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52回 平董宪御驾亲征 败张步耿弇用兵


庞萌在毫无征兆下突然举兵反叛,攻打盖延。猝不及防间,盖延大败,仓惶而 逃。庞萌一路狂追,盖延兵渡过泗水,毁桥沉船,方才挡住庞萌,逃过此劫。大批 士兵散逃或溺水而亡。

庞萌诈开彭城,欲杀楚郡太守孙萌,郡吏刘平伏于太守身上,泣嚎:“请代太 守死。”被庞萌属下砍了七刀。庞萌止之:“此义士也,杀之不祥。”遂自号“东 平王”。派人联络董宪。

盖延部队编制已被打残,无力再打硬仗,进入桃城,休养整编队伍。盖延至此 仍然不解,庞萌为何公然反叛,是自己过于木讷失了督察,没有及时发现他和董宪 间的相互勾结,看来也不像。若他已和董宪串通一气,绝不会只有他一部人马突袭 自己,他不过只有数千人马而已,比自己可差远了,应该还有董宪的人马参与,这 真是奇怪了,难道是庞萌昏了头了。作为一个方面军的统帅,盖延在认真地进行反 思,兄弟部队的集团军中,帅将们精诚团结,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可偏偏自 己这方面却总是出问题。前者,叛了苏茂,今又叛了庞萌,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 是自己出问题了?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妥,或是做的过火了?如果只属于自己的问题, 他们的叛逆是否也太冲动了,太过激了?孔子曰:“宽则得众。”自己一向对下属 要求严格,责人不留面子,苏茂的反叛,可能或多或少会有这方面的原因,可庞萌 不至于啊,自己对他一向是不失礼节的。这到底是为什么?盖延虽然想不透,却丝 毫不敢耽搁,细写奏折飞报洛阳。

建武帝得知庞萌反叛,勃然大怒。想到自己常夸其为社稷之臣,内可扶幼主, 外可专地方。这不是看人看走眼,闭着双目胡说八道吗?于是下诏:“吾尝以庞萌 为社稷之臣,将军得无笑其言乎?老贼当诛。其各历兵马,御驾亲征。”

董宪获知刘秀亲临,命苏茂、佼强率兵三万助庞萌,迎击刘秀,攻打桃城。

建武帝率兵来到蒙城,知董宪派兵助庞萌攻桃城。桃城薄弱,不可久持,自己 现在所处的位置离桃城还有数百里,命令留下辎重后行,亲率马兵三千,步兵三万 星夜驰援,到达亢父城,随行百官已疲惫不堪,纷纷请求暂宿亢父。建武帝道: “不行,前面十里,就是任城,任城距桃城六十里,乃用兵之所在。”建武帝马不 停蹄,复行十里,进入任城。

第二天,苏茂继续攻打桃城。庞萌、佼强前往攻打任城,众将纷纷请战。建武 帝下令:“诸将暂不得出战,休士养锐以挫其锋。”众臣不解,私下问王常,王常 道:“圣上自幼熟读兵书,颇知兵法,前急行军者,乃恐桃城有失也,今已住任城, 盖延必知,士气复提,桃城可守。然敌兵则需分顾两城,我军劳师以远,正待休养, 并挫敌锋矣!”众心服。

庞萌、佼强城下挑战,汉兵不应。庞对佼道:“疾驰数百里而至,到后即战, 乃兵家常理,而坐守任城,任人攻之,刘秀用兵真深不可测也!”

建武帝见桃城已稳,下旨调吴汉、王梁、马武、王霸汇于任城。命祭遵坐镇北 方,兑现舂陵时对耿弇的天子诺,命耿弇为主帅,攻打张步。

苏茂等二十余日未见寸功。吴汉、王梁、马武、王霸数路大军赶到,杀败敌兵。 建武帝进入挑城,盖延率城中官员拜伏于地,请帝降罪。建武帝令众人平身,和文 武官员进入府衙坐定,命王常调查庞萌反叛一事。王常做过卫尉大将军,自然驾轻 就熟,查后回帝,始知盖延并无过错。

董宪见苏茂等战败,亲至前线,率兵挑战。帝对众臣道:“各位将军,准备开 战,朕料定,此战董宪必败,其败后董宪必率精锐退走新阳,余人走昌虑,倚为犄 角。大司马你可先发兵,于途中设伏,击其精锐。”

