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36回 收铜马刘秀成势 斩谢躬吴汉清障


上淮况一连率兵攻打了三四天,毫无收获,反倒折损了些兵卒。第四天上午, 铫期再也忍不住了,再次请战:“主公,我若打不赢这一仗,提头来见。”刘秀对 邓禹道:“我看敌人的士气已落下去不少,能否打一打了。”邓禹道:“主公看的 明白,此时果真可打。”刘秀道:“铫将军,是你出力的时候了,本王命你出战。”

铫期大喜,率祭遵、王霸及本部兵马出寨而去。双方一碰面就是一场大混战, 也不分官和官,兵和兵了,打到哪里是哪里,见到敌人只管狠杀便是。铫期挥舞着 大刀,专朝敌人厚重之处杀去,片刻功夫砍翻数十人。上淮况一看喝道:“世上竟 有如此上将军!来,不怕死的,跟我上,一起灭了他!”一群亡命之徒呼拉拉将铫 期围在核心,却也挡不住铫期身大力猛,大刀过处,血肉横飞。刘秀赞道:“真虎 将也!”

刘秀看到三员虎将杀的艰难,命贾复率耿纯、陈俊及本部杀出。贾复一支丈八 蛇矛如蛟龙出水,上下翻飞,矛到之处敌人纷纷毙命。贾复杀的兴起,将长矛如同 大刀般只管横轮,只见矛过之处鲜血红,脑浆白,敌人成片倒地,直杀的敌人魂飞 魄散,心胆俱裂,纷纷向寨中退却。铫期、贾复等六员大将率兵紧紧追杀不舍。

刘秀怕几员大将孤军深入,急命鸣金收兵。

铫期、贾复率军回来后,刘秀下令重赏全体出征将士,六位将军各记大功一次。 命打扫战场,掩埋死者,救治伤员。东山荒秃在城上看的真真切切,再也不敢出城 交战,如此过了月余,城中粮草几尽,只好下令出城寻粮。可出城的兵马又被吴汉、 耿弇的骑兵追杀,只好逃回寨中。

邓禹估摸敌方相持不了几日了,对刘秀道:“主公,东山荒秃快要逃了,他若 逃,也只有向北,馆陶县是其必经之地,可令吴汉、耿弇在馆陶设伏,铜马可灭也。” 刘秀同意。

果然只过了六七天,铜马军中粮尽,东山荒秃下令趁夜弃城、寨向北突围。刘 秀等敌人从城中出完后,命令追杀。追杀至馆陶县境,突然,吴汉、耿弇所率铁骑 迎头杀来。这一夜,直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数万铜马兵卒死于旷野,汉军将 十余万铜马军包围缴械。东山荒秃、上淮况只带领五、六万人马突围而去。

刘秀下令,发给干粮暂且充饥。

东山荒秃、上淮况所余残部人困马乏,饥渴难忍,再也走不动了,只好停下来 休整。可不多时,忽见东南方十余万人马奔来,东山荒秃大惊失色:“今天看来要 命丧此地了!就是死,老子也要拼他个鱼死网破。弟兄们列队迎敌。”可等对方来 到近处一看,却是高湖、重连二部人马。东山荒秃大喜,军士们饱餐一顿后,东山 荒秃道:“各位渠帅。汉兵太过凶猛,不如远避之。”高湖渠帅道:“老兄,这可 不是你的风格,难道汉兵都长着三头六臂不成?他们也都是累了大半夜,我们可是 生力军,你们殿后,由我们打头阵,此仗定要灭灭他们的威风!”

