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49回 伐刘永盖延统兵 派使节伏隆离京


却说秦丰南郡邔县人,公元二十一年始起兵反莽,赤眉东进后,发兵占据黎丘、 邓县、黄邮、山都、宣城等十余县,自号:楚黎王,都黎丘。

得知汉兵来,乃亲自部署,派大将军蔡宏接管地处最前沿的邓县,国相赵京镇 守宣城,大将张康驻兵蔡阳,张扬屯兵阿头山。

征南大将军岑彭率兵南下,藏宫请为先锋,直达黄邮。黄邮县弱,藏宫立夺之, 继续推进,兵到邓县,蔡宏亲自率兵出城迎战。却被藏宫连斩了数员战将,大将蔡 宏仍不知厉害,上前来战,却不知藏宫一杆鬼头大刀真有神鬼莫测之机。一交手便 被杀了个手忙脚乱,五六合后,头盔被藏宫一刀砍落。蔡宏身为大将,身法自是灵 便,急忙一缩头,捡回了一条命,大呼:“厉害!”逃回阵营,忙令鸣金,退回城 中。藏宫部下只将那些腿脚慢的不足百人捕获。

武安王延岑前来助战,藏宫正嫌杀的不过瘾,单人独骑冲过去,只十几个回合, 便将延岑大将张成斩落马下。延岑亲自来敌,不过二十余招便败阵而回。此时藏宫 部众杀来,延岑军胆气已丧,溃败而逃。

秦丰、延岑知汉军勇猛难敌,通知山都、邓邑等城,闭营不出。岑彭攻之,月 余不破。

来歙与刘嘉同抵洛阳,入宫面圣,建武帝亲自出殿迎之。二人跪地叩首:“臣 恭请圣安。”建武帝忙道:“平身,平身。”亲自搀扶起二人,左手握着来歙,右 手拉着刘嘉,进入书房,三人落座后建武帝道:“路上没遇到什么麻烦吧?”来歙 道:“一路平安,地方多有邀请,我俩急于赶路,一切都免了。”建武帝又道: “咱们可有些年未见了。”来歙道:“可不是,自陛下和伯升起兵,也有四五年了, 当时我出远门,未接到通知,返回时才知道。得,家也回不去了,逃呗。谁知也未 逃脱,被投入狱中,亏得多方打点,侥幸活得性命,只好流落他乡。后入更始朝为 吏,假病以辞。谁知这几年,时世变迁竟如此之大,只痛心伯升、子丰却……。” 刘嘉道:“是啊,当时他们将我外派带兵,也是一计啊。后来得知陛下只身回宛城, 真是担心,可也无力相帮啊。”建武帝道:“都过去了,别太难受了。”然后看着 刘嘉道:“皇兄,贾复、陈俊二将用起来可真是顺手啊。你们都是从长安来,对那 里的情况比较熟悉,谈一谈。”

来歙道:“那里的情况,陛下都已经知道,除了零星几处小的割据势力,共有 五种力量并存。征西将军统领的汉兵、窦融、芦芳、隗嚣、公孙述。窦融占据河西, 据臣所知,其心向汉。隗嚣初始以应汉而起兵,邓禹代朝廷封其西州大将军,隗嚣 也已接受。只是隗嚣其人比较复杂、多面孔,尚需陛下晓以利害,多加安抚。芦芳 处地紧接匈奴,颇具野心,不过处在窦融、隗嚣两势力夹裹之间,一时难有大的作 为。这样一来就可清楚地看到,最大的难点就在于成都的公孙述,特别是今年赤眉 撤离长安后,公孙述数次派兵北犯,都被冯异打了回去。依臣之见,如果做好隗嚣 的工作,西方政局即可稳定,陛下则可专事东方。”

刘嘉道:“隗嚣其人貌似爱才,又礼贤下士,伪外顺众望,则实俱异心。其内 心歹毒,卖亲求荣,使其亲叔父及兄长均死于非命。我闻他曾派张玄游说窦融曰: ‘方今天下之势,合该更迭,更始已成,转复亡灭,此一姓不再兴之佐证也。今既 有所主,便相至属,一旦拘制,自令失柄,后有危殆,虽悔无及。现豪杰竟逐,雌 雄未决,当各据其土宇,与陇、蜀合纵,高可以为六国,下不失尉佗,独立一方。 ’被窦融拒绝。可见隗嚣绝非善类,其心可见一斑。”

