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46回 吴汉激反邓奉 王常点评武功


再说大司马吴汉率领大军一路南下,迅速将宛城团团围定。吴汉亲自向城上喊 话,劝其归降。城中将领有的欲战,有的欲降,分成两派,欲降者因惧吴汉兵暴戾, 杀戮成性,却也不敢轻易降之。最后决定先固守,视情况发展,再做道理。吴汉一 看城中不愿归降,并不着急,此时宛城已成无源之水,无木之本,早晚必克。下令 在城外扎下营寨,每日突骑兵沿城奔驰,跃马扬威。

过了半月有余,其间或攻城、或劝降,宛城不为所动。杜茂道:“大司马,如 此空耗军力,何时是了?宛城虽固,然守将甚弱,并非不能克之,属下请命强攻之。”

陈俊道:“闻得贾复攻郾,和我们同出一辙,以攻心为上。刘赐身为圣上族兄, 先时,和属下有一面之缘,不如属下先至淯阳,以良言相劝,刘赐如愿归顺,宛城 不久必克。”

吴汉道:“此计甚妙,我当亲自前往,给足他面子。此人和圣上不但是族兄, 关系也甚好,他没有理由不降。不如你随我前往淯阳,将宛城之事交杜茂负责,咱 们说走就走。你去准备一下,明日一早出发。”

吴汉、陈俊率领一支兵马来到淯阳城下,刘赐早已站在城门楼上等候。得知吴 汉来意,即时开门而降。汉兵入城后,吴汉将城中之事整治停当,派人将刘赐等人 及家眷、更始朝韩皇后及三个儿子护送回洛阳。建武帝大喜,即封刘赐为慎侯,封 刘玄之长子求为襄邑侯,次子歆为谷孰侯,三字鲤为寿光侯。

宛城守兵知淯阳已失,刘赐已降,料不可长持,开城而降。杜茂指定刘欣暂为 南阳太守,报于大司马,吴汉大喜,批准所报,派人报于洛阳,待皇上任命。

吴汉命陈俊回宛汇合杜茂,亲率马、步兵出征。一路势如破竹,将湟阳、郦、 穰、新野等地悉数平定。突骑兵在新野县境内抢掠当地富户,新野乃阴贵人故里, 况阴识、邓晨均为皇亲国戚,新野民众遭遇抢掠,自然不服,竟相反抗。突骑兵野 性迸发,便出手杀人,并将房舍成片焚毁。

突骑兵的暴行,激怒了新野百姓,也惹恼了一员虎将。此人奉圣命返乡祭祖, 一入县境,便闻听吴汉突骑兵抢、杀、烧的暴行,不禁大怒:“同为国家出力,竟 敢放纵兵士掠我乡里。俗话说,好汉护三村,我誓擒吴汉狂夫,报仇雪恨!”于是, 振臂一呼,从者踊跃,纷纷自寻兵器,来助此人,一时之间聚得数千人。

你道此人是谁,乃西华侯邓晨兄之子邓奉是也,官拜破虏将军,自幼酷爱武艺, 曾随刘縯、刘稷、朱祐习武,一杆长枪使得鬼魅皆愁,骁勇绝伦。邓奉熟知阵法, 将数千人简单列队,指定正、副队长后向众人道:“弟兄们,吴汉依仗战功,添为 大司马,可他无视国法、军法,所到之处,无不纵兵抢掠,今天竟抢掠了我们的家 园。可他也不掂量掂量,新野是他撒野的地方吗?从前,我跟随皇上舂陵起兵,我 们邓家就被当局焚毁。所以,我最痛恨这种暴徒行径。呀!呀!呀!是可忍,孰不 可忍!我定手刃此贼,方泄心中恶气。弟兄们,咱们趁其不备,出其不意先夺了他 的辎重营!”

却说吴汉正率军前行,忽闻后面马嘶人叫,回头一看,后军已经乱营,接后队 飞报:“不知何处兵马突如其来,袭我辎重,正滚滚杀来!”吴汉大惊,忙勒住部 众,回首迎战。只见一员虎将,白马、银铠,手持乌龙枪,飞奔向自己杀来,骂声 已震耳鼓:“无知狂徒,莫非吃了雄心豹子胆,纵兵骚扰我乡!”吴汉定眼一看, 见是破虏将军邓奉,正待答话,邓奉早已一枪刺来,吴汉挥刀隔开,两人战在一团。 吴汉知道,此番手下抢掠新野,此事做的不太地道,正在思谋良策,以求阴贵人谅 解。偏偏邓奉不依不饶地组兵杀来,看眼前邓奉的一招一式,无不暗藏杀机,枪枪 又凶又恨,吴汉强打精神应战。也怪吴汉理亏,更加邓奉骁勇。吴汉越打越心慌, 两人大战五十余合,吴汉抵敌不住,大败落荒而逃。邓奉哪里肯舍,纵马而追。无 奈突骑兵一拨拨前来阻隔,再也追赶不及,天已渐晚,方自收兵。

