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51回 征南方汉将立功 困渔阳彭宠身死


这日马武正攻垂惠,苏茂竟请得近十万五校兵前来。马武后队被冲动,周建又 开门杀出,马武两头受攻,哪里还能抵挡的住,败下阵来,汉兵一时散逃,只有一 万人紧随马武向王霸大营逃去。三亭汉兵去了两亭。

马武逃到王霸营外,见王霸立于垒墙之上,遂大声呼救。王霸回道:“贼兵盛, 出救必两败,将军努力,以求自保。”马武闻言暴怒:“王八羔子,见死不救哉!” 喝令汉兵回头迎敌。杀一个够本,拼俩赚一个。马武命旗令兵将旗摇动,组成阵式。 王霸营中数员属将谏道:“同受帝命,皆为朝廷出力,今见败不救,不是我辈所为。” “是啊,将军,捕虏将军遭难,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王霸道:“敌兵气锐且众, 将军们虽不惧,惟恐士怯,此时相救,败道也。现闭营不援,敌兵知我惧,必放肆 而进,捕虏无救兵,必拼死力战,等敌疲之,施救可胜也。”苏茂本已分兵顾霸, 见王霸不敢出,乃令全部围攻马武。心道:就算马武长了三头六臂,今天也定将其 一一剁之。只有万余人的马武兵,被十万大军围在核心。王霸营中虽然喊杀连天, 没有王霸的命令,谁也不敢出战。王霸身旁众将军连续请缨,王霸道:“众弟兄, 你们看,马武真将才也,虽溃败而逃,却能及时布阵,进行绝地反击。看清楚了, 此乃梅花阵也,每六人为一朵,五人为花瓣,箭兵为花蕊,滚动而战。有战有歇, 箭兵又可及远。而每六朵又组成一大朵,中间为补充。这是以马武的老班底为核心 组练的阵法,万余人布成大梅花状。众将军这才仔细观之,果如王霸将军所言,不 禁连声赞叹。王霸道:“闲时,马捕虏操练阵法,有些将军还不以为然,长见识了 吧,危急时刻是可以救命的。只有平时多出力、勤流汗,战时才会少受伤、不流血。” 寨中王霸在津津有味的评论,寨外马武却在苦苦杀敌,马武杀的性起,还时不时单 枪匹马冲入敌阵搅杀一番。可人的力量必竟有限,敌人十倍于己,汉兵们苦战多时, 早已累的气喘吁吁。寨内的将军们再也看不下去了,路润等几人竟挥刀断发请战: “王将军,再不相救,马武就真的完了,我等却难背这不义之名!”王霸要的就是 这同仇敌忾的士气、杀敌的决心。一看时机成熟,命令开后门出营。王霸亲自带队, 率领生力军从斜刺里杀入,以足力战乏力,无不以一当百,顿时便见分晓。马武见 王霸出救,勇增百倍,变阵杀敌。周建、苏茂抵敌不住,惊乱败走,王霸、马武追 杀一阵。王霸也不贪功,命鸣金收兵。由于马武的营寨已被苏茂夺去,马武只好进 入王霸营中,马武部溃逃之兵,陆陆续续回来。

王霸令设酒宴为马武及众弟兄压惊。马武对王霸道:“元伯,哥哥自认为一向 待你不薄,不知何处开罪于你,你竟见死不救?”王霸道:“哪有不救的道理,这 得看分谁,若是别的将军,我早已施手相救,可马武兄是谁呀,我还不了解你?咱 们在昆阳的时候就相识了吧?那时候咱们和圣上十三骑闯连营,百万大军中随意穿 梭,马兄一杆长枪,如入无人之境。这么多年来,有谁能挡住了你!区区五校之众, 在你眼里还不同土鸡瓦狗一般!”

唉,这番马屁拍的,马武舒服啊,哪还有半点脾气,一肚子抱怨云开雾散,摸 着自己的三缕短髯,哈哈大笑。

王霸又道:“马兄,你的梅花阵,不但好看,效用却也非凡,哪天教与兄弟?” 话音刚落,却见周建、苏茂又组织人马前来挑战。王霸、马武只顾喝酒,采都不采。 苏茂寻一土岗上,开弓搭箭向王霸射来,羽箭裹着风声直扑王霸面门,王霸稳如泰 山,俟箭飞至,举起青铜酒鐏相迎,只听“噹”的一声,羽箭落入桌上。王霸赞道 :“苏茂,果然好膂力!”马武道:“小子,扰乱酒兴,我去宰了他!”王霸道: “马兄,何必与他治一时之气,五校虽众,却是客兵,不数日便退,那时再收拾他 也不迟!”