建武帝道:“人心不足蛇吞象,但凡有些实力、占据一片地域,便想称王称帝, 图虚名,忘天罚,这就是纷乱无序,难以统一的重要原因。但汉室天下是必须要统 一的,就目前的情况看,公孙述、芦芳、隗嚣之流,地处边陲,路途遥远,国之主 力正在东方攻伐,腾不出手来,一时难以顾及。芦芳、隗嚣的情况又和公孙述大有 区别,你拉一拉他,也许就会归顺,最起码可暂时消停。如果你推一推,他们必然 会走向反面。”

来歙道:“陛下,臣与隗嚣素有交情,愿请圣命前去会他,隗嚣如得诏命,必 会思量清楚,公孙述虽再次拉拢,必不相附,公孙述势单矣。西方若稳,陛下可专 主东方征伐。”

建武帝喜,曰:“如此甚好,联陇制蜀,西和东攻,朕修书一封交于你。”拜 来歙为太中大夫,刘嘉为千乘太守(建武十三年封顺阳侯)。半月之后,来歙始西 行。至陇西,见隗嚣,寒暄后,来歙将圣书请出,隗嚣并无跪接,展开阅之:“慕 乐德义,思相结纳。昔文王三分,犹事服殷。但驽马钝刀,不可强扶。数蒙伯乐一 顾之价,而苍蝇之飞,不过数步,即讬骥尾,得以绝群。隔于盗贼,声间不数。将 军操持款款,扶倾救危,南距公孙之兵,北御羌胡之乱,是以冯异西征,得以数千 百人踯躅三辅。微将军之助,则咸阳已为他人擒矣。今关东寇贼,往往屯聚,志务 广远,多所不暇,未能观兵成都,与子都角力。如今子阳到汉中、三辅,愿因将军 兵马,鼓旗相当,倘肯如言,蒙天之福,即智士计功割地之秋也。管仲曰:生我者 父母,成我者鲍子。自今以后手书相闻,忽用旁人解构之言。”

隗嚣初看圣书时,面容略显严峻,可是,越往后看,眉头越是舒展。看来皇上 是很看重自己的,誉为辅佐之能臣,这样就好,先就这么着吧,就目前而言,能够 联接洛阳在陇西安身立命,也就可以了。于是,令设宴款待来歙。席间,正逢公孙 述再次派使者前来,拜隗嚣大司空,授伏安王爵位。隗嚣大怒:“也不撒泡尿照照 自己,他哪里有资格授我爵位!来人,将来使推出斩首示众!”

公孙述闻隗嚣杀了使者,怒不可遏:“卖亲佞贼,胆敢如此!”下旨:发三路 大军攻打隗嚣。隗嚣、冯异出兵迎敌,杀的公孙述三路大军大败逃回。

却说虎牙大将军盖延,自和耿弇杀败延岑后,接到圣旨,带领陈留人苏茂为先 头部队攻打刘永。

刘永,梁都睢阳人,梁孝王八世孙也。传国至父刘立,因刘立与汉平帝外家卫 氏相亲厚,卫家垮后,刘立被王莽所诛,家始败落。更始迁都洛阳,刘永做为刘氏 宗族,率先朝拜,被封为梁王。刘永回到睢阳后,认为更始及朝中文武,皆一斑庸 人,虽一时成事,但不具备治理天下的才能,终难成命。于是招兵买马,占据青、 兖、徐三州境内二十八城,拒绝更始朝命,宣布独立。

建武元年十月,刘永在睢阳称帝,拜弟刘防为护国大将军,弟刘少公为御史大 夫,庆吾为大将军,沛人周建为御史中丞,遣使拜赤眉留守渠帅董宪为翼汉大将军, 拜张步为辅汉大将军,忠节侯,拜西防县渠帅山阳人佼强为横行将军。设置文武百 官,专据东方。

