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27回 得赤眉樊崇返山东 脱牢笼刘秀巡河北


刘赐来到廷尉府衙,会同王常共审崔发。刘赐道:“崔发,你作为莽贼的说符 候,新井、石牛等事,是天道使然,还是人为所至,你如实讲来!”

崔发低头不语,刘赐道:“我闻你巧舌如簧,能言善辩,以一张利口而取得富 贵,现在却如何装聋作哑,你答是不答?若再不答先割汝舌。”崔发仍不答,刘赐 下令:“将其舌割去,看如何硬的。”衙役上前,将崔发捉实,操刀欲割,只见崔 发紧闭双目,紧咬牙关。衙役们只好用铁锤将其数颗牙齿敲落,只见崔发口腔流血, 双唇稀烂。崔发痛急道:“这不都是取富贵之为吗,新井、石牛、金匮均是人为, 别人都附和,我敢不按圣意解说吗?”刘赐道:“然则,贼莽营建九庙之时,你富 贵已极,为何还要与张邯等辈极尽阿谀之能事,鼓吹宜崇其制度,以盖万世,耗天 下有用之财,苦死无辜之众,做此等大恶之事,无益汝功名,又何意也!你等世间 奸佞小人,侮圣人之教化,玷斯文之清誉,若谷永、张禹、杨雄、孔光之徒,刘歆、 张邯、哀章之辈,或死或诛,遗臭万年。你死之后,见此班老鬼,你问问他们,宠 禄几时,富贵安在?虽然汉室当衰,滋生妖孽,然而,你等自诩儒者,却行妖孽之 事,死后如若有灵,亦知愧悔否?”崔发闻言,大哭失声,口中鲜血,喷溅尺余, 叩头乞求饶命。

刘赐道:“本来天地之大,容汝何难,但你侮德践义,不斩汝,又恐小人复生, 操汝旧技,蛊惑天下,又何以谢天下。”下令:“将崔发、史湛、王延、王林、赵 闳诛杀、弃市。”洛阳百姓拍手称快。

此时,洛阳童谣传之甚广:“谐不谐,在赤眉,得不得,在河北。”

刘赐想到,左丞相以一事之误而被罢官,可他的许多政见却有独到之处。便和 更始帝及王匡、王凤、朱鲔、赵萌等商议:“山东赤眉有三十万大军,临近帝都, 对我朝威胁最大,若其挥师南下,帝都危矣。然而其在政治上是短见的,组织上是 散乱的,况且以前和我朝也有较好的沟通,不如派员招抚,以定山东。另外,河北 铜马也十分强大,城头子路、青犊、上江、尤来、五校等也各有自己的势力和地盘, 也可以派员招抚。再者,东南诸州,也有许多郡县尚未归附我朝,也应派员招抚, 并向全国发布:‘先降者复爵位’。如此,则天下大定矣。”

更始帝、王匡、王凤、朱鲔、赵萌等均同意。

于是派柱天大将军李通为东南总招抚使,持节。自设各路招抚使分赴东南各地 进行招抚,率三千亲军克日开拔。

派韩鸿为河北总招抚使,持节。自设各路招抚使分赴河北各地进行招抚,率三 千亲军克日开拔。

派曹翊为山东招抚使,招抚赤眉军,持节。即日开拔。

却说曹翊率队北渡,到达山东赤眉主营,樊崇等首领亲将曹翊迎入帐内。曹翊 宣读招抚令后,樊崇安顿曹翊等一班人马休息,自和将领们相商。

樊崇道:“各位弟兄,今汉朝招抚使已到,我等何去何从,请各位弟兄谈谈自 己的打算。”

逄安道:“招抚,招抚,招抚个屁,我等自由自在,潇洒快活,何必寄人篱下。”

杨音接道:“就是,我们有三十万大军,不归顺,他们又能怎么着,我听说这 个曹翊,他父亲是汉朝左丞相曹竟,刚刚被罢了官,刘玄竟派他来招抚我们,这不 明摆着对我等不重视吗?”

