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韩信自传》第05章


就在项羽与虞每日每夜巫山云雨时,刘邦已占领了咸阳,准备南面称王了。

三个月前,也就是赵国使臣到楚国求救时,小怀王支开了项羽,钦定宋义“卿子冠军”后,就采纳了上柱国陈婴的建议,封刘邦为武安侯,命他西进击秦,同时对诸将许诺: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这很明显的是在偏袒刘邦,给他创造加官进爵的机会。大概是刘邦贿赂了陈婴,才捞上了这份美差。

一路上,刘邦时刻惦念着小怀王的那句承诺,所以他的战略方针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游说,实在没办法就撤军走人,总之不能耽误了他进军咸阳的时间。

刘邦这个混混,凭着当年在市井间练就的三寸不烂之舌,或危言耸听,或封官许愿,还真说下了不少城池。他这一路上与其说是打仗倒不如说是游说。不过这招还真厉害,不仅得到了江山,还获得了宽厚仁义的美名,可谓一箭双雕。用现在的话说,这似乎应该称为政治手腕。作为军人,我很瞧不起这一套,但想到双方士兵都没有流血牺牲,倒也欣慰。可惜我高兴得太早了,刘邦接着就做了一件与项羽坑埋二十万秦卒有异曲嘌工之“妙”的事。

刘邦的运气不错。当他胆战心惊地向咸阳城接近时,咸阳城内已是祸起萧墙了。赵高那只阉狗最终还是杀了秦二世胡亥,企图以立二世的侄儿子婴为王做缓冲,然后自立,不料机关算尽,反倒被先发制人的子婴所杀。那子婴原想仗着守尧关的五万兵马与楚军做最后一搏,不料尧关守将轻信了刘邦的花言巧语,已准备与楚军签定盟约了。然而,就在尧关守将为盟约签订宴席的规格头疼时,刘邦却背信弃义地袭击了他,不仅割了他的脑袋,还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接着,刘邦不费吹灰之力就攻占了咸阳。

当子婴手捧玉玺、躬身请降时,刘邦乐得差点儿脑溢血,手舞足蹈,完全是一副小人得志的轻狂样。张良劝他杀了子婴,以绝后患,他没听,他早在心里盘算好了,等自己称关中王时,就封子婴为相,让天下人看看,我刘邦是多么了不起,连原来九五之尊的秦王如今也得看我眼色、听我号令了。

一阵得意轻狂之后,刘邦就处心积虑地谋划称王了。要称王必须先得民心,这样才能江山永固。刘邦深谙其道,他摆出一副很具亲和力的模样,笑容可掬地挥手致意:各位乡亲父老,嬴政荒淫无道、暴戾恣睢,天下苦其久矣。我刘某人从沛县起兵,为的就是解救万民于水火之中。如今苍天助我,让我一举拿下了咸阳。我刘邦的军队是仁义之师,绝不伤及无辜!我宣布,从现在起,废除秦朝的一切律法!一番慷慨陈词,刘邦就把自己美化成了救世主,而且做了个顺水人情,废了秦法。接着,刘邦又装模作样地封了秦宫和府库,驻军霸上,以示秋毫不犯。其实,他暗地里早就叫心腹之人挑选了一大批奇珍异宝和宫女妃嫔送到了自己住处,以供慢慢享用——他本来就是个好色之徒,如今见到秦宫里美女如云,且个个冰肌玉骨,能熬得住吗?!他夜夜拥香搂玉,可苦了他的结发妻子——那个叫吕雉的黄脸婆,整天以泪洗面。

范增老人家火急火燎地赶到项羽营帐前,气喘如牛地把掌握的有关刘邦的第一手资料详细禀报给项羽。那项羽还躺在被窝里,搂着虞娇柔的身躯如痴如醉。他不耐烦地打断了范增:爱江山更爱美人,哪个英雄好汉情愿孤单?亚父,天寒地冻的,你去找个地方晒晒太阳吧。范增在营帐外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破口大骂项羽是臭小子,说他身体里流的已不是项家那高贵的血液了,说他与项梁一个德行,是见了美色就晕头转向的孬种。继而又迁怒于虞,大发女人是祸水的感慨,并且举了商纣因妲己而丧身、夫差因西施而亡国的事例加以说明。

