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50回 说张步伏隆殉国 离睢阳刘永毙命


却说这时,刘永使者快马赶到,宣诏:“封张步为齐王,封董宪为西海王。”

张步安排使者就在府中休息,不使与伏隆会面。然后对大家道:“刘永出手就 是不凡,比刘秀强多了。如果封个大将军、侯爵什么的,我也就认了,且!只封个 太守。太守一职有什么好当的,为他保疆守土,就在这巴掌大的一片地方混,封我 太守,那该封你们什么官呢?”

张步派人去馆驿告诉伏隆,请他来见,如果刘秀拜其王爵,授大将军职,即杀 刘永使者而归汉。

伏隆闻此言,知情况严重,即写一书信,交于从吏,道:“张步贪刘永王爵, 必拒皇诏,事急矣,你善藏此信,带众人即刻出城,立即回洛阳奏明圣上。”

从吏道:“凶险已至,大人不如立即撤离。”

伏隆道:“我为使者,职能所系,没有不做最后努力的道理。我当去见张步, 进行最后的规劝,如果我们同走,那么谁也走不了,消息无法及时送出。”

属下走后,伏隆不慌不忙,认真梳洗打扮一番,踱着方步来见张步。

张步道:“伏大人,怎么样,我说的条件,你考虑的如何?”

伏隆道:“智者,善于审时度势,你心中一定清楚,刘永非但不能最终成事, 其覆灭就在眼前,而天下最终是要归于建武王朝的。高祖曾与天下约,非刘姓不王, 更始悖高祖之约,分封了十四位异性王,到头来,存有几王?活着的还称王否?奈 何非欲弃明及暗,附逆哉!”

张步道:“未必,战国时,纷乱之世也,立国者众矣。数百年间虽互有攻伐, 最终余七,先后成就春秋五霸,今世道仿前,谁能最终成事,未可断言也。我观大 夫,人才也,也须审时度势,留下来助我如何?”

伏隆哈哈大笑道:“我为圣君使节,心中只有圣命,我以大义告知,你却执迷 不悟,终将自作自受,我即刻动身前往东海郡,告辞了。”

张步喝道:“站住,有道是,听人劝,吃饱饭,你即不愿留下,左右,给我拿 下了。”刀斧手拥上,将伏隆捆住,张步又道:“先押入牢中,费将军,你带人到 馆驿,将伏隆随从统统抓捕,也投入大牢!”

费邑回来后报:“伏隆手下均已潜逃,我追出城后,已了无踪迹。”

张步道:“伏隆心思缜密,见机何等之快,人才啊,可惜不为我用。”

第二天,在刘永使节的督促下,为了表示效忠刘永,和刘秀一刀两断,张步下 令将伏隆杀害于狱中。

建武帝读着伏隆书信:“臣隆奉使无状,受执凶逆,料为困囚,授命不顾。又 吏人知步反畔,心不附之,愿以时进兵,无以臣隆为念。臣隆得生到阙庭,受诛有 司,此其大愿;若令没身寇手,以父母昆弟长累陛下。陛下与皇后、太子永享万国, 与天无极。”

建武帝知伏隆为国事捐躯,以死铭志,不禁嗟嘘,召司直伏湛入宫,以书示湛, 曰:“古有苏武,今有伏隆,朕痛惜之。”伏湛泣曰:“隆以身殉国,死得其所。” 建武帝命将大司徒印取出,授于伏湛,封为阳都侯。伏湛泣拜而去。建武帝下诏: 封古师郎为立义将军,齐郡太守职。

又过了几日,大司农李通入宫见帝,禀道:“陛下,臣得到快报,陕人苏况挟 部众而反,攻破弘农郡,太守被押入狱。”建武帝道:“苏况,莫不是景丹原属下?” 李通道:“臣已查过了,正是。”帝道:“可让景丹走一趟。”李通道:“骠骑大 将军正在病中。”帝道:“朕知道,病的时间也不短了,你代表朕前去探望探望, 如无大碍,就令他前去,就从京几驻军中调一队给他。对了,给他准备一驾大车, 马骑累了,就乘车。”李通道:“喏,臣这就去。”

