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48回 收赤眉布施恩德 幸淯阳调兵遣将


却说邓禹整军出营,冯异在关上观战。逄安一看见邓禹,大喜,上前挑战。车 骑将军邓宏拍马而出,大战逄安。两人斗约三十回合,逄安诈败而逃,邓宏紧追不 舍。邓禹大旗一挥,汉军冲上前去。经好一阵厮杀,赤眉败逃,汉兵追杀不止,邓 禹却无收兵之意,冯异大惊,忙令鸣金收兵。锣声未起,汉兵已追至辎重车处,一 见满车的豆米,邓禹兵饥饿,一轰而上,哪管生熟,争相食之。生豆气味弥漫空中, 谁想车上只盖了薄薄一层豆米,下面全是引火之物。赤眉军见状反身杀回,乱施火 箭将辎重车点燃,邓禹军溃乱回逃,又将后队一万人马冲乱。逄安不失时机率领一 队快骑将邓禹及部分亲兵团团围住。邓晔、于匡不敢怠慢,冲向前来,去救邓禹。 无奈赤眉七、八员健将拼命抵挡,左突右冲,推进甚慢。眼睁睁看着被围的邓禹却 无法接近。冯异这一通后悔啊,悔的肠子都青了。大司徒也太贪功了。这战场上的 搏杀,是要以性命做赌注的。千不该万不该寻这份私情,让大司徒遭此险境。万一 有个什么闪失,自己则百死莫赎!眼看包围圈越来越小,冯异眼都急红了,大吼一 声,率兵出关冲入敌阵,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式,须臾间超过邓晔、于匡。一条长 枪毫无遮挡,全是杀招,霎时挑了敌人两员大将,豁开一条血路,向邓禹靠拢。逄 安一看,立即组织人马拦截。邓禹等人的压力顿时轻了许多,关诚奋力杀透重围, 护着邓禹、韩歆等人从东北方突围而去。突围者不过二十四骑,大司徒被围的护军 死伤殆尽。

冯异看到邓禹突围而去,反身而回,由于已杀入敌纵深处,一时难以撤离。邓 晔、于匡变为前面开路,冯异断后,杀不多时,冯异已被赤眉兵众冲偏了归途,和 前面无法连上。冯异无奈,只顾顺势而冲,不知不觉被裹到了回溪处。坐骑中箭倒 毙,冯异跌入回溪谷崖之中。虽然回溪壁陡峭,却是林木茂盛,冯异下落之时,被 树、藤挡了几挡,跌势缓了下来,冯异乃一员福将,竟落在一颗树杈之上。却也不 顾疼痛,慢慢顺枝而下,幸遇亲兵寻到,救回营中。

大司徒一行回到洛阳,邓禹、韩歆、关诚、邓宏入朝面圣。邓禹满脸羞惭,双 手托起大司徒印和梁侯印交还圣上。建武帝命只将大司徒印收下,仍将侯印归还邓 禹,任命邓禹为右将军,拜韩歆为沛郡太守。直到此时,邓禹也没有弄明白,建武 帝派他为西路军主帅,只让他挑选副将的真正用意。就是不想让他有足够的实力灭 更始、占长安。若不然,天下纷乱,王者林立,倘有人以大义责之,传檄文,竖大 旗,将何以相对?假赤眉灭更始,而已讨之,名正言顺,天下可定矣!关诚请命而 允之,乃虑危难之时,可保全也。建武帝乃为当世成熟的政治家,用意深远矣!建 武帝道:“邓爱卿,不必如此,你们功劳还是很大的吗?朝中上下都看的很明白, 你们辛苦了,先去休息一阵子,关诚就留在朕身边侍候朕,你们都跪安吧!”

