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15回 朱祐刘稷显威 王匡朱鲔夺权


却说新兵众将正被严尤骂的脸上挂不住,见汉兵一将叫阵,心想,不是刘伯升 怕他怎的。尚勇将军拍马杀出,来到近前,举大刀便砍。朱祐挺枪搕出,马打盘旋, 二将斗在一起,看朱祐一招一式平平常常,其所用招式但凡习武之人均烂熟于胸, 这样的招式也用于上阵厮杀,看来草寇就是草寇,有本事之人谁不出来混个一官半 职啊。再看朱祐一杆长枪,或刺、或挑,漫不经心,如闲庭信步。而此时的尚勇, 被逼的刀法凌乱,气喘吁吁。严尤大吃一惊,此人了不得,怪不道刘縯能在短时便 就地坐大,其军中有此能将,不可小觑。突然阵中大叫一声:“尚勇别慌,我来助 你。”说完拍马奔出。朱祐正在戏耍尚勇,见一敦实之将挺枪杀来,喝道:“来将 通名。”“唐实是也。”朱祐道:“欢迎前来躺尸。”汉军中成丹拍马出战,刘縯 道:“成将军且慢,这么好看的戏,你不再欣赏欣赏?”成丹不知朱祐之能,见敌 人以二打一,前去帮忙,被刘縯一拦,停下观看。朱祐以一敌二,戏耍仍多于搏杀。 王凤、朱鲔对刘縯道:“主帅,敌将多我十倍,当速速攻击,不可步小长安之辙。” 刘縯道:“不忙,山中弟兄冻了一夜,让他们多恢复恢复,一会儿,可令成丹、刘 稷出战,先摄敌胆,再行攻击。”

这时,敌将见两人战朱祐不过,又有两将拍马杀出,将朱祐团团围住。朱祐这 时才来了精神,出枪速捷无比。化平常为神奇,只用了三、五个照面,只见后至二 将第次栽于马下,被黑白无常勾去魂魄。唐实、尚勇吓得面色苍白,拨马便逃。朱 祐大吼一声:“哪里逃。”追上前去,一枪扎入尚勇后心,将死尸挑落。见唐实逃 的稍远些,将一只大号流星锤砸在唐实后心,唐实大叫一声,张口****,躺尸于地。

朱祐力杀四将,新军兵将无不看的胆颤心惊,一将叫道:“此人是活阎王。” 朱祐得胜,拍马归队。严尤叫道:“你可留下姓名。”朱祐道:“汉将朱祐!”活 阎王朱祐之名从今以后威震天下。

成丹见朱祐大胜而归,拍马叫阵:“谁敢于我成丹决战!”新军众将被朱祐吓 的呆在当地,还没回过神来,无人应战。成丹又吼道:“谁敢来战!”新军中冲出 一将,“冯正来也!”二将均使大刀,战在一起。三十余个回合不分胜负。新军中 又冲出一将夹击成丹。成丹渐渐不支,刘稷冲出叫道:“成将军暂回,由我来战。” 成丹虚晃一招回归本部。冯正见杀来一黑大汉,叫道:“来将通名。”刘稷道: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刘稷是也!”冯正道:“单枪占湖阳的刘稷?”刘稷道: “即知我名,还敢战否?”冯正闻听刘稷之名,看到腕般粗的铁枪哪里敢战,可又 不能临阵脱逃,只好硬着头皮战他几合,战败再逃,方不为罪,对沈含道:“此人 厉害,小心了。”刘稷催马上前,举起铁枪如铁棍般向沈含头顶砸来,沈含知道厉 害,眼见避不开,双腿用力夹马,以求坐稳,双手紧握刀杆,使出吃奶之力,向上 横格,谁知刘稷把枪往后一收,平平刺出,一招顺水推舟,只听咯嚓一声,枪尖刺 透铁衣,沈含大叫一声,死于马下。冯正惊逃,口中喊道:“是人是鬼。”刘稷也 不追赶,任由冯正逃归本队。

