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19回 展厮杀战将斗勇 得地利昆阳大捷


刘縯指挥大军井然入城。占领各处要塞,将粮食运入城中,发放给降军、百姓。

汉军将士见到岑彭、严说二人,恨的咬牙切齿。竟敢抗拒汉兵四个月,使得汉 兵艰辛攻城数百次,耗费大量财物,损伤了大量兵卒,都欲斩杀二人,刘縯拦住, 道:“我在劝降信中已经答应,保证他们二人的生命安全,你们想让天下人耻笑我 们不守信义呼!”劝住了众将士,刘縯仍放心不下,亲自向更始帝进谏:“陛下, 岑彭、严说为新朝官吏,有道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其尽力固守宛城,足见其 忠义之心,也可得知其乃大将之材。今我汉室已立,须当拢络人心,旌表忠臣义士。 陛下,不如封其二人官爵,以为我用。”更始帝准奏,封岑彭为归德侯,严说为归 义侯,随大司徒军前调用。

在棘阳时派往四方的使者纷纷返回,报知,铜马、檀乡、富平、五校等地义军 各自为政,无心联合,都在观望。吕母死后,义军已归樊崇。而樊崇所率领的赤眉 军,有意联盟,使者劝其攻占洛阳,以与汉兵摇相呼应。可赤眉渠帅们认为攻城易, 而治理难,于攻占城池并无兴趣。

王匡、刘縯安排好更始帝宫舍,刘縯进谏:“陛下,现宛城已安置停当,昆阳 甚急,应调五万大军援救昆阳,杀败新军,以固宛城。”更始帝的头摇的跟拨浪鼓 相似:“不可,不可,宛城初定,朕什么事都没有摸着头脑,宛城是大城郭,可定 帝都,这么大的事,你都忘了?不许任何兵马离开宛城。”刘縯继续谏道:“陛下, 虽然宛城初定,百废待兴,但若昆阳不保,前方兵败,宛城危矣,请陛下三思!” 更始帝道:“大司徒不须多言,以建都之事要紧。”

再说昆阳城外汉兵于第二天( 六月一日) ,天刚放亮,马武、刘秀等人率三千 骑兵来到西边。

王邑、王寻中军大帐内,探马来报: “报!刘秀率三千骑兵来攻我中军。”王 邑道:“再探!我到要看看刘秀是何许人也,三千人马也敢挑战我中军,一群不知 死活的东西。传令:诸营兵马不得擅自妄动,以免中敌调虎离山之计。”王邑、王 寻亲自率领一万兵马、战将二十余人,排兵布阵,准备全歼汉兵。王霸一马当先, 前去叫阵。新军阵中冲出一将:“叛贼,南郭雄前来取汝性命!”二人相斗十余回 合,王霸一锤将南郭雄砸于马下。敌人阵营中同时杀出六员战将,这边,邓晨、马 武、藏宫、任光、宋佻也同时杀出。十二员战将捉对厮杀,直杀的难解难分,不多 时,马武、藏宫得胜。敌阵中又冲出四将,分别以二人之能对付马武、藏宫。刘秀 正想向前,忽听有人叫:“文叔!”回头一看,见是刘稷、关诚,心中大喜。刘稷 坐骑神骏,片刻赶到跟前,也不管前面战斗正邯,问刘秀:“可有干粮和水。”旁 边吕晏递过干粮和酒道:“有酒可否?”刘稷道:“有酒更好!”当下以酒就饼, 边吃边道:“刘玄昏庸,不肯发一兵一卒来援,大司徒手下只有我一人是自由之身, 所以只好派我前来相助,这鬼天气闷热难当!”刘秀道:“稷兄,你在此观敌瞭阵, 休息休息,我去砍一阵子。”刘稷道:“我已填了填肚子,由我前去,几个月来未 见战阵,憋死我了。”说罢,一手举着铁枪大叫:“刘稷来也!”无敌神将刘稷之 名,于当今天下,如巨雷震耳,新朝兵将,特别是严尤所部多有识得。闻得刘稷杀 来,无不胆寒。刘稷一杆铁枪先帮邓晨,邓晨武艺不高,斗了多时,本已力怯,见 刘稷来帮,心中大喜,人一高兴,精神儿倍增。而敌将见刘稷首先冲自己而来,惊 的心胆俱裂,被邓晨一刀砍死。刘稷大笑:“伟卿神勇!”邓晨道:“多谢相助!” 刘稷看到宋佻吃力,过来只一枪将宋佻的敌手刺死。宋佻道:“刘大哥,你烦死人 了,人家正要杀他,偏偏你一来就把功劳抢走。”刘稷道:“宋兄弟,这次功劳算 你的。”新兵阵中,无数兵卒惊呼:“无敌神将来了!”所剩敌将逃回本队。

