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40回 鄗城刘秀登基 长安三王反叛


铁源一看武勃毫无降意,飞起一块鹅卵石直击武勃面门,武勃挥刀击落。紧接 着,一前一后飞起两块,武勃又挥刀将其击落,弄得手忙刀乱。不禁大怒,夹马冲 过来,只见一前一后,一小一大又飞来两块,武勃看的真切,待前面小石飞近,挥 刀挡隔,却也奇怪,原来急速飞来的石块,却突然间缓了下来,武勃大刀挡空,正 在纳闷,心想,是自己眼花了,还是计算有误?正在这时,只见后面的大鹅卵石突 然之间加速,急速超过前石直扑面门而来。武勃再想躲闪,来不及了,只听见“叭” 的一声,石块正中眉心,顿时将眉心骨砸断、鼻梁骨打折,武勃两眼金花乱冒,脸 上、鼻中鲜血喷出,头一晕,栽落马下,铁源上前,短匕一挥,将首级割下。并将 武勃手下一万兵马全部招致麾下。

铁源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冯异大喜,破例用美酒款待铁源,道:“恭喜铁大 哥战场上杀敌立功,该正县级了。”铁源道:“这些时憋的不轻,只是还不过瘾, 不过瘾。”

刘秀率大军进入鄗城,过了两日,不见有人再行劝进,心中也着急起来,众将 说的不错,看来不能再拖下去了,若失去了机会,局势再发生变化,偏离了原来的 轨道,真乃覆水难收。虽然现在看起来,自己登基,乃奉天命,顺理成章之事。只 是苗将军已殁,无人主持大局,武将云集,文官稀缺。若由自己提出,到底不甚美 气,不如调冯异回来,再做道理。

冯异将大军交于刘隆、铁源,来到鄗城,汇报完前线情况,刘秀封铁源为六品 护武将军。傅俊道:“主公,这可不合当初之约,铁大侠只杀一将,升为七品正合 适。”刘秀道:“若只杀一将,自为七品,可未伤一兵一卒而得万军,当擢升两级。” 傅俊等众将闻言乐不可支。

冯异又将如何和李轶通书信,李轶按兵不动,暗中相助的事禀告刘秀,并将李 轶的回书呈上。刘秀接后略扫一眼,置于案上。看着众人道:“你们知道我这一生 最痛恨什么样的人吗?就是那种吃里爬外、卖主求荣的奸佞小人,李轶就是这种人 的典型代表。当年参与谋害我大哥,又撺掇朝廷欲杀我亲属,逼我造反。此人心如 蛇蝎,我曾发誓,定让他不得好死。耿纯,你可选派精干之士,将这封信密送朱鲔 营中。”耿纯接过信道:“并敌一向,千里杀将!此为反间计,也谓借刀杀人之计。 ” 铫期道:“对,就是让他们狗咬狗。”

对铁源的任命送至孟津军中。铁源欣然受之。刘隆道:“铁大侠,你这官是否 升的快了些?”铁源道:“就算我先欠主公的,于后还他就是。”

刘秀一觉睡到太阳老高方才起床,浑身被热的汗津津的。到了这时,众将仍无 动静,不禁想到,有些事还真得顺势而为,不然的话,则徒增烦恼。于是命人请孟 津将军晋见。冯异来后,刘秀道:“公孙啊,我夜生一梦,伏于赤龙之上,腾空而 起,惊出一身冷汗,思之再三,不知何意。”冯异闻言,拜伏于地:“主公飞龙在 天,方有心中悸动,此乃上天昭示,望大王承应天命,早承尊位。”刘秀尚未及答, 苗杰进屋道:“萧王,有一儒生,言从关中来,自称大王故人,姓强名华,求见大 王。”刘秀道:“强华?我同窗故友,快请进!”刘秀忙出迎,携手而返。故人相 见,自然有许多话要讲,冯异告退后,刘秀道:“强华,自长安一别,咱们有多少 年不见了?”强华道:“屈指算来,有七年了,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你自 舂陵起兵灭甄阜、败严尤、大战昆阳,后汉兵灭王莽,你又出巡河北,灭王朗、收 铜马,成就此番大业。这在当年都是无法想象的。”

