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30回 众豪杰落难河北地 武信侯立足信都城


约有一个时辰,冯异回来了。带回来一罐豆粥和几十个玉米面干饼。大家一见, 呼啦一下围了上来,冯异道:“别忙,别忙,大司马,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应 该是你的寿辰。”刘秀一愣:“噢,今天还真是我的生日,这早已忘的一干二净了, 难得你还记得,谢谢了。”说完刘秀接过瓦罐,冯异将干粮分给大家,已只够点点 饥而已。刘秀又把豆粥与苗萌、邓禹分食了,说道:“这就很不错了,你们看看, 冯异平日里话虽不多,却是干实事的人。”

一路上说不完的千辛万苦、挨饿受累。这一日,众人来到了饶阳地界,耿纯道 :“大司马,如果我没有记错了话,前面是饶阳关口,是我们的必经之地,如果不 从饶阳关过,势必还要绕行几百里,不知大司马如何打算?”

刘秀道:“既然到了此地,就要把前面的情况了解清楚再说,按常规,关口之 处必设驿站,这些天来,咱们也都饿透了,马的骠也掉下来了,今天是新年了,咱 们就到驿馆叨扰他一顿,先填饱肚子,再派人到关口打探情况。”

驿站长得知邯郸使者来到,忙不迭地命摆上酒、菜、饭,大家一哄而上,如一 群饿狼似的,胡吃海喝。驿站长看在眼里,这群人就象饿死鬼托生一样,没准就是 刘秀一行。令驿员试他一试。驿员来到站外,大声喊道:“卫将军李恽驾到!”

这一声高呼,真唬得众人心惊肉跳,呼啦啦站起身来,操起兵器就往外冲,发 现上当后返回驿站,王霸上前揪住站长衣领喝道:“兔崽子,你想找死!”邓禹忙 令众人将驿站占领。刘秀道:“小子,我就是大司马刘秀,既然被你看破身份,咱 们就明人不做暗事,此处我接管啦。”然后令冯异、王霸、祭遵、铫期、马成、杜 茂六人身藏短刃前去关口打探消息。关诚也要去,刘秀道:“还有别的事安排你干。”

六人分开前往饶阳关,到近处一看,关门洞开,大喜。马成返回通报,刘秀命 众人多带些干粮和水,又命马成、傅俊跟着关诚前面开路。众人随其后向关门冲去。 关诚手里举着竹简,一边冲一边喊:“邯郸快报!邯郸快报!”守关兵卒原本散散 慢慢,听到邯郸快报,立即恢复队形,列于两边迎接。谁知众人到关前并没有停下, 而是一溜烟冲关而去,冯异等人斜刺里冲来,跃上战马,等众兵卒反应过来是怎么 回事,众人已全部冲关而去。

又行了三日,食物已尽,来到了滹沱河边,大家一看,傻了眼。只见河面宽阔, 河中水流湍急,虽然两岸结有冰凌,但离封河还早着呢,况且连一条船也没有。傅 俊自报奋勇,骑马下河探路。马踩着冰凌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只下水前行半丈左 右,便深没马背,只好退了回来。众人腹中饥饿,感觉河岸的风出奇的冷。天也渐 渐地暗了下来,无奈,只好退回,寻一避风处暂歇。

天完全黑了,又不敢点明火,几个人挤在一起取暖。这一夜是真难熬啊。天快 亮了,刘秀道:“咱们不能在此耽搁太长时间,要么往上游走走,要么向下游去。 我感觉,王朗的追兵就快要到了。”王霸说:“你们再稍等一会儿,我再去探探路。” 王霸走后,冯异来到刘秀身边,捧着一瓮麦饭,道:“大司马,昨天夜里,叔寿、 段建、左隆三人走了,总共又走了近二十人。”刘秀感到一阵揪心的难受:“是我 连累了大家,难道大家跟着我是为了受苦受难吗?不能怪他们,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前途在哪里?命运将如何?这种苦又受到哪里才是个头呵?何处才是我们的落脚之 地?”

