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37回 刘婴临泾起兵 方阳华阴献计


方望和方阳回到平陵家中后,百无聊赖,实不甘心自此后便这般老死乡间。方 阳道:“哥哥,我在长安时和安陵人弓林相交甚厚,弓林现为定安公府中总管,时 常说到你的时候,总是仰慕的不得了,不如我们到长安,见了弓林后再作道理,再 顺便打听一下隗嚣他们的情况。”方望道:“长安是可以去的,隗嚣则不见为好。” 兄弟二人来到长安,弓林见后心中大喜:难道是上天派他们兄弟二人来的吗?弓林 知道,方望此人是极具本事的,作为隗嚣的军师,为隗嚣的雄起,起到了巨大的作 用。弓林等人正在秘密地做一件大事,正缺一位有经验的智者。方望的到来,实乃 天助,只是不知他可否有意参与。此时不便言明,先接入府再说。于是引见给众人, 然后带着兄弟二人晋见废帝定安公。方望没有料到,弓林等人对他们兄弟竟如此看 重,初来乍到,便能见到定安公,这可是曾经拥有天下的皇帝啊。于是不禁急忙跪 下,大礼叩拜。弓林观之,心中愈喜,看来有些门道。于是将二人安排在府中住下。 每顿好酒好菜,陪着两兄弟说些天南海北的闲话。住的时间长了,方望看出了些端 倪,按说,定安公作为废帝,虽无性命之忧,也应颐养天年,府中本应轻轻静静才 是,可府中却多有人进出,且行踪神秘,不禁纳闷,这些人在干什么?心中定下主 意,定要搞个水落石出。于是趁夜深人静之时,悄悄地潜出屋,来到弓林住处,一 看还亮着灯,潜到后窗下,只听见断断续续地传出:“临泾、准备、人、圣上”等 词。由于所听语言不连贯,屋内说话声音压的很低,听的不真切,不知说的什么意 思,只好回到自己的住处,躺在床上,反复回忆、琢磨。临泾,应该是指临泾县, 圣上应该是指刘玄而言。那么刘玄和临泾又能形成什么关系?还需要准备?那么 “人”是什么意思,是指谁是哪里人?还是指一群人?百思不得其解,想着想着迷 迷糊糊睡着了。

方望连续几夜出去察看,弓林的屋中无光亮,还传出弓林的鼾声。

这一天,方望对弓林道:“弓总管,我们兄弟来此已有一段时日了,闲的发慌, 如果有什么事体,也可安排做做。”

弓林道:“在这里,本无什么事可做,你们哥俩如果真想做些事,不如跟我到 临泾转转,那里真有些大买卖可做,以方兄的智慧,定可大展才华。”

方望道:“弓主管说笑了,做买卖我可是外行。”

弓林道:“谁又是刚生下来就会做买卖的呢?我们的买卖,只要做好了,利可 大的很,要不了多久,你们兄弟就会和我们一起发大财了。”

方望道:“请弓总管明言,到底是什么买卖?”

弓林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如到临泾看了再说,你们弟兄意下如何?”

方望点头同意。弓林见方望答应,道:“那好,我今天把这里的事安排一下, 明天一早我亲自陪你们哥俩去。”

翌日早,等城门开后,弓林、方氏兄弟坐在马车中,一路向西北方赶去。来到 临泾后,弓林领着二人进入一座大宅院,早有人把他们接入内堂。弓林道:“这咱 们就算到家了,在这里说话,可就方便多了。你不是想知道做什么买卖吗?你先听 我讲一件事,帮我分析分析。我的主人定安公,本是汉朝正统皇帝,因为在位时, 年龄太小,被王莽夺了天下。正因为如此,才天下大乱,到处兴兵,百姓才渴望汉 朝复兴。这刘玄打着复汉旗号,灭了王莽,夺回了天下。按道理,就应该自行退位, 重新恭扶我主复位。可刘玄却恬不知耻,竟然自霸皇位,不提禅让之事。他又有什 么德行了,仍然搞得天下大乱,处处乌烟瘴气。所以,得想法使我主重登皇位,天 下才能一统。方兄,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方望听后大吃一惊:我当是什么大买卖了,说的神乎其神,原来这干人要干此 等惊天动地的大事,这买卖果真大得很了,做成之后,利何其宏大,只是要做成此 等大事,谈何容易。看来,此番长安之行,冒失的很,太过凶险了。今番来到临泾, 算是被骗上了贼船,毫无退路,由不得自己了。看来,若不答应随着他们一起干, 立刻便会有杀身之祸。罢,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先答应了他们再说。想到这里, 开口道:“弓总管之言,乃天下之大道理,我方望,一颗忠心,满腔热血,巴不得 匡扶真主,今天有此机遇,也不狂此生了,只是不知弓总管准备的如何了。”

弓林道:“好,我知道你兄弟二人皆忠义之士,我已在此招集了五千人马,再 有方兄相助,大事可成矣!”