没有比较,不知长短。成丹武艺本算不错,和冯正大战三十余合,沈含前来夹 击,方才不敌。可刘稷只一合便刺杀敌将,汉兵众将方知其真勇。

刘稷叫阵,无人敢应。陈茂恼羞成怒亲自出马,一杆大枪,一支长槊斗在一起。 五、六个回合过后,陈茂不敌,败回阵中。

这一下可惹恼了严尤身后两将:平南将军高巡、中领军高路。此二人是孪生兄 弟,哥哥高巡叫道:“刘稷不可目中无人!”兄弟二人均手握钢枪同时杀出。刘稷 挺枪迎战,七、八个照面过后,刘稷心喜若狂,大叫:“伯升!看清楚了。”刘伯 升看的非常明白,对刘稷叫道:“子丰兄,双枪组合。”刘稷也是有意卖弄,并不 痛下杀手,只等二人将组合枪法演示一遍。能看到搏斗之人何止上万,无不被三人 的武艺惊的目瞪口呆。双枪组合,当真风雨不透,怪招频出。再看刘稷,自舂陵起 兵以来,杀敌只用一招。就是刚刚打败陈茂,不过才用了五、六招而已。众人哪见 过刘稷如此神出鬼没、犀利无比的枪法。再说刘稷诱得兄弟二人将组合枪法演示一 遍,双枪组合,又经过百年锤炼,还有两处破绽,另两处已被弥补。可对方并不知 道,我戚家枪法正是双枪组合的克星。双方你来我往已斗了八十余个回合,兄弟二 人恼羞成怒。自从出道以来,双枪组合所向披靡,任你武攻再强,在此兄弟二人枪 下,也难走上二十招。兄弟二人的英名,早已威震天下,三军堪服。此次,严尤、 陈茂出征,王莽亲点高巡、高路兄弟二人一同南下,想倚二人威慑汉军。在一旁观 阵的刘縯,看的心痒难忍,恨不能冲过去替下刘稷。而此时的刘稷出手已不再留情, 看到一处破绽,挺枪刺出,高巡大叫一声,被刘稷铁枪刺透肚腹,高高挑起,用力 一掷,偌大一个身躯,口中喷着鲜血,打着盘旋,飞出三丈开外,死于非命。高路 一看,痛的眼前一黑,狂叫:“哥哥,我定要为你报仇。”刘稷哪里还给你报仇的 机会,一枪穿透高路胸膛,将其掷于高巡尸旁。双方阵中数千人不由自主同时高呼 :“无敌神将!”

刘縯令:“挥动大旗,擂响战鼓,吹响冲锋号角。”汉军得令,掩杀过去。刘 縯、刘稷、朱祐率先冲入敌阵,新朝兵将见此三人,尽避其锋,三人如入无人之境。 城中马武率本部兵马和一千铁骑,鱼贯杀出。

山中伏兵如猛虎下山,杀入敌军后队,敌军首尾受敌,不能兼顾,被冲的溃不 成军,向北溃败。逃跑途中,又遇王常铁骑如天降神兵拦头截杀,势如破竹。只见 偌大战场,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汉兵大叫:“缴械不杀,缴械不杀。”新兵纷纷 缴械投降。严尤、陈茂横行多年,哪见过这般厉害的汉军,拼命而逃,哪敢逃向宛 城。逃出战场后,清点兵将,只逃出一万余人,折向北,去颖川不提。

汉兵打扫战场,杀敌三万,俘敌五万余,获辎重马匹甚多。刘縯下令:“将降 兵编入六部,马武将马匹归还王匡、陈牧,率本部人马攻淯阳,余者五部大军围攻 宛城。”

淯阳守将罗齐不战而降。马武入城,安抚罗齐及城中百姓。令:“罗齐率原班 人马镇守淯阳。”自己率兵到宛城和刘縯汇合。

汉兵威名大盛,许多百姓前来投军,汉军猛增至十四万余人。

刘縯来到宛城南城门下向城上道:“城上守兵听了,我乃汉军主帅刘縯,有请 岑彭将军答话。”

岑彭正绕城巡视。查看汉兵围城情况。布置好守城事宜。来到南门。向城下说 道:“宛城之固不比棘阳,城中兵精粮足,将士们同仇敌忾,岂惧你等!”