苗萌道:“大司马,不要难过了,有道是,能够坚持到底,才是英雄好汉。古 时重耳、孔丘无不是历尽艰辛才成就了一番大业。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今天我们吃的这些苦和他们相比,不算什么, 就这点困难还能难住我们吗?民心思汉,则天不亡汉,你是堂堂的大汉使者,总有 立足之处,我就不信,就凭王朗的一纸檄文,就能蒙骗整个河北,总有明眼人会看 清楚他是什么东西。”

王霸再次来到滹沱河边,一看还是原样,往下游走走,又折到上游看看,仍然 寻不到一条小船,不禁仰天长叹:“苍天呵,你睁开眼吧,难道你就一点也不体恤 我们这些人吗!”话音刚落,忽然一阵寒风吹来,直感觉撕皮刺骨的冷,气温骤然 降了下来,只听咯咯声响,定眼一看,只见河面已经开始加速结冰。王霸大喜,打 马跑回宿营处,将这好消息告诉大家。大家为之一震,精神倍增,赶到河边一看, 果见河面已被完全封住,傅俊催马就要去试,铫期道:“子卫,且慢,你的分量不 够,由我来。”铫期小心翼翼地牵马而行,顺利的走到对岸,众人一阵欢呼,就要 过河,刘秀道:“大家不要着急,分开来,都像铫期一样慢慢过。”

众人刚过完河,只见后面追兵已近。大家跨马而去。可马已乏力,路面又滑, 又能走得了多快?

刘林亲自率兵追来,他恨极了刘秀,此番仇人相见,近在咫尺,量你今天是插 翅难逃,下令:“给我追,活捉刘秀,封十万户侯!”众官兵们争先恐后,一窝蜂 地涌上河面,情急之时,刘林又哪里想到踏冰渡河之法,只见众官兵骑在马上跑上 河面,刚结实的河冰,又怎能承受如此重压猛踏,河冰突然断裂,河面上的官兵连 人带马全部落入水中,打捞不及的,被水淹死冻死无数。刘林眼睁睁地看着刘秀驰 马远去,心中涌出万般的无奈。

时近中午,刘秀一行来到下博县境内的一个小村落。关诚上前敲门,门开处, 见是一年过花甲的老汉,关诚自报家门:“大爷,我们是汉大司马一行,遭王朗之 乱,避祸到此。”老人听后往屋内相请。刘秀让众人分开,只和苗萌、邓禹三人进 入屋内。刘秀上前见礼,老人道:“大司马名声甚是响亮,昆阳一战天下驰名。” 刘秀道:“老人家,听你说话,可是个有见地之人呵!”老人道:“不瞒大司马说, 我在南宫县做了几年县丞,去年才告老还乡。你们肯定还没有吃饭吧,乡下穷,也 没有什么好招待你们的,正好锅内刚煮好的高粱米饭,你们将就吃点吧,只是慢待 了。”邓禹道:“谢二位老人家了。”上前掀开锅盖,一股香气扑鼻而来,大娘已 准备好三副碗筷,盛好后,刘秀端起让两位老人先吃,老汉道:“大司马别客气, 你们吃吧。”刘秀吃了一口:“呵,好香啊,大娘,这是高粱米饭吗?”大娘笑了 :“是高粱米,吃吧。”刘秀道:“这高粱米饭我也吃过,怎么会这么香呢?”老 大爷只是摸着长须微笑。三人只把锅底吃了个朝天翻。刘秀道:“大爷、大娘,谢 谢你们了。请问往前走是什么地方?”老人道:“你们出门顺着这条小路一直往前 走,约有八十里,就会到信都,太守任光尚未归附王朗。”刘秀听说任光在信都任 太守,大喜:“苗兄、邓禹,我们马上就要到家了。”二人也是好生欢喜。