方望道:“此等计划,定安公知否?”

弓林遥头道:“不知。”

方望道:“此地离长安太近,兵力又太少,恐挡不住刘玄率兵一击。”

弓林道:“方兄所言是实情,此地确实是离长安近了些,兵力也确实少了些。 但如果将我主的这杆大旗一举,必能得到天下志士豪杰的响应,兵马会迅速扩大的。”

方望道:“弓总管,请听我一言,谋事之始,要不计成,先虑败,把困难考虑 的多一点,多做一些准备是大有好处的。但凡做事,就要符合道理,要做大事,就 要符合大道理。道有了,条件也要具备,条件具备了,还要把握时机。今所谋之事, 是符合大道理的,条件也已基本具备,时机也将要成熟,只是不能在此地干,我有 一计,不知弓总管愿听否?”

弓林道:“愿闻其详。”

方望道:“新朝时,最大的两支反莽力量,一曰绿林,一曰赤眉,刘玄借助绿 林之势得以成事。现在,赤眉军三十万兵马已分兵两路杀往长安,等到赤眉军破关 后,我们可请定安公一道汇于赤眉军。赤眉军正无主可奉,如果借赤眉军之势,天 下唾手可得!”

弓林道:“计,虽是好计,但我闻赤眉军杂乱无章,其渠帅均草芥而已,恐到 时反受其制,步刘伯升之后尘。”

方望道:“我等即以匡扶汉室为己任,理当忠心报国,哪能计较个人得失呢?”

弓林道:“容我等商量后再定。”

几天后,弓林对方望道:“我们几个商量过了,如果我们汇合赤眉军,那么把 舵的一定不是我们,既然我们不掌舵,将来就不知道船会驶向何方,我们可联络赤 眉军,对于他们只可利用,不可让权。”

方望无言以对。

更始三年正月底,弓林将定安公乔装改扮,接到临泾,刘婴亲自宣布,复帝位。 颁发诏命:任命方望为丞相,弓林为大司马,方阳为御史大夫。众首领均封将军。

方望只好随波逐流,建议弓林,速发兵占领临近郡县。

更始帝得到刘婴在临泾复帝位的军报,这一惊如巨雷闷耳。此事非同小可,刘 婴曾经是正统汉帝,我刘玄和他相比简直就是一张假牌,一定不能让他把事闹大了。 得赶快弄死他,不然我的帝位就真的不牢靠了。于是宣王匡、赵萌、李松等入朝议 事,商议如何发兵剿灭刘婴。

赵萌道:“刘婴这傻小子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李松道:“陛下,刘婴区区几千人马,剿灭何难?还不是大军过后,什么都没 有了!臣愿请两万兵马前去临泾。”

王匡道:“由丞相亲自前往,再好没有了,丞相是我朝有名的常胜将军。只是 刘婴既然敢起事,准备的时间定然不会短了,倒也不完全是一群乌合之众,带兵少 了会费时费力,调给你五万兵马,战将十员前去剿灭刘婴!”

长安到临泾不过三百里的路程,李松率领五万大军,数日之内便已赶到。

刘婴被废已经多年,乍一举事,仍有不小的号召力,数日之内便聚集了两万兵 马。在弓林、方望的部署下,或攻、或降,已经占领了临泾所辖之阴盘、高平、彭 阳、鹑觚、朝那、鸟氏六座县城。

李松率兵猛攻猛打,不肖一月,即大获全胜,将刘婴、弓林、方望等人斩首示 众,只逃了方阳一人。

可叹方望,不甘老死乡间,却被杀于临泾,虽系被迫,临终却也做了一番轰烈 之事。

隗崔、隗义等闻听方望已死,伤感不已。来到长安,并未得到朝廷重用,新鲜 感早已过去,愧不听方望之言,闲居长安,有甚作为。叔侄二人找隗嚣商量,不如 密潜回家,那里才是我等真正的所居。隗嚣不同意,道:“若要向圣上请辞而返, 必不准,如果不辞而别,则是背主,弄不好,我等连城门都出不了,就会搁在这里 了。”隗崔道:“不然的话,我俩寻个理由先回去?你们再寻机会。”隗嚣道: “不走不行吗?”隗义道:“你想想,在此呆着还有意思吗?”隗嚣道:“依我看, 还是等等再说。”隗嚣知道他们去意已坚,强留恐怕是留不住的,如果他们一走, 肯定会牵连于自己,圣上肯定会怀疑自己的忠心,若令圣上起疑心,自己还有好果 子吃吗?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告发他二人,由圣上处 置他们好了。于是,亲自入朝告密隗崔、隗义二人有不臣之心。更始帝闻报大怒, 立即派御林军,将隗崔、隗义二府围定,将二人及其妻儿斩杀于市。