盖延、苏茂率兵克襄邑、拔麻乡。盖延分兵一半令苏茂据守麻乡,自己都襄邑。 旬日后接得情报,言苏茂强宿民女,扰乱县府后室,县民愤怒。盖延震怒:“兔崽 子,贼性不改。”亲自作书痛责之。苏茂大恐,率兵反叛,弃麻乡而走,来到淮阳 城外,太守潘骞不知苏茂已反,开城迎接,被苏茂所杀。苏茂占据淮阳,派使向刘 永称臣。刘永了解情况后,大喜。拜苏茂为大司马,封淮阳王。

盖延逼反了苏茂,也深为后悔,看来并未处置恰当,本欲率兵攻之,兵力又不 足用,只好写奏折向皇上报急。

马武、王霸、马成、刘隆率兵到达襄邑,盖延和四将军共议灭苏茂之事。马武 道:“大将军,擒贼当先擒王,灭了刘永,可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灭苏茂那是 迟早的事。”王霸、马成、刘隆都赞成马武之议。于是盖延决定,首先攻打睢阳。

刘永知盖延来攻城,派周建出城迎敌。双方摆开战场,刘隆率先杀出。好一个 刘隆,那也是经刘縯、刘稷调教过的,堪称高手,双方通报姓名后,战在一处,直 斗过三十余合,这边惹恼了一位。马武一看刘隆战周建不下,一声令下,率本队冲 出,直奔周建后队。马武何等神武,手下弟兄被训练的个个如狼似虎,冲入阵中, 一阵猛砍猛杀,周建阵营顿时溃乱。周建虚晃一刀,弃了刘隆来战马武,被乱军冲 的无法前行,只好跟着溃兵落荒而逃。马武追杀一阵,收兵而回。

五路大军将睢阳团团围定,猛攻猛打。刘永坚守不出,双方鏖战近半月,均损 失不少兵卒。可刘永并无外援相救,董宪、张步虽接受拜封,却原本不是自己属下。 睢阳告急,却不见来援,苏茂被吴汉围于淮阳,尚在苦战,睢阳城中兵卒死伤一个 便少一个,如何是好。

半夜时分,刘防进入宫中,急叫道:“陛下,盖延兵众已大批攻上城墙,睢阳 危矣,不如弃之,可暂退保湖陵。”刘永从梦中惊醒,张慌失措,在刘防、庆吾、 佼强等保护下,出东门,拼死杀开一条血路,逃往湖陵,却不见三弟少公。盖延率 汉兵尾追刘永至湖陵将城围住,继续攻打。

却说刘永的三弟御史大夫刘少公,正积极组织防守,得知城西大批汉军涌上城 墙,火速来援。汉兵虽然攻上城墙,却终于无法攻入城中。被刘少公指挥士兵将汉 军打落城下,却不知两位兄长因恐惧弃城而逃。眼看着城外汉兵撤围后向东而去, 这莫不是盖延使的什么计策?正在纳闷,属下来报,才知道两位兄长已从东门出城, 怪不得汉兵东去,原来是为了追赶兄长。大哥、二哥也真是的,这睢阳不是好好的 吗?命属下打探皇上何处落脚。

刘少公得知两位兄长在湖陵,道:“湖陵哪有睢阳坚固,怎可持久?亲书一信, 命手下得力之人潜至湖陵,将信射入城中。

刘永得到信后,见是三弟亲笔,知睢阳未失,大喜,遂准备停当,依约而行。 半夜时分,忽听汉营大乱,知三弟亲自来接,带兵杀出城来。汉兵猝不及防,抵挡 不住里应外合的攻势,刘永等人被接回睢阳。

