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31回 更始帝迁都长安 大司马决策信都


更始二年二月初,更始帝及文武百官在三十万大军的护送下,浩浩荡荡,从洛 阳迁都长安,一路无话。三月初抵达长安。君臣们一看,长安宏大无匹,气派无比, 即便是洛阳也无可比拟。刘赐率众官员相迎六十里外,接入城后,长安百姓万人空 巷,夹道欢迎,高呼万岁。百姓们发自内心的欢呼,欢呼着改朝换代,期盼着从此 后能够得到长期的和平与稳定,能够安居乐业。刘玄坐在御辇上,没有丝毫回应, 紧闭双眼,仿佛泥塑一般。

长安之大,实乃天下第一。南面:安门、复盎门、西安门;东面:坝城门、清 明门、宣平门;西面:章城门、直城门、雍门;北面:横门、厨城门、洛城门。城 中宫殿东有:长乐宫、明光宫;中有武库、宫署、府邸;西有未央宫、北宫、桂宫。 城的南方是宗庙、明堂辟雍、官社、宫稷。

更始帝进入长乐宫坐上龙椅,扫视了一遍前殿,怎么出现了这么多新面孔。刘 玄怕见生人的懦弱之性又从心底涌出,目光再也聚不起来,只是散散的,毫无目标 地看了两眼,便垂下来。

等到王匡、王凤等大臣进殿后,突然出言相问:“定国上公,这一路上都虏掠 了什么宝物啊?”此言一出,殿中顿时出现几处哗然。没见过更始帝的人心中嘀咕 :我当是什么德高望重的皇帝,却原来仍未脱了绿林秉性,一身的贼气。刘赐见已 列好班次,道:“我朝迁都长安,万象更新,今天宣布大赦天下,凡非王莽子、侄、 弟辈尽皆赦免,各属地官员,仍司本职,各镇边将军仍统辖本部兵马,望能格尽守 责,等待新的任命。”

李松上前道:“陛下,臣有一议奏报。”

刘玄道:“李爱卿,你有何议?”

李松道:“我朝推翻新朝,光复汉朝,众大臣实在是功在千秋,为了表彰众大 臣的功绩,望陛下能封其王位,以示帝恩。”

朱鲔出班奏道:“不妥,高祖曾和天下约,非刘不王,我们推翻了王莽,恢复 了汉朝,众大臣功劳确实非常大,可功劳再大,也不能有悖祖制,封异性王之议, 臣认为不妥。”

赵萌出班道:“非常之时,议非常之事。高祖是和天下有约,但高祖在夺得天 下之初,也是封了许多异姓王的。在当时,不封异姓王,不足以彰显异姓大臣的功 绩。今天的情况和那时也差不多,何况,按照惯例,王位在传到子侄辈的时候,没 有特殊情况,就自然降成了侯爵。说到底,封异姓王,也只是我们这一代的事。”

追逐名利,人之性也。封王、封侯,系大名大利,如此千古垂名之举,自古以 来,又能有几人在能够得到时却置身度外?朝中掌权的重臣,都希望能够封得王位。 此时的朱鲔真正成了孤臣。平时,弟兄们关系处的再铁,此时也不会理会你个憨大 头。王匡、王凤带头支持李松之议。

迁都之后,大封功臣,本是一项极重要的朝政。于是,刘玄根据赵萌、李松拟 定的名册封道:“封丞相刘赐为宛王;刘庆为燕王;太常将军刘祉为定陶王;大将 军刘嘉为汉中王;刘歆为元氏王;刘信为汝阳王。封王匡为比阳王;王凤为宜城王 ;朱鲔为胶东王;卫尉大将军张卬为淮阳王;廷尉大将军王常为邓王;大司空陈牧 为阴平王,执金吾大将军廖湛为穰王;水衡大将军成丹为襄邑王;柱天大将军李通 为西平王;武威中郎将李轶为舞阴王;西屏大将军申徒建为平氏王;骠骑大将军宋 佻为颖阴王;尚书胡殷为随王;尹尊为郾王。

朱鲔奏道:“谢陛下隆恩,臣不愿违背祖制,现请辞去王位。”