右扶风赵匡将大批御寒衣物、粮、草等军需运至华阴,汉军欢声雷动,来的太 及时了,不仅解决了士兵的御寒问题,也不用过一日两餐的日子了。冯异下令炖肉, 令士兵们饱餐一顿。

由于天气寒冷,不利于厮杀,樊崇将赤眉军分成两营,即东营和西营。准备稳 稳住下,四处打粮,渡过严冬。

冯异见此情景,心下琢磨,圣上已织就大网,专侯鱼儿去撞,如果就这么空耗 着,总不是办法。不能让他们住稳了,得想办法将他们往前赶。于是不论昼夜,一 有机会,就派兵骚扰西营,摆弄的西营兵士吃不好,睡不稳,逄安大为光火。冯异 料到火候已到,决心和逄安大战一场。挑选五千精兵由于匡率领,换上赤眉军服, 左膊系白绳为记,将双眉染成赤色,预先潜伏于山林之处。嘱咐于匡,闻金而出, 杀入敌阵。然后号令全军,人人向前,个个争先,勇猛杀敌,闻金则进,闻鼓而退。 令邓晔率一万人马前去挑战。逄安早已按捺不住,也命一万人队迎敌。双方开展厮 杀,由于汉兵已肉食数日,精神抖擞,赤眉兵仍饥饿之旅,不多时便体力不支。逄 安又令一万人队出营援助,冯异也令汉兵增援。就这样,双方不断增兵,最终都倾 营而出,在渑池展开决战。双方杀的异常惨烈,相斗近两个时晨,战场上尸横累累, 双方已成苦斗状。正在这时,冯异下令鸣金,赤眉军闻听汉军鸣金,只道汉军收兵, 心中长出一口气,以为终于可以休息休息、喘口气了。谁知汉兵闻听鸣金,却个个 提足精神,猛杀猛砍,向前涌动,不禁失色。正在这时,忽见侧面山林中冲出一标 人马,正是赤眉军装束,只和自己一般,料是樊崇调东营人马来援,不禁欢呼,谁 知这标人马直冲入赤眉军中,见人便砍。赤眉军毫无还手之意,成片倒下,赤眉兵 大声喝道:“奶奶个熊,瞎眼了,自己人!”这时,赤眉军哪里还能辨的清哪是自 己人,顿时炸了窝。人人自卫,见身边面生之人,挥刀便砍,于匡喊:“汉兵百万 众杀来,投降吧,缴枪投降!”装扮成赤眉军的汉兵也跟着呐喊,大片赤眉军闻声 跪地,弃械而降。此景如同染源一般,赤眉士兵为了活命纷纷效仿。逄安一看,败 的一塌糊涂,只好保护家眷向东败退,冯异命汉兵全力追击,追至淆底。逄安和数 员健将护着少数家眷逃向东营,余下士兵和家眷八万余人,均做了汉兵俘虏。

冯异怕樊崇来援,迅速回撤两舍之外的旧营地安下营盘。

赤眉军遭此大败,樊崇无心回战,下令起营,沿官道向东南而去。

建武帝得知冯异大捷,以玺书赞异:“始虽垂翅回溪,终能奋翼渑池,可谓‘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方论功赏,以答大勋。”知赤眉往宜阳行进,建武帝决定 亲至前线,激励全军,不可使樊崇等漏网,欲毕其功于一役。于是,命大司农李通 扶助太子监国,和阴贵人带着铁源、关诚等文武官员赶赴宜阳汉营。

樊崇率十万赤眉大军行至宜阳,见汉军阻路,杏黄旗下,定是建武帝刘秀,放 眼望去,端的人海、旗浪。军容整齐、浩大,何止五、六十万。突然,身侧的熊耳 山上立起无数汉兵,樊崇仰天长叹:“这世上再也没有赤眉军了,这里就是赤眉的 归宿。”樊崇回首和刘盆子及众首领商议。刘盆子早已被骇的战战兢兢,哪里会有 什么主张。逄安自从入长安后连续受挫,打了两次大败仗,损兵近二十万,早已收 敛起往日的狂傲。徐宣、谢禄、杨音等也已明白,棋走到这里,是该结束了。但是 谁都不愿先提出那个“降”字,愣了半晌,仍无结果。汉兵们已经等的不耐烦,吴 汉令耿弇出阵索战。耿弇提马上前道:“战又不战,降又不降,尔等欲想咋的?” 樊崇已知,这样终非了局,现在不但赤眉士兵,就是众将军们也毫无战心,道: “陛下,众位弟兄们,面对现实吧,为了陛下,为了十余万弟兄的性命,我们已没 有别的选择,顺应是惟一的正途,不知你们意下如何?”逄安道:“可先问问刘秀 将如何对待我们,如条件苛刻,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徐宣道:“不如先派刘恭 前去问个明白。”樊崇点头。

