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41回 赤眉军占领长安 刘圣公命丧黄泉


却说众人听完王匡的话,张卬首先反对道:“不行,不行,绿林、赤眉天下齐 名,怎么着,闹腾了这么多年,绿林反倒投降了赤眉,岂不让天下人都笑掉大牙!”

王匡道:“不要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嘛,如果我们不联合赤眉,试问我们还有那 条路可走?”

张卬嘴一撇,独眼一眨一眨,嘟囔道:“我看就是投降,投降。”

赤眉众将面对目前糟糕的局势,心灵遭受着沉重的打击,他们知道王匡做出此 等决定实属无奈,但凡有一点办法他就不会如此选择,其实在他的心中也在承受着 无比的剧痛。多少年来他们自觉地追随王匡已经形成了习惯,无法抗拒更无力反对。

王匡指挥大军撤出长安,以急行军的速度向东而去。

刘玄重新占领了长安,未央宫遭焚,只好移居长信宫。李松请旨道:“陛下, 王匡、张卬向东而逃,必出新丰关联合赤眉,请速派大军追击。”

赵萌道:“丞相,兵法云:穷寇莫追,逼急了会反过来咬人,虽然把他们赶出 了长安,我们的伤亡也挺重,急需休兵养伤。”

刘玄道:“帝都遭乱,急待整顿,后宫里想来也是乱糟糟的,这事弄的,唉。”

李松道:“陛下,右大司马,王匡战败而逃,士气低落,而我们大胜,士气高 涨,正是消灭他们的好时机。我率本部五万兵马先行,右大司马带十万大军随后, 定将他们消灭于关内。”

刘玄道:“就依丞相。”

王匡的部队,迅速占领了新丰关。守关将领本是王匡等手下,哪里能理会的了 众王爷和刘玄之间的是非曲直。再说,所谓关隘,只是对关外而言,对于关内却无 险可守。见王匡率近五万大军赶来,根本不做他想,归了便是。王匡令王凤、张卬、 胡殷守关,自己与廖湛奔赤眉大营而去。

樊崇得知王匡、廖湛来降,亲自接入营帐。王匡、廖湛叩拜刘盆子已毕,向樊 崇介绍了长安的情况,樊崇大喜,下令大军进入新丰关。

绿林、赤眉两支起义最早、势力最强、影响力最大的农民军最终以此种形式结 合在一起。

由于刘玄的大军没有及时地尾追攻击,在长安城中做了短暂的停顿,就是这短 暂的停顿,贻误了战机,让王匡等众全身而退。

李松率五万部众来到新丰关,见王匡兵马早已将关隘占领,于是让手下上前挑 战。只见隘门开处,赤眉大军已经入关,迅速分开,成扇面形布阵。面对近三十万 人的大阵,李松早生惧意,正在这时,只见身后约有十万兵马赶来,知是赵萌大军, 心中稍安。只见对方阵营中,樊崇、王匡等人出列上前,未等其开口,李松破口大 骂,王匡厉声喝道:“李松,知天命否?刘玄小儿,不足为辅,建世圣上,才是真 命天子,我等均已归顺,刘玄的覆灭只在顷刻之间,你已别无选择,只有归顺,才 是正途!”李松正要反唇相叽,身后部将道:“丞相,我看后面不太对劲,好像不 是赵萌的大军。”李松向后观望,见其用兵之法和服饰却与赵萌不同,已依稀可辨 突前之人双眉赤红,不禁大惊失色:“此兵从天降否?”顿时,自己军中已乱作一 团,自己的五万军马,被三十余万大军围在核心。李松长叹一声:“此命休矣!”

樊崇道:“李松,你已插翅难逃,降是不降!”