果然,数日后,五校兵尽退。

刘纡苦留不住,苏茂去西防请佼强兵马。

王霸、马武知五校兵已遁,率兵至垂惠城,刘纡为激励士气,和周建出城迎战。 王霸正待上前,却见垂惠城上高举白旗,将大门关闭。周建知城中起了变故,一看, 是侄儿周诵,上前责之。周诵道:“叔父空负奇才,却不能择主而仕,强逆天命, 今求生有路,舍死无名,请叔父悬崖勒马,速作决断,否则,后悔无及!”周建听 罢,气得目瞪口呆,血气上涌,大吼一声,数口鲜血喷出,头一昏,栽于马下。刘 纡忙令人救起,带领人马投西防而去。路上,周建又吐血数口而死。

王霸、马武收垂惠,一路追赶,佼强接着刘纡,却也不敢坚守西防,一同去下 邳,投奔董宪。

却说征南大将军岑彭得知建义大将军朱祐率兵来援,激励三军:“本将军接到 诏书,圣上已派朱祐将军前来助阵,我们已围攻邓县数月之久,虽有小胜,却难以 拔城。朱祐者,世之虎将也,他若前来,必夺我功,我们数月之辛苦将付之东流。 近来,我已将此处地势了然于胸,山都城,平时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毫不起眼, 却乃是咽喉要冲。北可扼制邓县,南可逼视黎丘,如将其拿下,就可切断黎丘、邓 县、以至宜城之间的联系。因此我决定,深入其腹地,攻占山都。建功封侯在今日 也!”

汉兵们早已憋了一肚子火,积极准备攻城之物。

汉兵们准备进攻山都的消息被逃卒带到了黎丘,秦丰大惊。平时还真没太注意, 山都竟如此重要,山都绝不能丢。可山都只有偏将把守,身边无勇将可派,只好亲 率兵马前去山都镇守。

汉兵准备完毕,出发前,岑彭命令留下攻城之物,轻装前进。汉兵潜渡沔水, 悄然来到阿头山,突然向张扬大营发起攻击。张扬突遭打击,仓促间披挂上马,组 织抗击,只不过半个时辰,大营被汉兵突破。张扬正在苦斗,突然一员汉将杀到, 一枪将张扬挑落马下,杀张扬者,付俊是也!岑彭率兵挺进,势如破竹,将十余座 营寨全部攻破。天已黄昏,岑彭下令,于东山脚下扎营,埋锅造饭犒劳三军。

秦丰进驻山都,做好坚守布置,却不见汉兵前来。正在纳闷,忽闻汉兵于阿头 山杀张扬、破营寨、已屯东山。阿头山,险道也。秦丰知汉兵善于弄险,因此未敢 大意,派大将张扬亲自镇守。也知张扬一路扎下十余座大营,却不料被汉兵一日之 间尽数挑之。不禁失声顿足。

秦丰盛怒之下,决定不再被动地防守,发动反击。下令调邓县蔡宏与自己组成 两路大军攻打汉兵。

岑彭兵分两路迎敌。一路由自己和付俊迎战秦丰,一路由藏宫、刘宏迎战蔡宏。

却说藏宫一路率先迎着蔡宏,刘宏正要上前战蔡宏,隐匿军中的藏宫突然驰马 杀出,蔡宏见是藏宫,惧意顿生,惊慌失措间,被藏宫手起刀落,斩于马下。

汉兵将蔡宏杀败,转而汇合岑彭,迎战秦丰。岑彭道:“二位将军,你们速即 回师,将邓县夺了。”二将走后,岑彭和秦丰开战。岑彭亲自上阵,连斩秦丰数员 偏将,秦丰叹曰:“世传岑彭骁勇,果也。”知不能胜,率兵退归黎丘。岑彭进至 黎丘外屯兵。

