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32回 大司马绝地反击 突骑兵南下助阵


刘秀命任光撰写檄文,先发至信都所属各县,由宗广留守信都。亲自率领众将 军们到教武场,看着气势如宏、威武雄壮的八千汉兵,扬声说道:“众位弟兄,今 天是二月二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我们今天就要向跳梁小丑王朗发起全 面进攻了!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会得到天下百姓拥护和支持的!我 们是正义的军队,正义的军队是有着严明军纪的!对于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我们 责无旁贷!今天,我们就要攻打堂阳县,这是我们发起全面总攻的第一战。我们要 拿出勇士的精神,所向披靡,在战场上建立你们的功勋吧!正义之师,战无不胜! 出发!”

大军浩浩荡荡向堂阳县进发。刚到城下,只见城门洞开,县令高安率领县众出 门迎接。李忠一见上前训斥高安,只见高安鞠躬赔罪,任光道:“李忠,算了。” 一个小小的县令,城小,兵少,又敢得罪谁。

在堂阳县休兵一日,转至贯县。贯县令也同堂阳县令一样开门而降。刘秀传令 各县招兵买马,于二月十日汇于贯县。

在贯县休兵两日,做好充分准备,研究下一步如何攻打昌城,因为昌城虽然不 大,却拥兵五千。汉军只有能力与之交战,却无力围之,况且其兵在城墙之上,占 尽优势。刘秀正在发愁,忽闻昌城守将刘植和其胞弟刘喜从兄刘歆求见大司马。刘 植,字伯先,昌城人,汉氏宗亲,身高八尺,相貌堂堂,早已心仪大司马刘秀,愿 意归顺。刘秀大喜,亲自出城迎接。三人见了刘秀,纳头便拜,刘秀扶起刘植,手 拉着手进入城中。即封刘植为骁骑将军,刘喜、刘歆为偏将军。数日后,耿純的从 兄耿、耿宿、耿植率两千乡勇及家眷前来汇合。刘秀大喜,封耿、耿宿、耿植 为偏将军。命将众家眷送往信都安置。

当刘秀得知耿純的族兄们奉耿純之命已将家乡所居住房舍付之一炬,对耿純道 :“伯山,你又何必那样呢?”耿純道:“主公,你出使河北,平叛王朗,这么多 豪杰自愿追随于你,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在血与火里厮杀,他们凭什么,是希望得到 你钱帛的重赏吗?不是,因为你没有,那是为了什么呢?是因为你的德操和才能, 你爱护百姓、恩惠下属。是因为你所从事的正义事业,是想跟着你干一番轰轰烈烈 的大事业而名垂青史。我们现在的力量还很弱小,路途也会非常艰难,我恐族人常 生思乡之心。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若真有那么几个人离开了我们回了家乡,那我 们面子上则是很无光的。所以我从根上就断了他们这个念头。”

刘秀闻此言,感叹不已。

旬日之内,附近各县接到檄文,得知大司马刘秀举兵反击,讨伐王朗,纷纷倒 戈。刘秀未经一战,未损一兵一卒,收复了堂阳、贯县、昌城县、清渊县、斥丘、 任县、蒲吾、灵寿等十余座县城,再加上信都东、北各县,已拥有了二十余个县, 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根据地。除各县留守的驻兵外,聚在刘秀身边的部队已达一 万五千之众。反击的如此轻松、顺利,令众豪杰们兴奋不已。

可有一人心中觉得不是滋味,谁呀?铁源、铁自豪。只见他站起身说道:“主 公,这不费一刀一枪,不伤一兵一卒,就收复了这么多县城和土地,这是不是也忒 便宜了点。这事虽然是好事,可我怎么觉得没我什么事啊,直到现在我还是一个小 卒子,如果以后都是这样的干法,那我还咋混。”

众人哈哈大笑。傅俊道:“铁大侠,于今你对当初跟主公定的协议后悔了吧?”

杜茂道:“那还用说,现在铁大侠恐怕肠子都快悔青了。”

众将军们也不失时机地和铁源逗着趣,开开玩笑。

大堂左侧首座邓禹道:“铁大哥,要打仗还不有的是机会,前面就是一块难啃 的硬骨头。宋子县里就驻有王朗的五千兵马,据内部消息报,县长原是李育手下催 粮催租的小头头,他带来的两个骑都尉可是有些能耐,手段不含糊。可这块硬骨头 我们是非啃下不可的,不然的话,再往前走,根据地就会受到威胁,后方也不稳定。 ”

铁源道:“我早已手痒了,既然如此,主公,我就请命,攻打宋子县,我也不 多带兵马,只带五百足够了。”

邓禹道:“铁大哥,别忘了你现在还只是个小卒的身份,不具备带兵的资格, 别说是五百,就是一百,当中也有尉官,小队长,哪个都比你官大,你领导不了。”

几句话说的铁源直抓头皮。

刘秀道:“好了,众位将军,有谁愿率兵攻打宋子县?”