建武帝率兵出城迎敌,扎好阵脚,忽见关诚催马上前,敌一偏将来战。两马一 错蹬,只一合,关诚将敌将斩于马下。却见又一偏将杀出,也只两个回合,又被关 诚斩于马下。建武帝大为开心,这关诚就如同自己替身一般,心中正想着,双腿却 不知不觉用上了力。战马以为主人要上前开战,放蹄前奔,这下可急坏了身侧护驾 的王常和铁源,两人同时大叫:“陛下,回来!”建武帝听到叫声,才知御马已经 驰出,也罢,正好过过瘾,还真的打马速行。铁源无奈,只好提马跟随,关诚也只 好回来。心道:“你已身为皇帝,却还要和我争功,难道还有比皇上更大的官吗? 回到铁源身侧,二人不远不近的跟着。敌阵中见到刘秀亲自出阵,谁不想于阵前斩 之,立绝世之功,威名不但扬于当世,亦可传至万代。数偏将个个置生死与脑后, 次第上前,被建武帝一刀一个,连斩数人。苏茂道:“早闻刘秀武功了得,却不知 恁了得!”董宪闻言,心中不服,道:“看我的!”出阵战刘秀。不数合也招架不 住,拨马回逃,大叫:“果然了得!”汉兵铺天盖地冲杀过去。董宪兵被杀的七零 八落,天晚收兵,只见董宪兵尸横遍地。董宪、苏茂、佼强、庞萌收残兵连夜退走。 董宪命三人去昌虑,自和万兴去新阳。

董宪、万兴正行之间,忽见前面汉兵拦路,旗开之处“大司马”及“吴”字大 旗,迎风飘展。一员大将横刀立马,知是吴汉,董宪大惊道:“何其速捷!真乃用 兵如神也!”又被汉兵截杀一阵,万兴被吴汉斩杀,董宪不敢回新阳,也退入昌虑。 吴汉尾随而至,屯兵城外。

汉兵追至昌虑,董宪大恐,派人携重金请五校来援。建武帝获知,率兵退三舍 之地,屯驻蕃城。众臣不解,纷纷请战,帝笑道:“五校者,不据郡县,流寇也, 无食则退,何须劳军。”

五校约五万兵马来后,离昌虑三十里的建阳屯驻。

建武帝对众臣道:“五校贼寇趋利,一向倾巢而动,动辄十余万之众,今只聚 五万人,这是陈俊任泰山太守的功劳,足见陈俊之能也。”

果然不出建武帝所料,数日后,五校因无继粮,尽数而退。建武帝率领汉兵围 昌虑,汉兵四面围攻,三日后破之。董宪、庞萌突出重围逃入缯山,属下相随者不 过百人。苏茂突围后寻不见董宪等,只好只身投归张步。佼强突围不成,举众而降。 刘纡被属下军士高扈斩首,提其首级而降。

董宪的部众探知其还活着,派人迎入郯城。建武帝又带兵围郯城。见郯城势弱, 董宪、庞萌已成强弩之末,留吴汉攻郯城,亲率汉兵将彭城、兰陵、下邳一带尽数 扫平后回洛阳。

建武帝考虑到梁地将平,下一步就要向张步开刀。应及时切断董宪和张步联兵, 下旨调任陈俊为琅邪太守,行大将军事。

吴汉攻郯城不足一月,破城而入。董宪、庞萌逃至朐县,吴汉尾追而至,继续 攻击。董宪不支,和庞萌出城而逃,慌忙之如丧家之犬,连家眷也丢在城中,随行 者不过数百人。北上赣州,不料未至赣州,却被新任琅邪太守陈俊拦头截杀。董宪、 庞萌只剩下数十人逃入方与地界的泽林之中。董宪泣道:“想我董宪,随樊崇大哥 初起赤眉,纵横十载,所向披靡,不想今日落难于此,家眷尽陷。天丧我也!兄弟 们舍命追随于我,福没多享,苦没少受,真是对不起你们。命已如此,我已无处可 归,不能再连累你们。兄弟们,你们走吧,自此后,天各一方,你们好自为之。” 话音刚落,却听见不远处树林中有动静,却原来是吴汉手下校尉韩湛带兵寻来。董 宪属下一哄而散,韩湛只追董宪一人,将其斩首。

庞萌只身一人又饥又渴,逃入一农家,寻食填饥。农夫黔陵见汉兵一批批路过, 闻知搜寻逃敌,见此人狼狈已极,定是汉兵搜寻之人。盛些饭菜与他。庞萌坐而食 之,黔陵趁其不备与两个儿子将他勒死。