王邑、王寻看到,刘稷一来,谈笑间二将已死于非命。想起严尤曾提过,刘稷、 朱祐之名。今观其人,端的英雄了得。王邑此次除了带来六十三家兵法参谋、巨无 霸外,还带来了一员百胜将军——韩猛。提起此人,二十年前当真是名震天下。

韩猛原是猎户,王邑年青时,坐车路过山脚下, 忽然一只猛虎裹着狂风从半山 腰扑来,随从一见争相逃命,撇下王邑不管不顾。此猛虎已数天没有进食,肚皮已 饿的仓扁,见众人已逃远,扑过来把辕马咬死,又听见车中有人声,此虎不知毁过 多少人命,知人肉更可口,朝篷车猛扑。车中王邑吓得大声喊叫。正在紧急关头, 韩猛执叉赶到,此猛虎前时已被韩猛追杀过,此时一见韩猛,吓的掉头就往山上跑。 韩猛道:“畜生,哪里逃,我已寻你多天了!”韩猛的奔跑速度决不亚于猛虎,堪 堪追上,掷出钢叉,正中虎臀,双股叉直掼入虎腹,猛虎一声痛吼,倒在地上,韩 猛赶到,拔下钢叉,只手提起虎后腿,将猛虎摔死在石头上。韩猛来到车前,从车 中扶出王邑,看王邑被吓的颤栗不止,问道:“朋友,要到哪里去?”王邑道: “谢谢你救了我,我叫王邑,要去长安。”韩猛等了一大会儿,见王邑的随护无一 返回。王邑道:“那些逃走的是你什么人?”王邑道:“是我的家仆。”韩猛道: “不如这样,你先跟我回家,等你的家人找来后,再去长安好了。”王邑无奈,只 好跟着韩猛回家,韩猛扛着死虎领着王邑回到家中。韩猛的家只不过是一间圆木搭 成的房子。两个人吃饱了烤肉,睡了一宿。韩猛不知,此人的身份可是大有来头, 他的堂兄王莽是当朝的大司马,总揽朝政大权。家仆们敢丢下他不管,那便是不赦 的死罪,谁还敢再返回。韩猛又等了一天,反正是独身一人,便亲送王邑去长安。 一路上两人相处甚亲。到长安后,王莽得知王邑遭遇猛虎,随护尽逃,韩猛相救的 经过。功劳再大,不如救驾,即封韩猛为冲折将军。后来韩猛随军北征匈奴,镇压 东郡,杀敌无数,立下赫赫战功,被誉为百胜将。这次随王邑出征,已官至中军大 将军。在朝中,闻得刘縯、刘稷、朱祐之名,着实心痒、手痒。非跟着王邑出征, 打定主意,定要会会这几个人。

韩猛见己方战将已回阵中,拍马而出,巨型两股钢叉一指刘稷:“呔!可识得 本将军吗?”刘稷见对方来将须发已有些花白,却甚是精神,道:“正要相问。” 韩猛道:“听说过百胜将韩猛否?正是本将军。”百胜将韩猛闻名遐迩,刘稷如何 不知,当即抱拳施礼:“老将军之名,刘稷也听说过,有礼了。”韩猛道:“即知 我名,还敢战否。”刘稷道:“韩老将军,你虽英名远播,那也是过去的事了。我 尊你年迈,敬你三分,念你数十年搏杀,英名得之不易,战场之上,刀枪无眼,当 识天命,隐归故里,颐养天年。可是你越老越糊涂,继续助纣为虐,刘稷岂能惧你!” 韩猛一听,大叫一声:“擂响战鼓!”杀将过来。王邑阵中,鼓声震天。可惜汉军 阵中没有鼓声为猛将刘稷助威。刘稷知韩猛是劲敌,丝毫不敢大意,提足精神,拍 马迎战。一杆铁枪,一柄钢叉,时而如巨蟒翻滚,时而似狮吼虎啸。两人斗了近五 十个回合,韩猛到底老了,感到气力已跟不上。王邑怕老将军有什么闪失,忙令鸣 金,可是已经晚了,刘稷的铁枪神出鬼没,匪异所思地从最不可能的地方一枪刺来, 韩猛大吃一惊,哪里还躲的及,整条左臂被铁枪生生戳掉。韩猛痛叫一声,差点晕 死过去。王邑阵中同时冲出五、六员大将齐来相救,刘稷大喝一声,宛如晴天霹雳, 直吓的敌将呆若木鸡,哪敢继续向前,韩猛拼着老命逃回阵中。