李松不再答话,策马挺抢直向樊崇杀来。樊崇举大刀相迎,李松虽然抱着必死 之心,一付拼命的架式,怎奈樊崇的武艺实在是太高了,只三个照面便被樊崇拍于 马下,众兵呼啦啦上前将其捆了个结实。李松的五万大军,再也不做无谓的反抗, 尽数投降。

樊崇指挥大军杀向长安,半途正遇赵萌之兵,赵萌下令布阵迎敌。樊崇之兵四 倍于彼,又地处旷野,正适合大军团厮杀,哪会列阵相迎,大刀一挥,指挥大军杀 将过去。赵萌阵形尚未列好,猝不及防,大呼道:“稳住!”赵萌的惊呼,瞬间被 数十万喊杀声淹没,勇将逄安一马当先杀向赵萌,一枪刺中赵萌的咽喉,将死尸挑 于马下。

赵萌的十万大军全线崩溃,向后散逃。长安城门守将怕赤眉军跟着汉兵顺势入 城,紧闭城门,逃的快的,逃往他乡,逃的慢的做了俘虏。

偌大的战场之上,参与此战的人数虽然众多,但由于一开始就呈现一边倒之势, 伤亡却也不重。樊崇下令整顿兵马,杀向长安。

赤眉军将长安东面的宣城门、清明门、坝城门围住,樊崇自领一部攻打居中的 清明门,不多时,胡殷来到樊崇身侧道:“御史大夫,此门守将乃城门校尉李汎,, 是李松的胞弟。”樊崇下令将李松押来,对城上喊道:“李汎,你听着,我乃樊崇 是也,你兄李松现在我手,其生死只听你一句话,你若打开城门,我保你高官厚禄, 使你兄弟同享荣华富贵,若不然,此刻便将你兄杀于你眼前!”

李汎无奈,下令开门。赤眉大军进入长安,又分出两部从城内占领北面宣城门, 南面坝城门。整个赤眉军涌入长安城中。

刘玄见大势已去,再也无暇顾及他人死活,独自一人急忙从北面厨门逃出。

紧追其后的一干宫中女眷,眼看刘玄越逃越远,无法追及,连声高呼:“陛下, 当下马谢城!”刘玄闻言,果然下马向长安叩拜,复上马而去。

刘玄的妻子及三个儿子一路乔装改扮投宛城刘赐而去。

前年的九月,汉兵攻占长安,剿灭王莽,推翻了新朝政权,不过短短两年时光, 刘玄却又被赤眉逐出长安。

狱中的刘恭,闻听刘玄出逃,自行出狱,一路向北追寻,到渭水边方才追上。 刘玄用玉佩换一小船,二人只捡无人之处,荡于渭水之中,相对而泣。

此时此刻,刘玄突然想起,在宛城之时的一首童谣:“得在阳,真龙振翅任飞 翔,失则安,风雨飘摇一帆船。”当时未参透,此时方大彻大悟。来到长安,就会 导致彻底的失败。又哪里是一帆船?简直是翻了个底朝天。

至此“汉军”的称谓归于建武帝。

赤眉军完全占领长安后,樊崇得知刘玄已潜逃,下令收捕,后复下令道:“圣 公降者,封长沙王,过二十日勿受。”

长安城中,赤眉军众将有生以来哪里见过如此富庶之处,个个睁圆贪婪的双眼, 勒兵抢掠,大司农杨音见逄安将兵围一府邸,上前道:“左大司马,发大财了。” 逄安道:“杨兄收获如何?”杨音抬头看到门头匾额写着“国老府”三个大字,问 道:“兄弟,这可是国老刘良之府?”逄安道:“正是。”杨音急道:“不可,不 可。”逄安道:“有何不可?”杨音道:“兄弟,这国老刘良可是更始朝第一正派 之人,忠厚长者,掠之不祥。”逄安道:“没那回事!我偏不信这个邪!难道他还 能将府中宝贝都施上魔法不成?唉,杨兄,莫非是你看上了?”杨音道:“兄弟, 别误会,即便是有了好处,我们兄弟也不能相争不是?刘良我虽没见过,但我心里 挺尊重他的,要不这样,兄弟,这府中财宝统统归你,只是别伤府中之人,如何?” 逄安略一思索道:“杨兄,兄弟我从来没有抹过你的面子,这里就全交给你了!” 说罢,一挥手,带领属下奔他处而去。杨音命令属下,在府邸前后门均设双岗把守, 然后离去。