刘秀身侧的朱祐道:“主公,末将愿往。”

藏宫起身出班道:“末将也愿往。”

冯异、王霸也相继出班请命。

冯异道:“二位大哥,此战就不劳你们大驾了,请让于小弟。”

刘秀道:“冯异、王霸听令,给你们五千兵马,和铁源大哥一道,攻占宋子县!”

三人率军来到宋子城下,宋子县令已经下令正、付骑都尉出城迎战。双方列好 了阵式。

铁源道:“二位将军,今天就给哥哥一个面子,让哥哥立立功,提拔提拔,如 何?”

冯异道:“本来就准备这样,就依铁大侠之言。”

铁源一蹦一跳前去叫阵:“出来一个活的。”付骑都尉一看,是一小卒打扮之 人,提马上前道:“你是来下战书吗?”铁源一愣:“下战书?”一想到自己的打 扮,明白了:“呔,我是来取你性命的!报上名来!”付骑都尉哈哈大笑:“本骑 都尉不斩无名小卒,去,去,去!”铁源道:“小卒确实不假,可并非无名,你听 好了,本小卒姓铁名源,字自豪!”铁源也有趣,你以为你是谁,还真挺瞧的起自 己,付骑都尉道:“铁源,铁自豪,没听说过,还是一个无名鼠辈!”铁源听后, 心火腾的冒出,一跃而起,直跃到和对方几乎面对面,手握短匕,只一瞬间,向对 方攻了十余招,付骑都尉仓忙应战,左拨右挡,总算毫发未伤,却也吓出了一身冷 汗:“好家伙,功夫不弱。”挥起开山大斧向铁源劈去。斧落之处,突然不见对方 踪迹,忙左右寻找,却哪里寻得到,原来铁源早已站在马屁股上。付骑都尉心中正 在纳闷,只听见身后一声喝道:“小子,阎王爷处报到去吧。”手中短匕一挥,只 见空中白光一闪,人头落地。本队中呼喊叫好。

只见此时铁源仍然站在马后屁股上,右脚在前,左脚在后,指挥着战马或奔跑, 或环转。

骑都尉一见同伴战死,催马上前,双目圆瞪,一言不发,一杆丈八蛇矛,朝着 铁源心窝直戳过去。铁源左脚一用力,战马一声嘶鸣,昂首而立。再看之时,已不 见铁源身影,料想对手故伎重演,挥杆向身后横扫,却也一杆扫空。好一个铁源, 此时已钻入敌将马肚子之下,将马鞍绑扣解开,然后平平一跃从马肚子下弹出,叫 道:“往这儿看。”骑都尉一看见铁源,掉转马头,双手握矛向铁源刺来,却不料 马鞍已松,身体失去平衡,跌下马来。被铁源上前抓住后衣领,拖起回到自己队前, 往地上一扔,负责捆将的小卒上前一看,已被活活勒死。

冯异大刀一挥:“杀!”率领兵马冲向敌阵。等冲到敌兵之前高呼:“缴枪不 杀。”敌兵本已开始散逃,此时纷纷缴械投降。冯异、王霸占领了宋子县,活捉了 县令,安抚了百姓。

刘秀得到战报,移师宋子县。冯异、王霸押着县令来到刘秀面前,请示如何处 置。刘秀道:“此等之人,留之何用?杀!”然后向铁源道:“铁大哥,我们都听 说了,此等战法,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今天你连杀敌人两员战将,官升两级, 任城门守尉。”

傅俊道:“铁大侠,恭喜你,一日之内连升两级。”

铁源道:“小意思,慢慢来,好戏还在后头呢!”

二月十日,各县新招募的兵马汇集贯县,新增兵力万余。刘秀将三万余大军从 新统编。

命令:耿純率祭遵、杜茂、耿訢、耿宿、耿植统五千兵马攻打曲阳、中山等诸 县。

命令:邓禹率傅俊、铫期、王霸、刘植、刘喜、刘歆统五千兵马攻打乐阳等县。

命令:李忠率万修、邳彤、马成统五千兵马攻打苦经等县。

命令:冯异率藏宫、关诚统三千兵马攻打河间等县。

刘秀带领苗萌、任光、朱祐、铁源统一万兵马向中山国属县卢奴进军。

邯郸城内,王朗召集众人道:“刘秀自二月二日以来,不过半月,已攻占堂阳、 贯县、宋子、曲阳、苦经、卢奴、河间一部及新市、元氏等县,来势凶猛,现已拥 有了七、八万大军,在北方已经初步成势,成为朕心腹大患,朕欲谋天下,必先剿 灭刘秀。众爱卿,如何为朕分忧?”

