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11回 小长安汉兵遭惨败 棘阳县刘縯论进退


却说王凤、朱鲔等将领自啸聚绿林山始,部队的一切供给全靠抢掠地方,所以 对于第一、三条,大家均无异议。但对于第二条,朱鲔、王凤等将领确实是不愿意 的。千里做官只为财,当兵吃粮,升官发财,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断了财路为什 么要打仗?为谁打仗?可是这些话又不能拿到桌面上说,心中便想着脱离刘縯,再 把新市兵拉走自己干,不想再受刘縯之气。想着在绿林山中弟兄们称王称霸,自由 自在,虽说穷一点,日子过的苦一点,可心中痛快。你们汉兵能够攻城略地,我们 也能,你们西征北战,我们可以向南向东发展。想到这里,朱鲔便想站起来说道说 道,转念一想,不可莽撞,需和弟兄们商量以后再说。

王匡道:“主帅,王匡请命,愿率新市兵攻打棘阳。”刘縯大喜:“好,王匡 渠帅,英气浩然,打下棘阳,大功一件。我闻棘阳守将岑彭狡诈勇猛,不可轻敌。 我派田牧将军随你前去,因他是棘阳人,情况熟悉,或可派上用场。我率大军随后 赶来。你们明日黎明,饱食而进。”

刘縯一看,大家没有别的意见,把作檄文,派使者的任务交给朱鲔、廖湛、刘 嘉。散会不提。

三人忙完后,刘嘉请示刘縯, 亲自带人去联系下江兵。

朱鲔忙完派使之事,邀廖湛回到自己的住处,派卫兵请来王匡、王凤、马武、 陈牧等几位将领,说道:“大仗的气味越来越浓了,我军兵力弱小,胜算殊无把握, 可刘縯非要打这一仗不可。与其全军覆没,不如把新市、平林兵拉走,向南汇合王 常的下江兵,再图发展。”

马武道:“朱大哥,此言恐怕不妥吧,大敌当前,当齐心协力,同仇敌忾,决 不能当逃兵啊。莽军虽众,然并非没有取胜的可能,如果我军撤走,汉军势单力孤, 定然支撑不住,那就败局已定了。我们辛辛苦苦开创的大好局面就会毁于一旦,以 后再想收复就千难万难了。”

王匡道:“是啊,我这个人是不怕打仗的,既然举起义旗,就应该和新军决一 死战。如果南撤,就会失掉军心、民心,让天下人看不起啊,我们就会成为天下人 的笑柄。甄阜、梁丘赐的十万大军就会挥指南压,严尤、陈茂的大军也会随后南来。 而我南撤之兵,必然军心涣散,如果逃兵甚多,势必削弱我军力量,就有覆灭的可 能,历史就会倒退,此议万万不可。”

陈牧道:“常言道,兵来将当,水来土屯。以后打大仗的机会定然不会少了, 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打了这么多仗,而部队的数量发展不 快?其一,是我们的政治主张不为广大百姓所知,现在这件事已经着手做了,派出 了使者奔赴全国各地。其二,宛城地区较之其他地区经济状况要好一点。人如果没 有房子住,挖地坑,盖茅草也好,躲在别人屋角处避风也罢,只要不被冻死,都能 对付。而没有东西充饥,他们就会铤而走险,民以食为天啊。其三,就是我们在打 败敌人之后,没有及时地招降纳叛,收敌溃兵壮大我们的队伍。”

王凤道:“陈兄弟此言不错,但我还是劝大家多长几个心眼,依我看刘縯此人 很不简单。明着派田牧帮助我们攻打棘阳,实为监军,明摆着对我们不放心。你们 看吧,以后挤兑我们的事还多呢,不得不防啊。”

王匡道:“事情也不见得像你说的那样,但多长几个心眼总是不错的。不管怎 样,新市、平林兵的兵权还在我们手里,我们也不怕谁。大家早点歇了,明天一大 早出征。”