景丹闻李通代圣上前来探望,强打精神,撑起病体迎接。知圣谕令他赴弘农收 苏况,不敢违命,坐车赶往弘农,在路上颠簸十余日,病情加重,与世长辞。

苏况得知景丹死于途中,仰天长啸:“是我害死了骠骑大将军!”亲入狱中请 出太守,对众人道:“我一时糊涂,铸成大错,尔等听了,今将大权交于太守,至 今往后,永为汉民。”说完刎颈而亡。

建武帝闻景丹病故于途,深痛难已,封其子景尚为余吾侯。

大司马吴汉派陈俊、杜茂率兵先行围攻广乐。数日后,安顿好淮阳事宜,率三 千卫队赶往广乐。忽然探马来报:“不知何处人马,有三万余人,如潮水般涌来!” 吴汉大惊,忙列阵以待。原来是周建自睢阳城外被刘隆、马武杀败,无法入城,逃 往别处,纠集三万余人回救睢阳,得知苏茂失淮阳,退入广乐,率兵来救,却正碰 上吴汉。周建忙勒兵布阵,双方通名后,周建知是汉大司马,不禁大乐。吴汉只有 三千人马,己兵比他多十倍有余,道:“吴汉,相请不如偶遇。”然后用手指指天, 又指指地,复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哈哈,你的冥龄就从 今日算起!”吴汉道:“小子,今日风可刮的不小,当心折了舌头,放马过来,比 一比谁的刀快!”两人夹马前冲,战在一起,斗了四十余合,周建抵敌不住,败下 阵去。吴汉已杀的性起,哪里肯舍,大喝一声,拍马赶去。看看赶上,挥刀便砍, 不料赶的太急,战马忽失前蹄,将吴汉掀翻落马。周建闻声,回头一看,大喜,急 回马,一刀劈下,吴汉左膝盖骨已跌歪一旁,情急之下,却也无法站起,幸好大刀 未丢,举刀遮挡,亲兵们一拥而上将吴汉救起。周建大刀一挥,众兵上前厮杀,护 兵们虽然个个矫健,却也难抵周建兵众。吴汉已不能骑马,只好由亲兵背着节节败 退。眼看苦撑不住,却见远处尘土飞扬,有大队人马杀来。原来陈俊、杜茂接到探 马飞报,料是大司马遭遇敌兵,不敢怠慢,遂放弃围攻广乐,率兵来救。真乃救的 及时,若再晚半个时辰,一切就很难说了,大司马的护军只剩不足两千人,其中半 数带伤。

陈俊、杜茂护着吴汉回到淮阳城中,吴汉卧榻医伤,无法起身,汉兵们只好闭 城自守,高悬免战牌。周建、苏茂天天在城外叫阵,吴汉下令不可出城交战。苏茂 被汉兵围攻已经多日,从淮阳追到广乐,眼看着快守不住了,不料竟出现此种变化, 不但解了围,自己反过来攻打淮阳,将一肚子的憋屈,变成了扬眉吐气。