岑延见危,撇下秦丰,投奔公孙述而去。公孙述拜其为大司马,封汝宁王。

建义大将军朱祐、破奸将军侯进、辅威将军耿植率兵赶到宣城,赵京知秦丰必 败,开城归降。

建武帝得报,封岑彭舞阳侯,拜赵京为成汉将军。下旨令朱祐、赵京助岑彭, 共围黎丘。命李通监国,御驾南行,率王常、铁源、关诚及部分朝中文武官员至黎 丘,封有功将士百余人。帝遣御史中丞李田为使,入黎丘劝降秦丰。秦丰口出恶言, 将李田赶出,不肯归降。

建武帝曰:“顽眠不化,终自食恶果,不纳降,诛之。”又言:“此处令朱祐 军围之足矣,岑彭、付俊讨田戎。调诛虏将军刘隆、扬威将军朱登、射声校尉王赏 助马成征讨李宪。朕将去北方亲征彭宠。”话音刚落,铁源道:“陛下,臣愿留下, 或随岑彭将军南征,或留于朱将军帐下。”帝听后笑而不答。铁源急道:“陛下, 臣这符节令当的可有年头了,您咋着也该琢磨着给臣谋个事体干干。”帝笑道: “铁爱卿,你常常陪着朕说说话不好吗?再说,你随朕去北方还怕没事干吗?”铁 源听后方不再言语。

此时接到大司马吴汉派人送来奏折:“臣闻泰山郡境民,粮足时则居家,粮少 时则为盗,多依附张步、五校。应早日派能臣治理。建议强弩将军陈俊为泰山太守, 望圣上定夺。”

建武帝也认为,泰山郡的稳定极其重要,对于将要展开的征剿董宪、张步及五 校会产生巨大的作用。治理好泰山郡,意义极为重大,影响尤为深远。陈俊确实是 非常理想和合适的人选。于是,下旨任命陈俊为泰山太守,行大将军事,率部开赴 泰山郡。

建武帝和众文武一路北上,来到元氏县。建武四年五月,阴贵人降生皇子,帝 大悦,赐名:刘阳。于是在元氏县住下,刘阳满月后,亦罢北行之意,返回洛阳。

田戎,汝南西平人,秦丰称王后,他与内兄辛臣,同郡人陈义、伍公于夷陵举 事,自号周成王、扫地大将军,占居夷陵及佐近数县,拥兵数万。

得知岑彭前来攻打夷陵,自知不敌,和众人商议,打算归汉。内兄辛臣草拟一 图,一一指曰:“这里是秦丰,这里是李宪,这里是董宪,还有张步、彭宠、五校 等众无不在抗击着刘秀,南方还有广大区域亦未归汉。西方有公孙述、芦芳、加之 隗嚣对刘秀亦心怀有二心。你们看,四方豪杰各据郡国,刘秀不过占据巴掌大的地 盘,有何可惧?不如按甲以观其变。况夷陵坚固,岑彭能奈我何?”

田戎道:“不然,刘秀的地盘可不算小,其实行西和东攻之策,可谓切中时弊。 我等虽然各据郡国以自立,却如同一盘散沙,各自为战,实易被各个击破。加之刘 秀兵精将勇,精诚用命,攻城略地,无有不克。岑彭者,文武全才,武功冠绝当世。 今率兵前来,诚可虑也。智者,应顺势而为,天下归刘,虽为天意,也为民心。试 问天下称王称帝者,还有其他刘姓乎?现在归汉,尚未迟也,刘秀正用人之际,倘 若危急而降,就不太好看了。”

田戎令辛臣守夷陵,和大将伍公率队沿长江、溯汉水北上,希期能碰上岑彭, 上降表。却不料辛臣将夷陵城中黄金、珠宝、良驹收拾一空,寻小道抢先投降岑彭, 并遣使送书诏降田戎曰:“岑将军已奏封我为五千户侯,虚心相待,愿急来,无拘 前图。”田戎接到信,疑辛臣卖己,犹豫不决,伍公道:“辛臣这小子不地道,此 事可疑,不如占卦卜之。”田戎令摇卦以定。谁知,摇了三次,均为下下签。田戎 遂罢降汉之意,派使联合秦丰共同拒汉,退回夷陵。

岑彭知田戎拒降,统兵攻打夷陵。大败伍公,伍公于阵前降汉。

建武五年(公元29年)初,岑彭攻拔夷陵。田戎和家眷及数万军士逃往秭归, 岑彭追而不舍,俘其家眷及两万余士兵。田戎和一万余人逃奔蜀地,投公孙述。公 孙述对田戎好生安抚,封其为冀江王。