第二天,天还未亮,新市兵七八千人在王匡、王凤的率领下已将棘阳城团团围 住,并发起猛烈的攻击。

棘阳守将岑彭早已向宛城求救,今汉兵围城,却不见救援的一兵一卒。岑彭, 字君然,棘阳人,身高九尺,如黑塔一般。此时心急如焚,不敢大意,分派众尉官 们登城督战。岑彭亲自登上南门楼,见双方箭如蝗蚁,箭阵过后,王匡督兵搭梯攻 城,城中滚木擂石准备充足,王匡折损不少兵卒,暴跳如雷,督兵猛攻。田牧见久 攻不下,守城之兵甚得其法,方知岑彭果是将才,对王匡道:“今四面围城,守城 敌军无路可逃,必然死战。而敌人最想逃跑的方向是北面,不如撤回北面围城之兵, 敌兵见有路可逃,必削其斗志。敌人若逃,棘阳可得。”

王匡道:“不然,敌军守兵不足千人,死伤一人,便会少一人,岂可久哉。” 督兵猛攻。

新市兵天未亮之时吃的饭,一路北进,连围城,带攻城,时已近午,饥劳交迫, 攻势缓了下来,可守城之兵却不见少。

原来岑彭于城中选青壮百姓训练了预备队,及时补充守城之不足。

王匡的脸已经由红变黑,喘气粗重。心想,今天这人可丢大了,原本想着捡个 便宜,自己有七、八千人,而敌军只有千余人,近十倍于敌,当速战速决,也好让 新市兵荣耀荣耀。谁知碰上个难啃的硬骨头。远处可见汉军、平林兵荡尘而来,难 看的局面已经形成,正在懊恼之时,田牧过来在王匡耳边如此这般的献上一计,王 匡大喜,赶快依计而行。

新市兵如潮水般涌入棘阳城中,岑彭见大势已去,出北门突围后向宛城逃去。 新市兵遂占领棘阳。

原来田牧率家眷离开棘阳时,特意留下二十余青壮宾客家丁于城中,准备汉兵 攻城时作为内应,这些人全部加入到岑彭所训民兵当中,初始由军队守城,这些人 无机可乘,后岑彭选调民兵参加守城,宾客之中有人见到田牧,示意其去西门,于 守兵薄弱处里应外合攻破棘阳。

义军入得城来,刘縯收库府,犒三军,记新市兵大功一件,升其校尉十余人。

刚吃过午饭,探马来报:“新军已从宛城南来,先头部队五千人马已越过淯阳 离棘阳城近五十里。”

刘縯大惊:“再探速报。”探马下去后,刘縯召集众将商议:“众位将军,新 兵来得好快,已越过淯阳杀来,离棘阳四、五十里,其主力最迟明天下午就会赶到 淯阳,留给我们攻打淯阳的时间不多了,我们不能坐等其兵临棘阳城下,应迅速迎 头痛击,消灭其先头部队,然后,集中兵力,一定要赶在新军主力到来之前攻克淯 阳!”

王匡道:“淯阳守将罗齐手下不足千人,两万大军攻城,有小半天时间足够了。”

刘縯环视众将,见无异议,道:“王匡,王凤,朱鲔,马武听令。”四将站起 :“末将在。”“你等率本部兵马出西门向北攻击敌军右翼,得胜后不可穷追,以 占领淯阳为要。”四将道:“得令。”率本部兵马而去。刘縯又道:“陈牧,廖湛 听令。”二将站起:“末将在。”“你二人率本部兵马出东门向北攻击敌人左翼, 得胜后不可穷追,速速占领淯阳。”二将道:“得令。”率本部兵马而去。刘縯自 率汉兵作为中军出北门而进。可惜猛将刘稷高烧不退,不能出城杀敌。

进入淯阳县小长安境地,探马来报:“主帅,敌先头部队已在前面扎下营寨。”

刘縯对左右道:“按此行军速度应当已和敌兵遭遇,原来其早已扎下营盘,天 色已晚,我们在此就地扎营,通知王匡、陈牧,明天拂晓共同发起攻击。”