盖延败了一阵,走了刘永,大怒,又率兵追到睢阳,复将城围住。

却说大司马吴汉奉圣命率杜茂、陈俊支援盖延,行军途中,见盖延信使,拦住 询问,得知苏茂已反,派人告知盖延,自己率兵前去攻打苏茂。

吴汉率兵来到淮阳城下,让苏茂前来答话,苏茂不采,于是吴汉下令攻城。汉 兵们将数十架云梯搭上城墙,举盾防护,开始攻城。

随苏茂反叛的部队,大多数原是汉兵,见大司马亲自前来,数日后,瞅准机会, 将城门打开,吴汉指挥汉兵涌入城中。

苏茂知城门已失,汉兵已进入城中,匆忙带原手下五千余众投广乐而去。

平狄将军庞萌率两千人马来到盖延大营。盖延知庞萌乃圣上近臣,圣上对其极 为信任,况且年龄又长,亲自出帐迎接,以示礼敬,并设宴款待,道:“庞将军前 来,圣上可有旨与延?”庞萌道:“盖将军,圣上派我前来,督促之意则甚为明了。” 盖延道:“是,庞将军前来再好不过了。”于是将围攻刘永及大司马攻打苏茂的战 况,略加详细地告诉庞萌,又接着道:“睢阳坚固,非短时可破,大军都留于此, 无用武之地,我打算派马武、王霸、马成分兵三路,扫平彭城、扶阳、杼秋、萧邑 等地,庞将军看如何?”庞萌道:“甚好。”

翌日,三路大军出发。刘永知围城松懈,命使者潜出城谋求外援。

洛阳城中,建武帝迁太中大夫伏隆为光禄大夫,执节北行,有权拜置令长以下 官员。张步、董宪愿归,可拜张步东莱太守一职,拜董宪为东海太守。伏隆亲书檄 文,派属下先行,送达沿途各郡县,檄文曰:“乃者,猾巨王莽杀帝盗位。宗室兴 兵,除乱诛莽,故群下推立圣公,以主宗庙。而任用贼臣,杀戮贤民,三王作乱, 盗贼纵横,忤逆天心,卒为赤眉所害。皇天祐汉,圣哲应期,圣上神武奋发,以少 制众。故寻、邑以百万之军,溃散于昆阳,王郎以全赵之师,土崩于邯郸,大彤、 高湖望旗消靡,铁胫、五校莫不摧破。梁王刘永,幸以宗室属籍,爵为王位,不知 厌足,自求祸弃,遂封爵牧守,造为诈逆。今虎牙大将军屯营十万,围定睢阳。刘 永已成困兽,此诸属所闻也。不先自图,后悔何及。”

伏隆一队人马一路向东北而行,进入青州地界,各县官员倒也热情接待,只是 一提归汉之事,便都吞吞吐吐,具有难言之隐。属下吏对伏隆道:“大人,他们都 在观望,此事明摆着。他们迎接大人入城,又是盛情款待,又是讨好巴结,就说明 他们心里是愿意归顺的。他们知道汉朝强大,圣上是铁了心要恢复高祖统一之大业, 可是让他们现在就归顺,却还不到时候。你想,他们反叛张步,张步能饶得了他们 吗?汉兵虽众,可一时也腾不出手来,祭遵、耿弇虽离的近,可正忙渔阳事物,如 果张步真的派兵打他们,那他们可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连哭天抹泪的地方都 难寻到,现在只有两种情况出现,他们才会归降。一是张步率先归降;二是灭了张 步。”

伏隆道:“不错,看来情况确实如此,也罢,我们就直接去见张步好了。”

伏隆等一路东行,到此时,只有苦劳,没有功劳,心情沉重,闷闷不乐。正行 之间,有一队人马拦头迎接,为首之人下马施礼:“伏大夫辛苦,我奉古渠帅之命, 前来迎接大夫,请随我行!”

伏隆一听,大吃一惊:“你是获索渠帅古师郎部下?”

来人道:“正是,渠帅有请大夫。”

事已至此,怕也没用,此次北行,干的就是冒险的差事,既来之则安之,管他 什么狮,什么狼,只有硬着头皮相见了。想到此,道:“好,请将军带路。”古师 郎已经安排好盛宴,请伏隆上坐。伏隆稍作谦让,见古师郎执意请自己坐首座,便 不再客气,坦然入座。古师郎对席而坐,三巡酒后,道:“伏大夫此来可有收获?” 伏隆道:“这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我不过先行铺路而已。”古师郎道:“伏大夫, 我是个粗人,说话喜欢直来直去,想我纵横齐地七、八年,大大小小的仗也打了数 十次,其中有得也有失,我年纪也大了,不想再折腾了,也该寻个归宿了。现在, 天下大势我也看的清楚了,这天下最终是要归于建武皇帝的。我不像那些小县城们, 城中兵丁稀少,怕张步,我可不怕,我从今天开始,脱离渔阳,归顺汉朝,不知建 武帝能纳否?”