梁地悉平。建武帝下诏,徙封关诚为解侯,封韩湛为列侯,黔陵为关内侯。

却说耿弇接到帝诏,率部一路南下,请琅邪太守陈俊率部北上共商讨伐之策。

张步知耿弇前来侵地,命大将军费邑屯军历下。费邑分兵一部守祝阿,另于泰 山、钟城之间列营数十处。又令弟费敢守巨里。以抗汉兵。

耿弇率兵从朝阳桥渡济水先击祝阿,由陈俊、骑都尉刘歆和自己各攻一门。从 早晨攻至近午,守敌逃之,汉兵进入城中,先有了一个立足之地。敌兵逃至钟城, 钟城守将闻汉兵不足半日便攻下祝阿,心胆惧寒,弃城而逃,不知所归。耿弇获知 钟城已空,命刘歆率兵驻钟城。

耿弇率兵继续南下,准备攻打巨里。费邑曰:“这大耿放着平坦的大道不来历 下,却舍近求远,伐木填堑去攻巨里。巨里不容有失,组织三万精兵去救巨里。

耿弇闻之,心中大乐,对陈俊等道:“费邑狂为大将军,却不通兵法,中我调 虎离山、围点打援之计矣!”请陈俊只带三千人马去佯攻巨里,自己和护军苞梁于 途截杀费邑。一切布置停当,专候费邑前来。

费邑督兵来到山前,恐遇埋伏,裹足不前,派人前去探路,见并无伏兵,方才 进山。一路缓行,行有三、五里,忽闻一通鼓响,山中竖起红旗,以为中了埋伏, 令列阵迎敌。候了一晌,不见动静,派队上山搜寻,哪有一个人影,知是一处疑兵, 发兵向前。又行三、五里,又遇一处疑兵。如此三番五次,折腾的费邑不耐烦,兵 众也大起胆子,一路急行,又遇两处疑兵,全然不采,一路而过来到冈板。又闻一 通鼓声,见到数面红旗,以为又是一处疑兵,也不理睬,率队前行。突然,圆木、 石块、干草团从两侧山上滚落。随后火箭如蝗虫般飞下。费邑军被连砸带烧,损失 不少,众兵乱窜,已成溃军。费邑正要退兵,后路已被苞梁拦住。耿弇从前方高岗 上拍马冲下,费邑措手不及被耿弇一戟刺于马下。费邑部众一半逃走,一半归降。

耿弇令士兵挑着费邑首级到巨里城下叫阵,费敢见兄长已亡,不敢坚守巨里, 弃城而去。逃回齐都剧城,向张步哭述。

张步安抚后,派弟张蓝率二万精兵去西安,加强城防守备。又集万人去守临淄。

耿弇占领巨里后,率兵将钟城、泰山间四十余座连寨尽数挑去。顺势将历下城 收复,济南地界平定。

耿弇、陈俊率兵东进,克画中而驻,与西安、临淄成品字形对峙,派出探马侦 之。探马回报,耿弇知,西安、临淄相距四十里,西安小却坚,城中有两万精兵, 临淄虽大,其名也响,中有齐王宫,万余守兵为临时凑集。

耿弇命汉兵准备攻城之物,五日后攻打西安。五日之期转瞬而至,午夜时分, 汉兵肉食,耿弇突然向汉兵宣布,必须在黎明时分赶至临淄城下,攻打临淄。对于 突然改变的计划,汉将们议论纷纷,护军苞梁也不解,对耿弇道:“大将军,军士 们都知道欲攻西安,也做好了准备,可出发前突然改变军令,军士们恐一时难以适 应。况攻临淄,西安精兵必救之。而攻西安,临淄散兵却不能救,望大将军度之!”

耿弇道:“兵者,诡道也,实虚之转,其变无常,有道是兵不厌诈,岂可拘泥 与常?言攻西安已五日矣,消息早已传入西安、临淄城中。西安闻我欲攻之,必日 夜为备,惟恐自顾不暇,何思救人!攻临淄于出奇不意,一日必克。拔临淄,则切 断了西安与剧城的联系,西安孤矣,张蓝难守孤城,必走归剧,此乃一石二鸟计也。 若攻西安,城坚兵精,急切难下,死伤必众,纵能拔之,张蓝引兵临淄,合兵归蓝, 复又成势,难克也。若不拔临淄而进,则为孤军深入,辎重难以运转。旬月之间, 必困矣。”率兵攻临淄,半日拔之。果如耿弇所料,蓝兵自守,未救临淄。闻临淄 失守,张蓝顿足道:“失之何其速也!”知耿弇兵犀利,孤城难守,遂弃西安,回 剧城。

耿弇对陈俊、苞梁等众将曰:“攻伐至此,可暂告一段落,守好收复城池,为 当务之要,剧城兵众,不可妄言攻剧。休兵养士,以利决战。”并在军中扬言道: “张步若来,我亲取其首级!”