刘玄和刘恭在小船中艰难度日,两人身上均无盘缠,船中食物已尽,二人又无 捕鱼之技,无奈,只好冒险向其他渔夫乞讨。这才陆陆续续得知长安情况,又得知 二十日之内投降可封长沙王。刘玄走投无路,只好派刘恭先上岸,打听情况,如属 实,可投赤眉军中请降。刘恭也万般无奈,只好先写好降表交于刘玄。

刘恭上岸后,打探实了,寻一赤眉驻军处,亮明身份,传令兵迅速报于大帐内。 此地乃是右大司马谢禄屯兵之处,谢禄急忙出迎,二人本是上下级关系,本也兄弟 相称,现如今刘恭乃是圣上刘盆子胞兄,谢禄自然不敢怠慢,上前失礼道:“兄弟, 这一向过的可好?”刘恭慌忙还礼,将刘玄的情况如实告知,谢禄调军马亲自到河 边将刘玄接入长乐宫中。

刘玄肉袒跪在刘盆子面前,行叩拜大礼,献上玉玺、降表和七星宝剑。

昔日君临天下、接受万众朝拜的刘玄,今日却沦落到此般地步,世事变迁之速, 不禁令人感慨!

王匡、张卬等人一见刘玄,怒不可遏,抽出宝剑,欲当场斩之,樊崇挥手止住。 此时的王匡、张卬等也惧于樊崇的威严,不敢造次,只好强压怒火,退于一侧。

樊崇下令将刘玄推出斩首,刀斧手上前将刘玄扭住,往外就推,刘玄吓的面无 血色,竟无法张口。刘恭乞求,谢禄也请饶其性命,樊崇不准。只听刘恭呼道: “臣已力极,只得先行一步!”说完,拔出腰中佩剑欲自刎,御座之上的建世皇帝 刘盆子见此,惊离御座大叫:“皇兄!”欲奔下台阶。樊崇想,刘恭虽然在洛阳时 归于刘玄,再未离开,却是厮混多年的弟兄,况其现为皇兄,如果此刻死于殿堂, 众兄弟的脸上均无光彩。想到此,立即抢上前,将刘恭宝剑夺下,道:“兄弟,为 一个刘玄,何必如此!”刘恭道:“大哥,如若不赦,兄弟有死而已!”樊崇不得 已,下令将刘玄押回,封其为畏威侯。刘恭向樊崇抱拳施礼:“谢樊大哥。”然后 向众人施礼道:“众位大哥,你们都是早已成名的英雄豪杰,英名播于天下,今天 又都是国之栋梁,有言道,无信则难立,文告上写的明明白白,二十日内降,封长 沙王。今在限期内而降,如不封长沙王,怎么能够取信于天下!”樊崇闻言,甚觉 有理,遂践前言,下令封刘玄为长沙王,纳于右大司马军中,严加看管。

长安城中,朝中大臣每日聚于长乐宫中,无甚事可做,便乱纷纷各述己功,说 到高兴之处,肆无忌惮,拔出佩剑,恣意毁坏宫中建筑与宝物。刘盆子懦弱,哪里 又敢出言劝止。三辅所属各县朝贡之物,还未运进宫中,便被下级官兵夺而分之, 毫无章法可言。军中各部多次虏暴吏民,悲苦之声不绝于耳,百姓多有逃离,留下 的只好坚壁而守。

