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韩信自传》第09章


公元前204年春季,我军拿下了齐国。一天,尖兵回报:汉王再渡陈仓,与霸王狭路相逢,两军对峙于广武,已有数日。我听了淡淡一笑——又有好戏看了。不管他俩谁解决了谁,对我来说都是幸事,我肩上的重担将减轻一半。

刘邦果然攻于心计,他见汉军无法占据上峰,便派人前往梁地,重金收买了项羽部下彭越,指使他搞了“后院失火”,把项羽聚草屯粮的仓廪烧了个精光。项羽立刻慌了手脚,打算撤军。谋士范增献计道:霸王不必惊慌,刘邦的妻儿老小还在我们手上,这可是一张王牌,现在打出去正是时候。

项羽便把刘太公拎了出来,登上城楼高喊道:刘邦你给我听着,你要是再不退兵,我就把你老头子剁了煨汤!刘邦竟然笑眯眯地回话说:项羽,你我是兄弟,我老子就是你老子,你杀了我老子就等于杀了你老子,我不介意。噢,对了,我这个人吃菜偏咸,你煨汤的时候记住多放点盐,煨好了叫人送过来。(刘邦这样说不乏机智,可当别人把这话原封不动地告诉我时,我浑身不舒服。)项羽没想到刘邦如此奸猾,碰了一鼻子灰,勃然大怒,歇斯底里地吼道:刘邦,你等着收尸吧!说着,掉转头就走,要去“撕票”。刘邦的亲家公项伯见情形不妙,连忙劝阻道:贤侄,两个男人之间的事,何必把老人妇女扯进去呢,传出去,丢人现眼。再说了,你就是杀了这老头,又有何用?刘邦不买帐这一套,我们照样腹背受敌、进退维谷,说不定还会让他更加疯狂,狗急跳墙咬咱们一口。我看还是赶快从长计议吧。项伯的话听起来总是很有道理,项羽又犯迷糊了,叫人把刘太公押回了地牢。范增气得胡须发颤,跺脚骂道:竖子不足与谋!项羽当场就变了脸色,只是碍于人多,他握紧剑柄的手才缓缓松了下来。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项羽不是一拳头就能打趴下的,他很快就从彭城调运来了粮草,准备与刘邦打持久战。

而刘邦觉得火烧仓廪的计策之所以未能如愿以偿,是因为范增这个老不死的在捣鬼,这个人活在世上对他十分不利。所以他决定用离间计来挑拨项羽与范增之间的关系。

机会终于来了。那天,项羽派人去汉营下战书,刘邦故意不问事由,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来使,还邀请他共进午餐。席间,刘邦假惺惺地问使者亚父最近身体可好。使者说他是霸王身边的人,对范增的情况不太了解。刘邦立即佯装惊愕,说:我还以为你是亚父派来的呢!随后吩咐侍卫:把酒席给我撤了!把人轰出去!使者饿着肚子灰溜溜地跑回了楚军大营,见了项羽就诉苦。项羽早就对范增心怀怨恨,一听此事,便武断地认为范增与刘邦有见不得人的勾当,犯了通敌罪,要依法论处。范增心如刀绞,不由老泪纵横,哽咽道:老朽年事已高,计穷力竭,但愿叶落归根。霸王保重!!!说着,老人家头也不回地走了。他是被项羽气走的。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对项家的一腔热血换来的却是如此可悲的下场。他披头散发,踉踉跄跄漫无目的地走着。悲愤撕裂了他的心,他倒下去了,再也没有起来。

刘邦见阴谋得逞,立即向楚军发起进攻,结果自己被项羽射了一箭,险些送了老命。大家稍稍回忆一下,不难发现,刘邦只要与项羽一交锋,必败无疑。这是为什么呢?原来,项羽读过一些兵书,虽说是个“半吊子”,但对付对军事一窍不通的刘邦就显得绰绰有余了。刘邦损兵折将,败走成皋。打吧打吧,打得鱼死网破才好。

我在齐国有幸结识了一位高人,叫蒯通。此人仙风道骨,博学多才,对天下之事洞若观火。虽然他长我一辈,但我俩一见如故,很快成了忘年之交。一天夜里,我俩促膝长谈,直至天色微明才睡下。落枕没多久,外面突然响起了一片嘈杂声,把我吵醒了。我披了大氅走出营帐,一看,竟然是刘邦来了。他带着一帮人,自称是汉使,说有急事要面见韩将军,守营的将士见他鬼鬼祟祟,心下生疑,不让他进来,双方便发生了争执。我打着哈欠称了声汉王,便把他引进了我的营帐。他一进营帐,眼睛滴溜溜直扫,突然一个箭步扑向了我的兵符,口中大喊:传三军将士听令!这王八蛋,居然夺了我的兵权!他打不过项羽也就罢了,竟然还要拿我的人去当炮灰。我怒火中烧,高呼道:将士们,千万别听他胡说八道!刘邦两眼瞪着我,凶光毕露。他旁边的张良厉声喝道:汉王在此,谁敢不从?!刘邦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兵符,高过头顶。将士们看看我,又看看刘邦,缓缓地,缓缓地,有人跪下了。一大片跪下了。三十万将士全都跪下了。与我朝夕相处的将士还是顺服了他们心目中的“汉王”,我欲哭无泪。我不得不承认,刘邦四处吹嘘的“斩白蛇”已经深入人心,在这个悬而又悬的神话故事面前,我输了,输得一无所有。更让我痛心的是:人的精神怎么如此麻木,一听到“王”字就腿脚发软?难道人一生下来就习惯了卑躬屈膝、逆来顺受?可悲呀!刘邦朝我诡谲地一笑,将队伍拉走了——他要用我的三十万精兵去报一箭之仇。看着军队迤逦而行,渐渐远去,我发足狂奔拼命追赶——虽然刘邦很无耻,将士们也很让我失望,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苦心经营了两年的军队就这样毁于一旦,我要设法干预刘邦,使这支军队逃过一劫。

有我这三十万人马撑腰,刘邦神气极了,来到鸿沟就天天到项羽寨前叫阵。汉军兵精粮足,着实让项羽胆寒,他就故伎重演,从地牢里拎出刘邦的儿子,传出话来,要刘邦与他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如果不答应,就立即放他儿子的血。刘邦五十岁了,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心中割舍不下,也就没有先前说“分我一杯羹”那样豪迈了,慌忙答应了项羽的要求,说有事好商量,千万别意气用事。

签约仪式是在楚营举行的。刘邦和项羽貌合神离地兄弟般寒暄一阵后,仪式就正式开始了。尽管双方各怀鬼胎,但都还是在文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然后握手言和。接下来,是项羽释放人质。那刘太公见了刘邦扬手就是一个耳光,骂道:畜生!你还有脸来见我!你今天是不是来分我这身老骨头的?吕雉也跟着耍起泼来,又哭又闹,说刘邦没心没肺,不仅不来搭救她反倒趁机纳了妾。这一来,原本肃穆的签约仪式变成了一出家庭闹剧,令人啼笑皆非。

看过上海滩题材影视剧的朋友都清楚,那些所谓的“老大”,都是刚握了手转过身就掏枪拔刀的混蛋。如果要追本溯源,刘邦可以算是他们的开山鼻祖了。刘邦一回到汉营,就撕毁了协定,厉兵秣马,要攻打项羽——他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就在项羽忙着撤军时,刘邦出其不意地袭击了他。楚军猝不及防,被打得落花流水。“一着不慎,满盘皆输”,项羽节节败退,最终被围垓下。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韩信自传 作者:朱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