刘秀道:“嗳,现在仲华就在你们河东郡,离你家乡不远,见他了吗?”强华 道:“来之前去他那里见了面,仲华还托我带一封书信给你。”刘秀道:“快拿来 看看。”强华道:“放在包裹中,留在大堂了。”刘秀道:“这个苗杰,故人之物, 如何疑之。”

强华道:“我来之时,邓禹专门让我带话给你,说是关诚将军在战场上英勇无 敌,夺关斩将。”于是将关诚斩弥疆、烧粮草、杀刘均、冲入敌阵中所向披靡等向 刘秀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只听的刘秀眉开眼笑:“这小子,长进不小!”可不是, 关诚武艺是自己一手调教的,他战场上杀敌,就如自己亲临一般,要是我,比他杀 的更开心。

刘秀本来让邓禹发兵河东郡,并没有指望他能有多大作为,只是先走上一步棋 而已。现在邓禹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不仅打败了王匡,又占领了偌大一片地区。 刘秀心喜不已,只把这心喜压于心底。

刘秀道:“你今前来,有何教我?”强华道:“前些时,我得了谶语,曰《赤 伏符》,特献给你。”说完,强华从怀中拿出一文,展开。文曰:“刘秀发兵捕不 道,四夷云集龙斗野,四七之际火为主。”看完后,刘秀道:“这上面怎么有我的 姓名?文也费解,是什么意思?”强华道:“汉尚火德,赤为火色,伏则有暗藏的 意思,故名《赤伏符》。这第一句好理解,第二句是说,天下纷乱,四方豪杰云集, 群雄逐鹿,人人都想争当皇帝。这第三句四七是指:自高祖至你初起,乃二百二十 八年,四七二十八,故为四七之际,也指你初起兵时二十八岁。这《赤伏符》由我 得而送来,也暗指你我长安同学四年后至今分别七年,也合四七之数。这整个《赤 伏符》的意思是,高祖之后的二百二十八年之际,不管天下如何纷乱,最终只有刘 秀当为天下之主。”

刘秀想到,若你强华没有见到邓禹,世上便不会有这个《赤伏符》了。这两个 人搞在一起,强华攻的又是谶纬之学,不搞个什么东西出来,那到奇怪了。搞的什 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都看不明白,你到说的头头是道。但不管怎么说,想啥来啥, 强华这《赤伏符》献的还真是时候,这一下可派上了大用场。不过,得稍稍敲敲他, 不然他到觉得我是急不可待,道:“此符可系伪造?”强华道:“这怎么可能,乃 天意也。其实很多年前,就有一句谶语,谓:刘秀当为天子。前新朝国师刘歆测得 此谶语,将自己的名改为了秀,企盼日后能做皇上。却不知人命天定,命中有时终 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刘歆老儿不但没有做成皇帝,到头来却落的个名裂身死。 只是这句谶语,咱们当年在长安时不知道罢了。”刘秀道:“此事果真可行?”强 华道:“当然可行。”刘秀道:“众将已三次劝进了,可我总觉得不可获罪于天, 这皇帝是谁不谁都能当的?那是天命昭昭,民心所向,所以我均拒之。这《赤伏符 》一来,说明天命该当如此,我若不奉天承运,反到是逆天而行了。既然如此,强 华,你就先和众将通通气再说。”

贾复伤愈归队,众将欢喜不已,刘秀自有一番安慰不提。

众将看过《赤伏符》,大喜过望。再次上表曰:受命之符,人应为大,万里合 信,不议同情,周之白鱼,曷足比焉?今上无天子,海内淆乱,符瑞之应,照然著 闻,宜答天神,以塞群望。