高湖、重连及铜马残部向南杀去。如此一来,汉兵的景况极其凶险。前面有近 二十万敌军,自己的军队还围着刚刚收降的十余万铜马兵卒,如果他们炸起窝来, 如何得了,幸好他们已被缴了械。刘秀命令铫期、贾复各率本部留下来看管俘虏, 命吴汉率领三万铁骑在周围巡察,这些铜马降卒有近一半均是被铫期、贾复大军杀 怕了的,此时又手无寸铁,坐在地上到也不敢乱动。

刘秀命令藏宫、岑彭、耿弇前去迎敌,令快马通知冯异、李忠部前来参加会战, 自己坐镇中军。

这一仗直杀的天昏地暗,从早上杀到下午,高湖、重连、铜马残部才被打败打 服,缴械投降。

一日之内,收降了二十余万大军,这些俘虏的数量已经超过了汉军,如果能使 得这些俘虏真心归顺则是当务之急。推心置腹,以诚相待应为上上之策。于是,刘 秀卸去战甲,亲自带着朱祐、岑彭、藏宫、冯异及十几名亲兵来到战俘面前。高声 道:“弟兄们,我知道,你们都是些贫苦的农民,因为受了王莽之害,加上各级官 吏的盘剥和天灾,使得你们吃不饱饭,穿不暖衣,你们当中的许多弟兄家里都有被 冻死、饿死的亲人。民以食为天啊,可王莽非把我们逼得走投无路,没办法,只好 举旗造反。弟兄们,我刘秀和你们一样,也是农民出身,作为汉高祖的后裔,倍受 新朝的打击和迫害,我也没办法,也和你们一样,同样扯起了大旗,反了他娘的。 弟兄们,你们想想我们造反是为什么,只是为了自己有口饭吃吗,如果只是为自己, 那就没有男子汉的胸怀了,难道连亲人也不顾了吗?天下还有许多的人们在受苦受 难,我们就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使得天下太平,使百姓们都能过上好日子,你们 说是不是啊!”

听了这番话,降卒们有许多都跪伏于地,喊道:“我们愿意跟随萧王。”东山 荒秃、上淮况等首领也跪倒于地,表示真心顺服。于是,刘秀封东山荒秃、上淮况 等渠帅为列侯。将降卒编入军中。

至此,刘秀拥有了数十员战将,四十余万大军。被号为:“铜马帝。”

刘秀将中军迁入鄡城,令各部队操练兵马,演练阵法,提高部队伙食供应标准。 张贴招贤令并传送到各郡县。

一时之间,有数十人来投。经过比武筛选,封左于为军师将军,耿诉为赤眉将 军,宗歆为车骑将军,邓寻为建威将军,樊崇(和赤眉军大帅同名)为轻骑将军, 冯愔为积弩将军,李文、李春、程虑为祭酒。余者均封为裨将军,编入各部为副将。

这日,有一人前来投军,此人身高七尺八寸,肩宽肚大,面色姜黄,一双大眼, 三髯长髯,堪比铫期,手使一双大号铜锤,姓坚,名镡,字子伋,颍川襄城人,因 避乱来河北投亲。此人平日里在当地安良除霸,声名显赫,当真是一条好汉。教武 场中,双目环视,看见王霸手使一对大号铁锤,眼睛一亮,对王霸道:“这位将军, 就是你了,请!”王霸一看点了自己的将,又见对方同样使一双大锤,正合自己的 意思,打马出列,双方相互举锤过礼后,战在一起。只听见嗬嗬之声、大锤相互碰 撞的声音及咚咚的战鼓声混杂在一起,两个人都是大汗淋漓,斗满了一百个回合, 坚镡竟稍稍的占了一丝上风。刘秀大喜,急令鸣金,当即封坚镡为扬化将军。

练兵整整一个月,已经入秋季,刘秀所率汉军兵强马壮,刘秀决定对盘踞在射 犬城及附近的大彤、青犊十几万农民军发动攻势。

邓禹进言道:“主公,征伐大彤、青犊可请谢躬相助。大彤、青犊败后,必然 会逃向蒲阳山。可预先在蒲阳山埋伏一支兵马,虽然截杀不尽,下一步残敌必然会 逃向隆虑山。属下亲往邺城,劝说谢躬发兵先于隆虑山设伏,此一役可全歼大彤、 青犊。”

刘秀道:“我们自己可先去隆虑山设伏,何必用他?”