岑彭派威虏将军冯骏驻江州、都尉田鸿驻夷陵、领军李立驻夷道、自己和付俊 引兵屯津乡,扼守荆、杨二州之要冲。派遣偏将军屈充广布檄书于江南,并谕告诸 夷蛮降者,将奏封其为君长,交趾牧锡光在好友陈让的劝说下归汉纳贡。江夏太守 侯登、武陵太守王堂、长沙国相韩福、桂阳太守张隆、零陵太守杜穆等,相率遣使 贡献。张隆遣子张晔助岑彭征战,被封为率义侯。

却说祭遵攻打渔阳已有时日,建武五年初,祭遵部将护军付玄攻破潞县,杀守 将李豪,斩首千余级。彭宠妻对彭宠道:“前些时,妾做恶梦:‘王爷征书至潞县, 有火灾飞出城外,燔千余家。’王爷说什么梦是反梦,还不以为然,今天应验了。 昨天妾又做一梦:‘梦见妾头戴冠帻,在城墙上裸奔,被士兵推下城去。’妾受惊 而醒,不知是凶是吉。可还有怪事发生,这几天,妾总象听见火炉下有蛤蟆叫声, 心生疑惑,命人寻之,不见。一离开,叫声又响。挖地寻之,一无所见。”彭宠闻 言,急忙令卜师占卜,以预测吉凶。

卜师占后道:“王爷,卦中曰:“兵当从中起。”彭宠思来想去,这宫中谁能 出问题呢?莫非会出在子后兰卿身上?他可是本家兄弟,莫非他带着刘秀的什么旨 意回来卧底?送他去洛阳,其实是做个人质。刘秀不杀他,反而派他回来帮我,此 事甚是可疑,不得不防,看来不能将他继续留在宫中。于是打发子后兰卿去城外军 中。

建武五年春,彭宠正在宫室午睡,子密等三人趁机将其牢牢地捆在床上,彭宠 怒道:“家奴!何敢如此!”彭宠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兵当从中起”会应在子密 等三人身上。他们是家中的奴隶,连下人都称不上,竟如此胆大包天。子密假传王 爷口谕:困乏,不得打扰。并将彭宠四个近侍婢女一一骗入偏室,捆绑封口。处理 好这些事,又将庞妻召入,庞妻不疑有他,进入室中。蓦然见到彭宠被捆于床,大 惊失色:“贱奴,何敢造反!”子密上前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按翻,将头猛磕于地, 又抡园巴掌打了数下。庞妻被打怕,不敢做声。彭宠道:“你们有何要求,我无不 答应。”子密道:“我等欲离开,远走他乡,可尚缺少盘缠和出城手令。”彭宠道 :“这都容易。”然后对妻道:“速为他们办理行装。”子密二人押庞妻出去,留 一人看守彭宠。彭宠见子密出门,悄声对守奴道:“孩子,你虽为家奴,我时常待 你如同家人,今天的事,必为子密所迫尔,不得已而为之,对不?你若放我,我即 释你奴身,将小女姝儿嫁与你,如何?”姝儿美丽,待嫁闺中,守奴心动,正在犹 豫,子密推门而入道:“老贼,找死。”然后对伴当道:“莫听他言,此美人计也。 别忘了你我家奴身份,若放了他,你我必死。咱哥仨只图远走高飞,此生不再为奴, 过上有钱的日子。别上他当!”见伴当答应,子密反身出门。胁迫庞妻将所藏金子、 珠宝拿出,伴当将缠在腰中的布袋解下,将其纳入,三人返回。子密对彭宠道: “我也不要你二人的性命,我们走后,自会有人寻来为你们松绑,现在只求王爷一 道出城手令,如若不写,咱现在就同归于尽。”彭宠连声答应。守奴为他解开右手, 彭宠写完,守奴复将其手捆实,将口堵上。俟至黄昏,子密突然拔刀将彭宠妻首级 割下,彭宠瞪着惊恐的双眼却口不能言。子密挥刀将彭宠首级斩下,令守奴将腰中 布袋取出,将两颗人头装入。三人三骑,出城直奔洛阳而去。