徐宣道:“我也是这么认为,可现在汉朝已拥有了全国大部分州郡,其势已成, 又应了百姓思刘、思汉之心。我们虽有三十万大军,可缺衣少食也是现实,依眼前 的局面,也难有大的作为。”

谢禄道:“哥哥的意思是归了汉朝?”徐宣并不做声。

逄安道:“我可听说刘玄及绿林这帮小子心狠手辣,诛杀功臣。刘演、刘稷就 是被他们所杀。”

徐宣道:“这是他们内部权利之争,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们又不清楚。他们内 部的事,与我们无干,只要对我们无碍,又何妨呢?”

谢禄道:“如果归顺了汉朝,被他们收了兵权,即使封王、封候又有何用,弟 兄们被分的七零八落,到时候,要收拾我们,弟兄们不还是一个个干瞪眼。”

徐宣道:“我并没说一定要归附汉朝,其实,我心里也很矛盾,就现在的情况 做一分析,如果我们拒绝,就立即形成敌对,依双方力量的对比,我方处于下风, 将处于不利的地位,汉朝的兵力不但比我们多,他们还可以集大半个国家的人力、 物力对付我们,这样一来,我们势难持久。”大家听完这话,均不做声,等了好一 会儿,杨音道:“徐哥之言,也甚有道理,我看不如这样,咱们就听樊大哥一句话。” 逄安道:“不错,就听樊大哥的,不管樊大哥怎么定,我都跟着樊大哥。”

樊崇道:“此事何等重大,关乎我等弟兄及三十万大军的前途和命运,草率不 得,不是我一人所能定的。咱们不着急,又不是今天一定要给曹翊回复,弟兄们需 冷静去想一想,琢磨琢磨,大家也可以找刘恭、董宪等弟兄商量商量,集思广益, 人多智慧多,总之要把这个事情考虑成熟、全面,咱们再做出决定。”

经过几天认真的思考和协商,基本统一了看法。樊崇总结道:“新朝已灭,汉 朝已立,纵观当今天下大势,汉朝已经占领了全国绝大多数地域,百姓痛恨王莽的 暴政,思念刘氏王朝,更始朝的建立,顺应了民心,符合了天道,其势之盛已不可 逆转,虽然刘玄懦弱,朝臣弄权,但天下已经姓刘,我等虽然拥有三十万大军,力 量也相当强大,但从几天来兄弟们商量的结果看,大家不愿与汉朝为敌,既然这样, 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我们归顺汉朝,为谨慎起见,部队作为我们的依靠和筹码, 由谢禄、逄安、董宪统领,原地驻扎。我和徐宣、杨音带领刘恭等二十余人前往洛 阳。”

曹翊不费吹灰之力,甚至连嘴唇都没动几下,赤眉军便同意归顺,这份功劳何 其大也。自己升官领赏自不在话下,说不定圣上龙颜大悦,一高兴,老父或可官复 原职。这样,我于国于家都是有功的。

一路之上曹翊喜形于色,带着樊崇等进入洛阳。洛阳百姓得知消息,纷纷出来 观看,形成夹道之势。看着赤眉众头领一个个骑着高头大马,眉毛染的通红,威武 而雄壮,尽显英雄气概,不尽欢声雷动。樊崇的威名震动天下,百姓们能够这么近 距离的看到樊崇的英姿、风采,纷纷指点着:“看,这个一定是樊崇。”“多么威 风。”“英雄呵英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曹翊亲自入宫面圣报喜:“陛下,托圣上鸿福,臣不辱使命,说的赤眉归顺陛 下,现樊崇等二十余人在宫外候见。”

刘玄早已得到消息,满朝文武重臣早已分列两边,等候赤眉众将的到来。更始 帝龙颜大悦:“宣上殿来。”

樊崇率众将进殿跪拜,三呼“万岁”。

更始帝道:“平身。”见众人起身,刘玄竟一时紧张起来。樊崇等人率三十万 大军归降,个个都应封官赏爵。由于没有做此准备,一时之间,脑中一片空白,竟 想不出许多官爵的名称,大为尴尬,情急之中下旨:“封你等众人均为关内侯。”