丞相刘林道:“陛下无须多虑,刘秀侵食北方,必过真定,而真定有刘杨镇守。 刘秀虽然拥有了七、八万人马,但几乎全部是新招募的,系乌合之众,就其战斗力 而言,比真定大军就差的太远了。陛下可出重资恩赏真定王,令其出兵攻打刘秀。 虽然一时不能剿灭刘秀,但定可扼制刘秀的进攻,局势可控。再者,刘秀倾巢而动, 后方必定空虚,陛下可派一支人马,绕道秘行,直扑信都。臣在信都城中有一亲戚, 姓马名宠,是信都望族。臣派人联络于他,到时,内外夹攻,信都一举可下。拿下 信都,刘秀必定军心大乱,陛下现在应集结数万兵马,到时和真定王相互配合,南 北夹击,何愁刘秀不灭!”

王朗大喜:“刘爱卿,妙计,妙计。”

李育道:“此计端的奇妙,陛下还需出重金请上谷、渔阳突骑南下参战。可再 派能臣重兵把守各处关隘及帝都佐近的巨鹿、广阿、柏人、和城等城,邯郸无忧矣!”

王朗道:“甚好,大司马,突袭信都,谁可为将,帝都处可调多少人马?”

李育道:“陛下族兄南中大将军刘丰可以为将,只是帝都防卫甚为紧要,只能 调拨给他一万五千兵马。”

刘丰本名王丰,系王朗亲兄长,最近新投王朗,自伪称刘丰,冒为族兄。

王朗道:“爱卿,你身为皇兄,被封为二等南中大将军,可你寸功未立,朕恐 朝中上下不服。此次,你若能攻破信都,朕就封你为信都王,且立即生效。”

王丰道:“臣定不负陛下重托。”

王朗道:“各关隘的守将人选可由大司马定夺。巨鹿由太守王饶(系王朗族兄), 将军儿宏把守,无须担忧,可派大将军张参驻守柏人城,横野将军刘奉驻守广阿城, 和城在帝都之南,按原布防。

刘秀大军攻拔卢奴后,和耿純、李忠两路人马汇合。由于一路之上招兵买马, 这三队人马猛增至五万余。

刘秀看到众将军们身上多显珠光宝气,说道:“各位将军,看你们这一身打扮, 喜气洋洋的样子,这一路上都发了财吧?”众多将军把玩着珠宝,笑逐颜开。刘秀 看到只有李忠肃然,道:“李忠将军,你都得了什么宝物,也拿出来让我饱饱眼福。”

李忠道:“李忠志不在财帛。”

刘秀道:“好一个志不在财帛。”说完,步下帅案,来到李忠面前,亲自将战 袍解下,披在李忠身上。然后在李忠的肩上拍了两下,以示褒奖。刚才还欣喜把玩 珠宝的将军们纷纷羞涩的垂下了头。

耿纯道:“别看李育这小子,还真有些军事头脑。”

刘秀道:“当年我在长安求学之时,曾读到过东方朔的一篇《答客难》,其中 有几句是这样的:天下平均,合为一家,贤与不肖,何以异哉?尊之则为将,卑之 则为虏,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也就是说,和平之世,能庸难辩。一个人看他 长的人五人六的,善夸夸其谈,自命不凡。可若做一件事,你做就会全面完好,他 做就会出各种各样的小毛病。可这些小毛病又不碍大局。而他却善于曲迎上意,你 却不会,甚至还常常能看出领导者的毛病,动不动就给领导提提意见,比领导都能, 于是乎,庸者提升,站在云端,而你却被踩入深渊。可战争年代则完全不同了,能 者就会腾空而起,庸者就会跌入泥潭,就会人头落地,就会命丧当场。今天,我为 什么要说这些话呢?我想到了李育,此人是很有些战略头脑的,他竟能看清楚宋子 县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如果他不是跟着王朗造反,也不过只是邯郸地区的一个富 翁尔,可此时,却展现了其军事才能。战场上自有战场上的法则,能则上,庸则下。 下一步我们将要攻打镐城,离根据地会越来越远,保卫根据地的重要性则会越来越 突出。现在我命令耿、耿宿、耿植三位将军率三千人马回驻宋子县,明日就出发。 另外,我已得到快报,镐城太守苏公是李育的至亲,李恽已率两万人马增援镐城, 我们将要面对发兵以来的第一场硬仗,望众将军们做好战前总动员,三日后发兵镐 城。