邓奉对手下道:“吴汉这厮甚为骁勇,自追随圣上以来,历大小战无数,从未 尝过败绩,深得圣上信赖。此番受辱,梁子结的深了。更何况我私自起兵,攻打大 司马,已为死罪,徒之奈何?”众人曰:“大丈夫做便做了,何悔之有。今天下纷 乱,以将军之才,当可自立。方今秦丰、蕫在附近拥兵自重,何不与其联合以自 卫?”邓奉道:“今为此贼,逞一时之快而负圣恩,自陷百死莫赎之境,你等随我 连夜出发,占据淯阳,再联络秦、董等人。”

却说建武帝闻报吴汉激反邓奉,并被邓奉打败,龙颜大惊曰:“朕素知丰勇, 又晓兵法,恐非易也。朕本欲亲往擒之,但诸事繁多,暂不能离京,今命执金吾贾 复、建威大将军耿弇、廷尉将军岑彭、威武将军郭守、越骑将军刘宏、骁骑将军刘 喜、偏将军耿植,各率本部汇同坚镡部南击邓奉。以贾复为主帅,汉忠将军王常为 监军,岑彭为先锋官。调大司马吴汉原班人马回京郊待命。”适时,扬化将军坚镡、 右将军万修正驻军南乡,西屏武关、东瞰南阳。接到诏命,起军东进,接替大司马 吴汉。行军途中,万修突患暴病身亡。坚镡心痛不已,派人将万修灵车送回洛阳。 建武帝大恸,万修自信都始就相追随,南征北伐,战功卓著,拜为右将军,先封造 义侯,后迁里侯,命厚葬之。封其子万普泫氏侯。

却说邓奉派人联络秦丰、董。蜗居堵乡的董历尽数年,将堵乡经营的即险 又固,但毕竟地方太小,处在各种势力的夹缝中,难以发展。如今得知吴汉撤离宛 城,不禁大喜。宛城之要,历来被兵家所重,如能得宛,则可大展手脚。今宛城空 虚,又有邓奉为援,机会千载难逢。于是,董留下一部分人马坚守堵乡,亲率重 兵向宛城进发,派出一支小部队悄然潜入城中,迅速夺下城门,董率大军杀入城 中,擒获刘欣打入牢中。

扬化将军坚镡得知宛城失守,连夜急行军来到宛城西门外,下令攻城。本想着 董刚入宛城,立足未稳,易于攻克。却不知数年来董重视的便是守城之法,日 常演练,也以守城技法为重,士兵们各个都是行家里手。董占领宛城后,城防守 备早已布置停当。

坚镡看到敌人居高临下,采取直砸斜射之法,攻城兵勇纷纷从云梯上跌落。大 怒,随即将双锤、头盔掷落于地,御下铠甲,从马上跃下,直奔城墙而去。踏撗置 云梯跃过护城河,将到城墙近处,腾空跃起,踩在云梯中段,紧蹬两步,单脚一用 力,拔起身躯已落在城墙之上。城上士兵眼都看直了,这是何方神圣,竟如此了得。 待回过神来,长短兵器纷纷向坚镡身上招呼。坚镡站在城墙边缘,手无寸铁,想空 手夺刃,一看又实难躲过如林的刀枪,如果就此被逼下城去,则前功尽弃了。情急 之中,坚镡就地一滚,躲过乱刃,坚镡本是双锤之将,滚地之后,眼前所见的是一 只只脚脖子,眼睛一亮,不禁大喜。双手顺势抓住两只脚脖,大吼一声,如使双锤 一样,波风般抡起,即刻打倒一片敌兵。初时手中两人如狼嚎般挣扎着扭动身体, 此时再无动静。坚镡一看手下士兵已登上城墙,便向城门楼杀去。汉兵们砍断吊桥 索,坚镡又挥动两只肉锤,杀下城楼。汉兵们紧紧相随,迅速打开城门,大军鱼贯 杀入。此时一看坚镡手中的肉锤,两颗首级早已不知何时没了踪迹。

董也是善使双锤之人,功夫异常了得,这时正带着亲兵卫队向城西赶来,一 看汉兵声势浩大,席卷而来,知大势已去,调转马头逃出城外,返回堵乡。董也 算是进宛城过了一把瘾,只可惜尚不足一日,便重新易主。