伏隆听后大喜,这次北上,根本就没有他古师郎什么事,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 无心插柳柳成荫,这真是送给自己的一份大礼。道:“古渠帅真乃明白人,此选择 聪明之极,太正确了,我先替皇上高兴,也先替圣上接受了。只是,我此次奉圣命 为使,只有拜署令长以下官员的权利,这显然不适合你,你先在此安顿,等我回京 面呈皇上,再行定夺,你看如何?”古师郎道:“好,就这么着吧。”

伏隆来到剧县张步驻地。

张步,字文公,琅邪不其人,公元二十三年六月闻汉兵昆阳大捷,灭王莽新兵 百万。于是,和大弟张蓝,二弟张弘,三弟张寿及数豪杰共谋,聚乡众数千人起义, 攻占左近数县,自称五威将军。

更始立,拜王闳为琅邪太守。王闳者,王莽叔父平阿侯王谭之子,其果敢严厉, 倾朝俱闻。汉哀帝时拜为中常侍,哀帝临崩时,将传国玉玺密付大司马董贤,告之 曰:“国无嗣主,卿妥善保管,不可轻易与人。”哀帝驾崩后,宫中遍寻玉玺而不 见,有人密告王闳,哀帝驾崩前曾将大司马董贤召入宫中。王闳禀告太后,太后命 夺之。

王闳仗剑亲至大司马府,手指董贤厉声道:“宫车晏驾,国嗣未立,公受恩深 重,当俯伏号泣,何事久持玺绶,以待祸至也!”董贤大惧,只好将玉玺交出。王 莽篡位后,也忌惮从弟王闳,刘信败逃,翟义亡后,拜其为东郡太守。更始立,王 闳以东郡三十余万户归降更始。更始拜其为琅邪太守。王闳至琅邪赴任,张步拒之 不纳,王闳大怒,作檄遍传齐地。有六县响应,王闳遂得数千众,和张步开战,双 方互有胜负,相持不下。及更始败,刘永称帝,拜张步为辅汉大将军,忠节侯,张 步的势力迅猛扩大,而王闳的兵勇大批散逃。此时的王闳已无所适从,乃独自一人 执剑来见张步。张步列阵以待,双目圆睁,怒视王闳道:“步有何过?君先前攻之 甚乎?”王闳道:“我为太守,奉命守疆护民,而文公拥兵相拒,闳乃攻城讨贼, 何言太甚!”张步闻言,嘿然良久,再三顿首,撤去兵阵,设酒相迎,待之以上宾 之礼,请王闳共掌郡事,王闳始留张步处。

伏隆与张步相见,以良言相劝,王闳及张步的三个弟弟、属下费邑也认为弃刘 永而归刘秀才是正确的选择。现在有使前来,正是机会,张步思索良久,方始同意 归汉。伏隆宣旨,拜张步为东莱太守。宣诏完毕,伏隆见张步面上露出不予之色, 知其对所封官职不满意,劝道:“太守一职,为朝廷地方大员,集军政大权于一身, 为国镇疆、守土、保民,职位是何等重要,非圣上信任,不足居此位。像寇恂、任 光、耿纯、李忠、铫期等无不是将军出身,而出任太守一职。像邓晨,那可是皇亲 国戚,自幼和圣上亲厚,现任中山太守。刘嘉,更始朝的汉中王,皇上自幼一同长 大的兄弟,现在也封为青州千乘郡太守。再说,东莱郡所辖一十二县。……”

张步听到这里,一挥手打断伏隆的话道:“伏大夫你先回馆驿歇着,容我和属 下们商量商量再做道理。”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