刘恭催马出阵,来到建武帝马前,翻身下马,跪伏于地,曰:“盆子欲将众归 降,不知陛下何以待之?”建武帝曰:“待汝等不死耳!”刘恭回禀,樊崇道: “这便是极大的恩惠了。”盆子、樊崇、徐宣等三十余人肉袒而降。盆子献上传国 玉玺、七星宝剑。建武帝见到七星宝剑,知是伯升大哥旧物,不禁感慨万千。只见 赤眉士兵把枪械、盔甲堆积如山,等齐熊耳山。

建武帝问盆子曰:“盆子,汝知当死否?”盆子答道:“罪应当死,幸圣上怜 赦耳。”建武帝笑道:“此儿大黠,也难怪,宗室无痴者。”建武帝知道,赤眉归 降,系出无奈,实非本意,要从气势上压倒他们,使其不再反复。双目看着樊崇、 徐宣道:“卿等归降,无悔乎?不然,勒兵而战,决其胜负!”徐宣道:“臣等出 长安东都门,君臣计议,愿归命火德,百姓可以乐成,却难以图始,故不告众耳。 今日得降,犹去虎口,归慈母,诚欢诚喜,无所恨也。”建武帝曰:“卿诚然铁中 铮铮,庸中佼佼者也。”然后对众曰:“汝等大为无道,所过之处生灵涂炭,掠劫 一空,掘陵寝、溺井灶。然而,犹有三善:攻破城邑,几遍天下,本故夫妇无所易 改,一善也;立君能用宗室,二善也;余寇立君,迫急间,皆献其首级以为功,诸 卿以盆子完全以付朕,三善也。今令诸卿携妻、子居洛阳,赐宅一处,田二顷,未 得诏命,不得擅离洛阳。众兵士愿留下者,编入军中,等同汉兵,愿归乡者,发资 遣散归乡务农。”结果愿归乡者六成余,只有不足四成留下从军。

帝命冯异无须东来,即回长安主政。

建武帝怜惜盆子,使其住于广阳王府中,以为广阳王郎中,赏赐甚厚。后盆子 患眼疾,双目失明,未几年,死于洛阳。杨音在长安时对广阳王有恩,帝感之,赐 爵关内侯,常有厚赐。广阳王刘良更是对杨音爱护有加。而刘恭于入夏时为更始报 仇,买刺客,刺杀谢禄,自行下狱,帝赦而不诛。樊崇、逄安潜归山东寻董宪图旧 事,徐宣苦劝不住,半途二人被抓回,帝下令诛死。特许徐宣、杨音可归故里。二 人回乡后,老死于家中。

两支起义最早、反莽最坚决、声势最浩大、对新朝实施了沉重的打击,并最终 推翻了新朝统治、并先后立汉帝、主长安的绿林、赤眉军,在完成其历史使命后, 最终走向了几乎相同的命运。嗟乎,绿林!嗟乎,赤眉!

赤眉已灭,建武帝又去了一块大心病,国家的统一又向前迈了一大步。心中喜 悦,决定消灭北、东、南各地割据势力。派马武、刘隆、马成、王霸四将军先去汇 合盖延,任命盖延为主帅,马武为先锋攻打刘永。率数十万兵马御驾亲征,待平了 堵乡、淯阳,再做进一步的军事部署。

却说贾复等将围攻堵乡、淯阳,数月不克。忽闻圣上御驾亲征,率数十万大军 前来,个个心喜,摩拳擦掌,只等大军到后,发动攻击。岑彭道:“小小堵乡,围 攻数月不能见功,还要劳圣上亲征。愧也,作为臣子,遇难而无解,反倒把难事让 于圣上不成?贾帅,末将不才,愿率本部拼死攻打堵乡!”贾复道:“岑将军所责 甚是,众将军听令,全力攻打堵乡,定在圣上来到之前将它拿下!”

