”

刘秀三人回到住地,向大哥刘縯汇报情况和处理结果。伯升听后比较满意,看 来肃整军纪是头等大事,刻不容缓。自从三家合兵,刘縯就从心里看不上绿林众将 士的所作所为,一群打家劫舍的草莽而已。而如今,汉兵也公然抢夺财物,还差点 火并,这还得了,岂不是沦为盗贼一般!刘縯下令:“全体汉兵于县校兵场集合。”

刘縯率领将校们来到点将台上,看到台下队列整齐的八千子弟兵,激动之情油 然而生。子弟兵啊,这就是我们的子弟兵啊!为了夺回汉家天下,他们抛家离乡跟 随于我,甘愿抛头颅、洒热血,义无返顾,令我好生感动啊!可是人上一百形形色 色,人多杂乱,良莠不齐。这些人都是军人阿,如不严加管教,强力约束,就会有 人祸害百姓,就会影响汉军的声誉,就会影响收复天下的大计。刘縯想到这里高声 道:“弟兄们!自从我们起义以来已近一月,一路北进,我们克长聚、收唐子,占 领湖阳,可谓所向披靡,打出了我们汉兵的威风,打出了我们汉军的气势,可以说, 我们汉军的威名已经震撼天下,为汉氏宗族争了光。你们这些人,都是跟着我从舂 陵走出来的,我们同为高祖的子孙,肩上担着万均重担,万均重担啊弟兄们!可我 们必须挑起来,因为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所以我们要推翻王莽,光复汉朝。” 台下众兵群情激昂,高呼:“推翻王莽,光复汉朝!”“推翻王莽,光复汉朝!” 刘縯挥手等呼声停下后,继续说道:“可是今天我听说你们这些人当中,竟有人打 劫财物。

攻下一处,打劫一处,老百姓怨声载道啊!你们还是义军吗?简直和强盗没什 么两样嘛!今天的事就更出奇了,竟然抢了县府的金库,还和新市、平林兵的弟兄 们打了起来。

这还了得?胆大的不得了啊!如果不是刘秀将军赶去的及时,那乱子可就闹大 了,很可能还会闹出人命。你们的所作所为,极大地伤害了新市、平林众弟兄的感 情,犯下的错误是严重的。好歹你们还听了刘秀将军的话,把财物留下了。我问你 们,你们要行军、要打仗、要准备打大仗、打恶仗,你们一个个背着沉重的包袱干 什么,还能打仗吗?恐怕还没够的上和敌人交手就被包袱压倒了。你们都是汉室宗 族,王莽夺了你们的天下,占了你们家那么多城市、土地,你们为什么不去想怎么 样夺回来,却做下这等丢人之事。你们听了,从今天起,我们要严明纪律,要听从 命令,服从指挥,不得无故杀人、伤人,不得****妇女,不得抢夺财物,不能当逃 兵。如若违犯,军法从事。”

王匡派来探听的兵卒听完后,向王匡等将汇报。王匡听后道:“刘縯雄才大略, 志向高远,令人敬畏。”王凤道:“匡兄算了吧,你没听刘縯讲要夺取汉家江山, 光复汉朝,我们这些人辛辛苦苦,东拼西杀,反到是要为他们卖命。”朱鲔道: “可不是吗,合兵没几天,他俨然成了主帅,我们到成了他的部将了。这些年来, 我们可是自由惯了,无拘无束的好不快活。听命于他,时间长了,恐怕还真受不了。” 廖湛道:“哥哥们先别说这话,兵合则强,分则弱,既然合兵了,就要有一个主帅 来统领,正所谓家有百口,主事一人。要不非乱套不可。”马武道:“可不是吗, 我们折腾了好几年,还不是在绿林山中转来转去,出山后,三家合一,攻城略地, 才有了今天的局面,应该珍惜。”陈牧道:“是啊,前面还有大仗要打,甄阜、梁 丘赐即将率大军南来,前途未卜。我说这话,你们也别生气,要说带兵打仗,军事 谋略,咱们兄弟几个,没人比得上刘伯升。等打完这场大仗,攻占宛城后,看情况 再说吧。”众将点头称许。

腊月的天气,北风呼啸,显得格外的冷。从早饭后到现在水米未进,人人感到 从心里向外直冒寒气。刘縯下令杀猪宰羊,犒劳三军。

长安的朝堂之上,王莽忧心忡忡,面对满朝大臣,又一次想起苏伯阿奏言:宛 城之地,山林树木郁郁蓊蓊,白水奔涌,如蛟似夔,空中浓云,虎啸狮吼,万马奔 驰,犹见腾龙之状。南阳多汉室宗族,复国贼心不死,令人堪忧。说道:“各位大 臣,近来舂陵贼起,公然打出汉军旗号,联合了绿林贼寇,一月之内,便占领了长 聚、唐子和湖阳县。宛城危急,那里可是国家的粮仓重地,朕派有重兵驻防,就怕 出问题。也不知道甄阜、梁丘赐是干什么吃的,一点察觉都没有,还有脸上奏告急。 先前,李守父子谋反,李守被诛,李通逃走。就应该严加布防,防止他流窜策反他 乡,现在看来李通定然和舂陵的刘縯同谋。

王邑上奏道:“陛下,臣已查过,刘縯,字伯升,家居舂陵乡。于居摄二年至 始建国元年同其胞弟刘仲及宗族刘稷、刘嘉在太学府中学《尚书》、《春秋》及《 兵法》,其三弟刘秀,字文叔,于天凤元年至天凤五年在太学府中学《尚书》兼习 《兵法》。陛下弃之不用,均返回故里。

王莽问:“其人若何?”