刘秀见刘稷得胜,大刀一挥:“弟兄们冲啊!”三千铁骑杀入敌阵,片刻之间, 杀的敌人人仰马翻、鬼哭狼嚎。王邑、王寻等哪里见过如此凶猛之兵,苦敌不住, 向后便逃。敌兵一看主将逃命,更无斗志,兵败如山倒。王寻正逃之际,远远看见 骑在大象上的巨无霸,大叫:“巨无霸,赶快放猛兽!”巨无霸闻令,命打开铁笼, 指挥猛兽扑向汉兵,汉兵人、马见猛兽扑来,惊惧不已。正在这时,刘稷从东南杀 来,看见巨无霸,大叫:“巨无霸!刘稷来也!”巨无霸一看果真是刘稷,手端铁 枪向自己杀来,吓的掉转象头,随着大队向北逃去,边逃边向着群兽叽里呱啦的一 阵怪叫,群兽听到命令掉转头来扑咬北逃的新兵。汉兵追杀着猛兽,猛兽追咬着新 兵,新兵裹着巨无霸向北溃逃。

别处新兵因有王邑命令,不敢擅动。

昆阳城中的汉军,苦苦坚守了近二十天,盼望的就是这一刻,王凤、王常率领 守城汉兵杀出。郭亮率领一万七千援兵也及时赶到。

正在这时,酷闷的空气被一阵裹着黄沙的狂风吹散。道道闪电牵来了声声闷雷。 紧接着,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山中昆水蓄满。不多时,地动山摇,山洪瀑发。洪水 将无数棵大树连根拔起,荡起滔天巨浪,直灌下来。山下数十万人马和大自然的造 化相比,显得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脆弱,那么的不堪一击。无数的生灵随大水逝 去,魂归泽国。

王邑、王寻的四十三万大军,近一半都是新近招募的农民,他们从心底痛恨王 莽的暴政,一看山洪瀑发,地动山摇,哪里还管什么军纪不军纪,纷纷四散逃回乡 中。

汉军的三千铁骑,幸亏是从西面杀来,如果还选择东方,也将被无情的大水吞 噬。

滍川河道已被无数新兵尸首填平。

刘秀、马武率领着汉军三千铁骑,蹚着流水,踏着泥泞,追杀王邑、王寻。可 巧王霸、任光二人赶上王寻,王霸上前,手起锤落,将王寻砸死。王邑一看王寻被 杀,大声呼叫:“谁来救我!”韩猛真是一条硬汉,虽失左臂,且流血不止,右手 挥舞宝剑,紧紧地护着王邑,砍杀不少汉兵。王邑踏着滍川河中新兵尸体,过河而 去,逃得性命。只同从长安带出来的三千人马逃回洛阳。可惜韩猛一员百胜大将死 于乱军之中。

严尤、陈茂逃得性命,投奔汝南郡刘望而去。

巨无霸被乱箭从大象背上射落,掉在泥淖中,被乱兵、猛兽踩为肉泥。

昆阳大战,消灭了王莽政权的四十三万主力大军,摧毁了敌人的意志,从根本 上动摇了新朝的统治,为王莽政权敲响了丧钟。

昆阳大战,汉军转危为安,从此后所向披靡。

昆阳大战,使得刘秀威名远扬,为刘秀的他日雄起,准备了大量人才。

昆阳大战,汉兵以少胜多,成为军事战争史上的光辉典范。

昆阳大战,震烁古今。

昆阳城中、昆阳城外,王凤、王常的北路大军相汇,弟兄们相拥而泣。为将死 又生这一翻天覆地的转折而欢呼雀跃,共同庆祝这一伟大的胜利。

汉兵们忘记了血战后的疲劳,打扫战场,缴获军需辎重、车马珠宝、鸡猪牛羊、 珍肴佳酿无数。招降敌兵七万余人。

刘秀看到无数军需堆积如山,建议王凤:“将少量的辎重搬入昆阳,余者运到 宛城,以支援攻宛大军。”