汉兵们清剿残敌,坚镡亲入牢中,放出刘欣,请其重新主政。

待安顿好城中秩序后,坚镡率本部汉兵出城汇合贾复、王常大军。

贾复已将堵乡团团围住,并发动过一次集团式猛攻。无奈堵乡城壕沟深阔,墙 上箭兵密集,伤亡颇重。于是只好在城下叫阵,董高挂免战牌置之不理。众将们 正为如何拿下堵乡发愁,只听城中一阵鼓号鸣响,城门洞开。董手持两柄熟铜大 锤率队出城。原来董闻报坚镡现身城外,怒火中烧,他将坚镡恨之入骨。如果不 是坚镡深夜袭破宛城,将他赶回堵乡,他现在应于宛城纳福,境况远非现状可比。 是坚镡打破了他的美梦,这个大仇不可不报,定要取了坚镡的性命,方能解恨。董 排好阵式,上前索战。汉军先锋官岑彭及耿弇催马上前,却被董大声喝止。然 后用锤一指道:“你,坚镡,有种放马过来,老子与你大战一百合!”坚镡道: “二位将军,此战我来,我倒要伸量伸量他有多深的道行。”岑彭道:“坚将军, 此人双锤却也有些名堂。”坚镡道:“虽闻其名,料也无妨。”然后提马出阵对董 道:“董,咱俩开打之前,我有个提议,不知愿听否?”董虽然很透了坚镡, 恨不得现时将他撕碎吞食。然搏杀在即,却丝毫未敢托大。道:“你讲。”坚镡道 :“如果你败了,立刻下马归降,如果我有个闪失,任凭你处置,如何?”董道 :“放屁,今天定取你性命!”说罢两人战在一起。只听双方阵中鼓声喧天,两人 均使大号铜锤,招狠、锤重,直杀的大汗淋漓,热血沸腾。世上使锤之将本就稀少, 有道是,锤、棍之将非力不及。何况是四锤相搏,更是难得一见。当年坚镡与王霸 大战一百合未分输赢,看的众人直呼痛快,今番又似前景再现,众人真真地饱了眼 福,过了把瘾。两人大战六十余合,董虽然勇猛却也难敌坚镡,只好卖一个破绽, 引诱坚镡。坚镡偏不上当,董无计可施,只好败阵而回。汉兵一股脑冲向前,欲 擒董,瞬时间,城上羽箭密集射下,董趁势逃回城中。

汉兵收兵回营,贾复命军中书记官为坚镡及时夺回宛城记大功一件。将军们纷 纷称贺坚将军锤法精湛。这时监军王常道:“坚将军,可否听我一言?”然后接道 :“想当年,我游大梧山时,碰见一高人,自号:‘松林居士’正在炼一路锤法, 如果我料的不错,你的这套锤法,乃出自‘松林居士’的亲传。”坚镡道:“王将 军见的明白。”王常道:“今天战场上的情况我也看到了,凭心而论,董的锤法 也甚为精妙,这两套锤法堪称上乘,并无上下优劣之别,就细节而言,董的锤法 则稍逊半筹。其实你早该胜他,可是你们都各自出了几招昏招。当然,战场之上, 见招差招,灵活多变不拘泥原有套路这是对的,可是你却受他锤法影响太重,以至 限制了你长项的发挥。‘松林居士’的这套锤法共有六十四路,最凶猛的当数最后 八路,路路石破天惊,招招取敌性命。可中间有二十路,我记得应该从二十一路起 至四十路止,当真似大海涌潮,一浪接着一浪。又如群山峻岭,起伏连绵,衔接的 天衣无缝,毫无破绽可寻,大有排山倒海之势。如果你不受他的影响,执著地将这 二十路一路路连环使出来,董则难以抵敌。可惜的是,你把它拆开了。”说到这 里,王常看了一下坚镡,见坚镡脸色已沉了下来,王常哈哈笑了两声,不再继续评 论,便将此事揭过。

坚镡自出道以来,所向披靡,自视甚高,已滋生了许多傲气,眼睛也快要长到 头顶上去了。今天冷不丁听王常如此评论自己的武功,心中满不是滋味。闷闷不乐 地回到偏帐,见耿弇等将军们已经在座。耿弇道:“坚将军,怎么着,还琢磨着呢? 王监军多少年前就已名满天下,那可是武学大行家。我倒真觉得他今天说的太好了, 能够得到他的指点,不容易。如果他不高看你一眼,能亲自点拨你吗?有这福气, 还生哪门子气。”坚镡其实还真的在琢磨、回味,觉得王常评的非常中肯、到位, 确实是在点拨自己,只是自己自尊心太强,脸上一时没挂住。听耿弇这么一说,脸 色渐渐缓了过来。耿弇又道:“从另一方面说,王监军今年也已界四旬,按百姓间 流传的说法,长十岁为兄,二十为父,我今年二十二岁,按道理,是要对王监军执 后辈礼的。”坚镡笑道:“当局者迷,一席话点醒我这梦中人,是我的不是了。”