饭后,告别了两位老人家,刘秀集合好队伍,向信都赶去。由于甩掉了追兵, 填饱了肚子,又快要到落脚之地,大家心情出奇的好,一路上有说有笑,毫无半点 劳顿之苦。正行之时,突然,苗萌从马上掉了下来,众人赶快下马,正要相扶,邓 禹道:“别动,此时千万不能动。”刘秀脱下战袍,盖在苗萌身上。邓禹俯下身, 掰开苗萌的眼睛看看,又试试鼻息,用手在苗萌的心口处按压,一会儿,苗萌吐出 一口气,邓禹道:“好了,缓过气来了,不要紧了。”这时有人寻来一些材木放在 苗萌旁边点火,刘秀道:“不要点火,材湿,烟大,你们去砍些树枝,扎副担架。” 邓禹把战袍脱下铺在雪地上,几位兄弟也效仿,或铺地上或盖身上。邓禹让大家把 苗萌抬到铺好的战袍上。刘秀俯身握住苗萌的手,招呼大家围在苗萌身旁,替他挡 风。只见苗萌紧闭的双眼中滚出两滴眼泪,他缓缓地睁开双眼,看着刘秀动情地叫 道:“主公!”苗萌这一声“主公”叫的是如此的动情,这声音发自内心深处,即 刻感染了大家。是的,称大司马这个官职,实在是显得生分了。刘秀稍用力握了一 下苗萌的手,表示谢意。

又休息了一会儿,邓禹道:“可以走了。”大家重新上路。

刘秀、邓禹、冯异、铫期等人跟在担架旁,邓禹道:“主公,平常我观苗大哥 的脸色泛黑,嘴唇发青,这种表相说明心脏不是太好。”刘秀道:“这些天来,吃 没吃好,喝没喝好,更没休息好,加之又冷又累,苗大哥的身体撑不住了,其实大 家也都在硬撑着。你们看咱们这些马匹,真应了一句话,马瘦毛长。快到信都了, 大家再坚持坚持,到信都后请个郎中给大家调理调理。你们大家知道这信都太守任 光是何人?他是宛城人,字伯卿,和王霸可是铁哥们,昆阳大战时也为突围十三骑 之一,一身的好武艺,却不知他在信都做太守。”

冯异道:“主公,按这样的行军速度,等到信都时,也快半夜了,不好入城, 咱们路上是不是多休息几回,也让苗大哥恢复恢复身体。”

刘秀道:“我就是打算着明天天亮时赶到。”

大家走走停停,走到黎明时分,便看到了信都城郭。刘秀对王霸说:“元伯, 你和傅俊、杜茂先行一步。”

三人加鞭打马而去。苗萌躺在担架上休息了一整夜,此时已经好多了,弃了担 架,跨上战马。刘秀一行到了城下时,正好任光率城中官员出门迎接。见到刘秀迎 上前去先施一礼。刘秀回过礼后照着任光前胸轻擂一拳:“任太守,我以为你从人 间蒸发了,原来在此纳福呢!”任光道:“还纳福呢,我都快愁死了,大司马,早 知道你来到河北,盼望见到你,我可真想你啊!走走,大家赶快进城暖和暖和。”

任光引着刘秀等人来到郡府大堂,道:“大家先坐下休息休息,喝口热茶暖暖 身子,饭菜马上就会做好。”然后向刘秀介绍道:“这是李忠,字仲卿,东莱黄人, 现任都尉;这是万修,字君游,扶风茂陵人,任信都令;付都尉宗广,南阳人及功 曹阮况、五官掾郭唐等。”他们依次上前和刘秀见过礼。