过了七日,杜茂实在憋不住,对陈俊道:“敌兵天天叫骂,是可忍孰不可忍!” 陈俊道:“大司马伤重,短时难愈,我前去探望。”陈俊来到吴汉床前,询问军中 郎中,郎中回道:“伤筋动骨,非百日不可痊愈。”吴汉一听,腾的坐起,道: “百日之期,谁能耽搁的起!郎中,烦你把膝盖裹实了。”郎中道:“已经裹的够 实了。”吴汉道:“烦你再加固加固。”等郎中忙完了,吴汉竟站起身来,虽然感 觉剧痛,却已可以咬牙忍住,试着挪动,竟能行走,大喜,令陈俊召集部将们来商 议军情。等到齐后,吴汉道:“众位将军,我的伤已经好多了,你们无须担心,我 观周建兵马,排列散乱,绝非训练有素的部队,定是以纠集的群盗为主,其胜不能 相让,败不能相救,非仗节死义之士。此乃建功封侯之时,诸君努力!明日开城迎 敌!”然后点将道:“杜茂!”杜茂跨前一步道:“末将在!”吴汉道:“你率本 部于后半夜悄然出城,绕至敌后,发动攻击!”杜茂道:“遵令!”吴汉又道: “黄头、吴阿!”二人道:“末将听令!”吴汉道:“你二人率三千铁骑,于明日 拂晓,整装待发,见我帅旗挥动,驰马杀敌!”二人道:“得令。”

第二天早上,吴汉、陈俊开门而出,周建、苏茂之兵已叫骂多日,不见汉兵出 城。此时许多人席地而坐甚至还有躺倒睡觉的,见汉兵突然出城,慌忙站起。吴汉 也没料到敌兵竟如此散懒,更未料到周建、苏茂竟然如此放纵部下,本来还想先战 一阵子,等杜茂有了动静再令骑兵冲杀。现在看来,这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此时 不杀,更待何时!忙令挥动帅旗,自己和陈俊率领汉兵冲杀过去。陈俊早憋了满腔 怒火,挥动两柄铜锏,直打的无数脑袋开花。黄头、吴阿率三千铁骑冲入敌阵,一 通暴砍,加之杜茂大军从敌后杀到,直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哀嚎声不绝于耳。 周建、苏茂和败兵逃回广乐城,追杀的汉兵尾随入城,周建、苏茂只好贯穿广乐城, 逃到睢阳,投奔主子刘永。

吴汉留陈俊、杜茂守广乐,自率兵往睢阳,以助盖延。

刘永在城门楼上看见周建率数千人马来睢阳,以为其在广乐得胜而归,大喜, 急率众开城门迎入,二人跪拜于地,哭诉战败情形。刘永亲扶起二人,却也伤感不 已。苏茂投靠刘永,今始见主子摸样。

第二天吴汉率兵赶到,盖延获知大司马左膝摔伤,强按吴汉卧床医治。

盖延组织汉兵攻打睢阳,又过了两个多月,仍不能克。此时已至建武三年九月, 大司马吴汉的骨伤已经好多了,盖延、庞萌、刘隆来见吴汉,盖延道:“大司马, 睢阳坚固,且城中兵多,一时难以攻克,若将其牢牢围住,兵力明显不足。马武、 王霸、马成三路兵马已攻克彭城、扶阳、抒秋、萧邑等地,而薛城,由于有鲁郡太 守梁丘寿亲自镇守,最费时日,我刚得到战报,已知马武杀了梁丘寿而将薛城拿下。 依我看,不如将马武、王霸两路大军调回,由马成一支人马继续开疆扩土,将睢阳 作铁桶般围定,刘永断了外援之念,睢阳定指日可下。”吴汉道:“行,盖将军定 夺好了。”

战争年代,情报人员无处不在、无孔不入。马武、王霸大军尚在赶回的途中, 消息已经传入睢阳。刘永被吓的手足无措,觉得已走投无路,天将要坍塌。道: “外无救兵,困于孤城,奈何,天啊!”周建道:“陛下勿忧,东有海西王,北有 齐王,兵盛,足以制敌,加之五校人马,牵制其肘。睢阳虽不足守,然可先走垂惠 城,收拾散卒,局势尚可为也。”

刘永道:“就依爱卿之言。”

刘防道:“既如此,那就做好准备,今夜突围。苏茂、周建、庆吾、少公,你 等统领属将及部众,保护陛下和家眷从南门突围。佼强突围后回西防,招集旧部护 驾,我留守睢阳。睢阳不能丢,你们走后,睢阳的压力就轻了,这里还有后宫及官 兵的家眷无法全部突围,我守城护之。”