刘秀欣然受之。于是在鄗城南千秋亭五成柏,筑设坛场。

公元二十五年六月二十二日,坛上坛下旌旗招展,鼓乐齐鸣。

祭祀天地,祭神,禋水、火、雷、风、山、泽六宗,望祭山、林、谷、诸神。

宗广宣读祝文:皇天上帝,后土神祗,眷顾降命,属秀黎元,为人父母,秀不 敢当。群下百群,不谋同辞,咸曰:“王莽篡位,秀发愤兴,破王寻、王邑于昆阳, 诛王朗、铜马于河北,平定天下,海内蒙恩。上当天地之心,下为元元所归。”谶 记曰:“刘秀发兵捕不道,卯金修德为天子。”秀获固辞,至于再,至于三。群下 佥曰:“皇天大命,不可稽留。”敢不敬承。

于是刘秀面南称尊,改元:建武。改鄗城为高邑,大赦天下,时年刘秀三十一 岁。

诏封吴汉为大司马,邓禹为大司徒,王梁为大司空,耿弇为建威大将军,朱祐 为建义大将军,景丹为骠骑大将军,盖延为虎牙大将军,杜茂为大将军,贾复为执 金吾,宗广为尚书令,等一应将军、官员均有封赏。

封刘阳为真定王。

宗亲刘茂自号厌新将军,率十万众降,封为中山王。

此时强华已飘然而去。强华苦心钻研谶纬之术,入太学攻读四年。此生只为做 此一件大事,建武帝感慨不已。

令付俊回舂陵、新野寻找大姐刘黄、夫人阴丽华等众亲人。冯异自回前线不提。

且说长安城内式侯刘恭,因胞弟盆子被赤眉军立为建世皇帝,自投入狱中谢罪。 刘玄哪有闲功夫理会他,任其下狱。派出使臣,前往柱功侯李宝、汉中王刘嘉处, 调此两营兵马,组成勤王之师攻打赤眉。

汉中王扶威大将军刘嘉军中有一降将,姓延名岑字叔牙,南阳人。和成都公孙 述暗中勾结,突然反叛,率兵攻打刘嘉。刘嘉于猝不及防间,无力抵抗,只好逃离 汉中,退兵南郑,延岑率兵围之。刘嘉无力出击,下令死守。柱功侯李宝和胞弟李 玉正率大军前来汇合刘嘉,忽闻延岑造反,刘嘉兵败被围南郑,下令火速进兵,救 援汉中王。大军抵近南郑,延岑早已接着,李宝一见延岑大怒:“无耻反贼,拿命 来。”举刀便砍,延岑虽然勇猛,终究系叛主之人,心中发虚,被李宝杀的大败。 刘嘉率兵杀出,收复散卒数万人。两军汇合,刘嘉任李宝为汉中国相。公孙述遣大 将侯丹,相助延岑攻南郑,侯丹正行之间,忽闻延岑败逃,按下部队,在武都南安 下营寨。

刘嘉对李宝道:“我等现为勤王之师,本应挥师北进,攻打赤眉,谁知军中出 了此等事,现在就是想攻打赤眉也不可能了,若强为之,必腹背受敌。依我看,不 如先灭了眼前之敌再做计较。”李宝道:“听王爷吩咐。”刘嘉道:“咱们兵分两 路,我率兵攻打侯丹,你攻打屯于下辩的延岑。”一声“得令”李宝领兵离去。刘 嘉领兵来到武都南,下令攻打侯丹。可地势太过不利,攻打了几日,过于吃亏。半 夜时分,刘嘉率兵悄悄撤离,引兵汇合李宝。刘嘉亲自挑战,延岑早知刘嘉戟法奇 妙,只是从未见过,到也不服,策马相迎。两人一碰面更不答话,各施杀招。刘嘉 戟法具有鬼神之功,十余招过后,延岑再也无法攻的半式,只顾一阵手忙脚乱的招 架,见不是头,败阵而逃。李宝大刀一挥,大军杀向前去,如摧枯拉朽般攻破营寨。 延岑引败军退入散关,逃往陈仓,一路上被杀的尸横遍野,余者尽降。只可惜,这 许多亡灵,生时均是刘嘉属下。于是刘嘉重整兵马,军威复振。