饭菜上来后,大家吃着热饭,喝着热酒,此时真是莫大的享受,有了回家的感 觉。任光边吃边向刘秀介绍情况:“这里属安平国封地,信都郡所辖信都、扶柳、 堂阳、南宫、陉县、武邑、观津、下搏、武遂、饶阳、安平、南深泽、阜城计十三 个县。王朗诈起,来势凶猛,旬日之间,河北风起云涌,情况大变,东面和北面的 大多县还好,只是南面,西面及北面的堂阳都叛归了王朗,不辨真伪。信都也是黑 云压境,地处邯郸势力的最前沿。前几日,王朗的使者来到信都,令我归降,被我 斩首示众。可这样一来,信都独拒王朗,情况就相当危险了,为防不测,我立刻着 手招募乡勇,扩编军队,可是现在情况对我相当不利,没有多少人愿意当兵。现城 中只有四千兵马,钱粮也不多,最多只能撑两个月。”

刘秀道:“兵马是少了点,仅凭这些兵力对付王朗显然不够,可我们总是有了 自己的军队。这次我出巡河北,一入河北境地,就广泛宣传汉朝政策,废新政,复 汉制,赈灾民,所做的这一切都没有错,可我犯了一个极重大的错误,在逃难的这 些天中,我不断地反省自己,已经非常清楚的认识到了。我来河北之前,朝中重臣 们就在刁难我,没有给我派一兵一卒,而我因避嫌,也没有硬起手来建立一支军队, 现在看来可就大错而特错了。没有军队腰杆就不硬,说话就气不壮。没有强大的军 队作保障,只靠教化,是远远不够的,就不会有威慑力。试想,如果我带来了一支 强大的军队,王朗还有胆量动吗?由此看来,朝中重臣们对王朗造反也有不可推卸 的责任。话又说回来,王朗虽然起势迅速,可根基是虚的。其所降郡县,是不得不 降,随众而已。以一城之力孤掌难鸣是无法抗衡的。谁不降,谁倒霉,自古以来莫 不如此。由此看来,任太守可是一条堂堂的好汉呵!”

宗广道:“大司马,我看不如这样,城头子路和力子都二部已归顺我朝,二部 人马相加十万有余,不如调他们来以为我用。”

刘秀道:“城头子路,我知道,名爱曾,字子路,东平人,和刘翊起兵于卢县, 现爱曾官拜东莱太守,刘翊官拜济南太守,二人皆行大将军事,活动于黄河、济水 之间。力子都,东海郡人,官拜徐州牧,其部活动于徐、兖一带,如果能请得他们 前来,局势就会得到有效的控制,局面也会很快的打开。可这样一来,就有问题了, 是他们说了算,还是我们说了算。战争年代,拥有兵权就是硬道理。如果由他们来 掌权,我们对他们并不了解,今后我们到底会有何作为,到底会向何处去,我们是 把握不住的。当初,我跟伯升大哥舂陵举义,后来得到了绿林相助,初时一切尚好, 可到后来,伯升和子丰大哥丢了性命,我也险遭不测,这种教训实在是太沉痛了。 依我看,咱们现在虽说艰难些,可还是要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去发展,由弱变强,由 小变大只是时间的问题,任太守,你说呢?”

任光道:“你是大司马,有权调动辖区内一切军队,从今天起,信都的一切军 政大权都交给你,由你来统帅。”

刘秀道:“噢?”说完目不转睛地看着任光。

任光道:“这是规矩,咱就按规矩办。再说,在昆阳之时,我就是你的属下, 跟着你,血里火里不知滚过多少回,你的能力我们都清楚,信的过。我听大家都称 你主公,这个称呼不错,看来大家都是一心一意跟随你,以后我们也这样称。”

刘秀道:“那好,我就不客气了。”

酒足饭饱,收拾利落后,刘秀当厅宣布:“任命:苗萌为鹰扬将军;邓禹为尘 杨将军;任光为左军将军;冯异为宁远将军;傅俊为宣威将军;铫期为威远将军; 祭遵为讨逆将军;王霸为破虏将军;杜茂为中坚将军;马成为冲折将军;李忠为右 将军;万修为偏将军;耿纯为建武将军;宗广为信都太守。