苗萌道:“主公,是时候了,现在我们已有了四十余万大军,战将近百员。在 河北这偌大的一片土地上,不但站稳了脚跟,必将荡平整个河北地区。我和邓将军 的意思是趁此机会将谢躬调出邺城,等此次战役的后期,派兵端了他的老巢。战场 之上,趁他不防,顺势灭了他。”

刘秀道:“这怎么行,这不就公开与更始帝决裂为敌了吗?”

苗萌道:“请问主公,我们现在还能怕谁?”

刘秀道:“为时过早,我担心,如果我们现在这样做,就会失去舆论的支持, 也会失去民心。”

苗萌道:“主公,更始朝臣的所作所为,早已将民心失尽,与其决裂也是早早 晚晚的事。主公从拒绝回朝复命,又斩杀了苗曾、韦顺、蔡充之时,就已经表明了 态度,亮明了观点,这早已得到三军将士的拥护。所以,首先为了整个河北的一统, 也应尽早除了谢躬,省得以后尾大难掉和不必要的麻烦。”刘秀想了想,点头同意。

等邓禹赴邺城说动谢躬回来后,刘秀指挥三军开往射犬。汉军旌旗遍野,马蹄 轰鸣,铺天盖地杀向射犬。

汉兵一鼓作气,将射犬城外的敌人营寨一股脑全部拔除。除了杀伤敌兵二万人 马外,又收降敌兵五万,城中义军一看,汉兵不但势大,各个如虎狼般凶猛,射犬 城万难守住,五万兵马弃城而逃。

汉兵尾追而去,刘秀命冯异率本部兵马趁射犬城空虚之时,夺了射犬城。

青犊五万兵马逃至蒲阳山时,被岑彭截杀一阵,又向隆虑山逃去。忽然前面回 报:“报,渠帅,前边有一队汉兵拦住了去路。”渠帅问道:“带兵之将为何人?” “是一个谢字帅旗。”渠帅道:“前面大概是谢躬所率汉兵,弟兄们,后面的汉兵 也忒野了,实不可战,只好往前冲!”一人拼命,三人难敌,何况四、五万大军。 谢躬部一时被冲的七零八落死了数千人,谢躬也逃的不知去向。只有马武部阵脚未 乱,斩获颇丰。刘秀的大军追上后,满山遍野的抓俘虏,终于将青犊、大彤及谢躬 被冲散的汉兵全部罗至帐下。刘秀来到马武面前道:“子张兄弟。兄长盼你归来!” 马武滚鞍下马,跪地参拜:“萧王在上,马武愿归顺萧王。”刘秀大喜,忙下马搀 扶起马武,然后仰天长笑:“哈哈。我得马武,天下何虑!”

吴汉和岑彭各率本部向南驶向邺城。岑彭道:“吴将军,现在城内只有燕王刘 庆、将军庞萌、太守陈康坐镇,均是聪明晓事之人,如果率大军前往,恐怕难以进 城。如果强攻,未免空耗时日。陈康原在河内任职,我是他属下,与他私交尚好。 不如我和关诚将军只带亲兵入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若能先把他说下来,事成 矣!”

吴汉道:“岑将军,有道是英雄不涉险地,猛虎难敌群狼,设想虽好,能有几 分把握?”

岑彭道:“相当有把握,八八九九不敢说,七八分把握应该会有的。”

吴汉道:“如此说来,胜算已相当高了,只要小心。我和刘将军就守在这里, 如果谢躬回来,就交给我们了。”

岑彭道:“我得手后,你可先进城,刘将军仍埋伏于此,放谢躬入城,然后从 后面包围上去。”

岑彭令刘隆统帅本部,自和关诚带二十余亲兵入城。

和陈康寒暄后,岑彭将射犬战况以及谢躬的汉军全部被萧王收编,谢躬只带少 数亲兵不知逃向何处简要告知。又道:“盖闻,上智不处危以侥幸,中智能因危以 为功,下愚安于危以自亡。危亡之至,在人所由,不可不察。京师败乱,四方之扰, 公所闻也。萧王兵强士附,河北归命,公所见也。谢躬内背萧王,外失众心,公所 知也。今公据孤危之城,待灭亡之祸,义无所立,节无所成,不如开门纳军转祸为 福,免下愚之败收中智之功,此计之至者也。”