刘赐也觉得背有芒刺,这等重大的事情,没有事先做好充分的准备,自己是有 责任的。这关内侯封的不疼不痒,更没有区别对待,上级下级所得封赏统统一样。 这事办的实在不咋的,可一时又无好的办法,不管怎样,先将他们安顿下来再说。 于是出班道:“为了迎接各位将军前来,圣上非常高兴,已下令为各位建造府邸, 由于时间仓促,一时没有完工。现在,先请众位将军到馆绎住下,其他事宜,随后 再说。”

樊崇等人安住馆绎,过了一日,未见朝中大员来访。樊崇提议:“洛阳城阔, 咱们初来乍到,也别闲着,不如四处逛逛,耍乐一番。”众人道:“好。”杨音道 :“只是我等眉毛与众不同,甚是显眼,如此出行,多有不便,不如用头巾盖住。” 说完,先自将头巾把一对别致的眉毛盖实。众兄弟纷纷效仿。

弟兄们骑马出行,先逛城里,再逛城外,大开眼界。樊崇道:“当初咱们怎么 会嫌守城麻烦,早知道城中如此繁华热闹,有这么多的好玩之处,咱也攻占几座城 池,也强似在山里头憋屈。”

如此玩了几天,众人将洛阳城里城外玩了个遍。

再没地方可玩,外面天气又冷,众人干脆呆在驿馆内喝酒吃菜说闲话。徐宣道 :“大哥,我听说睢阳刘永入朝归顺,更始帝封他为梁王,不就是姓刘吗?没有半 寸之功,竟封王封地的,这样一来,我倒是琢磨出点味道来,我们都被封为关内侯, 其实,这关内侯算个屁呀,空头衔而已,没有食邑之封地,我们吃什么,喝什么, 难道让我们吞风喝沫吗?我们虽然在这里好吃好喝的,可我们的家属怎么办?三十 万弟兄又怎么办?何况他们把我们不管不问的,算什么事嘛!”

樊崇道:“不错,我也听说,颖川许昌人李宪占住庐山,自称淮南王,已经公 开反抗更始朝,依我看来,刘玄这帮人其实没有多大能耐,咱们归附他们也没多大 意思,不如回去。”众弟兄表示同意。

更始帝召集大臣们商议如何解决赤眉及李宪的事,黄门官报:“起禀陛下,刚 接河北探马来报,河北总招抚使韩鸿虽然招抚了城头子路、力子都部众,却被铜马、 青犊杀害。”众朝臣一听均吃了一惊。

刘赐道:“柱天大将军刚刚抚平了东南,不想却蹦出了个李宪,现在韩鸿在河 北又出了事,众位,可有良策?”

朱鲔道:“李宪的问题不难办,派支大军,即可将其剿灭。现在的重点其实是 山东、河北。樊崇虽然归顺,但赤眉三十万大军却仍掌握在他们手中,是真投降, 还是假归顺还有待证实,我有三种方案:一,由朝廷派员赴山东接管赤眉;二,将 赤眉军分散调防,以弱其势;三,可令赤眉军出兵河北,攻打铜马、青犊等部。”

众臣议论纷纷。赵萌道:“依我看,以第一方案为最佳,第二方案次之,第三 方案最难实施。不管实施第一方案,还是实施第二方案,最重要的是要将樊崇等人 留在京城,如果实施第三方案,则势必要令樊崇等人回归统领赤眉,那朝廷就会对 其失去控制。”

刘赐心想,表面上看来朱鲔所提的三种方案都有可行之处,但实际上则是雾里 看花。其实这几天来,这些办法自己也想过了,却早已被自己推翻。如果樊崇是真 心归顺,那么他就应该主动将兵权交出,他之所以没有这样做,说明他对朝廷是不 信任的,依仗着手握重兵,则可进,可退。其实赤眉军的事真的很棘手,尾大难掉 啊。于是道:“陛下,依臣看来,大司马所提的第一套方案,实乃治国之上策,而 对樊崇等人是否真心归顺也非常有见地,臣有一计,可试其心。”

刘玄道:“爱卿有何计?”