腊祭之日,御史大夫樊崇,于长乐宫设酒会,刘盆子高坐龙椅,众卿列坐两侧。 有一更始朝留用文吏,写一名谒,欲献刘盆子。丞相徐宣问道:“此为何意?”文 吏道:“今日酒会,将载于史册,属下献名谒以恭贺圣上。”左大司马逄安闻言道 :“把我的名字也写上。”此言一出,众朝臣、将军纷纷争先恐后让把自己的名字 写上。文吏道:“大家别急,一个一个来,都写上,都写上。”此时,已有几人离 座围了上来,众人一看,怕落人后,呼啦围了上去,殿堂之上顿时秩序大乱。大司 农杨音大怒:“这是干什么!今日设君臣之礼,乱什么乱!儿戏尚有其规,何况朝 堂呼!都退下!”杨音的喝止声并未奏效,殿中反而更加乱了。有人争的火气上冒, 竟拳械并起。殿外兵众听见大殿之内乱哄哄的,探头观之,到未在意别的什么,只 见案几之上酒肉颇丰,案后空无其主,顿时双目放光,涎液乱流,乘机涌将进去, 胡吃海喝。樊崇高声喝骂,也只有一小部分退去。卫尉诸葛稚闻讯赶来,勒兵入, 格杀十余人,乃定。刘盆子早已吓的浑身发抖,被黄门扶下龙椅,躲入后庭。

刘盆子遭此惊吓,日夜啼哭,不敢独眠,只好由黄门官陪卧方可入睡。

此时,后宫之中,尚有宫女数百、太监成群,无人理会,断粮以后,只得捕捞 池中之鱼,掘园中芦根囊腹。无奈,只好壮起胆子,叩见盆子求食,方得以解饥。

刘恭得知腊祭日宫中之事,见大臣们毫无治国之能,知其必败。而兄弟盆子生 性懦弱,系不暗世事之人,恐盆子遭祸,入宫求见。对盆子道:“陛下,这皇帝做 的快乐吗?”盆子摇头道:“不快乐。”刘恭道:“陛下,按说皇帝君临天下应有 至高无上的权利,生杀欲夺,或擢或免,全凭圣意,而现在陛下却无半点权威,被 樊崇、徐宣之流玩弄于股掌之中,况又毫无半点快乐,终日惶恐,寝食难安,这样 的皇帝做之何益?不如退位,还于谢禄军中,还能图些快乐。”

盆子点头道:“就依大哥之言,来日朝会,定辞之,你可留在宫中,陪伴朕侧。”

刘恭道:“留居宫中,不合礼法,陛下可于宫外赐臣一小屋,不论繁简,我权 居之,也便于咱们君臣相见。”盆子依言,由黄门安排。刘恭每日进宫教盆子逊位 之语。

长安城中及三辅地区,赤眉军暴虐日甚一日,百姓愁苦,多有举家背井离乡者。 更始朝虽乱,而赤眉则有过之而无不及,民心反而怀念更始,有几个大胆之人私下 商议,欲截刘玄复起。谁知谋事不密反被樊崇、徐宣察之。二人招来谢禄询问,谢 禄竟浑然不知。樊崇训道:“把刘玄纳于你军中,令你严加看管,你倒好,任其交 接匪类,谋生祸端,以至宽松于斯,你已犯失察之罪,即刻速回,将刘玄处死,铲 除祸根。”谢禄这才知道,自己的身边,樊崇是安插有眼线的,自家兄弟,却也相 疑。闻听樊崇让自己杀刘玄,心中不愿,却也畏惧樊崇威严,不敢出言顶撞,口中 小声嘟囔,脸上露出老大不乐意。

徐宣道:“糊涂,此等大事,何敢犹豫,刘玄小儿,亡国之君,有何怜悯?试 想,孺子刘婴失国十余年,复立之时,振臂一呼,响应者尚有数万。更始朝新灭, 刘玄残余不下数十万,令其一旦潜逃,则后患无穷,胜负未可知也!快回去,弄死 他!”