王邑道:“回陛下,臣也已了解过了,刘縯兄弟乃汉景帝之后,文韬武略在太 学生中实乃佼佼者。陛下登基之初刘縯就心怀不满,出言不逊,逃出长安后被通缉。 刘稷曾在擂台上戏耍巨无霸,如戏耍婴儿一般。”

王莽道:“舂陵贼兵和赤眉等贼寇不同。赤眉贼寇无旌旗文书、部曲,只号称 三老、从事,不懂建全组织,蜗居泰山、沂蒙山中,所略郡县,只为财物、饱食, 草莽流寇之所为。而舂陵贼兵,侵城,占地,实为心腹大患。你们说说,当如何灭 之?”

王邑道:“据报,汉兵贼寇现聚两万余众,而甄阜、梁丘赐率领南阳十万大军 南下,相信要不了多久,贼寇便会被剿灭,请皇上放心。”

王莽道:“既然刘縯曾学于太学府,令长安及地方各级官署,绘其图像,标其 生辰八字,于早晚放箭射之,为之‘射魂’。杀其人者,封上公,赏万金,食邑五 万户。”

虽然有甄阜、梁丘赐的十万大军征剿汉兵,王莽仍放心不下,亲自点将:“严 尤,陈茂。”二人出列道:“臣在。”王莽道:“前时,你二人征讨绿林贼兵,对 南方地理、贼寇比较熟悉。朕命你们二人统兵十万,兵发南阳,汇同甄阜,梁丘赐 共同剿灭汉贼。”

严、陈二将答应道:“臣等当尽心竭力剿灭汉贼,以报陛下。”

湖阳县城内,热闹非凡。邓晨带着家眷、宾客和所募兵丁来投。李轶带领数百 人前来。刘秀的大姐夫田牧率家眷兵丁来投。加之刘縯新招募的兵卒,汉军已超过 万人。刘縯心中高兴,又买来猪、羊款待众人。刘縯拉住田牧的手道:“自从你回 棘阳招集宾客,一直也没有消息,这不,马上就要攻打棘阳了,我们都十分担心, 你们能平安来到,这太好了。”田牧道:“大哥要起兵,我哪还敢让家眷呆在城里, 都安排到乡下去了。本来按计划想带宾客去的,可听说你们起兵北来,我一想,既 然往北打,就一定会打到棘阳,干脆就等吧,这不,终于等来了。”

刘縯、刘秀对李轶痛失亲人,深表哀悼,询问李通情况,李轶也不知晓。李轶 遂投入刘縯部下。

县府大堂,刘縯升堂议事:“众位将军,今天的议题有三个。第一,据探马回 报,甄阜、梁丘赐马上就会率领十万新兵向南扑来,时间迫在眉睫,我军当发扬不 怕吃苦,连续作战的作风,迅速拿下棘阳、淯阳,使南下之敌无城可依。冻其兵于 旷野,再寻找战机消灭他们。”

王凤道:“敌兵十万,战将上千,我听说甄阜、梁丘赐武艺高强,不是善与之 辈。而我军只有两万余人,以一敌五,殊无胜算,难哉,难哉。”

王匡道:“汉军中多有家属,行动迟缓,不利于迂回作战,如果留在城中,势 必要分兵守护,如果把兵力全部留在城中,敌兵四面合围后,城中粮少,不足以长 守,又外无救兵,如之奈何。”

朱鲔道:“是啊,敌兵势大,难以抵挡,看来和王莽的决战时机尚不成熟,攻 也不是,守也不是。依我看,不如回兵向南,返回绿林山中。山深林茂,便于迂回 机动,方为上策。”

刘縯闻言,沉思不语。刘稷站起来道:“我们连战连捷,士气正高,气可鼓不 可泄。新军远途而来,我军以逸待劳,当先给敌军来个迎头痛击,挫其锐气。”

刘仲道:“各位兄长都言之有理,新军虽远道赶来,可我军也须打棘阳、淯阳。 看来形势是非常严峻的,我想,不如坚守湖阳,可派人南去联系下江兵,请他们前 来相助,候机破敌。”

刘縯道:“守湖阳,不妥,不妥,那样就把棘阳、淯阳留给了敌人,等我们再 去攻打就难了。据探马来报,现在棘阳守兵只有一千余人,我看这样,众位将军, 向南退却是没有出路的,我们应当趁棘阳空虚,先打下棘阳再说。你们看怎样?”

刘縯说完环视众将,朱鲔也悄悄地看王匡等几个,见无人吭气,也不便再说什 么。刘縯道:“既然大家没意见,那就定下来,明日一早出发,攻打棘阳!”

“第二个议题我要说的是,就是军纪问题。这个问题于前次会议已经说过了, 这次再重新强调。我要说的重点是,有个别兵士抢劫财物的事,一定要杜绝。做为 军队,我们要发军饷,要奖励军功,要犒赏三军,要办很多大事情,哪来的钱呢? 我们只有靠收缴官库才能办到,所以从今往后,这些财物要统统上交,统一调度, 统一使用,任何人不得私藏。”

“第三,我们要打败新军,推翻王莽,就要联络各地义军,共同对敌,所以我 们要发檄文,派出使者奔赴各地,使全国义军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掀起反莽热潮。”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