更始帝道:“即如此,改封你为左大司马,你可与李轶率兵驻洛阳镇抚关东。 王常镇宛、李通镇抚荆州。加封刘赐为前大司马、李松为丞相、赵萌为右大司马。”

话音刚落,众王及赵萌、李松纷纷跪倒高呼:“谢陛下隆恩。”

皇宫内众多太监,数千后宫佳丽及宫女均未被遣散,刘玄自此过着极其迂腐的 帝王生活,每当韩皇后看管不严时,刘玄自会蹓到后宫享乐一番。韩皇后极喜饮酒, 帝宫御酒自然美味无极。更始帝、韩皇后和赵妃大饱口福,每日豪饮不断。由于赵 妃乖巧,哄得韩皇后喜欢,也自相安无事。只是每有奏报,扰得三人不胜其烦。一 日,说起此事,韩皇后道:“陛下,妾有一办法,可免他们烦扰。”刘玄接道: “皇后有耳根清静之法?赶快道来。”韩皇后道:“前些时,陛下有一回喝醉了酒, 正休息,我却听见堂外像似陛下在说话。我想,这不可能啊,我出去一看,原来是 一姓尚的太监,那口音,语气还真有三四分像陛下。咱不如拉个帷帐,让尚太监在 帷帐后应承着,咱们三人不就省心了吗?”刘玄道:“这主意不错,现在就把他叫 来,让朕看看。”

尚太监来后,刘玄问道:“你是哪里人?进宫多长时间了?”

尚太监答道:“回陛下,奴才是定陵人,自平帝时就进宫了。”刘玄道:“噢, 如此说来,连朕算上,你侍候了三代帝王了,是三朝元老了,好,朕封你为少府司 丞,你干什么,皇后都已经向你交待过了,你去忙吧。”

尚太监出去后,刘玄指着案上新上的一道烤羊排道:“皇后,你尝一尝这道菜, 赵妃,你也吃一口。”刘玄看两人吃完后道:“味道怎么样,你们说说。”韩皇后 道:“味道真不错,又鲜、又嫩、又香。”刘玄道:“到底是御厨呵,手艺确实不 一般,朕就爱吃羊肉,可从来就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烤羊排。这火候就不用说了, 只这盐巴、辣椒、孜然布的就恰到好处。来,你们再尝尝鲍鱼汤如何。”韩皇后和 赵妃尝后,连连称赞:“味道真是好极了,鲜美绝伦。”刘玄听后哈哈大笑:“今 天趁着朕高兴,也奖赏奖赏厨子,能够把咱们侍候好,也是功劳嘛。奖赏什么呢, 这个做烤羊排的,就封他个羊都尉,这个做鲍鱼汤的,就封他个鲍亭侯。”赵妃乐 不可支:“羊都尉,鲍亭侯,封的好,有趣,有趣。”

虽然由少府司丞尚太监坐在幔帐后面代替更始帝批奏章。可假的终究是假的, 别说声音只有三四分相似,就是完全相同,他也不懂皇上应该如何来批,全然不是 那么回事。众大臣早已看穿了他们的西洋镜,怨声不绝。国家尚未完全平定,赤眉、 铜马等拥兵自重,各地称王不乏其人,刘玄只图个人享乐,完全置国家大事与不顾, 国丈右大司马赵萌掌管兵权,飞扬跋扈,独断专行,横行霸道,恣意抓捕下级官员, 施用酷刑,连家都抄了。

黄门侍郎忍无可忍,直接闯过幔帐,向更始帝面奏赵萌的种种恶行。更始帝不 等他说完,喝道:“住嘴,你这个不识时务的东西,皇家的饭白吃了,右大司马有 权处理军中事务,即便是地方上的事,他要想管,又有何不可。作为国丈,他是朕 最信任的人,我不把权交给他,交给别人我能放心吗!真是迷了心窍,糊涂透顶。 来人,把他给我拖下去,打十板子!”黄门侍郎喊道:“陛下,臣是一片忠心呵!” 刘玄道:“朕今天责打你,是打得你的糊涂,你们给我照疼里打,不疼,他就不会 清醒,就不会接受教训。今天就让他长长记性,也警告他人,再来朕面前胡说八道, 罚的比他还重,拖下去!”