刘縯道:“岑将军,我知道你乃有识之士,机智过人,今天下大势,王莽必败, 新朝必灭,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大丈夫应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克宛城, 大势所迫,不得不克尔,你何必再为王莽卖命,请将军三思。”

岑彭道:“我岑彭不是贪图富贵之人,做事只求问心无愧。想我官微职卑,乃 一小小县长,蒙宛城众将不弃,推我为主将,我能不图报吗?刘縯,废话少说,你 攻我守,咱们共同演一出大戏如何?”

刘縯不再多说,下令攻城。宛城坚固,守军拼命,急切难下,一连攻了三天, 宛城依然牢牢掌握在岑彭的手中。

刘縯无奈,苦无破城良策,下令停止攻击。

可对于汉兵来说,宛城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守,可做为根据地。攻,可北击 洛阳,西攻长安,东征青、徐、南瞰川、滇。

汉军一连几天歇兵休整,除了救治伤员别无他事。

这日晚上,刘秀、刘稷、刘嘉三人相约来见刘縯。刘縯的中军帐外朱祐守立, 朱祐身为将军,却甘愿做刘縯护卫。见三人前来,乃通禀后放行。刘縯笑道:“朱 祐,此乃亲兄弟,以后不要通报。朱祐答道:“知道了。”

刘縯让三人坐定,问道:“有事?”这四人从小一起长大,亲情甚厚,说话也 很随便、自然。刘秀道:“大哥,这几天你没看出什么苗头吗?”刘縯道:“什么 苗头?”刘秀道:“我总觉得不太正常,王匡、王凤、朱鲔、陈牧、成丹、张卬、 廖湛常常私下聚在王匡帐中,而王常、马武、李通都没参加。今天下午连刘玄都去 了,不知在捣鼓什么。”刘縯道:“他们原来都出自绿林,相互来往多一点也没什 么不正常啊,就像我们之间不也常来往吗?”刘嘉道:“好像怕人看见似的,张卬 见我还躲躲闪闪的,我只好装着没看见。”刘稷道:“提起张卬我心里气就不打一 处来,还有朱鲔、王凤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刘縯道:“刘稷,这是什么话,大家 在一起谋大事,当求同存异,不利于团结的话以后不要说了。对于他们的动向,看 来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可他们又在干什么呢?”刘秀道:“好事不背人,背人没 好事。我想来想去也想不透,不是又要夺兵权吧!”刘縯道:“以前兵少,他们夺 兵权,可现在兵力已有十多万。兵过十万,不是谁想带就能带的,他们当中任何一 个人都统率不了。”刘秀道:“恐怕他们没有自知之明吧!”刘縯道:“不管怎么 说,我还是那句话,要以团结为重,以大局为重,以后小不然的事,我们还是要谦 让,不能太计较。”

这几个人本不是阴谋家,对个中的弯弯绕绕知之甚少,不可能洞察其中缘由。 刘縯是个军事家,而不是政治家,刘稷、刘嘉更不是政治家。刘秀虽然具备优秀政 治家的潜质,可阅历太浅,也不足以洞察。

此时王匡的大帐中灯火通明,帐外戒备森严,经过几天的紧张协商,形成了一 个最终方案:拥刘玄称帝。几个人极度兴奋,脸色涨的通红,王匡一脸严肃,对刘 玄道:“圣公,你可先回去了,今日所议之事定当严守秘密,不得有丝毫泄露,听 见了没有。”刘玄唯唯诺诺,出帐而去。王凤道:“这下好了,大权实际掌握在我 们手中。”陈牧道:“以我们所议受封名册,实际上是夺了刘縯的兵权,由谁来出 任军中主帅呢?”张卬道:“要不就由王匡大哥为主帅。”王匡道:“说句难听话, 要论带兵,我等兄弟不及刘縯。这件事等立了刘玄以后才能再说。立帝是头等大事, 如果办不好,其他一切都别说!”朱鲔道:“大哥别担心,我们所议之事,刘縯定 然不防,明天就给他来个突然袭击,不怕他不就范!”王匡道:“好!就是明天!”