谢禄回到营中,邀刘玄郊游。刘玄哪知噩运当头,又不敢不从,来到郊外辟处, 谢禄令亲兵将其缢死,抛尸荒野。刘恭得知后寻葬之。

建武帝建武二年春节,樊崇召集各大臣、众将军,在宫中设置盛大酒会,意君 臣同庆,共度新春佳节。酒过三巡,刘恭道:“承蒙各位厚爱,共立幼弟为君,然 不足相成,淆乱日甚,今甘愿逊位,退为庶人,望诸君更求贤知,秉承大统!”

逄安怒道:“胡说八道,废立之事,举国震动,此等大事,是你所能言的吗!” 刘恭惶恐,只得退下。

只见刘盆子走下龙座、解下玺绶,向众人叩头道:“立朕为尊,而为贼如故, 吏人贡献,辄见剽劫,流闻四方,莫不怨恨,不复信向。此皆立非其人所致,愿乞 骸骨,避贤圣。必欲杀盆子塞责者,无所离死。诚冀诸君肯哀怜之耳!”说完痛哭 不已。

樊崇见状,心中生怜,离席叩首道:“臣无状,负陛下,从今以后,不敢复放 纵。”文武百官均离席叩拜。徐宣抱盆子复坐龙椅,樊崇将玺、绶带捡起,还于盆 子。

各将军归营后,果然紧闭营门,不复放纵,于是三辅安然。百姓称建世皇帝聪 慧,竟有方约束大军。避乱而逃的百姓,听到消息,纷纷返回家中过年。

正月十五刚过,赤眉军终究贼性难改,耐不住寂寞,又出营劫掠,百姓大恐。 想到北方邓禹军纪严明,百姓生活稳定,则举家拖口、扶老携幼向北逃难。

军师韩歆向邓禹进言道:“大司徒,赤眉虽居长安,但丧心病狂、民心尽失, 今我已聚百万余人,可整顿兵马,进攻长安。”邓禹道:“不然,今人虽众,多是 妇女、老弱百姓,能战者少。军中之粮,已调出一部分接济逃难百姓,若不开战, 尚可维持,一旦动兵,军粮则多有不足。赤眉军新拔长安,财富粮足,其锋锐未可 挡也。然其无可行之计,久则生变。更始新亡,地失其主,这正是我等的机会,应 定河西,北地、安定以就粮、休兵、养士,以待赤眉之变,然后可图也!”韩歆以 下皆服之。

邓禹亲率大军击破栒邑。邓禹命冯愔、宗歆镇守栒邑,道:“此地乃长安右扶 风属地,战略地位异常重要,栒邑安,则北方安,栒邑失,则北方危。再者又可逼 视长安,乃南北通道之咽喉,你二人可善守之。”

邓禹又分派各将军率兵,陆续攻占了上郡九县及延伸北地、安定等地。亲率大 军移驻大要。

河西太守宗育遣子归降,邓禹派人将他送回至高邑。

洛阳城中,朱鲔得到李轶致冯异的密函信,不错,正是李轶亲笔所书,不禁勃 然大怒。我说怎么冯异在北岸攻城略地,李轶则按兵不动,连太守武勃被杀也无动 于衷,却原来是早已和冯异沆瀣一气,勾结在一起。好小子,到底是心术不正的卑 鄙小人。看到刘秀强大起来,就想趋炎附势、攀高枝,准备投靠新的主子啦。也不 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东西,刘秀能容得了你!当年谋刘縯,杀刘稷,你也曾参与, 又提议杀刘縯、刘稷全家以逼反刘秀。你忘了,可刘秀并未忘,这仇结的太深了。 要不然,刘秀会将此密信送与我?虽然,刘秀这是使得反间之计,但李轶这小子决 不能留,若留下他,洛阳危矣。这叫多行不义必自毙,天作孽犹可为,人作孽不可 活。即派刺客入北营刺杀李轶。刺客以朱鲔信使身份进入北营,深夜时分潜入李轶 营帐,一举将李轶刺死。朱鲔不失时机,派讨难将军苏茂、副将贾强进入北营,夺 田立兵权,收北营之兵,送田立回洛阳。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