为了国家社稷,隗嚣不顾私亲,告发他亲叔父和亲兄长,忠心可嘉。为表彰隗 嚣,更始帝擢升其为御史大夫。和王匡、赵萌共理朝政。赵萌乃一蠢才,因女儿侍 帝而得宠。身为右大司马,掌控着帝都半数军马。丞相李松及其他议拒赤眉的奏章、 军报垒在案上,竟举目不见,整日在肉山、酒海、女人堆里胡混。

却说赤眉两路大军几乎同时叩开关隘,汇集于弘农。

王匡接到军报,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王凤、张卬等人直把赵萌十八代祖宗骂了 个遍。可骂归骂,骂也不能解决问题。王匡无奈,亲自调集二十万大军率领王凤、 陈牧、张卬、成丹、廖湛,抗威将军刘均等,十几员上将和赤眉军会战于弘农。这 是绿林、赤眉两大军事集团的第一次大会战。这两支义军,基本上是由当地的农民 组成,起义最早,影响力最大,并且给新朝政权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两大军事集 团合而又分,最终为了各自的生存及最高政治利益,刀兵相见。三十万赤眉军均是 由山东大汉组成,仍然是原汁原味,战斗力极为强悍,转战山东之时,如风一般快 捷。可出山东以后,由于对地理及各种环境的陌生,樊崇考虑到,人处在陌生的环 境,对于不熟悉的事物,犯错误的可能性会大的多。如果熟悉了环境,了解了要从 事的事情,解决问题的办法就会相应的多起来,从而就能避免不该犯的错误。于是 采取了稳扎稳打,徐徐推进的方针,以时间换行程。两路大军入关后,又抱成一团 屯集于弘农。绿林军虽然还是原来绿林的首领,但已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绿林军了。 自从和刘縯的舂陵兵汇合后,特别是在经过灭甄阜、败严尤,绿林军演变成了汉兵, 在历史上的闪光点远比赤眉为多。

汉兵和赤眉军在弘农会战足有一月,由于赤眉军兵马已增至三十五万,战斗力 又比汉兵强悍,对弘农的地理已相当熟悉,战争储备相当充足。在这一个月当中, 双方你来我往,经过七、八次大大小小的战斗,双方各死伤十余员战将,各损兵五 万。汉兵终于败下阵来,以至关中大震。王匡只好退兵,屯于长安南郊。

樊崇将赤眉军推至华阴屯驻。

再说方阳,自从逃离了临泾,便隐姓埋名。想到由于自己的提议,去了长安, 兄弟二人莫名其妙被弓林控制。弓林等竖子又不纳良言,害的兄长英年早殁,不禁 潸然。得知赤眉军打败汉军,屯兵华阴。心想,樊崇等人,只凭骁勇竟聚得三十万 大军,可这些人毕竟都是些毫无政治见识之人。起事多年,力量已相当强大,却仍 然不善于经略城镇,部队无甚发展,影响力堪称一般,民心不愿归附,只因其没有 巨大的号召力。想到兄长献于弓林之计,挟刘婴投赤眉而衍生一计,若能说服樊崇 也于军中立一刘氏为帝,赤眉军的号召力则不可同日而语。长安百姓受更始之祸早 已离心,这一举一贬之功,成败立见。