本想做爱的项羽被范增的喋喋不休搞得毫无情绪,他怒不可遏地揭开被子一骨碌爬起来,掣出长剑就想出去把范增劈了。虞一把拉住他,说:亚父也是为你好,希望你成就霸业。我也希望我的丈夫能成为一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到时候,你做皇上,我做皇后,我再给你生许多许多皇子。虞的话很管用,只三言两语,项羽就怒气全消了,并且立即传令三军准备进攻刘邦。这事范增一直蒙在鼓里,他总以为是自己的激将法见效神速。如果不是虞,恐怕他早已死于非命了。

项羽率领四十万大军攻破函谷关,很快就打到了新丰鸿门,距刘邦所在的霸上只有一箭之遥。接着,就发生了历史上很有名的鸿门宴事件。太史公在《项羽本纪》里对此事作了精彩的描述,我在这就不学乌鸦聒噪了,只简单地说一下。

当时项羽已经做好了收拾刘邦的准备,哪知他的另一个叔父项伯却是个吃里爬外的东西,给张良和刘邦通风报信了。刘邦自知自己的十万兵马难以与项羽的四十万大军抗衡,便寡廉鲜耻地拿自己的女儿做了一次交易,把她许配给了项伯的儿子,然后就请项伯在项羽面前替他开脱。项伯这些天正为儿子的终生大事犯愁,一听此话,喜上眉梢,立即拍着胸脯表态,一定为亲家公两肋插刀。当天晚上,项伯就去找了项羽,说刘邦并没有称关中王的意思,他进入咸阳后,秋毫无犯,封了秦宫和府库,驻军霸上,日夜盼望上将军到来,像这样的有功之臣,不封赏反而诛杀,实在令天下人心寒,也有悖天理。项伯的话听起来句句在理,项羽就犯迷糊了,犹豫不决。

第二天一大早,刘邦带了张良和几个贴心侍卫赶到鸿门,装腔作势地给项羽赔礼道歉,并且恭请项羽称关中王。项羽根本没有刘邦那么深的城府,很快就被迷魂汤灌得飘飘然了,敌意也就烟消云散了,还吩咐手下人去备办了丰盛的宴席,说与大哥阔别多日,今天要一醉方休。

酒宴上,项羽和项伯坐在主位,范增在旁边作陪;刘邦坐在客位,张良在旁边作陪;我站着负责添酒。席间,坐在一旁的范增不断地朝项羽挤眉弄眼,并且举起身上的玉佩再三示意:快动手吧!项羽却默不作声,当决不决。范增急了,找了个借口出去,把项羽的堂兄项庄找来,叫他进去舞剑助兴,乘机杀了刘邦。于是后来就有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典故。当时刘邦吓得直冒虚汗,脸色苍白,幸亏他的亲家公项伯及时挺身而出,与项庄对舞,才使他没有命丧黄泉。张良见形势危急,也找了个借口溜出去,对侍卫樊哙说:情况不妙,快想办法!樊哙从前是个屠夫,生得虎头虎脑,与项羽属于同一类型的人。他左手持盾牌,右手握长剑,闯入营帐。项羽见冷不丁进来个满脸杀气的壮汉,连忙拔出宝剑,警惕地喝问:你是干什么的?樊哙也不答话,抓起一块肉就往嘴里塞,然后操起一壶酒咕噜咕噜灌了下去,这才抹抹嘴粗咧咧地说:我是沛公的车夫,在外面等久了,饿得慌。项羽就觉得这个人挺可爱,叫我拿一只肘子给他。樊哙接了肘子,一屁股坐到地上,将肘子搁在盾牌上,用长剑一块一块割着吃。我看了直想吐——那可是一只生肘子呀!然而樊哙他却吃得很仔细,很敬业,仿佛万般皆下品唯有肘子高。他吃得津津有味,我看着看着,倒真觉得他是在品尝珍馐美味了,不由地馋涎欲滴。咄咄怪事!此时项庄见刘邦有人保驾护航,只得作罢。刘邦这才镇定下来,他假装要上厕所,出了门就溜回了霸上。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大家从来都把鸿门宴当作一次流产的阴谋,甚至使它成了陷阱的代名词,其实不然——项羽根本就没预谋在宴席上杀刘邦,只是范增一厢情愿而已。

项羽犹疑不决,错过了消灭刘邦的绝好机会,以至放虎归山,反受其害,我想他乌江自刎的时候一定是追悔莫及。正因为如此,我想给大家提个醒:对待敌人,千万别学项羽,犯鸿门宴式的低级错误。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韩信自传 作者:朱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