刘玄回到自己的帐中,兴奋的睡意全无。王匡、陈牧这些人,不知哪根神经出 了毛病,要立我为帝。我何德何能,真是做三辈子梦也想不到。刘縯怎么办?刘縯 定会不依。看王匡胸有成竹的样子,唉,不管怎么说,由他们双方去斗,闹成了我 就是渔翁得利。人心思汉,人心思刘,弄了半天,人心思的是我啊。复兴汉室登大 宝之人就是我刘玄刘圣公啊。没想到,真的没想到,看来今夜做梦也会笑。

二月初一上午,王匡等见刘縯今天仍没有升帐的意思,迫不及待地来到中军帐 外,朱祐令亲兵通禀后,刘縯请大家入得帐内。朱祐立于刘縯右后侧,刘縯问道: “众将军有事?”王匡道:“有事和主帅商量,请升帐。”刘縯想到:来了,来的 好快啊。不是找我前来商量什么事,而是催我升帐议事,看来他们是已经商量好什 么了。不管怎么说,还是请大家前来,共同议事,传令升帐。刘縯昨日一宿未睡, 苦思冥想,根本就没往好处想,头都想大了。一,要夺兵权。这点实有可能的,汉 军兵权他们早已垂涎三尺,觊觎有日,不可不防。以后军队还会壮大,会有数十万、 上百万,一旦被他们夺得了兵权,宏图大业就会毁在这些人手上。二,要再论分兵。 绿林众将的分兵思想,是在弱小时怕被敌人消灭,而现在军队已经强大,再搞分裂, 不得人心,他们必不会为之。与其分兵而变弱,还不如夺兵权来的实惠。三,放弃 攻打宛城。宛城虽然坚固难攻,可决不能放弃。如绕过宛城而北上,将来可能会腹 背受敌,是万万不可的。放弃宛城而南下,就会离新朝的心脏长安越来越远,是逃 避,而不是执行推翻王莽的大计,也是不得人心的,不会得到广大战将的支持。刘 縯见王常、马武、李通三将没跟着一起来,想起文叔之言,王匡在帐中私下开会, 并未让此三人参加,看来已对这三人产生芥蒂,而足见其讨论研究的内容十分秘密 和重要,是什么内容呢?想到此,见众将陆续到齐就坐。开口说道:“众位将军, 我们经历了两次生死大战,杀甄阜,败严尤,消灭了王莽的二十万大军,取得了辉 煌的胜利,已经动摇了新朝政权的基石,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各地反莽义军的士气, 也使得我们汉军的力量空前的壮大起来,我们已经拥有了十四万大军,我们的将校 英勇善战,我们的士兵肯于用命,我们已经有足够的力量打更大的战役,我们已经 看到了曙光,更加相信我们的前途是光明的。现在我们已将宛城团团围住,紧张地 攻打了三天三夜,可一时难以攻克。我想下一步我们是不是可以网开一面,撤回北 城之兵,加紧东、西、南三面的攻城,将岑彭赶出宛城。如果各位将军还有什么高 见,过一会儿,可以提出来。大军已经休整数日,趁着休整这几天我已根据各部所 报,理出一份立功名册,一会儿作为一个专项议题,请众将共同研究后再定。今天 这个大会,是应王匡、陈牧等将军要求召开的,所以召集大家前来。”说到这里, 停顿一下,环视众将。众将们纷纷交头接耳,看到刘縯表情严肃,语气发生了变化, 觉得有些异常,一时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刘縯看着王匡,接着说:“王匡将军, 你有什么议案请讲。”王匡站起来,看了看大家,说:“各位将军,我们已经拥有 了一支强大的军队,可以和王莽的力量抗衡,说明我们已经站稳了脚跟。现在全国 纷乱,各地反莽力量各自为战,应该有个统一的归属,我们即为汉军,当勇担责任, 应率先立汉裔,复汉室,以令天下!”