翌日,天还未亮,探马又报:“主帅,甄阜、梁丘赐亲统大军,马不停蹄,昼 夜行军,已和其先头部队汇合。”刘縯闻报,大惊失色,急令二弟刘仲、大妹夫田 牧、刘祉及藏宫保护后队家眷,率先退入棘阳城中。又命传令兵急速通知左、右两 翼,如战不利,速速退入棘阳。

新兵率先拔营南下,汉兵已列阵以待。甄阜双手持点金混铁鞭,每根铁鞭重二 十斤。左手单鞭一指骂道:“叛贼刘縯,胆大狂为,天兵到此,必把尔等碎尸万段, 若识时务,下马受缚,可饶你一死。”刘縯闻言,铁枪一指道:“甄阜,你先为汉 朝官吏,食禄多年,不思报国,反助王莽篡逆,又杀李通全家,我恨不能吃你的肉、 喝你的血。今天定要为好友李通报灭门之仇。甄阜,放马过来,我与你大战三百合。” 说完拍马向前,甄阜身后早有一将拍马杀出,二马奔近,敌将大刀刚刚举在自己的 头顶,怎及刘縯马快枪快,扑嗤一声,敌将死尸栽于马下。敌将队中又出一将,舞 动双锤,身高力猛,呼喊着:“我来报仇。”驰马奔来。刘縯想到戚师傅告知:善 使锤、棍之将,定然力大,不可轻敌。刘縯提起精神,放慢马步,做好准备,待敌 前来。敌将赶到刘縯马前,左锤护体,右锤兜起一阵风,猛砸过来。刘縯不敢大意, 双手紧握铁枪,两膀一较力,看你有多强,迎锤便挡。只听“哐”的一声,两样兵 器实打实撞在一起。刘縯感到双臂微麻,心想,敌将力气不小。再看敌将,右手已 空,虎口崩裂,已被鲜血染红。铁锤翻滚着,打着旋,砸向身后不远处的甄阜。甄 阜一看,赶忙用双鞭隔挡,心想好嘛,我原以为你前去杀敌,不想你却于阵前反水, 掷锤偷袭于我,忘恩负义,可恼可恨,我定杀你不饶。而此时敌将惊颤不已,刘伯 升也太厉害了,想我一对铁锤,征战多年,不知打败多少条好汉,方升得将军一职, 不想今日败于刘伯升之手。你想是想,也别呆在那想,赶快逃走啊。可惜了此一员 猛将,被刘伯升一枪洞穿咽喉,死于马下。甄阜此时也回过神来,大怒,不等别将 出战,拍马杀出,和刘縯战在一起。甄阜此人,端得不是白给,和刘縯你来我往, 单枪斗双鞭,二人大战二十余个回合未分胜负。刘縯有生以来,从未碰到如此对手, 兴致高涨,精神抖擞,越战越勇。梁丘赐一看,甄阜渐渐力怯,挥刀拍马上前,以 二敌一。刘縯大叫一声:“好!”力敌二人。枪花舞动,甄阜左臂上已中一枪。岑 彭一看主将受伤,哪里忍得住,挥刀杀入阵中,和甄阜、梁丘赐一起战刘縯。数招 过后,刘縯赞岑彭:“好一员虎将。”这边阵前,朱祐一看,持枪冲出,接下梁丘 赐,五人杀作两团,新军众将眼看主将抵挡不住,冲过来群殴。刘縯、朱祐奋力杀 敌,左挑右刺,少许格杀敌将十数人。怎奈岑彭武艺高强,死死缠住刘縯。敌将越 涌越多,汉军阵中将校们也纷纷杀出,双方混战一起。激战正酣,突然天色暗了下 来,白茫茫的浓雾罩住两军,目力不及丈余。甄阜趁机退出战团,挥动大军掩杀过 来。汉军抵挡不住,向后溃败。

真是兵败如山倒,汉军哭爹喊娘,向南狂逃。

刘秀骑着青骊马,挥动大刀,已力斩四、五员敌将。无奈敌兵如潮水般涌来, 而雾也越来越浓,已分不清眼前之人是敌是我,只好向南败逃。正逃之间,见前面 一人像是小妹,伸手拽起,一看正是伯姬,放于马后,并骑而逃。逃了八、九里地, 又遇二姐刘元,忙叫:“二姐,快上马。”刘元看到小弟、小妹共骑逃来,怎容再 坐三人,况且还要找女儿和外甥女等家眷。又闻喊杀之声迫近,击打马臀,青骊马 奋蹄绝尘而去。