黄门侍郎被皇上责打一事,很快传到赵萌的耳朵里,赵萌听后,不禁勃然大怒。 带着卫士,气冲冲地进入宫中,将黄门侍郎五花大绑捆住。此事惊动了更始帝,闻 听赵萌要杀黄门侍郎,急忙出来。只见黄门侍郎被捆的龇牙咧嘴,求情道:“国丈, 他虽然有错,朕已经责罚过他了,此事就罢了。”

赵萌道:“陛下,这错误得分看谁犯,同样的错误,有的人能犯,有的人就不 能犯。这要看他所处的环境、地位、影响力。此人常年在陛下身边,如果经常歪曲 事实,攻击大臣们,特别是被人收买利用,此风一盛,就会离间君臣关系,好人也 会无缘无故使陛下生疑。”

更始帝道:“国丈,黄门侍郎不好说杀就杀吧?”

赵萌道:“可别小看了他们这些近侍,他们的能量是很大的,外臣们是要讨好、 巴结他们的。这黄门侍郎,能够巴结他的人,更不是一般人,可他今天就在败坏朝 纲,所以此人不能留,此风不能开,臣今天要杀一儆百!”

更始帝一看劝不住,只好道:“不要到街市了,就在宫内吧。”

王凤、张卬等虽已如愿封王,可恶习难改,强抢民女,横暴三浦,做尽了坏事。

长安百姓,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更始朝入都长安,本想着从此能够过 上太平的日子,却不料盼来的却是灾难。

王莽的新朝,虽然对百姓重重的盘剥,但所依靠的是国家政策,长安百姓的生 活却是相对安定的。可现在面对的却是直接的施暴,这是什么样的朝廷,什么样政 权呵。残暴而无能,长安的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有语广传长安街市:“灶下 养,中郎将,烂羊胃,骑都尉,烂羊头,关内侯。”

军师将军李淑,看到朝中如此景象,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如何得了。可要改变 这种状况,是必要从国家大政入手。忧国之心激励着他,奋笔疾书:“方今贼寇始 诛,王化未行,百官、有司宜慎其任。夫三公上应台宿,九卿下括河海,故天工人 其代之陛下。定业虽因下江,平林之势,斯盖临时济用,不可施之。既安宜厘改制 度,更延英俊,因才授爵,以匡王国。今公卿大位,莫非戎陈。尚书显官,皆出庸 伍,资亭长赋捕之用,而当铺佐纲之任。唯名与器,圣人所重。今以所重加非其人, 望其毗益万分,兴化致理,譬犹椽木求鱼,升山采珠,海内望。此有以关度汉祚。 臣非有憎疾以求进也,但为陛下惜。此举厝败财伤锦,所宜至虑。惟割既往谬妄之 失,思隆周文济济之美。”

更始帝看完,勃然大怒:“放屁,简直是一派胡言,绿林怎么啦,老子就是绿 林出身,却做了天子。朕近小人,远贤臣,任用无能之辈,尽干些劳民伤财之事, 还有关汉祚。朕看他就是想借此文取宠,他才是真正的小人。传旨,将李淑打入死 牢,候旨发落。”

可过后,刘玄又细细琢磨琢磨,李淑所言也并非全无道理。朕受王匡、王凤他 们的窝囊气,也不是一天半天了,经过朕不断的努力,才夺得了他们一半的权力。 只是李淑这家伙言语太过激烈,然其初衷还是不错的。又下了一道旨:“将李淑从 死牢迁出,改押其他牢房。”

军师将军李淑进言被押,引起朝野震惊,至此,无人敢再复言。

更始二年一月底,河北信都城,刘秀召开军政会议,说道:“年已经过完了, 天气已经转暖,军队已经得到的休整和训练,气势高涨,我们已经得知,圣上和重 朝臣已经决定了迁都,我们这里也该动了。当初,舂陵起兵之时,汉兵有八千子弟 兵。可就是靠了这八千子弟兵为基础,我们光复了汉朝大部份土地。虽然有些地方 还是豪强割据之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都是要收复的。现在别的地方不归我们管 辖,也用不着我们操心,但河北这个地方却是我们的职责范围。今天,我们这里也 拥有了八千军队,这同样是一支正义之师。我坚信,只要我们共同努力,伐王朗、 平河北,指日可待!”