长安南郊军营中,张卬私于廖湛曰:“比阳王新败,刘嘉、李宝正在酣战,无 力勤王,赤眉环视在侧,长安恐见灭不久。不如勒兵进城,挟刘玄,掠财富,联合 王匡、王凤、陈牧、成丹率军东归,再入宛,收刘赐兵,以自保。若事不济,复入 绿林山中,只国库之宝也够我们这些老弟兄富富裕裕地过下半生了。”

廖湛道:“此议正合我心,可联络城中申徒建、胡殷、隗嚣共同谋事,乃可成。”

张卬道:“申徒建、胡殷约之共谋也就罢了,隗嚣残害亲人,心肠歹毒,卬不 屑与伍!”

廖湛道:“非常时期,用人之际,他现在得刘玄信任,执掌朝政,逾越不得, 事成之后,再谋他,唾手可得。”

主意已定,二人带领亲兵入城,来到申徒建府中,并请来胡殷、隗嚣,共同分 析了当前形势,达成一致意见,一齐入朝面见刘玄。刘玄当皇帝正当的惬意无比, 忽闻又要返回山中为寇,不禁大怒,将几人轰了出来。

五人无奈,返回申徒建府中。看来,请刘玄是请不动了,只好来硬的,实行兵 谏。商议由张卬、廖湛返回军中,调兵入城。由于天色已晚,不便出城,只好各返 府中休息。

却不知刘玄早已在申徒建府中安有眼线,线人得知密谋后,潜出,来到同乡侍 中刘能卿府中告密。刘能卿急带线人入宫面见刘玄,刘玄怒不可遏。秘密布置后, 宣五人入宫,复议昨日之奏。申徒建不知有变,最先入宫,随即被侍卫控制,隗嚣 乃多疑之人,惟恐有诈,托病不出。刘玄下令,派御林军前去围捕。张卬、廖湛入 宫后,心中有事,不敢莽入,候在殿外,想等五人到齐后同入。可左等右等不见他 人前来,正在疑虑,却见胡殷来到,正要相问,胡殷言道:“二位王爷,别有什么 不对劲吧,我来之时,见执金吾邓烨率领一队御林军好像是往隗嚣府方向赶去。”

二人闻言,大惊失色。张卬道:“不好,恐事已发,快走!”三人遂出城而去, 返回军中。只申徒建被刘玄斩之。隗嚣虽有所警觉,却也不知情况到底如何,不敢 造次,只命府中上下做好准备,以防不测。不多时,只见邓烨率御林军将府邸围住, 知道事发,闭门据守。俟至黄昏,与数十骑杀出平城门,亡归天水。自称西州大将 军,召集故众。隗嚣素来谦恭爱士,所交甚广,不论达官布衣,一时之间,贤士毕 至。隗嚣以长安人谷恭为掌野大夫;平陵人范逡为师友;杨广、王遵、周宗、马援 及平襄人行巡、阿阳人王捷、长陵人王元为大将;赵秉、苏衡、郑兴为祭酒,申徒 刚、杜林为持书侍御史,杜陵、班彪、金丹为宾客,一时人才济济,名震西川。

张卬、廖湛、胡殷调动兵马破雍门而入长安,就近抢掠了西市、东市。黄昏时 分,烧破北宫大门,杀入宫中。御林军拼命抵抗,双方苦战一夜,御林军虽然个个 彪悍,却也抵不住张卬大军持续不断的进攻。黎明时分,只好保护着刘玄及百余车 辆东出长安,逃奔新丰赵萌军营。