浓雾渐渐散去,汉兵、新市兵、平林兵逃入棘阳。清点兵卒,新市、平林各损 三分之一,而汉兵损失近半,辎重全失。刘縯感谢新市、平林兵两翼相攻,杀退新 军,不然汉兵损失将会更重。王匡道:“咱们都是自家兄弟,别说客气话。”马武 道:“先整顿兵马,加强守城。”王凤道:“这场大雾真他马来得不是时候,不然 怎么会败,又败的这么惨。”廖湛道:“我看,还多亏了这场大雾,敌人骑兵才不 敢穷追,不然会更惨。”

刘縯安排整顿兵马,救治伤员,杀猪,宰牛、羊,安抚三军。加强城防。

刘縯率汉将回归汉兵本部,方知婶母周氏,两个堂弟、自家二弟刘仲、大妹夫 田牧、二妹刘元及三个外甥女、刘嘉的妻子及宗族不少家眷均死于乱军之中。

灵堂之前刘良率刘縯、刘秀等人痛哭流涕。刘縯哭道:“想我刘縯起兵以来, 连战连捷,想打下宛城,安置众亲属,使他们不再跟随军队奔波受苦,能够过上安 定的生活。谁知未到宛城,却败于小长安。众位宗族亲人,你们的英灵慢走,我刘 縯发誓:不但要占领小长安,斩杀甄阜、梁丘赐,还要占领大长安,杀死王莽,夺 回汉家江山,以慰你们在天之灵,呜呼。”

甄阜得知刘祉在棘阳城上射死不少新军骑兵。下令将刘祉的家眷杀死于宛城狱 中。

刘縯亲兵来报:“主帅,新市、平林诸将前来商议军情。”汉将们思忖,来的 好急迫,不知又要搞什么新花样,多半又是因为惧敌而重提分兵之事。

刘縯迎出门外,说道:“痛失亲人,追思不已,请谅。你们来的正好,我正想 请你们前来。”请众将到大堂,就坐后,刘縯道:“众位将军有事请讲。”

王匡道:“刘将军,小长安一仗,汉兵损失惨重,众多亲人遭难,我等也痛惜 不已。请诸位将军们节哀。现在甄阜、梁丘赐率大兵压境,形势危急啊。”

刘縯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想当年项羽多么强大,亥下一战被高祖打得灰飞 烟灭。众将当思得良策共破强敌!”

王凤道:“敌兵势大,气焰嚣张,而我军新败,士气低落。加之棘阳城小,兵 微将寡,恐怕难以抵敌。不如请主帅率领汉兵和我们一起退回绿林山中。依山傍水, 进可以攻敌,退可以自保,回旋有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条件成熟,再 出山北进,天下可得。”

王凤话语一落,气氛顿时沉重起来,众汉将不愿分兵,更不想南下,可眼下形 势严峻,又苦无良策,都沉思不语。

朱鲔道:“先时在湖阳,我便提议退兵绿林,未被采纳。现在越想越有道理, 小长安之败,就可证明。现在面前的敌人有十万之众,严尤、陈茂又率十万新军从 长安赶来,而我军现在只有一万五仟人,万难抵敌。虽说咱们的将领个个神勇,一 个个累死也杀不完敌人二十万之众。而我们起兵数年,对于打游击甚为熟悉。趁现 在敌兵尚未合围,还来得及,不如退归绿林,以避敌锋。”