陈俊道:“对!剧城易守难攻,引蛇出洞,专打七寸。”

耿弇遣别将守钟城,调刘歆至临淄汇合。

张步闻言大笑曰:“以尤来、大彤十余万众,我皆破之。今大耿兵不足十万, 且劳师远征,皆疲矣,我亲攻之。”

张步令大彤渠帅重异为先锋,兄弟四人为中军,苏茂为后合,等各县兵勇集至 后跟进。起兵十余万,号称二十万进攻耿弇。

耿弇上书建武帝曰:“臣据临淄,深堑高垒。张步从据来攻,疲劳饥渴。彼进 则诱而攻之,欲去则随而击之。臣依营而战,精锐百倍,以逸待劳,以实击虚,旬 月之间,步首可获。”

于是,亲自出城,在缁水旁列阵迎敌。只见前方尘土飞扬,耿弇正在观望,苞 梁请战,耿弇道:“我观此来者必非张步也。”探马回报,乃是先锋重异,耿弇下 令收兵。苞梁不解:“我军地形有利,又以逸待劳,敌渡水而来,若败后必涌入河 中,此事半功倍者也。”耿弇曰:“重异易破,我恐挫其锋,而令张步止步,故先 示弱以娇其气耳!”引兵退回临淄,令陈俊、刘歆分往城外行营中。

重异到营外挑战,汉兵不出。张步到后,仗其兵众,分攻两处汉营。陈俊、刘 歆方始杀出。耿弇登上齐王宫环台观阵,等双方战到酣处,和苞梁率五千铁骑杀出。 五千勇士,快马弯刀,瞬间将敌军冲成两段。耿弇一杆方天画戟杀入敌阵中,如猛 虎扑入羊阵,无可抵敌。耿弇正杀的酣畅淋漓,忽觉后臀一痛,余光一扫,乃中一 飞箭,本不予理睬,可箭杆太长,只有铁头扎入肉中。耿弇跃马奔驰,箭杆随着一 遥一晃,铁头在肉中一撅一撅,剜的疼痛。耿弇身经百战,知若将箭拔出,则会伤 的更重。索性拔出佩剑,将箭杆截断,继续杀敌不误。此番大战,直杀至黄昏乃罢。

此时,建武帝正率百官在曲阜祭拜文圣人孔子,接到耿弇书信,已知战况,对 众人曰:“小儿郎用兵深合朕意,朕将亲率大军往之。”令来人先行回报。

耿弇军中知道圣上亲征,士气大振,陈俊道:“张步兵众将勇,可暂闭营门休 士,等圣上率大兵前来,一战可下。”

耿弇道:“圣上亲来,做臣子的当击牛酾酒,以待圣上及百官,何以遗贼虏劳 君父耶?来日再战,太守可先于途设伏。”陈俊道:“主帅新伤,恐伤口崩之,奈 何?”耿弇道:“伤在臀部,不妨。”

第二天大战,汉兵知圣驾前来,无不奋勇杀敌。又杀了大半日,天色将晚,张 步再也抵敌不住,败阵而逃。途中又被陈俊截杀一阵,追至钜昧水上。八九十里间, 尸横遍野,获辎重两千余辆。夜战中,张步与几个兄弟失散,率残部退至平寿县。

苏茂知张步兵败,寻至平寿县,责步曰:“齐王,我先告诫于王驾,耿弇虽幼, 却颇知兵法,河北扬威、南阳讨叛、延岑败逃、今又新平渔阳,攻城平郡无数,未 尝挫败,即以茂为后合,何不等我到来再战!”张步惨败,闻茂责己,无言以对, 曰:“负,负,无可言者。”苏茂道:“今乃有兵十万,尚可战也。”

数日后,建武帝亲至临淄,汉兵欢声雷动,帝劳军后对耿弇曰:“昔韩信破历 下以开基,今将军攻祝阿以发迹。此皆齐之西界,功足相方。而韩信袭击已降,将 军独拔劲敌,其功乃难于信也!又田横烹郦生,及田横降,高帝诏郦生弟卫尉郦商, 不听为仇。张步前亦杀伏隆,若其来归,朕当语大司徒释其怨,又事尤相类也。将 军前在舂陵,建讨步大策,常以为难践此策。有志者,事竟成也!”