关诚为和戎将军;阮况为和田将军;郭唐为殄寇将军;今天所封,我会呈报皇 上批准。另外,任命冯异为军训官;铫期、李忠为副,操练军马;任光作檄文。”

私下里,邓禹对刘秀道:“主公,我看,所封名册暂时不要呈报给朝廷,还是 低调些好。”刘秀道:“这时候,我根本就没打算上报。”邓禹道:“我有一计, 可派人回洛阳,向朝廷禀报这里发生的一切,多强调些困难,请皇上调朱祐、藏宫 并派两万大军过来。”

刘秀大喜:“就依仲华。”

更始帝二年正月十五日,邳彤率领三千兵马赶到信都城下。刘秀接报后大喜, 忙迎邳彤入城。邳彤道:“大司马,你们走后,我得知王朗造反,忙招兵买马,准 备抵抗王朗,后一打听,得知王朗势大,和城难守,由于我的家乡就在这里,所以 就派五官掾张万、督邮尹绥率两千人前去寻你,我带一千人马弃了和城保护家人前 来信都,一路打听,谁知你们却先到了。”

刘秀即封邳彤为后将军。

元月底,朱祐、藏宫、刘隆率领一千舂陵子弟兵来到信都。老弟兄见面格外亲 热。刘隆字伯先,舂陵人,原为舂陵起兵的老部下。刘秀向朝廷请兵二万,虽然只 派了一千,却是舂陵子弟兵,刘秀心喜之情溢于言表。王朗造反,刘秀受尽磨难, 来到信都后,喜事是一个接一个,看来兆头甚好,朱祐道:“洛阳现在忙乱的很, 正准备迁都长安,本来去年底就要迁的,可是国老刘良叔说一年两迁感觉不太好, 有仓忙之意,才拖到现在。得知你请兵,也顾不上这么多,就派我和君翁来了。但 说明只准在洛阳驻军里带走一千人马,我们一看刘隆正好带着舂陵的一千子弟,哪 管他这么多,心想你见到后定然喜欢,就带来了,估计现在朝廷也该动身了。”

刘秀道:“你在朝中原为护军将军,藏宫为昭武将军,现在不变,现封刘隆为 建节将军。

刘秀看着朱祐、藏宫道:“仲先、君翁,这一向可有马武、岑彭的消息?“藏 宫道:“按说马武功夫了得,又是绿林出身,可就是没得到重用,也只是去军中效 力罢了。岑彭的处境就更难了,我们一起打下长安后,我和朱祐回来了,他还留在 长安,这么长时间了也无消息。”

丞相刘赐亲赴长安进行考察,长安虽然经过战火的洗礼,但也只是未央宫部分 损毁而已。汉兵入城后,对整个城池保护的相当到位,未央宫已经修复。长安城已 有数百年的建城史,特别是汉高祖定都长安后,历经二百余年,长安已是天下第一 大都市,皇宫、各司职衙门、官员府邸非常完备,城中的百姓生活安定,洛阳是无 法比拟的。刘赐派李松运送御撵、宫中用品等回洛阳,汇报长安的情况,恭迎皇上、 大臣们迁都长安。

国老刘良见皇上及众多大臣着急迁都,上言道:“迁都之事,也不急在一时, 应该做好各种准备,况且现在正是隆冬季节,天寒地冻,路途遥远,车马劳顿,定 是非常辛苦。再者,从宛城迁都到洛阳,还没有几个月,一年两次迁都,太仓促了, 不如稳定稳定,等来年开春,天气转暖再迁为宜。”

更始帝采纳了国老的建议,马上就该过年了,如果现在要迁都的话,恐怕年也 过不好了。这是即位以后的第一个新年,要搞个大庆,尽量把年过的热闹些,来个 君、臣、民同乐。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