陈康闻言道:“将军之言甚是,人生之事,有时可选择,有时则不可选择。可 选时,则要把握机会,争取主动,不可选时,则是命中该当如此。今天我有获得选 择的机会,大恩不言谢,岑将军,今天就由你主持大局。

岑彭道:“好,我就不客气了,即刻组织人擒拿刘庆,庞萌,全城戒严。关将 军,你立刻出城,通知吴汉进城。”

一切进行的非常顺利,燕王刘庆、将军庞萌没有任何机会,被陈康擒获,绑至 岑彭面前,岑彭令就地看管。不一会儿,吴汉率军入城。

岑彭下令,四门敞开,设置绊马索,待谢躬归来后,将其捉拿。然后和吴汉来 到城北门,因为此处是谢躬最可能入城的地方。

再说谢躬从隆虑山带领数百汉兵向东逃出战场后,再向南折回到邺城,一看城 门洞开,打马入城,刚入城内,冷不防被绳索连人带马绊翻在地,随后的几个人也 次地被绊翻,众士兵呼拉上去将他们绑的结结实实。城外的士兵一看情况不妙,刚 想后退,见已被刘隆大军围定,只听刘隆一声大喝:“放下武器!”这数百汉兵只 好缴械投降。

岑彭、吴汉来到谢躬面前。谢躬吼道:“岑彭、吴汉,你们这是干什么!”岑 彭道:“谢躬,你可知罪?”吴汉道:“岑将军,哪有功夫和鬼说话。”说罢,宝 剑一挥,将谢躬斩为两段。然后说道:“此刻,我代表刘公向世人宣告,我们已经 真正和更始朝一刀两断!”

岑彭道:“吴将军,说的好。”然后向手下道:“将刘庆等押来。”刘庆、庞 萌被押来后,庞萌道:“我愿归降萧王。”岑彭道:“刘庆,眼前这一切你都看到 了,你和我家主公同宗,我无权杀你,等见到我家主公后,一切由他定夺。”然后 令手下给刘庆、庞萌松绑,道:“刘庆,我警告你,你随大军一起行动,可要放聪 明些,万不可造次,不然的话,恐怕你连我家主公都见不到了。”

吴汉、岑彭回到射犬城,刘秀对刘庆好生安抚,选一大宅院安置刘庆。

刘秀欲北进征伐各路农民军。

苗萌对刘秀道:“主公,当务之急,有三件大事需要部署。其一,北方尚有十 几支农民军各自盘踞,需平定;其二,赤眉大军已经逼近长安,我们也须派一支部 队赶往长安以收渔翁之利;第三,更始朝在洛阳驻有近三十万兵马,朱鲔若闻主公 率兵北伐,定会蠢蠢欲动。南方需派能将镇守,以防其驱兵北进。”刘秀道:“苗 哥所虑极是,我考虑,北方由我率军平定,而赴长安及南方镇守的将领由谁担当?”

邓禹道:“主公,我愿率兵去长安,我在那里呆了多年,情况比别人更熟悉。”

刘秀道:“朝廷虽然在长安的驻军也有几十万,但是,这些人进城之后,养尊 处优,过上了好日子。这人呢,一旦过上好日子,畏死之心则大增,军队的战斗力 也必然会随之大幅下降,和赤眉军相比较,这一正一反,则胜负可料。长安是不能 落入他人之手的。仲华,你若带兵西进,我是放心的,而南方派谁为帅?”