下旨曰:“步、茂,能相斩降者,封为列侯。”令书记官抄写数封,使善射者 射入平寿城中。

张步得到诏书,看后,斜眼看看在座的苏茂,想:这可能是唯一的出路了。既 然刘秀给了这个机会,万不可失去,突然下令让刀斧手将苏茂拿下。苏茂被执,已 经猜到八八九九,大叫道:“齐王,定是刘秀所施反间计也,不可自断手足!”张 步道:“苏茂,我不先下手,必为汝所害,推出去砍了!”

然后肉袒至耿弇军中乞降。耿弇勒兵入城,将七千辆辎重分给十万兵众,遣散 归乡。

耿弇率兵至阳城,尽降五校余党,齐地悉平。

建武帝降诏,封张步为安邱侯,与妻、子居洛阳。王闳、重异也安置于洛阳居 住。张步的三个弟弟,蓝、弘、寿知兄长降汉,也各自勒兵后,自投狱中,帝降诏, 赦罪为民。

后张步携妻逃入临淮地界,约其弟张蓝、张弘欲招旧部,入海为盗,被琅邪太 守陈俊捕而杀之。

扬武将军马成奉旨征讨李宪,等汇齐诛虏将军刘隆、扬威将军宋登、射声校尉 王赏,征发会稽、丹阳、九江、六安四路兵马,经几场恶战后,取广陵、下安丰、 拔龙舒、破阳泉、占寻阳、平皖县,将庐江郡附近数城尽数收复,将李宪围困于舒 城之中。

李宪,颍川许昌人,王莽时为庐江令。王莽末年,当地豪杰王州公起兵十万, 攻掠郡县,庐江连率不能胜,被王莽罢之。拜李宪为偏将军,庐江连率。李宪率兵 大破王州公,州公中箭而亡,其兵散匿。及更始立,王莽亡,李宪据郡自守,称淮 南王。建武三年,自立为天子,置公卿百官,拥九城,众十万。

马成率众将巡城一周道:“我观此城,厚固壕宽,其坚不让宛城。想当年,刘 伯升攻宛四月,苦战不克,城中粮尽,岑彭始归。李宪经营舒城多年,城中尚有精 兵数万,其盛更强于宛。我意以攻城为下,攻心为上,绝其粮道,以围为攻,不知 众将军意下如何?”

刘隆道:“将军所见极是,舒城外番已清,其势已孤,无援、无粮,势难持久。 攻之,其守军要吃粮,不攻也要吃粮,不必损兵折士。以围代攻,也是一种攻法。” 宋登、王赏等将军均附议。

方案已定,汉兵只围不攻,环城间隔挖断,以助围城。李宪反倒常常率兵出城 攻打汉营。马成令士兵常常将劝降信射入城中,以动摇其军心。

马成在前方只围不打,朝中却有人议论纷纷,建武帝将奏马成的折子压于案底。

建武六年正月,建武帝下诏:改舂陵乡为章陵县,世世免除徭役,与高祖时的 丰、沛相同。

却说舒城粮尽,李宪率兵突围,马成指挥汉军迎头拦击。由于汉营皆深沟高垒, 李宪象没头的苍蝇乱撞。李宪亲兵帛意趁李宪不备,从其身后一剑将其首级砍落。 马成看的真切,见李宪已死,出兵攻杀,一路杀入城中,城中兵勇拒不缴械,马成 大怒,下令屠城。刘隆赶到,连忙劝止。三万兵卒几乎被戮尽,文武百官及家眷全 被杀绝,城中百姓也被殃及。

舒城中尸横累累,血流遍地,腥臭弥天。以至数年后,城中夜哭郎闻马成之名, 哭声立止。

马成遣刘隆屯田武当,高奏凯歌,班师回朝。建武帝册封功臣数十人,封马成 为平舒侯,封帛意渔浦侯。

数月后,李宪余党淳于临聚数千人屯灊山,攻杀安丰县令。扬州牧欧阳歙派兵 进剿,收效甚微,牧府从事庐江人陈众请往说之。单车、白马而往,凭三寸不烂之 舌,论废兴之大势,析公私之得失,度众人之前途,晓天下之大义。淳于临竟将众 遣散而匿。灊山百姓感谢陈众,为其立生祠,号“白马从事。”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复汉演义 作者:四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