话音刚落,传令官报:“大司马,门外有人来投军。”

刘秀道:“投军直接去军营即可,怎么来这里!”

传令官道:“可此人说,他只投刘公,只为刘公效力。”

刘秀道:“如此说来,此人定有能为,请。”

门外进来一人,年约四旬,身高不足七尺,精瘦干练,一副八字胡须修整的很 是漂亮,走到堂中站定,对着正中案后端坐的刘秀施礼:“刘公在上,铁源有礼了。”

刘秀听到铁源之名,身体不由自主一震,抬离了座椅,惊道:“你是铁源,铁 自豪!”

铁源答道:“正是。”

刘秀呼道:“哎呀呀。”忙夺步下了台阶,来到铁源面前,朱祐也忙跟着,站 在刘秀右侧,两眼直盯着铁源。刘秀道:“铁大哥,真是你吗?”说完对朱祐道: “仲先,铁源、铁大哥你不知道吗?”朱祐道:“如雷贯耳,只是无缘谋面。”刘 秀道:“快,快,在苗大哥旁边给他置坐。”

你道此人是谁?就是当年刘縯四兄弟在长安求学时,在刘稷打擂之前,把巨无 霸打的晕头转向之人。此人一身修为惊世骇俗,尤其是轻功可说独步天下。

铁源一看,苗萌是坐在右侧首位,而给自己安置的座椅,紧挨着苗萌,忙说道 :“刘公,铁源只身来投,寸功未立,不敢添此高位,还是先坐于末座。”刘秀道 :“你也别谦让,就这么安排,你若想立功,还不是手到擒来。”铁源道:“好, 就依刘公,不过咱先定个君子协定,你也先别给我封官,这个官呢,我要从战场上 挣,按汉朝九等十八级的官制,我呢,先从小卒做起,杀敌一人,官升一级。当然, 我是不杀小卒的,只杀敌人战将,你看如何?”刘秀:“好,就这么定。”刘秀将 当年铁源在长安擂台上如何游斗巨无霸之举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说完后道:“我 的几位哥哥,以无缘和你相交而极憾。”铁源道:“唉,此事也怪我,家中有事走 的匆忙,要知刘縯、刘稷兄是那么大的英雄,无论如何也得结交,这世上就是没有 卖后悔药的,我是真的很抱憾啊!”

苗萌拍了几下铁源的大腿表示友好,许多战将主动起身向铁源施礼:“向铁大 侠见礼!”铁源忙起身向大家还礼。

刘秀道:“咱们继续开会。既然打出铁拳,挥击王朗,平定河北的战略已定, 那么咱们就需商讨一个具体的方案。头一个打击的目标是哪里?是向南还是向北? 大家都说一说。”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过了一会儿,李忠道:“咱们的第一个 目标就该是堂阳县。堂阳县本归信都所辖,县令高安最不是东西,没出息,软蛋子, 又不是大军压境,仅收到了王朗的檄文,便举城投降。要打,我看就先打他。打下 了堂阳县,撕开了这个口子,就会大振我们的军威,也会震动整个河北地区。”

万修道:“听你的意思就是要向北方发展了?”

李忠道:“我没有说向北方发展,我只是说先打堂阳。”

刘秀道:“咱们先把首击的目标定下来,再讨论发展方向问题。左军将军,你 是此地主人,对情况也比较了解,你说说。”

任光道:“我认为李忠的话很有道理,堂阳县虽然在信都的北方,但也只有十 几里的路,依我看,堂阳县是不难打的。高安此人我们对其有所了解,你们想呵, 就凭王朗派人送去的一册空文,他就举起了双手,何况我们兵临城下呢?只要他听 说我们要打他,就会吓得屁滚尿流呢。再说,拿下堂阳县,不管是向北、还是向南 也都不耽误。所以,我也同意先打堂阳县。”