刘縯一听这话,暗自吃惊。左思右想,辗转反侧,也没想到他们竟会玩出这么 个大手笔,阴谋如此之大。

刘秀等将一听,明白了这几天他们在一起串通,是为了这件大事,他们所要拥 立的是谁呢?是大哥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可此议案一提,势必要做个了断, 容不得多想,应当即立断,不然就不可收拾了。刘嘉是个反应挺快的人,站起来说 道:“王匡将军的一番话,说到我心里去了,……”不等刘嘉说下去,王凤站起来 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王匡将军话还没说完,你怎么能打断!”刘嘉怒道: “是我打断了王匡将军,还是你打断了我的话!”朱鲔站起来道:“今天所议之事, 实乃天下一等一的大事,我愿立更始将军刘玄为天子,诸将不会反对吧!”此言一 出,众将哗然。刘稷站起来道:“要说立汉室宗亲,谁能比的过刘縯刘伯升。”陈 牧道:“汉室宗亲当中,刘玄参加义军为时最早!”王匡、王凤、朱鲔、成丹、廖 湛、张卬纷纷表态愿拥立刘玄为帝。

刘縯看到这种情况,说道:“诸位将军,请听我一言,你们能够推立刘氏,匡 复汉室,此情此德我刘縯感激不尽,在此我深表谢意。可依我愚见,现在就匆匆忙 忙推立天子,惟恐尚早。如今樊崇所率赤眉军活动于青、徐一带,兵力已达数十万, 铜马聚于河北,也有数十万之众。都比我们强大的多,加之全国各地原封刘姓王、 侯。如果他们知道了我们已立汉帝,说不定就会效仿,这样一来,局面就会更加混 乱,不利于推翻王莽的方针大计。设想一下,汉室宗亲原各有封国,分居于全国各 地,每支义军中都会有我宗族加入,如各推立一帝,相互间不服,同室操戈,互相 攻杀,王莽必收渔利。再说,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自古以来,首先称尊的,往往 不能最终成事。陈胜、项羽当如何?可谓前车之鉴啊!现在宛城还没有拿下,我们 汉军还没有一个可靠的根据地,就议立尊,恐非良策,我认为不如先称王。倘若, 赤眉、铜马所立贤德,众望所归,我等也可相随。如果他们没有立或所立不贤,我 们可先推翻王莽,再收降他们,然后再称尊,未晚矣!”

刘縯这番话可谓深思熟虑,刘玄是什么样的人我能不清楚,今天先阻挡他称帝, 如挡不住,想刘玄无德无能,岂可长久。刘縯啊刘縯,无能啊无能,只想着坦坦荡 荡做事,光明磊落做人,却不防被这些小人在背后戳刀子。王匡等人必竟不是同心 同德的兄弟,自古以来,凡是合兵,时间久了没有不闹矛盾、搞内讧的。自朱鲔在 湖阳提出重返绿林山,就发出了分裂的信号,只因自己太愚顿,没有引起足够的重 视,使他们一步步发展到今天这个局面。

舂陵众将听了刘縯的话,纷纷表示赞同。王常将军站起来道:“主帅之言切中 时弊,分析透彻,句句在理,我赞同!”

邓晨道:“刘縯主帅统军有方,战功赫赫,敌人闻之丧胆,要立当要立刘縯。”

张卬一看,风向大变,连王常也转向敌对,形势急转直下,拔出宝剑喝道: “今天推立刘玄为帝,不得有二!”

刘稷一看,也当啷一声拔出佩剑:“张卬,你还用强不成! ”

绿林诸将王凤、朱鲔、成丹、廖湛也纷纷拔出宝剑,只有王匡端坐不动。

汉将刘嘉、邓晨、藏宫也将佩剑拔出,双方怒目以对。

刘玄看到双方为了自己刀戈相对,面色苍白,双腿发抖。

刘縯看到双方将要火并,叹息一声,挥手令汉将坐下,自己也默默无语,颓坐 于主帅座上。

刘秀看到情况已十分危急,火并之势一触即发,火并之后会是什么局面根本没 有时间细想清楚,当前,最可行的莫过于提议暂缓,只要能够缓的一缓,就有可能 阻止拥立刘玄,就会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于是站起来道:“各位兄长,稍安勿燥, 先请坐下来,事情可以好好商量解决。今天所提的事,……”

王匡急忙打断刘秀的话道:“主帅,看你的意思,莫不是也有面南称尊之意?”

刘縯道:“刘某一生只为复高祖之业,只要是能够匡复汉室,我情愿效力沙场。”

王匡道:“今天所立刘玄为帝,于汉室无损,大家不要再争了,伤了和气,总 是不好。”立刘玄为帝就这样被确定下来。

关于怎样攻打宛城,怎样升赏有功将士,谁也无心再提。

要知局势将怎样演化,请看下回。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