第二天众将们进入中军大帐,坚镡大步上前,向王常躬身施礼:“谢王将军昨 日的教诲。”王常哈哈大笑:“坚将军,是一条光明磊落的汉子,我喜欢。不过这 未免也太简单些了吧,怎么着你也得请我喝顿酒吧?”坚镡道:“应该,应该。” 王常道:“咱得把话说在前头,别想随便弄点什么酒来糊弄我,你可得上好酒。” 众将们听后也哈哈大笑。

贾复及众将共谋破城良策,苦无办法。贾复下令取土填河进行强攻。先锋官岑 彭率先前去叫阵。董知道汉将勇猛,难以抵敌,仍将免战牌高悬。

董知道,堵乡地盘小,自己兵力弱,惟恐别人攻打他,整天就研究着城防守 备。准备了大量的滚木、石块等守城之物,训练了大批弓箭手,各个射技奇准。数 年的苦苦经营没有白费,使贾复损失了不少兵勇。天已至晚,贾复仍不下令收兵, 大怒道:“城中羽箭再多,我就不信没有用完的时候!”王常一看贾复要昼夜不停 地连续攻城,此种战法,虽然可能会收到奇效,毕竟会伤亡惨重。劝贾复道:“贾 帅,堵乡虽然险固,毕竟是个小城,董已被打怕了,龟缩城中,必定不能持久, 也不急在一时,总会有破敌良策的。”贾复方下令鸣金收兵。

攻不破城池,王常也是郁闷,回到帐中,令亲兵整了几个小菜,自斟自饮。虽 处攻伐前线,除当值将军外,贾复并未严格禁酒。王常正在喝着,却见贾复怀抱一 坛酒从帐外进来,边走边说:“王将军,好兴致,独自一人喝酒,闷也不闷?”王 常赶忙起身道:“你来的正好,我正觉得这酒越喝越没有滋味,咱们边喝边说如何?” 贾复道:“说什么?”王常道:“贾帅前来,莫不是要谈军中之事?”贾复道: “非也,今天是有私事想请教王将军。”王常道:“客气了,好说,好说。卫兵, 去,再整两样拿手菜上来!”贾复把带来的酒放到桌上,王常定睛一看:“咦?这 可是圣上赐你的御酒?”贾复道:“你的眼真刁。”王常道:“看来你所言之事难 度不小,恐不易办呢!”贾复道:“你别瞎琢磨了,没那么复杂。”王常道:“请 讲。”贾复道:“当年我在故乡求学之时,就闻过你的大名,知道你对武学有着不 凡的造诣。昨天,听到你对坚镡锤法的评论,当真如醍醐灌顶一般,我拍着脑袋问 自己,贾复啊贾复,你傻不傻啊,你现在守着王将军这个高人,不去登门求教,若 失之交臂,以后再没了机会,岂不后悔终生!”王常道:“这也太夸奖了,哪像你 说的如此,将军莫非是想让我从元氏县顺水河之战说起?”贾复闻听此言,心中大 惊,此人聪慧已至于斯,怪不得更始封其为知命侯,当真不同凡响。元氏县之战, 王常尚未归属,看来朝中许多事他早已了然于胸。于是忙不迭地点头。只听王常娓 娓道来:“据我所知,元氏县之战,将军小伤受了四、五处,左腹部受了两处重伤, 背部中了一箭。这背上一箭咱们今天就不去论它,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大 将军不惧万军,只怕寸铁,时常注重炼耳力和积累经验就行了。今天咱们只着重说 说左腹所中的两处枪伤。将军所持丈八蛇矛,定是左手在前,右手在后,当矛回撤 时,矛杆便退回至身体右侧,这时,右侧防护的就相当完善,而身体左侧就完全空 虚了。以将军的武艺,同时对付一两员大将是没有丝毫问题的。可是碰到群殴时, 就要操心了。其实,遇到这种情况,以将军神力,完全可以以一手持矛进行搏击, 另一只手完全可以随时腾出来进行防护。不知我所言妥否?”贾复听后大喜。其实 道理就这么简单,贾复听后茅塞顿开,实其,这种方法,自己过去也用过,只是没 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没把它当成一种至关重要的防护技能而已。贾复不住地称谢, 从此以后,贾复在战场之上再也未损得半丝半毫。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