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55回 严光垂钓富春 隗嚣兵反陇西


建武帝六年初,东方的伪天子、草头王已被尽数剿灭,东方已无战事,始出现 清平景象。建武帝将汉兵中老龄及羸弱之兵遣散回乡,归田务农。百姓们由于减轻 了军资负担,日子已稍微的缓过劲来,成家添口等喜事繁现民间。

建武帝也赶着凑这份热闹,兑现天子之诺,亲自主持太原王刘章和苗英的大婚。

建武帝主持完婚礼,感觉有些累了,便回宫休息。建武帝正置壮年,不过休息 了个把时辰,便又精神抖擞,宣大司徒进宫。伏湛问安后,建武帝道:“伏爱卿, 朕有两件事想请司徒过问过问。”伏湛道:“为陛下效力乃臣子分内之事。”建武 帝见伏湛还立在自己面前,请他坐下道:“有这么两个人,朕非常想见到,这事也 在心中好多年了,以前啊,这东边乱糟糟的,到处都在打仗,朕就把这事压在心里 头了。这回好了,清静了,这事体也该提拉。这两件事都是找人。这第一个是朕的 恩师,朕的一身武艺都是拜他老人家所赐,他老人家姓戚名忠,字义保,沛人,如 果还健在,也已年过古稀了。这第二个人,是朕的同窗,姓庄名光,字子陵。当年 朕在长安太学府求学时,有四人同寝一室,邓禹已在朝中,强华朕在鄗城也见过, 独此人不知跑到什么地方,烦司徒给查查。”伏湛道:“臣这就布置下去,请陛下 宽心。”

卫尉铫期带着礼物一路西行,这日来到郑县住下。问属下道:“这里离长安还 有多远?”属下答道:“已不足两百里。”铫期道:“这就是说还有不足两天的路 程,今日赶路太急,都累了,大家早点歇息,明天争取赶个早,再多赶些路,争取 到临潼歇脚,后天中午差不多就会赶到长安了。”

连续多天赶路,到这时,大家真的都累了,倒头便睡。这一觉睡的那个香,还 真是解乏。天刚蒙蒙亮,铫期就把大家叫醒,吃过早饭,收拾行囊准备启程。却发 现出了怪事,装黄金、珠宝的包裹不见了,这可把铫期给吓出了一身汗。铫期害怕 此物有失,每到歇脚处,必亲自将此包裹从车上箱内取出,放入室内。这辛苦了多 天,眼见着离天水也不远了,怎么就会不见了?赶紧责成地方官查找,却哪里还找 的见?铫期无法继续西行,只好返回洛阳。

建武帝叹曰:“朕与隗嚣事欲不谐,使来见杀,得赐道亡。此事还真透着邪性。”

冯异向建武帝辞行,帝让其携妻同行,冯异推辞曰:“路途遥远,车马劳顿, 臣急着赶回去,携妻不便,圣上若能恩准臣与符节令同行,臣感恩不尽。”帝笑道 :“冯爱卿,还是带上妻子先走吧,朕也准备亲至长安,以收隗嚣,符节令自会相 随。”冯异叩首谢恩而去。

马援入京后,在洛阳闲居,甚觉无聊,请居长安上林苑屯田,帝准奏。

大司徒伏湛见帝道:“陛下,据所绘图形,经地方官多方查找,已在沛县找到 戚忠旧居,可他老人家于十年前为避乱举家迁徙,据乡邻讲,大概会落脚于微山湖 南岸一带,现正在继续查访。庄光已有了消息,有人上报给齐郡太守,郡内有一男 子,披羊裘垂钓于泽中,与画上极像,太守亲自询问,此人回道:‘姓严名光。’ 太守甚疑,料其必是庄光,诚相邀之,此人不从,太守派人护之,具实上奏。”建 武帝喜道:“此人必是庄光,他素喜垂钓。大司徒,速命人备车,重礼载入京都。”

尚书侯霸与庄光相识,知其来京,命属下侯子道奉书相问。庄光高坐床上,说 道:“候君房素有痴矣,今为尚书,痴疾却不见好。”侯子道对曰:“何来痴疾。” 庄光道:“既无痴疾,遣你来此作甚?”侯子道曰:“大人派我先行问候,待大人 忙完公事,亲自前来。”庄光笑道:“你说君房不痴,此难道非痴语哉?天子征我, 多次相请才来,人主尚且未见,何尝先见人巨?”侯子道一时语塞。请庄光作书以 回,庄光道:“我手不愿写,就用口说吧。宜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日 慎一日。”侯子道曰:“就这么一句话?先生再多说几句。”庄光大笑道:“此乃 人主之语,你竟不知,你又不是来买菜,求多何益?”

庄光被请入宫中见帝,两人对视,均开怀大笑。建武帝道:“你何时改为严光?” 对曰:“隐姓多年矣!”建武帝指指自己,道:“为朕?”严光道:“非也。”二 人对坐而叙。故交重逢,说不尽的轶闻趣事,回忆着太学情节,四年寒窗,也不禁 感慨。当忆起两人同出资买驴子让仆人赶脚的事,均禁不住开怀大笑。建武帝道: “子陵,朕与昔日相比如何?”严光道:“胜于往日。”帝大笑。二人直说一宿, 同床而眠。第二天,侍者进屋后,见二人酣睡中,严光将一条腿压在皇帝的腹上, 大惊。忙将严光摇醒,建武帝也醒来。欲相留,拜严光为谏议大夫,严光不肯受。 随后,竟不辞而别,到富春山中,躬耕垂钓。

后人称此处为“严陵濑。

后人作《题钓台》:
富阳寻春步桐庐,
山环水绕千岛湖。
深渊薄冰终难履,
跷过帝腹渔耕读。

中山太守邓晨奉旨入京,紧赶慢赶,也没有赶上太原王刘章的大婚。湖阳公主 刘黄设家宴请邓晨,小妹伯姬两口坐陪,刘黄还嫌不够热闹,又将建武帝、阴贵人 请来,真乃一家亲。席间,建武帝道:“二姐夫可是能干的很,朝中官员称为良吏, 你问李通,可有此说?”李通道:“有,果真如此。”帝又道:“这次回来,就别 回中山郡了,任汝南太守吧。”邓晨道:“那不就算是回家乡了吗?那里故人太多。” 帝道:“又是这个调调,景丹在世时,朕将他封到故乡,他心中不乐,朕告诉他, 受皇封不至故乡,那不是如锦衣夜行吗?正因为汝南宗族多,别人去了,不太好管, 你去,方能坐住阵。”

李通道:“陛下,你打算什么时候去长安?”

建武帝道:“这不,一直在等公孙述的回信,估摸着时候也快到了。太学府建 造的怎么样了?你是大司农,不能光出钱就算完事,也替朕关心关心,就以费用为 名参和参和,国力虽还弱,但建造太学府也别太简陋了,该省的地方省出来,该花 的地方也别心痛。”李通道:“诺。”

建武帝、阴贵人回到宫中,阴贵人道:“陛下,你知道今天小妹伯姬对我说什 么吗?”帝道:“朕非卜者,哪里会知道。”阴贵人道:“小妹对我说,自从姐夫 田牧阵亡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