王凤令王常、刘秀等众将领留守昆阳,自带张卬、成丹、李轶统大军押运辎重 去宛城。

刘稷不屑与王凤、张卬、李轶同行,自留在昆阳。

宛城,王匡、刘縯已对府衙进行了简单的装饰,刘玄便迫不及待地将宛城定为 帝都。

此时,陈牧率领的南路大军已顺利的攻克新野、荆、襄等郡,留下李通镇守, 陈牧自率大军返回宛城。

定都后的更始帝封赏有功将士百余人,封刘縯汉信侯、刘祉舂陵侯、刘赐广汉 侯、刘嘉光德侯拜大将军、李通辅汉侯,可偏偏将昆阳的北路大军忘于脑后。

大司徒、汉信侯刘縯再次请求更始帝派兵援救昆阳。正在这时,王凤、成丹、 张卬、李轶到宛。宛城汉军得知昆阳大捷,举城欢呼。更始帝更是合不拢嘴,立即 赏赐王凤许多金、玉、珠宝,封王常为知命侯,张卬为卫尉大将军,廖湛为执金吾, 李轶为柱天大将军,封马武为震威将军。听说刘秀十三骑突围闯连营、调救兵,刘 稷勇冠三军,为消灭王邑的四十三万大军立下了汗马功劳,要封赏二人,李轶一看 朝堂之上并没有舂陵重臣,奏道:“陛下,刘稷向来不受皇封,只忠于刘縯一人, 若封刘稷,再次遭拒,有损圣威,而刘秀此次功劳最大,若封的太低,不足以显示 陛下赏罚分明,不如缓封之。”王凤也奏道:“陛下,物极必反,水满则溢,此次 不封,到可激励他再建奇功。”更始帝刘玄道:“就依爱卿所奏。令王常守昆阳, 命刘秀带兵一万攻取颖川五县。”

大司徒刘縯闻听昆阳大捷,兴高采烈,引吭高歌:

夏日当空兮,攻克宛城。
百战艰辛兮,将士功丰。
昆阳大捷兮,壮阔如虹。
列祖在天兮,赞笑有声。
又歌道:山河破碎兮,谁人拯救。
众志成城兮,举戟展弓。
铁蹄声声兮,万里驰骋。
壮志将酬兮,胸如潮涌。

王匡府邸,大排盛宴,一帮老弟兄及特邀李轶举杯共庆。庆祝宛城建都、庆祝 消灭了王莽的主力大军、庆祝开拓了偌大一片疆土。同时,他们嫉恨着刘縯、刘秀 兄弟的丰功伟绩,视其如眼中钉、肉中刺。他们的存在,就是对自己的最大威胁, 必须要除掉他们而后快。王匡道:“李轶兄弟,今天,我们请你来参加我们这些老 弟兄的聚会,足见对你的无比信任,朱鲔、王凤数次向我们说起你其心可嘉,大才 可用,我们真诚地接纳你,望你也不负我们。”李轶道:“李轶虽不才,但心中十 分明白众位兄长的深情厚意,请放心,我必定会对得起这般厚爱。”张卬道:“李 轶兄弟,这就对了,我们对得起你,你也不要辜负大家!”