更始三年三月,方阳来到华阴,自报家门求见樊崇,樊崇令其晋见。方阳进来 后,樊崇道:“方御史,有何见教?”方阳道:“樊大将军,方某此来,有一计欲 献于大将军,不知愿听否?”樊崇道:“请讲。”方阳道:“当初弓林欲挟刘婴而 起,我兄方望曾向其进言,挟刘婴至临泾单独起事,不如同至赤眉军中,若得赤眉 奉刘婴而令天下,大事可成,而遭弓林拒绝,以至功败垂成。”樊崇打断道:“方 御史,先停停,你是说让我们捧刘婴为帝,和刘玄那小子对着干!这边一个皇帝, 那边一个皇帝,这倒很有意思,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和刘玄分庭抗理,刘婴虽然是 废帝,那却是汉室正经八百的皇帝。刘玄只不过是一个草头皇帝而已,这样一比较, 刘玄顿处下风。”徐宣道:“可不是咋地,如果真如此,我们的情况要比现在更好。” 樊崇道:“弓林这兔崽子误了老子的大事,不过,刘婴已死,现在你说这话还有啥 用呢?”方阳道:“樊将军、各位将军,你们听我说,现天下百姓思汉,民心思刘, 此乃天下大势,不论是谁,顺势而为才是正途。刘玄虽然称帝,却是无道昏君,理 应取而代之,这个重任落在了谁肩上?是落在了赤眉军的肩上。各位将军,要想号 令天下,必拥正主,可选汉室后裔立为帝,号令天下,谁敢不从!”樊崇恍然大悟 道:“你是说重新选一人?唉,这想法大胆,各位渠帅,意下如何?”众渠帅纷纷 表示赞同。徐宣道:“汉室后裔,历二百余年的繁衍,枝繁叶茂,遍及全国,不知 选哪一支?”谢禄道:“可使军中巫师作法来定。”樊崇道:“善。”于是,军中 齐地巫师设坛作法:“天灵灵,地灵灵,心虔诚,求神灵……”然后,煞有介事道 :“景王之后可为人主!”樊崇下令:“在军中查寻景王之后报上来!”谢禄道: “这真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罢,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接着道:“咱们在山东时,有一次路过式县,我掠了三人纳入 军中。后我查问其来历,方知,此三人为兄弟,乃式侯刘萌之子,刘萌乃城阳景王 六世之嫡孙。”樊崇道:“可将他三人带来和渠帅们见见面。”谢禄将其中两人带 来相见,道:“这个大一点的叫刘茂,今年十八岁,小的叫刘盆子,今年十五岁, 均在我手下右校、卒吏刘侠卿处为牛吏,主放牛。”众人一看此二人,污衣破履, 窝窝囊囊,均不喜。樊崇道:“不是兄弟三人吗?另一个呢?”谢禄道:“另一个 为长兄,此人众渠帅们都认识的,刘恭。”逄安道:“刘恭那小子最不地道,见利 忘义,一进洛阳便抛离我等,一头扎入刘玄怀中,蹓沟子舔腚。他的兄弟怎能做我 等之主?”樊崇道:“刘恭帮我们离开洛阳,还是有功的嘛!”杨音道:“这两人 身上又臭又脏,倒胃口。”樊崇一挥手让二人下去,道:“我看此等人也不行,毫 无人主之德性模样,你们都吩咐下去,在军中继续寻找。”

赤眉军在华阴休整,樊崇为了提高部队的机动能力,将赤眉军分为三十营,每 营万人。设主将一人,称三老,副将一人,称为从事。樊崇督大军至郑县屯扎。

再说邓禹率五万大军,十余员战将离开河北,一路西行,这一日来到箕关。守 将紧闭关门,邓禹劝降无效,令士兵在关前叫阵。敌将并不出战,邓禹无奈,只好 挥兵发动强攻。历经十余日,方破关而入,斩敌将、收残兵,获得了大批军需物资。

休兵数日,安排妥箕关守备,邓禹率大军围攻安邑城。此城是河东郡郡治所在, 城池坚固。邓禹围攻数月不能克之,只好分兵将闻喜、解县、汾阴、临汾、平阳、 永安、北屈、东垣等数县拿下。

河东郡告急战报频频传至,赵萌派大将范参率兵三万渡过黄河,经大阳县北上 进攻邓禹以救安邑。邓禹派车骑将军宗歆、骁骑将军樊崇,祭酒李文率三万兵马迎 敌于解县南。

范参武艺高强,几员战将竟不能胜他,交兵数日兵士多有伤亡,只是阵营未乱, 双方在解县之南处于对峙状态。

邓禹接到战报,甚是忧虑。这里攻不下安邑,那边胜不了范参,西进大军受阻 于此。唉,此番西进,竟是如此的不顺利。倘若更始另派大军前来支援范参,局势 危矣,一定要在敌人援兵赶来之前消灭范参。看来只有自己亲往,待察看后再作道 理。邓禹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军师韩歆,韩歆道:“主帅离此,易生变故,不如由 我带两员战将前往。”邓禹道:“这样也好,只是这里围城士兵也略显不足,无法 调大队人马同你前去。”军师道:“不必再调大军,我只选两将,各带亲兵前往即 可。”关诚闻言,请命前往,邓禹不批。关诚又缠韩歆,军师被缠无奈,只好勉强 答应。替关诚向主帅求情,邓禹对韩歆道:“军师,关将军不比他人,一身武艺全 是主公调教,虽和主公兄弟相称,却实为师徒,容不得半点闪失,望军师好生照料。” 韩歆道:“主帅放心,这个我懂,我带他前往,也只是让他在阵前长长见识,并不 会用他上前厮杀。”

韩歆和关诚及积弩将军冯歆带领百十亲兵赶到解县南边军营中。几员战将向军 师介绍情况:范参带兵不含糊,阵脚扎的相当坚固,几番交战均无法将其阵冲动, 况此人武艺十分高强,难以胜之。韩歆亲自察看地形和敌军布阵情况。还真不是将 士们无能,范参乃知兵之人,营垒设置错落有致,暗含兵法,各方阵门防守严密, 不容觊觎。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