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复汉演义》第56回 汉兵西进遭伏击 来歙冒雪拔略阳


隗嚣再遣张玄入河西,游说窦融与己联兵,共击冯异,将汉兵赶出关外,秦地 的安全就有保证。

窦融派弟窦友和刘均去洛阳,行至高平,获悉隗嚣反叛,道路阻绝,只好返回。 窦融又派司马席封择山间小路去洛阳。

窦融知隗嚣反,作书责之,曰:“伏惟将军国富政修,士兵怀附。亲遇瓦会之 际,国家不利之时,守节不回,承事本朝。后遣伯春,委身于国,无疑之诚,于斯 有效。融等所以欣服高义,愿从役于将军者,良为此也。而忿悁之间,改节易图, 君臣分争,上下接兵。委成功,造难就,去纵议,为横谋。百年累之,一朝毁之, 岂不惜乎?殆执事者贪功建谋,以至于此,融窃痛之。当今西州地势局迫,人兵离 散,易以辅人,难以自建。计若失路不反,闻道犹迷,不南合子阳,则北入文伯耳。 夫负虚文而易强御,恃远救而轻近敌,未见其利也。融闻:智者不危众以举事,仁 者不违义以要功。今以小敌大,于众何如!弃子徼功,于义何如!且,初事本朝, 稽首北面,忠臣节也;及遣伯春,垂涕相送,慈父恩也。俄而背之,谓吏士何?忍 而弃之,谓留子何?自起兵以来,转相攻击,城郭皆为邱墟,生人转于沟壑。今其 存者,非锋刃之余,则流亡之孤。迄今伤痍之耻未愈,哭泣之声尚闻。幸赖天运少 还,而将军复重其难。是使积痌不得遂瘳,幼孤将复流离。言之可为酸鼻。庸人且 犹不忍,况君者乎?融闻:为忠甚易,得宜实难。犹人太过,以德取怨。知且以言 获罪也。区区所献,唯将军省焉!”

隗嚣得书,不纳,窦融怒曰:“善言不入,是所谓下愚不移也!”乃与五郡太 守共厉兵马,上书请旨,欲出境击嚣。

梁统恐众心忧有疑虑,摇摆不定。为坚众心,遂杀张玄以示众。

吴汉、王常、刘歆、刘向入武关向北,将兵屯于长安城郊。吴汉令刘歆、刘向 统领兵马,自和王常入城汇冯异。

冯异和吴汉、王常商议,马上就要开兵见阵,攻打隗嚣,漆邑、汧城、栒邑都 是军事要地,不容有失。请吴汉、王常坐守长安,自己去栒邑,祭遵屯兵汧城,请 耿弇到后进漆邑。俟马武、盖延至长安后准备下一步的军事行动。

盖延、耿弇入武关后,欲主动寻找战机,率兵向西行,派人通知马武部,请其 西行相助。

盖延、耿弇两部汉兵一路向西,行至山区,二人因地理不熟,恐中埋伏,未敢 冒进。耿弇派苞梁带一支小分队探路,苞梁回来后道:“回将军,山中之路崎岖狭 窄,但穿过此山,地势开阔,山中无伏兵。”二将率兵进入山中。行了多时,苞梁 指指前面道:“前面是转弯处,转过这道弯,不过三五里。就可以出山了。”刚至 转弯处,突然,两侧山上军旗高举,帅字旗下,大将王元高叫:“本将军恭候多时 了!”随即巨木、圆石滚滚而下,汉兵队伍顿时散乱,纷纷后逃。王元指挥陇兵冲 下山来,汉兵溃退之中,死伤无数。此时马武已经进山,得知前面情况,命令就地 扎住阵脚,分兵立即占领两侧高处,自带亲兵一千,向前冲去。溃退的汉兵纷纷从 马武两侧而过,马武不见盖延、耿弇,知二人现在应在最后,加速快行。盖延、耿 弇等果然没及时撤出,被王元兵众包围。马武持枪一阵挑杀,冲透重围,将汉将们 救出。可王元率兵死死咬住追杀,马武大怒,率亲兵们向前杀去,方才将王元杀败。 汉兵退出山后,经清点,折去三千多人,苞梁也阵亡山中。

盖延、耿弇于山中被伏击战败的消息传入长安,冯异不敢耽搁,和祭遵出城而 去。祭遵自去汧城,冯异率部去栒邑,行至半路,得知隗嚣大将行巡率兵去攻打栒 邑,命令部队跑步前进。于匡道:“大将军,陇西兵众,乘胜而往,士气正高,不 可与之争锋。”邓晔道:“嚣兵获胜,纯属偶然,盖延若不西行,王元不过是狗咬 尿泡空欢喜。”冯异道:“虽属偶然,也有其必然性,战争时期,什么情况都有可 能发生,关乎成败的因素很多,稍有不慎,就可能打败仗,甚至满盘皆输。栒邑虽 小,关系重大,栒邑若失,则三辅动摇,直接威胁长安。必先抢先进驻栒邑,我方 安心。兵法云:‘攻者不足,守者有余。’其兵虽多,我则以逸待劳,此锋岂可不 争哉!”

行巡乃行武出身,做为大将,又自幼生长在陇地,自然知道栒邑的重要,一路 急行军赶到栒邑城下,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