邓禹道:“冯异文武双全,聪慧而谦恭,可当此任。另可派寇恂为河内太守, 调度军需粮草。我观寇恂面丰腴而红润,双目慈祥而坚定,正面观之,几不见双耳, 等此相,在相书上为上佳之相,寇将军德才兼备,能力非凡,有牧人御众之才,又 极具忠心,主公可重用之。”

于是,刘秀派邓禹为西路军主帅。韩歆为军师,车骑将军宗歆,军师将军左于, 赤眉将军耿诉,建威将军邓寻,骁骑将军樊崇,积弩将军冯愔,祭酒李文、李春, 程虑为副将统兵五万,择日西征。

关诚道:“主公,我也愿随邓将军西征。”

刘秀道:“好,关诚,有勇气,封你为怀集将军,随军西征。”

刘秀任命寇恂为河内太守,行大将军事,冯异为孟津将军。对二人道:“你二 人此次责任重大,冯将军,你统五万兵马,有权调集魏郡,河内境内地方驻军,于 黄河北岸设防,以拒朱鲔。寇将军,魏郡、河内完富,户口殷实,仓廪充足。北通 上党,南迫洛阳,近几年来,未逢战事,城邑完好。昔日高祖任萧何于关中,无西 顾之忧,得以经略山东,终成大业。我今委你于河内,望给足军粮。你二人需同心 同德,力拒洛阳兵马北渡。”

二人道:“请主公放心,我等定不辱命。”二人正要离去,忽听铁源道:“二 位将军请等一等,我有话说。”然后对着刘秀道:“主公,你要率兵北伐,那些农 民军不懂排兵布阵,这种战法甚是没趣,没意思透了,我请命,愿意跟随大树将军。”

刘秀笑道:“铁大哥,怎么,耐不住寂寞了,这你得问问人家大树将军愿不愿 意带你。”

冯异道:“能得铁大侠助阵,冯异求之不得。”

长安城丞相府中,李松郁闷不已,迁都长安已半年有余,更始帝整日沉湎于酒 色之中,不设朝堂,不问国事。甚至连众大臣的面都不见,根本没有一项利民安民 的政策出台,所封赏之人皆是宵小无能之辈。朝中王匡、赵萌分霸朝纲,自己身为 百官之首的丞相,权力小的可怜,形同虚设。现刘秀已然成势,又公开反叛,刘永 称王睢阳;李宪称王淮南;秦丰称王黎邱;张步兵起琅邪,董宪霸东海,田戎起夷 陵,竇融据河西。更加赤眉三十万大军已迫近长安,火已燎烧眉毛,天下纷乱至此, 远没达到太平的时日。更始帝却有目无睹,民心已失,人心已散,如此这般下去, 如何能够持久?还有天水的隗嚣。对了,隗嚣起事,是为了应汉,如果能将隗嚣等 首领调入朝中,封给高官,天水则安,解决一处算一处,李松想到这里,即刻写二 道奏章呈报。第一道:鉴于赤眉三十万贼军,分两路西进,兵指武关和陆浑关,朝 廷应选能将,调重兵前往两关加强守备。第二道:为进一步稳定西北局势,应调隗 嚣、隗崔、隗义举家入京,封官留居。更始帝将拒赤眉的奏章批给右大司马全权办 理,下旨宣隗嚣入京。

隗嚣雄据陇西,接到皇诏后,决定应诏,军师方望谏道:“大将军,现在天下 纷乱,群雄并起,各自为政。我弟方阳从长安回来言道,更始朝政亦是一塌糊涂。 京城帝都,王爵众多,高官如云。将军到了那里则会处处受制于人,哪如在此地一 切做的了主,处处说了算,况且赤眉军已杀向京城,结果尚不可预知,将军不如借 口推辞,以为完全之策。”

对于方望之言,隗嚣不予采纳,仍然决定入京,于是方望呈书辞谢而去。

隗嚣、隗崔、隗义、明威将军王遵、云骑将军周宗一行进入长安,更始帝大喜, 破例出帐接见。拜隗嚣为右将军,隗崔仍为白虎将军,隗义仍为左将军,均锡宅居 住。王遵、周宗二人均无任何封赏。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