苏茂道:“我们从南门突围前,你可令北门里擂响战鼓。”

刘少公道:“不如我从北门率先冲出,吸引敌兵。”

刘防道:“你还是保护圣上一同走吧。你们记着,北门战鼓一响,就是你们出 发的信号。”

午夜时分,睢阳城北门内突然鼓声大作,城外汉兵果然向北移动。刘永下令: “开启城门。”周建、苏茂居前,庆吾、佼强居中、刘少公殿后保护着刘永及家眷 涌出门向南而去。

盖延在帅帐中闻城北鼓声炸响,知有情况发生,属下来报:“只听城内鼓声, 并无动静。”盖延道:“不好,刘永要逃。”提刀出帐,骑上战马,令刘隆:“你 东我西,巡城。”盖延顺城向西,行至西北角处,探马来报:“刘永从南门突围。” 盖延率领属下火急奔向南门。刘永等已经成功突了出去,盖延大怒,放马便追。看 看追上,喝道:“小子,哪里逃!”刘少公调转马头,拦头截住:“盖延,欺人太 甚!”盖延一心想擒获刘永,更不答话,出手便是狠招,刘少公挺槊抵住,只交手 三、五合,盖延不愿在此纠缠,撇下对手向前赶去。刘少公哪肯放过,死死缠住, 盖延无奈,只好回马搏杀,两人大战二十余合。这时刘隆也赶到,刘少公一慌,被 盖延一刀劈于马下。盖延斩了刘少公后,刘永已经逃的远了,哪里还看得见。

刘永没命的逃了一程,来到鄼地,料离追兵已远,众女眷已累的无法再行,三 弟又没回来,刘永便让搭起帐篷,略做休息,待黎明再行。于是众人扎下营盘,护 着家眷休息。佼强辞驾回西防。

黎明时分,刘永正准备起程,大将军庆吾带四员亲兵闯入帐中,对刘永曰: “人不可逆天,但凡逆天而行者,未有不亡者。刘秀当做天子,哀、平之世已有此 谶语,天下共知。昔滹沱河水结冰而封,其天命可知也。若以战功而论,南胜昆阳、 北破邯郸、三辅氛靖、南阳诛叛。用兵若此,何有于齐梁哉?前有明诏复宗室故国, 诚不如倒戈归顺。朱鲔且封,况大王乎?”

刘永闻言大怒,指庆吾骂道:“佞贼,汝见我暂败,想造反吗!”庆吾跨步上 前,宝剑一挥,如闪电般快捷,已将刘永首级砍下,提头在手,转身出帐。众卫士 大惊失色,欲上前杀庆吾,庆吾大喝一声,对众人道:“为此一人,不达天时,妄 欲富贵,已残害了数十万生灵。今汉兵大军尾追,将至矣。刘永已死,无人能治你 们的罪,你们愿意活命,还是随刘永同死!”众卫兵闻听此言,不再擅动,却也拦 住庆吾,不放其走。苏茂、周建闻听巨变,又闻吴汉、盖延、刘隆等汉兵已追至, 急入军中,抢得刘永之子刘纡上马急逃,折向进入垂惠城。汉兵追之不及而返。

军士们有大半随着庆吾降汉。

汉兵挑着刘永、刘少公的首级在睢阳城下叫阵,刘防见到兄长及兄弟的首级, 失声痛哭,开城而降。

建武帝知刘永已死,睢阳已克,甚为高兴。北方的战况也相当不错,彭宠已被 祭遵围困。可征南大将军岑彭似乎进展的不太顺利,知岑彭兵力战之有余,围之不 足。考虑到北方战局已稳,朱祐兵众,有七、八万之多,又和岑彭甚熟,下旨祭遵, 调朱祐南下,支援岑彭。耿弇入驻涿郡。

