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韩信自传》第06章


刘邦屁滚尿流地从鸿门逃回霸上后,依然心惊肉跳,便做起了缩头乌龟。与此同时,项羽则骑着高头大马,耀武扬威地进了咸阳城。因为子婴已经把玉玺献给了刘邦,再没有什么象征权威的东西可献了,项羽一怒之下就把这个可怜的小男人剁成了肉酱。又因为阿房宫中的金银珠宝和宫女妃嫔已被刘邦掳掠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些破铜烂铁和残花败柳,项羽气得横眉竖目,一把火把阿房宫给烧了。“楚人一炬,可怜焦土。”不过烧了也好,免得项羽在这样奢华的宫殿呆久了,嬴政会借他的身子还魂。权且把这一举动当作是对死去的劳苦大众的祭奠吧——虽然项羽是无意识的,但我情愿这么想。

这时候的项羽虽然还没有称霸,但霸主的地位已经确立。他本想搞个大手笔,把小怀王废了,然后称孤道寡。但范增以前跟他讲过的“宿命论”还一直困扰着他,使他举棋不定。最终,项羽还是决定暂时温和一点,循序渐进,水到渠成。他一方面抬举小怀王为义帝,另一方面却积极谋划,将江山进行了重新分封,以达到将小怀王完全架空的目的。他一口气封了十八个王,然后自封为西楚霸王,定都彭城,凌驾于十八个王之上。项羽这样做看上去很有心机,其实愚不可及。第一:他的分封,完全违背了天下百姓渴望统一的愿望,是一种倒行逆施的行为。第二:他过于天真地认为,即使刘邦有野心,也已经被范增在鸿门宴上粉碎了。如今封他个汉王,让他统治巴山蜀水与汉中,这个从前的亭长一定心满意足、感激涕零了。他低估了刘邦。刘邦可是个欲壑难填、觊觎帝位的角色呀!第三:他封的那十八个王,有投降的秦将,有义军的首领,有六国旧贵族,可谓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彼此之间矛盾重重。项羽要想“抱得个个不哭”,并且使他们安分守己,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他搞分封的结果只能是玩火自焚!这些,我看在眼里,想在心里,并没有提醒项羽。我这么做似乎有点坐看三国的味道。但这不能怪我,他已经不值得我辅佐了,何况我还想把他干掉。

说实话,凭我个人的力量,要想干掉项羽是很困难的。投毒、暗杀之类的手段我是不会用的,这不符合我做人处事的原则。但如果跟他单打独斗,我又不是他的对手。怎么办呢?为此我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了一条万全之策。我决定先去“投奔”刘邦。他要在那穷山恶水的地方发展势力,必然会招兵买马、广纳贤士。凭我的聪明才智,不出三五年,定能当上将领。那样,我就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了,不仅可以干掉项羽,甚至还可以连刘邦一起解决掉。

主意一定,我就付诸行动了。趁着夜色,我悄悄离开彭城,单人独骑赶往南郑——那是刘邦定都的地方。盛夏的夜晚凉风习习,天空清朗高远,群星闪烁。马儿飞奔疾驰,我感到自己身轻若燕,展翅欲飞。如果说从前的我只是为了成为乱世英豪的话,那么这时的我已经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在灵魂深处完成了“小我”至“大我”的升华。我要让项羽之类的杀人魔王和刘邦之类的跳梁小丑统统退出历史舞台——锦绣山河让这些人去统治实在让我放心不下!

跋山涉水,餐风宿露,十天后,我终于到达了南郑。第二天,我就见到了刘邦。他住在一个破庙似的院子里,院门口高悬着一块牌匾,上书“汉王府”三个大字,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我见到他时,他正大腿跷二腿蜷在椅子上生闷气。侍卫悄声禀报有人求见,他才抬眼瞥了我一下,然后瓮声瓮气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哪里人?找我有什么事?(看来他已经不记得我在鸿门宴上给他添过酒了。)我最讨厌这种“查户口”式的询问,但我又不好发作,我还要借他这只“鸡”来“下蛋”,只好一一作答。刘邦接着倒也爽快,说:我这里正缺个经办粮草的,你就先干起来再说吧。说着,挥挥手,叫我退下,自己闭上眼睛继续生闷气。因为我在下邳已经坐过一回冷板凳,所以这回倒也习惯了,并不计较刘邦的轻慢无礼,就躬身退了出去。我甚至还有几分欣喜——良好的开端就等于成功了一半。

我这个“治粟都尉”搞的是后勤工作,官职不大(享受七品芝麻官待遇),事情倒不少,而且来不得半点马虎——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呀。萧何时任丞相,是我的顶头上司,经常叫我去汇报工作,我跟他就“一回生,二回熟”了。他很惊异我的言行,认为我心思缜密,谈吐不俗,处事沉稳干练,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将帅之才。于是他向刘邦举荐了我。这里我要说明一下,史书上记载的所谓“萧何月下追韩信”纯属虚构,并没有那回事。不知是谁杜撰出来的,我和萧何真该写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给他。你想呀,我才二十三岁,刘邦已经四十八岁了,大我一倍还多,他都不急着进攻项羽谋取天下,我又何必猴急猴急地“另投明主”呢?我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等待时机成熟。

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那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那是一个黄道吉日,旌旗飘扬,号角齐鸣,刘邦斋戒沐浴,在气势雄伟的拜将坛上朝我三鞠躬,拜我为大将军。坛下围观的将士见我满面红光,都以为我陶醉在鲜花和掌声中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我“心怀叵测”。刘邦拜我为大将军,说起来我应该感谢他,但我心里清楚得很,我和他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我倒是打心眼里感激萧何,如果不是他极力举荐,恐怕我还在跟粮草打交道呢。我当时就想,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做牛做马、结草衔环报答他。然而,就是这个萧老头子,后来却帮吕雉暗算了我,不仅坏了我的好事,使我功败垂成,还让我背了两千多年“图谋造反”的罪名。所以后人有言: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韩信自传 作者:朱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