汉军顷营而出,猛烈攻打堵乡,董已知刘秀亲率数十万大军前来,又知候卒 前来相援的一万兵马悄无声息地返回淯阳,料势已孤危,不可独支,只好开城而降。

候卒对邓奉道:“将军,赤眉已亡,帝携数十万汉兵前来,车马一日不绝,徒 之奈何?”

邓奉道:“事已至此,惧有何用,明日出城迎战!”

第二天,邓奉见贾复、岑彭、坚镡、刘喜、耿植五支人马向淯阳奔来,远处似 有皇帝的伞盖缓缓向此移动。邓奉知不可躲,只好勒兵出城迎战。

岑彭最先赶到,出马挑战,候卒打马而出,只一合被岑彭砍于马下。邓奉挺抢 向前,欲战岑彭。岑彭道:“小子,不惧死乎?你放眼看看!”邓奉环视一周,见 岑彭、坚镡、刘喜、耿植人马已将自己扇面围定。岑彭喝道:“还不下马受缚!” 邓奉闻言只好下马而降。众将将其押至建武帝前,帝怜惜,欲赦之。岑彭、耿弇谏 道:“邓奉背恩反逆,以至劳师动众。朱祐见获,陛下亲至,犹不知悔,列阵相抗, 被困乃降,若不诛之,无以罚恶!”

帝纳言,命斩之。朱祐至帝前请罪,帝厚加慰赐,复建义大将军及爵位。然后 命将御马黄色“闪电”龙驹牵出,赠与朱祐,道:“朕知道你的黄骠马已伤,不能 再驰骋疆场了,这次出京,朕特意将‘闪电’带出,大将军怎能无宝马相配!”朱 祐感恩,忙叩头不止。岑彭将朱祐部众交还。

建武帝为了加快统一国家的进程,决定采取数面开花的策略,同时展开对南、 北、东各处割据势力的打击、平定。欲御驾亲征彭宠,大司徒司直伏堪上折谏曰: “臣闻文王受命而征伐夷国,必先询之同姓,然后谋与群臣,加占蓍龟,以定行事, 故谋则成,卜则吉,战则胜。其诗曰:‘帝谓文王,询尔仇方,同尔弟兄,以尔钩 援,与尔临冲,以伐崇庸。’崇国守城,先退后伐,所以重人命,挨时而动,故三 分天下而有其二。陛下承大乱之极,受命而帝,兴明祖宗,以平众逆。而灭檀乡、 制五校、降铜马、破赤眉、诛邓奉之属,不为无功。今京师空匮,自用不足,未能 服近而先事边处,且渔阳之地,逼接北狄,黠虏困迫,必求其助。又今所过县邑, 尤为困乏。种麦之家,多在城郭,闻官兵将至,当已收之矣。大军远涉两千余里, 士马疲劳,转粮艰阻。今兖、豫、青、冀、中国之都,而寇贼纵横,未及从化。渔 阳以东,本备边塞,地接外虏,贡税微薄。安平之时,尚资内郡,况今荒耗。岂足 先图?百姓恐惧,诚臣之所惑也。复愿远贤文王重兵博谋,近思征伐前后之宜,顾 问有司,使报愚诚,采其所长,择之圣虑,以中土为忧念。”

建武帝看完伏湛的奏折,遂罢亲征。乃亲自调兵遣将:拜岑彭为征南大将军, 率藏宫、付俊、越骑将军刘宏南征秦丰;命大司马吴汉携杜茂、陈俊会盖延共伐刘 永;命征虏将军祭遵率朱祐、骁骑将军刘喜北征,先剿张丰,后灭彭宠。将密令交 于祭遵,命破渔阳后即观之。