宛城定都、昆阳大捷,汉兵威名大震,海内豪杰,纷纷起而响应,杀牧守、举 大旗、自称将军、用更始年号、以待诏命。

王莽闻得昆阳大败,惊得心胆欲裂,跌坐到龙椅上。还想假托符命,蛊惑人心。 王莽道:“众爱卿,《易经》中说的非常明白:‘伏戊于莽,升其高陵,三岁不兴。 ’莽即指朕,而升就是指刘伯升,至于高陵,是指高陵侯的儿子翟义。《易经》是 爻卦的总章程,先人们早已算出来了,只是后人遇顿,不碰见具体的事,想不明白 罢了。这段话是说,刘伯升、翟义,在新朝暗伏兵戊,终归是要灭亡的,最多不会 超过三年。”明学男张邯阿谀道:“陛下圣明,拨开臣心中的云雾,又见日月也!” 群臣听着王莽的满口荒唐言,心中未免窃笑,当面还得顺旨奉承,齐呼万岁。

卫将军王涉,与道士西门君惠相交甚厚,西门君惠擅长天文谶记,曾对王涉道 :“谶文谓刘氏复兴,国师公姓名,就当应谶文了。”王涉把此谶文告诉大司马董 忠,二人又到国师公刘歆府中,谈此谶语,刘歆早已知晓,不然怎么会将自己的名 字改为刘秀。只是不知二人用意,不肯答应,二人只好悻悻告退。

第二天,王涉独自去刘歆府邸,意示国师屏退仆人后对刘歆道:“涉欲与国师 共举大事,以安刘氏宗族,奈何公不肯相信我呢?”刘歆道:“非是不相信你,将 军与圣上是同宗,怎会心向外人?”王涉道:“我知莽之父新都侯幼年多病,而他 母亲,平素嗜酒,未见得定有生育,现观莽之容貌、嗜好于之父母相差甚远,恐非 我家所出。王莽长的是大嘴,短下巴,眼球突出,晶体冲血;嗓门高而带嘶哑。身 高七尺五寸,喜欢穿厚底鞋,戴高帽,用弯曲而硬的牦笔絮入衣服。反身仰视,或 远远地向下看左右两边。有善相者言:‘王莽长得就是人们说的眼睛像鸱鹰,嘴巴 像老虎,声音像豺狼的人。所以即能吃人,也应为人所吃。’王莽常常用云母屏面 遮掩自己,不是亲近的人无法看到其面容。现在董忠主中军,我统领宫卫,你的长 子叠伊休侯主殿中。若能同心合力,劫莽降汉,彼此宗族具可保全。否则,新室王 朝崩在眼前,到那时难免夷灭了!”刘歆听后,不禁心动,赞成涉议。对王涉道: “不可操之过急,定要准备的万无一失,待太白星出现,方可举事。”

王涉将说动刘歆共谋一事告诉董忠,董忠大喜。朝堂之上,董忠见到司中大赘 起武侯孙伋,想起还有一层没有准备好,孙伋也掌管着兵马,他的向背直接关系到 所谋之事的成败,不得不邀孙伋到自己府中相探。谁知孙伋很爽快的答应了。这样 一来,万事具备,只欠太白金星了。

孙伋回到家中,想着共谋之事,神色慌张,食不知味,难以下咽。妻子瞧着他 这般神态,料有事情发生,一经盘问,孙伋心中藏不住事,竟和盘说出。伋妻大惊 失色,劝伋赶快告发,孙伋道:“如若告发,会祸及多少条性命,况我和他们同朝 为官多年,怎忍看着他们及家人、宗族身首异处,血流成河!”妻子道:“你就不 怕祸及我们家九族吗?”妻舅陈邯得知,也逼伋自首:“你若不去自首,我就告发。” 孙伋无可奈何,只得和陈邯同去告发。

王莽速令卫士分别召董忠、刘歆、王涉进宫。此时,董忠正在阅兵讲武,便欲 应召。护军王咸进言道:“谋久而不发,恐致泄密,不如当机立断,斩使起事,免 为所制!”董忠不敢独发,当即入朝。刘歆、王涉也奉召前来,三人在外等候召见。 王莽先召董忠觐见,董忠入内后,朝门复又关闭。黄门官恽责问董忠,董忠知道 事发,心中慌乱,对答含糊。众卫士当即把董忠拿住。忽听侍中王望前来传旨: “圣上有诏:‘只听大司马反四字’!”董忠闻言,知不可免,趁卫士不备,挣脱 右臂,将一卫士腰间宝剑拔出一半,被众卫士乱剑砍死。王莽下旨,众虎贲将士将 董忠尸首剁为肉泥,盛以竹器,用毒药、棘刺掺入器中,掘坑深埋。一面下令收捕 董忠家族。

不知刘歆、王涉命运如何,请看下回。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