刘秀率领近五万大军来到镐城,李恽已将三万大军在城外布阵以待。

耿純催马上前,用枪一指道:“李恽,你不要继续犯糊涂了,其实你早已看清 楚了王朗的真实面目。望你不要继续助纣为虐,战场上反戈一击,共讨王朗,是顺 应天时,大势所趋。”

李恽道:“住口,耿純,谁为当今之纣,谁在行虐?我告诉你,这个人就是刘 玄!此时天下各路反王并立,刘玄难有所为,而真正顺应天时的则是我们的圣上。 耿純,真正糊涂的是你,咱俩共事多年,我知你武艺高强,放马过来,趁此机会咱 俩也切磋切磋。”

耿純正要上前,忽听北方有隐隐约约的雷声滚动,注目向北,须臾之间,便听 出是万马奔腾之声。耿純、李恽各回本部,双方约束阵形以待。

不多时,战马云集而来,放眼望去,果有万骑之多,在离战场两箭之地集结。

李恽看到这里心想,定是皇上重金请来的北方突骑,来的太及时了,哈哈大笑 :“刘秀,你看到了吗?这就是名震天下的北方突骑,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 地!”

北方突骑已经集结完毕。阵前一员虎将红衣、红盔甲,骑一匹枣红骏马,持方 天画戟,像一阵风一般驰到刘秀跟前,翻身下马,倒头就拜:“大司马在上,耿弇 特来助阵。”

刘秀一看,果然是蓟城失散的耿弇耿伯昭,也慌忙跃下马来相扶。耿弇起身道 :“刘公请上马。”说完翻身上马,用戟朝李恽阵中一指:“杀!”率先向敌阵冲 去。北方骑士听到命令齐声呼应:“杀!”催马杀向李恽兵阵。

刘秀大刀一挥:“杀!”率五万大军杀将过去。

只见李恽兵阵立时崩溃,哭嚎之声震耳欲聋,战场之上血肉横飞,北方突骑宛 如一群嗜血的猛兽,兴奋而疯狂。耿純两眼紧盯李恽,放马追去,李恽一看耿純追 赶上来,回马和耿純斗在一起,只三五个照面,到底是心中惧惊,拨马便走,耿純 紧追不放:“李恽!哪里逃!”李恽看到无法摆脱,呼道:“人各有志,各为其主, 何必苦苦相逼。”回身又战。被耿純一枪戳死,挑于马下。

耿弇陪着刘秀一同入城,刘秀及时下令:“不可骚扰百姓。”

太守苏公已被乱军所杀。

此战,由于北方骑兵太过凶猛,杀戮甚巨,收降甚少。

回过头再说耿弇跟耿纯去蓟城找刘秀,一入蓟城便逢大乱,只好随着刘秀队伍 亲自殿后向南杀去。杀出城后,掉转马头,单人独骑向北方而去。回到上谷后,向 父亲耿况禀明这些天的经过,请求父亲发兵相助大司马刘秀。耿况道:“大司马逢 此大祸,生死难卜,此时如何帮得?再说,你和他匆匆一面,如何了解清楚此人?” 耿弇道:“虽匆匆一面,孩儿已经看清他是个英雄,又礼贤下士,身边又聚了一帮 豪杰,若躲过此难,他日必成英主。”

耿况身边有一贤士,姓寇名恂,字子翼,上谷昌平人,身高七尺,面颊丰腴, 正面视之不见双耳,一双善目透出精明与坚定。时任上谷功曹,此时接话道:“伯 昭贤弟,从不枉言,此言定然不虚,昔王莽时,所惧惟刘縯、刘伯升一人尔。刘伯 升高帝九世孙,刘秀为其弟,幼时求学长安,后助兄起兵,昆阳之战,破敌四十三 万大军,此非常人所能为尔。此番出巡河北,所过之处吏民称道。此人绝非等闲, 王朗诈称子舆,诚不足信,短时势涨,不足虑尔。不如约渔阳彭太守,共发突骑, 以助大司马。”

耿况道:“好,就如此,可多派些人打探大司马的消息,就派你与门下掾闵业 带五百护卫前去渔阳相约彭太守。”

寇恂一众出城向东,往渔阳而来。走到昌平县附近,看见一标人马,约数百人, 打着邯郸旗号向西而来。寇恂道:“此定是王朗使者,从渔阳而来,正要往上谷去, 不要放过他们,一个不留,杀!”可怜此数百性命,糊里糊涂,做了寇恂刀下之鬼。

寇恂来到渔阳,面见太守彭宠,将上谷太守耿况意欲联兵彭公助大司马刘秀之 意表述完后,彭宠请寇恂先休息,等商量出结果后再说。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