各路大军依次出发后,建武帝和阴贵人带着铁源、耿弇、关诚及文武官员回舂 陵祭祖。大礼已毕,帝命耿弇率兵北上,合上谷之兵,攻打渔阳。耿弇思之,帝初 发兵击王郎,上谷、渔阳同出兵相助,如今自己和寇恂、景丹及渔阳的吴汉、盖延、 王梁均已身居要职,功名显赫。彭宠自持功高,恨未得封王、封公,爵位均不及原 手下,忿忿不平而反。父亲和彭宠同功,也未见加封,虽然父亲不争什么,但上谷、 渔阳素有来往,渔阳反叛,上谷虽然自保,却是涉嫌。别人也许会认为,父亲未反 者,乃顾虑自己在帝侧也。想到此,耿弇哪还敢率兵回上谷。对帝言,请与祭征虏 易职,率兵攻打张丰。请允许三弟耿国入朝侍奉陛下!帝闻听其言,尽知其意,并 未言语。乃亲写诏书曰:“将军举宗为国,功效尤著,何嫌何疑,而欲求征?”

耿弇辞帝前要求道:“灭彭宠后,臣愿东攻张步,以平齐地。”帝曰:“伯昭 伐齐,朕无忧矣!”

耿弇怀纳诏书,率军北行。耿况接到耿弇家书,派三子耿国入朝侍君。建武帝 进封耿况为隃糜侯,任耿国为声射校尉。

耿弇走后,帝迁侍中庞萌为平狄将军,拨给两千人马会同盖延,共击刘永。庞 萌,山阳人,早年投身下江,更始立,拜为冀州牧,后随谢躬击王郎,谢躬亡,归 刘秀。庞萌为人谦恭,做事有板有眼,帝常嘉之,誉曰:“可托六尺之孤,寄百里 之命。”极为信赖。

帝安排完军务,派人请舅父一家入京,拜樊宏光禄大夫。

祭遵率兵一路北上,昼夜兼程,可谓兵贵神速,率先抵达涿郡。略做休整,于 后半夜全军饱食后,马裹蹄、人衔枚,于黎明时悄悄摸至涿郡城下,突然发动攻击。 城中之兵尚在睡梦中,城门便被攻破,城中一时大乱。张丰仓忙出逃,被功曹孟宏 擒获。祭遵痛斥之:“张丰,汝蒙圣上信任,委以大郡,不思报国,反受彭宠妖言 蛊惑,举城反叛,今日被擒,当行国法,汝有何言?”张丰忙道:“征虏大将军, 我实有话说。”祭遵道:“讲来!”张丰忙将膊上彩囊解下,取出石块道:“我有 奇石,内藏玺石,天命如此。”祭遵道:“别说一块破石头,就是你手上真有玉玺, 今日我也要收缴,那是你能拥有的东西吗?”命手下将石砸开,只是碎石而已。张 丰观之,始知被骗,道:“死无悔也!”祭遵下令斩之。

朱祐、刘喜先后赶到,祭遵请朱祐坐镇涿郡,命刘喜攻占阳乡,自己率兵攻打 良乡。

却说彭宠获知涿郡已失,张丰被杀,良乡、阳乡也相继失守。派使者送美女、 珠宝至匈奴,请单于出兵帮助收复阳乡。单于派二位番王和左南将军率兵五千南下 汇合彭纯围攻阳乡。上谷太守耿况知阳乡被困,派次子耿舒率五千突骑兵前去救援。 耿舒从后军杀入彭纯大营,彭纯知耿舒骁勇难敌,溃逃至匈奴营地。两番王欺耿舒 年少,让过彭纯兵,亲自迎战,被耿舒手中方天画戟次递挑死马下。左南将军上前 厮杀,大败而回,只好率兵退回匈奴境内。彭纯势孤,只好退回渔阳城中,龟缩不 出。耿舒顺势攻拔军都。

战局发展的异常顺利,上谷、阳乡、军都、良乡、涿郡五处兵马将渔阳围定。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