周建、苏茂护着刘纡进入垂惠城,二人遂立刘纡为梁王。调海西王董宪、齐王 张步率师勤王。

张步接旨,正欲派兵,王闳谏道:“梁王刘永乃更始所封,故山东听命。刘永 已亡,其势已大弱,群下立其子,这恐怕就差了很远,众心难以相附,不如婉拒之, 善守属地,以图壮大。”

张步纳其言,送走来使。任命王闳为国师,二弟张弘为卫将军,三弟张蓝为玄 武大将军,四弟张寿为高密太守,费邑为安北将军,众属下官升一级,大有自立之 势。

董宪接到诏命,从郯城出发,率师勤王。

吴汉虽能骑马征战,毕竟伤势并未痊愈,盖延请吴汉留守睢阳,令刘隆留下相 助,令马武、王霸进攻垂惠,自己和庞萌前去迎战董宪。

盖延对庞萌道:“庞将军,垂惠在南,而郯城在东北方向,董宪向东南而行, 必经彭城,彭城山多,可以设伏,不知庞将军意下如何?”庞萌道:“甚好,时间 足够用。”盖延、庞萌一路正东,尚未至彭城,忽接帝诏,曰:“盖卿,兰陵已归 汉,董宪正率兵指兰,即率兵急行,直捣郯城,董宪必回军救郯,兰陵之围立解。” 庞萌问道:“圣上有何旨意?”盖延将帝诏与庞萌,道:“此乃围魏救赵之计。” 庞萌道:“兰陵守将贲休,乃董宪手下大将,此番归汉,定是惹恼了董宪,看来这 伏击战是打不成了。”盖延率军向郯城进发,可急行军途中,却连连接到兰陵守将 贲休的告急军书。庞萌道:“看来贲休被攻的甚急,此地离兰陵近,离郯城远,救 人如救火,等火已成势,再救便迟了,不如先救兰陵。”盖延纳此言,转救兰陵。 在城外将董宪别将杀败,率兵进入兰陵城中。谁知后半夜董宪大军突然将兰陵合围, 盖延、庞萌、贲休登城而望,只见火把绵延数里,兵力不下十余万。盖延始知中计, 懊悔不已,道:“圣上令攻郯城,以解兰陵之围,行围魏救赵之计,可我违圣意, 擅做主张,中了董宪奸计,贲将军,不如趁此时机敌营尚未扎稳,你乃坚守此城, 我多留些弓箭与你,我和庞将军率汉兵杀出,去攻郯城,董宪老巢被攻,其必回救, 此困可解。”贲休也没有其他好办法,只有遵命的份。

汉兵一声呐喊,冲出兰陵城。盖延、庞萌勇猛难敌,率汉军突出重围,引兵往 攻郯城。

建武帝知道后,下诏责盖延曰:“闻欲先赴郯者,以其不意故耳。今即奔走, 贼计已立,围岂可解乎?卿守兰陵,朕调军援救可也,今兰陵必失矣!”

盖延后悔无及,下令攻城,可此时早已失去战机,郯城防备森严,哪里还攻的 下来。

可贲休只苦撑了十日,董宪便破城而入,杀贲休警示三军。然后派兵回救郯城, 盖延只好撤兵。

却说马武、王霸攻打垂惠,周建、苏茂固守以待外援,月余不克,王霸和马武 商量道:“马将军,如此攻打,空劳军力,你我不如分营而治,我今你明交替攻之, 劳逸结合,你看如何?”马武然之。

周建、苏茂得知张步拒绝来援,而董宪援军又逢变故,一时无法前来。周建与 苏茂商议:“若无援兵,孤城则难守,董宪、张步一时也难以指望。先帝在时,多 于五校恩惠,不如遣将相请,以解此围。”苏茂道:“若遣别将,恐不中用,可请 梁王修书一封,茂亲往。”周建大喜,曰:“王爷若亲去,大事可成矣。只是路途 遥远,五校贪利,当妥善准备。”于是,苏茂出城北去。

当日正置王霸轮值,见走了苏茂,却也追之不及,料是去求救兵,知会马武。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