刘赐道:“可招樊崇等人上朝,改封其爵位,使其各有封地,臣已拟好名册。 再者,臣愿让出大司徒一职,陛下可封樊崇。另外,可将赤眉其余将领分别封文职 官员,如果他们接受封赏,我们就可名正言顺去接管赤眉军,如果他们不愿意接受, 他们也不敢在朝封之时公开拒绝。我们通过对他们察言观色,就会看出端倪。如果 他们心存不满,我们则将他们滞留在京都,然后再作道理。”

刘玄道:“好,就依大司徒所奏。宣樊崇等人上朝受封。”

黄门官去不多时,返回奏报:“陛下,樊崇等人已于今早返回山东,只有刘恭 一人留下,现在外候旨。”

刘玄及大臣们闻听此奏,均是一惊,刘玄也感到事情严重,道:“这便如何是 好?”

朱鲔道:“没有我的令牌,各关口不会放行,派一支人马将其拦回。”说完, 亲自去布置。

刘恭进入殿中,将樊崇等人认为不被朝廷重视,封地不实,今早欲动身,自己 苦劝不住等如实相奏。

更始帝好言相劝,封刘恭为侍中。

樊崇统兵五、六年,经验何等老到,众赤眉将领一路北上,各处均有接应,朱 鲔无功而返。

“谐不谐,在赤眉。”赤眉大军已经归顺汉朝,山东已定,如果更始帝能够妥 善安排赤眉众将,及时的送与给养以收赤眉军心,施宽政以安民心,则会平添一支 强大的军事力量。即便令赤眉军镇守山东,则北方的事情也会好办的多。可惜,刘 玄又将赤眉军推出门外,从此又树一强敌。由此看来,更始朝是真的腐朽而无能。

“得不得,在河北。”河北作为北方的广大地区,包括河南北部、河北、山东 北部及辽宁南部等地。河北局势的稳定与否,直接影响着全国。即便是无能的更始 朝,也全然看清了这一点。收复并稳定河北的这步棋是必定要走的,河北有着多支 大大小小的农民军,有着多处尚未归汉的郡县及地方割据势力,他们各自为政,称 霸一方,加之刚刚分裂出去的赤眉军,河北的局势可谓十分地复杂。

朝中再议出使河北,由于河北局势十分复杂,加之前河北总招抚使韩鸿被杀, 给朝中带来极大的震动,一种恐惧感笼罩在心头。看来河北局势非百万大军难以定 夺。就凭总招抚使所率几千人马,不啻杯水车薪,难有作为。朝中大臣们自宛城定 都以后,早已过惯了和平舒坦的日子,又有谁会放着好日子不去享受,甘愿冒着生 命危险,履雪踏冰出使河北。可河北总招抚使又非朝廷大员不足以担当,大臣们面 面相觑,目光刚一接触又赶快游离。更加不敢和王匡的目光相碰,恐他点了自己的 将,那便是倒足了大霉,哭都来不及。刘玄看到长时间无人应声道:“众位爱卿, 谁愿与朕分忧?”没有一人答话。刘秀想到,此行险则险矣,然则,却是一个绝好 的机会,象此等独令一方的要职,若无风险,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落在自己头上的。 此千载难逢之机,稍纵即逝,此时不谋脱困更待何时?想毕,出班奏道:“微臣愿 意出使河北,为国出力。”朱鲔闻言,出班奏道:“不可,不可,武信侯出使,恐 不合适。”刘玄道:“大司马可谈谈,如何不合适。”朱鲔的意思很明白,就是对 刘秀不信任,可这种理由又不能堂而皇之的说出,朱鲔一时语塞。

刘赐道:“武信侯做事一向尽心尽责,又是一员福将,由他出使河北,我认为 可行。”

此时王匡说话了:“此事重大,不要慌忙定下来,可择日再议。”

刘玄道:“择日再议,退朝。”