第二天一早,众官仍不见彭宠,来至宫门外求见,连请数声,不见回音。彭纯 壮着胆子将宫门推开,众官相随进入宫室,见彭宠夫妇已死于非命,没了首级,知 发生巨变,将二人入葬。尚书韩立、大将军彭纯召集百官朝议,立彭宠子彭午为燕 王,继续抵抗汉军。数日后,国师韩利带人入宫,杀了新立燕王彭午,投归祭遵。

渔阳军没了燕王,彭纯的命令已不灵便。祭遵率五路大军攻打渔阳,破城而入, 占领渔阳。

祭遵从怀中取出皇帝密诏,展开看,只见四个御字:“夷彭九族。”下令: “搜捕彭宠家人及宗族,就地诛杀!”子后兰卿也未逃脱被诛之命运。

建武帝封子密为不义侯。

尚书令侯霸奏曰:“朱浮败乱幽州,激反彭宠,徒劳军旅,耗费国力,其罪当 诛。”

建武帝清楚,激反彭宠,有朱浮促成之因素,但真正欲激反彭宠的,是朕而不 是朱浮。对众臣道:“老贼彭宠实该当诛,这个脓包亦该早早挤去,不然,养痈为 患,脓包越大,危痛越重,治之越难。朱浮于危难之时,杀妻、诛子,若不获救, 则以身殉国。代贾复执金吾职,徙封父城侯。隃糜侯耿况功勋卓著,遣光禄大夫樊 宏持节上谷,迎入京都,赐甲第,奉朝请,徙封牟平侯。任命扶风人郭守为渔阳太 守。”

黎丘被朱祐围困数月,蔡阳守将张康料黎丘已经绝粮,若再不相救,城必破也。 于是,壮着胆子,率兵运粮至黎丘。朱祐早已迎着,二人战有七、八招,张康被制 的刀都快要拿不住了,大惊而逃。怎奈朱祐新得“闪电”龙驹,当真快若闪电,腾 飞而至,一枪从后心透体扎出,将死尸挑落,汉兵将张康带来的粮食和兵马,统统 笑纳。

建武五年夏,秦丰与母、妻等家眷九人出降,朱祐不忍诛其女眷,将九人打入 囚车,押回洛阳。建武帝下旨:“立斩不赦!”大司马吴汉上折奏道:“建义大将 军废诏受降,违君命,渎将帅之任,恳请圣上降罪惩之。”

建武帝道:“建义除战场外,无心杀人,此朕知也。”朱祐在朝中人缘尚好, 除大司马为职守而奏,无人再进言。

大司农李通上奏折,起造太学府,并将选好的地址、绘图,一并呈上。建武帝 回忆四年长安太学的学习生活,不禁感慨。国家需要大量的人才,这种人才不单单 是军事的,领域及其广泛,太学府则是国家培养人才的最高学府,在一定程度上能 培养各方面的人才。数年后,将会人才辈出。批曰:“准奏。”建武帝亲自率百官 至开阳门八里外的地方,动土奠基,以示对国家培养人才的极度重视。

盖延大军转战游击于董宪各地县府之间,败周建、苏茂于蕲县、破董宪于留城。 虽常有小胜,却无大捷。建武帝以其孤军深入,甚为轻敌,数次亲书告诫。盖延上 书曰:“臣幸得受干戈,诛逆虏,奉职不称,久留天诛,常恐污辱名号,不及等伦。 天下平定以后,曾无尺寸可数,不得预竹帛之编。明诏深闵,儆戒备具,每事奉循 诏命,必不敢为国之忧也。”

平狄将军庞萌自助盖延伐刘永始,每逢皇帝下诏,必向盖延索而观之,却见每 次诏书只下与盖延而不提自己半字,心中自疑。这人心长的都偏,即使身为皇帝亦 不例外。盖延也为旧臣,而自己则为降将,这亲疏之别甚为明显。现在还处在舍生 忘死帮他打天下的时候,就如此相待,以后还不知会是什么样子。庞萌心中生出老 大不高兴。

最近几次,皇帝下诏,自己向盖延索观,盖延竟以私信为由并不付己,醋意上 涌。盖延并未注意到庞萌脸色难看,只因诏中有责己之言,况且又是下给自己的诏 书,婉拒庞萌而已。却不知庞萌早已心生不满,因此而惹出祸端。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