刘縯听到这里,便知道这是新市、平林兵众将们已经商量好的。刘縯骤然感到 室内的空气比外面的天气还冷。如果不同意,他们也会分兵南下。如果这种局面出 现,汉兵将会独木难支,弄不好就会全军覆没。而如果随他们遁入绿林山中,又有 多少人会跟自己走呢?残酷的现实摆在面前,容不得长时间的思考、等待,刘縯的 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他环视着汉军众将,见一个个默默不语,心急如焚。说道: “众位将军,小长安之败,罪在刘縯。是我轻敌大意,急功近利所至,教训太惨重 了。你们刚才说的都不错,形势确实非常严峻,打仗就要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 小长安之战,我们是打了败仗,可你们想过没有,我们都败在什么地方了。敌人兵 众势大,是其一。而让我们伤亡最重,损失最大的是什么呢?是敌人的骑兵啊!棘 阳离绿林山路途近千里,一旦弃城南下,敌人的数万铁骑必定尾追攻击。试想,我 们的两条腿能跑过战马吗?还没有退到绿林山,就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不能不慎 重啊!”

大家听完主帅的话,觉得很有道理,陷入沉思中一时无语。

马武道:“旷野之中,骑兵犀利无比,难以抵敌,这仗打的太窝囊了。”

过了一会儿,王凤道:“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脱,难道要坐以待毙不成。”

王匡道:“主帅可有妙计?”

刘縯听完王凤、王匡的话后,知道自己的一番话说动了新市、平林众将,使他 们改变了弃城而逃的念头。紧张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

刘縯道:“在湖阳之时,我们已派出使者奔赴全国各地,联系各地的义军。赤 眉军、檀乡部、力子都等义军远在山东,铜马、富平、五校部远在河北,正谓远水 不解近渴,一时得不到他们的帮助。离我们最近的,就是咱们自己的弟兄下江兵。 刘嘉已去联络,如果一切顺利,也快该回来了。”

马武一拍大腿道:“对呀,如果有王常、张卬、成丹三位兄长率兵前来,大事 可成了。”

众人一听这话,心情一下放松下来,相对会心地笑了起来。

无巧不成书,说刘嘉,刘嘉便到。

探事兵来报:“刘嘉将军已来到堂外。”

刘縯道:“快快请进。”

刘嘉风尘仆仆进入堂内,身后跟一巨汉。刘嘉向众将点头示意,然后向刘縯报 :“主帅,我到宜秋,见到了下江兵王常、张卬、成丹三位将军。他们已经知道我 们三家合兵之事,本来是前来相助的,可得知我们兵败小长安后,又迟疑起来,经 我反复劝说,才答应先入湖阳再说。现在可能快到湖阳了。”

众将闻报,兴奋异常。

刘嘉转身拉住身后巨汉之手。转过脸向刘縯:“主帅,可知此人是谁吗?他就 是下江兵偏将军,宛城李通,李次元啊!”

刘縯闻听李通之名,惊的立马站起,降阶握住李通之手,刘秀、李轶也从坐位 上起来,上前拉住李通,四人泪如泉下。

刘縯向众位将军道:“众将军,汉兵起义,是李通首倡,李家长安、宛城两地 的亲人,悉数被杀,与我们一样,和新朝有着血海深仇,和王莽、甄阜、梁丘赐有 着不共戴天之恨,众位将军,我们共同发誓,定要诛王莽,杀甄阜、梁丘赐,不报 此大仇,誓不为人!”

刘縯向马武、陈牧道:“马武、陈牧二位将军,咱们三人由李通、刘嘉引见, 亲往湖阳迎接下江弟兄如何?”

二人答道:“愿往。”

刘縯道:“好,军情紧迫,咱们不辞劳苦,连夜出发。王匡将军,棘阳守城就 交给你了。”

王匡道:“请放心前去,王匡定不负此托!”

三人带上各自亲兵,备好礼物,由李通、刘嘉跟着向南迎去。

此时,长聚、唐子、湖阳均为义军所占,城中留有驻军。一行人马到湖阳后, 刘縯下令安排盛宴,准备万余人的食物、住处。令刘嘉、李通出城迎接下江兵。

月明星稀,北风劲吹,时近午夜。刘嘉、李通接得下江兵万余人马入城。刘縯、 陈牧、马武亲到城门外迎接。见到王常、张卬、成丹等将军,心中大喜。忙安排众 将士吃饭。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