刘秀看大家都没有异议道:“好,此事就定下来,先打堂阳。下面,咱们接着 议第二个议题。”

邳彤道:“我先说一说,我是从南面过来的,对那里的情况了解一些。南面以 邯郸为中心,已经形成了一片势力范围,其顽固程度也相当高。我来之时,一路上 所见所闻,王朗正在花钱招兵买马,扩编军队,现在应该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和气候。 要征讨王朗,我认为应该本着先易后难的原则,先打他的外围,最后再行攻坚,剿 灭王朗。”

马成道:“咱们也从南面过来,邯郸、柏人、巨鹿等城墙高厚而坚,不易攻打, 虽然咱们到过北面,可尽是走的无人之处,常常连路都没有,连个城墙毛都没见过, 对北方不熟悉。”

耿純道:“我在南方呆过,可我的家在北方。我来说北方的情况,现在的情况 是,北方的郡县基本上都已经归了王朗,昨天我的一个族人来到这里,他告诉我, 不知什么原因,听说真定的刘杨也投靠了王朗,被王朗封为真定王,他拥有三万大 军,十余万百姓。再加上多年抗击匈奴的上谷、渔阳那驰名天下的铁骑,这北方的 情况也是很难办的。”

王霸道:“你不提什么上谷、渔阳还好,一提,我到想起了那个叫耿弇的小子。 蓟城一乱,就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铫期道:“我看那,年轻人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傅俊道:“别这么说,为了他,主公也没少烦心,刚一见面,就没了踪迹,也 没人知道他的情况,就当时情况推论,遭遇不测的可能性还是满大的。”

真定刘杨贪封而投王朗一事,给大家带来了极大的震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 的,到底是向南还是向北这有关战略大方向的事,仍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此时苗萌开口道:“刚刚听了诸位将军的发言,对我很有启发,去年底,主公 出巡河北的目的是要整顿安抚各级地方政权,抚慰百姓,收编或驱散各地聚兵。有 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知一夜之间,整个河北地区就发生了如此大 的动荡。发生这场大动荡的爆发点在哪里呢?就在邯郸,就出自王朗和李育、刘林 等人的身上。自古以来,人们都认为,干事难,干大事更难,可王朗这场惊天动地 的大事干的却是这般容易。有道是慢有慢的实在,快有块的便捷。纵观当今整个河 北的格局,乍一看,竟是王朗的势力,仿佛王朗真成了天下的主宰,其实,尽是虚 的。咱们就拿这堂阳县作例子,那地方比信都离邯郸还远,凭什么只见了一册空文 就投降啊?都是不愿吃眼前亏,保护即得利益,从众心里在作怪,一个小小县城, 能有多大能量,如若不降,王朗果真派兵打来,怎么办?谁强,就跟谁,感受到谁 威胁自己,就投降谁,这就是众多小县的一般心理。窥一斑而知全豹。就真定刘杨 叛投王朗,这个消息来的太及时、太重要了,虽然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前 几日主公和我及邓将军还在研究如何去联络刘杨,看来,王朗的动作还真够快的。 对于王朗的这个特点,大家都要牢记在心。刘杨投靠王朗,则充分暴露了他名利熏 心的人性弱点。一个拥有数万重兵的汉室宗族,地方豪强,不可能不了解王朗是怎 样一个出身,整个是一个江湖骗子嘛。仅仅为了贪图一个江湖骗子所封的空头王位, 就卖身投靠,充分说明此人政治上的短见,智商也是有问题的。对于这样一个人, 又不是王朗的亲戚、嫡系,谅不难对付。我们总能想出好办法分化瓦解他们,使之 为我所用。我十分赞同邳将军的看法,先易而后难,先打他的外围。就王朗的各个 层面而言,离邯郸越远的地方其虚头就越重。咱就由外而内,一层层剥去他的衣服, 直到把他剥的精光,使他****裸地大白于天下。再则,我们在征伐中各将军一定要 用心扩编队伍,等我们真正强大了,别说是渔阳、上谷,试问天下,我们还能怕谁!”

苗萌此番话后,大家再无异议。刘秀拍案定夺,先略北方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