刘秀正在府中郁闷,忽闻黄门令到,刘秀忙把朱均迎入府中。朱均道:“刘秀 听旨。”刘秀忙跪下,朱均展开圣旨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任命破虏大 将军、武信侯刘秀为河北总招抚使,行大司马事,持节,率原司隶校尉部属刻日起 程,钦此。”刘秀谢恩,起身接旨,赏了朱均。朱均走后,刘秀和众人又喜又惊。 喜的是,苦等了几天,本来认为可能泡汤之事,成了现实,从此可以走入一个新天 地,众人尽可施展才能,做大有可为之事;惊的是,原应配属的三千护军竟被剥去, 有几个人竟生惧意:“这怎么行,就我们这十几个人,不是明摆着让我们去送死吗?” “领的这趟差事也太过凶险了。”苗萌道:“凡谋大事者,不惧身死。此行虽然凶 险,然河北乃大有可为之地,我们推行好的政策,就会赢得民心。即便没有护军, 又有何妨?现在刘将军能够谋得专主一方,就是最大的胜利,我们这些时日的一切 所为,得到了应有的回报,还有比这更开心的事吗?”

刘秀道:“一切均事在人为,我们作为汉朝的使节,有着强大的号召力,前途 是光明的。况且,圣旨一下,已成定局,众弟兄都准备吧。”

刘秀来到叔叔刘良家中辞行,刘良道:“文叔,依叔看来,这趟也未必是什么 好差事。干好了,一切功、利全在朝廷,如果不顺利,只你一人承担而已。即便如 此,朱鲔也是力挺不让你去的。可是几天来,他们分别征求了各大臣的意见,没有 人愿意接此差事。刘赐、赵萌、也包括陈牧、成丹都为你说了话,不得已,才将此 事交给了你。朱鲔又将三千护军全部扣下,因此,你此行一切均需小心从事。如果 顺利,你就好好干,如果不顺利,你也别勉强。叔想法再和圣上及子琴说说,谋一 个州、郡之处,安生做事便是。你此行叔也没有什么能帮你的,送你十名家丁,作 为跟随,他们都是你伯升大哥原来的家丁,也都愿跟你去,你就带去吧。”

一句话提醒了刘秀。刘秀回到府中,召集众人道:“弟兄们谁愿回家带些家丁 一起北上。”王霸、祭遵、马成三人愿回。刘秀道:“你们带着家丁可直接到孟津 渡口,咱们汇合后一齐走。”

刘秀入朝辞别圣驾及刘赐等,出城向北开拔。

刘赐慌慌张张地入宫见圣道:“陛下,臣得六百里加急快报,李宪不愿接受陛 下所封的庐江侯,已将招抚使杀害。声言,即尊王何复侯。看来是铁了心要于我朝 为敌了。如果派兵剿灭,兵少了不济事,若派大军南下,则洛阳的守城力量就薄弱 了,倘若赤眉南侵,陛下危矣。依臣看,不如迁都长安,再寻机剿灭他们。”

刘玄道:“好呵,我曾问过武信侯,洛阳比长安如何?他说不如,想来长安是 大的很了。”

刘赐道:“这事我也和武信侯谈过,他说,长安已有数百年建城史,特别是高 祖定都长安后至今已历十三帝。长安又经过二百余年的改建、扩建,实乃当今天下 第一大都城。洛阳只有南宫、北宫、永安宫。可长安有未央宫、长乐宫、明宫、北 宫、桂宫,各官署、府邸一应俱全,布局非常的合理,规模宏大,建筑雄伟。”

刘玄道:“唉,朕知道是十二帝,怎么又是十三帝了呢?”

刘赐道:“高祖创业,经惠、文、景、武、昭、宣、元、成、哀、平、孺子, 却是十二帝,可陛下灭了王莽,复兴汉朝不正是十三帝吗?”

刘玄哈哈大笑:“卿很会说话,令朕开心。不如卿先替朕到长安走一趟,一切 安排妥当,再迁都长安。”

刘赐道:“臣领旨。”

刘秀一行到达孟津后,见王霸带了二十几名宾客及二十名家丁,祭遵、马成各 带了二十余名家丁已经来到。百余人在孟津渡口汇合后,刘秀一声令下:“渡河!”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