赵萌将刘玄等接入,方得知张卬、廖湛、胡殷三王反叛。刘玄道:“王匡、王 凤、陈牧、成丹和张卬系为一伙,定是同盟,速招斩之。陈牧、成丹没有得到消息, 不知就里,以为刘玄出巡。来到赵萌军营中觐见,被当场斩杀。王匡、王凤后至, 感觉势头不对,迟疑缓行,忽接属下急报,调转马头回到军营,急起帐下三万余兵 入长安,和张卬汇合。赵萌派手下战将接管陈牧、成丹二营。帝都长安被叛王王匡、 张卬占据,而刘玄则屯于郊外。刘玄身为皇帝,哪里容得,命屯兵于摄城的丞相李 松前来汇合,共击长安。李松未至,刘玄迫不及待,命赵萌率先发起进攻。刘玄虽 然昏庸,但身为皇帝,在中下层军官及广大士兵心中,仍有至高威信。而城中守兵 助反王而抗圣上,无异于助纣为虐,只抵抗一日,趁入夜时分,打开城门,赵萌的 大军鱼贯而入,队形也已展开,可一时之间难以发动有效进攻。只好各寻背处,以 避箭锋。双方相持一月有余。

赤眉军得知汉兵正在长安城中火拼,乘虚北进,驻扎于高陵。由于通往长安之 路被新丰关阻断,樊崇命令逄安率十万大军向北迂回,寻口而入,从内侧占领新丰 关。由于赤眉军有着极强的排他性,入关以后从未进行过大张旗鼓的招兵买马,只 是有选择的接纳自愿投军之人,仅此而已。因此部队数量并未有大的发展。来到高 陵后,并未采取任何行动,他们在等待着机会,等待着汉兵双方的消耗,以便坐收 渔翁之利。

长安城内,刘玄作为天子,仍然有着相当大的号召力,而王匡、张卬等,由于 背着反王之名,威信则急剧下降,由于丞相李松的加入,本来就处于劣势的王匡一 方更加困难了。

王匡看到逃兵和反水的部众日益增多,局面难以支撑,与众王商议道:“我们 是很难打赢这场战争的,敌众我寡,刘玄的攻势又一拨紧似一拨,我们的伤亡很重, 又没有后续部队,即便说,我们打败了刘玄,而窥视在侧的赤眉军必然对我发起进 攻。到那时,我们则会毫无抵抗之力。既然如此,不如我们现在就另打主意。”

王凤道:“你是说现在我们就撤出长安?”王匡未答。

胡殷道:“不如我们去收了宛城、郾城之兵再做计较。”

王匡道:“随王爷,刘赐和尹尊都是刘玄的心腹,和我们不是一条心,他们离 开长安,是迫于压力,不得已而就国的。表面上看没什么,其实心里对我们是很有 怨气的,就现在这种局面,没等我们收他们的兵马,就会被他们收拾了。”

张卬道:“莫非比阳王的意思是重返绿林山?”

王匡道:“此一时,彼一时了。当年我们啸聚绿林山之时,国家是统一的,只 不过是在发生裂变,大家共同起来反对王莽。而现在,这种裂变将至尽头,国家是 要重新统一的,这是大势所趋。你们想,国家统一后,我们在绿林山中还能藏身吗?”

廖湛道:“比阳王一定有了打算。”

王凤道:“不错,看来你是打算好了,你就说嘛!”

王匡道:“各位王爷,我们拥刘玄称帝,消灭了王莽,匡扶了汉室,应该说, 我们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如果光从立帝这件事情看,我们当初的立意是有问题的。 我们把一个不能承担历史重任的人,强行扶上了位置,于是直接导致了快速的崩溃, 前程毁于一旦。情况演变成现在的样子,真的让我很痛心。可是,如果我们再想重 新折腾一次,已经不可能了,可我们也得重新寻找安身立命之所。纵观天下大局, 以河北刘秀的势力最为强大,最近又在鄗城称帝。可自从压制刘縯,匡扶刘玄称帝, 又杀了刘縯、刘稷。刘秀就对我们有了深仇大恨,今生今世我们和他都是水火不能 相容的,我们是绝不能联合他的。那么我们还能联合谁呢?成都的公孙述?可公孙 述其人眼光短浅,偏居一隅,小富即安,是再难有更大抱负的,诚难共事。那么眼 前只有一种选择,就是联合赤眉军。樊崇已立刘盆子为帝,现已驻军高陵,也只有 他和我们目前的目标最为一致,那就是消灭刘玄。我们需要借助他的力量,达到我 们的目的,至于以后如何发展,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