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韩信自传》第12章


我不能坐以待毙!

聪明的人善于把握机会。机会来了。巨鹿郡守陈希托人捎来一封密信,说刘邦最近老干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勾当,他看着很不顺眼,想把刘邦的脑袋割下来当球踢,请我帮忙出个主意。整封信中,陈希把自己说得像个行侠仗义的勇士,大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气概,但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是想过把皇帝瘾。欲盖弥彰!“皇帝”这玩意儿真是太具有诱惑力了,就像性感女郎,会让人产生某种冲动。陈希头脑发热,病得不轻。虽然我知道陈希成不了什么气候,但我还是给他回了封信——让刘邦这个祸国殃民的败类多活一天,我心里就多一分歉疚,感觉很对不起天下百姓,如今机会难得,我不能让它擦肩而过。我在信中说,我很感谢陈兄瞧得起我这个身陷囹圄的倒霉汉,你老兄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鼎力相助,我们可以来个里应外合,把刘邦的老窝端了。

信发过去没多久,陈希果然起兵了,出奇制胜,一举拿下了十几座城池,直逼洛阳。火烧眉毛,刘邦立即召集文武百官,商讨对策。我杂在人群中仔细端详着刘邦,只见他衣冠楚楚,高高在上,然而这些都掩饰不住他内心的慌乱,他焦躁地说:谁为寡人分忧?这时我仿佛看见一把锋利的刀举到了他眼前,他惊叫一声,瘫了下去,像条死狗蜷在地上。我因此笑了。我的笑容在一大片愁眉苦脸中显得尤为突出,刘邦像发现了新大陆,惊喜地问:韩爱卿有何良策?我从幻觉中醒来,发现死狗还笑容可掬,便笑道:陛下,要说良策,臣没有,要说办法,倒是有一个,不知陛下爱不爱听。快快讲来!刘邦迫不及待地说。我说:陛下,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咱们派个人去打他就行了。刘邦一听,顿时眉开眼笑,拍着脑袋说:妙招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天哪,他连这个都没想到,真是老糊涂了。刘邦旋即又皱起了眉头,说:派谁去合适呢?……噢,韩爱卿,你去最合适,你战无不胜!说时,刘邦朝我笑了笑。这笑容怎么如此熟悉?我想起来了,刘邦夺走我三十万人马时曾经这样笑过。诡谲的笑!我不由打了个寒噤,猛然意识到:刘邦是在演戏,他想借刀杀人。如果我杀了陈希,他高兴;如果陈希杀了我,他也高兴。我甚至怀疑他已经知道我和陈希有书信往来,便想让我俩自相残杀。他一点也不糊涂,他狡诈得很呢!我暗自庆幸醒悟得早,依然笑道:陛下,臣近来身体不适,带兵作战力不从心。龙威浩荡,我看这事还是陛下御驾亲征的好。我刚说完,就有个大臣跳了出来,说:韩信,你包藏祸心,想让陛下去送死呀!我说:老兄,这你就不懂了。想当初,陛下义斩白帝子,是何等威风!时至今日,难道还怕一个小小的陈希不成?还有,老兄,我提醒你,以后说话要用点脑子,‘送死’是可以随便乱说的吗?大不敬呀!那大臣被我说出了一身冷汗,战战兢兢地缩了回去。“斩白蛇”的光辉事迹经我这么一宣扬,刘邦只好硬着头皮宣布“御驾亲征”了。大庭广众之下,他总不能说“我是骗人的,我杀的是一条水蛇”吧?他有苦说不出也只能认了,谁叫他四处乱吹的呢?

刘邦“御驾亲征”离开洛阳后,我便开始积极活动了,秘密联络了一些铁杆哥们和老部下,准备与陈希里应外合。

就在我一切准备就绪,只等陈希消息时,萧何突然来到了我的住处,一把拉过我的手,兴奋地说:韩信,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皇上旗开得胜,平定叛党指日可待!因为我一直很敬重萧何,所以当时我竟没有去查证一下这句话的真伪就轻信了,还在心里埋怨陈希不中用,连刘邦都打不过,真他妈饭桶。现在想来,我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萧何的言行其实是有许多破绽的。我的厄运也就从那时开始了。萧何接着对我说:宫里为此大摆筵席,吕后让我邀你一道去饮酒庆贺。我听了这话,竟然自作聪明地想:我得去,免得吕雉生疑。没想到,我这一去,是羊入虎口,再也回不来了。

我随萧何步入长乐宫,远远地,就听到了铿锵激昂的乐曲: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那是《大风歌》,据说是刘邦回老家探亲时创作的,从歌词就可以看出来,他当时非常自得,非常狂妄。当然,也不排除有人捉刀代笔的嫌疑。

进入正殿,只见众歌女一身戎装,手执短剑,正应着《大风歌》的旋律翩跹起舞。再一看,我不由吓了一跳,那吕雉居然端坐在刘邦的龙椅上,神情肃穆,好像正在酝酿做皇帝的感觉。我第一反应就是:这女人的野心不小!我看人一看一个准,刘邦死后,这吕雉果然把持了朝野,孝惠帝形同虚设。环视四周,不见一位臣工,更不用说举杯把盏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猛地向我袭来。我侧身一看,萧何也不见了!现在想来,大概是他觉得自己扮演了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偷偷溜了。我见事不妙,拔腿就走,然而那帮舞女突然蜂拥上来,拦住了我的去路。她们挺剑而立,目露凶光。这时,吕雉放浪形骸地大笑起来,说:韩信,你走不了啦!说着,她缓缓站了起来。我这才看清了她的容颜。她已经人老珠黄了,却硬要打扮得很时髦,看上去很像现代的一只“鸡”。我说:吕后,你这是什么意思?吕雉冷哼一声,说:韩信,我和刘邦夫妻感情一直很好,最近他为了你常常彻夜难眠,我看着心疼,所以想除掉你,了却他一桩心事。我也笑了,说:吕后,皇上夜不能寐恐怕是你管束太严,他躺在你的床上,心里却想着后宫三千佳丽吧。你……吕雉气急败坏地吼道:韩信,我今天就让你瞧瞧老娘的厉害!她话音一落,那帮舞女就挥剑朝我砍来。我闪身移步,劈手夺过了一把短剑。我这招“空手夺白刃”迅猛、利落,把那帮舞女镇住了。我指着吕雉怒叱道:吕雉,你别忘了,这天下有一大半是我打下的!今天看在你们都是女流之辈的份上,我饶了你们,下次再让我碰上,定杀不饶!说罢,我掷下短剑,愤然而去。

我犯了一个无可挽回的错误。我忘记了“最毒妇人心”这句古训。就在我快要走到殿门口时,“咣!”一只铁笼突然落下,将我罩住了。陷阱!我脑海里刚闪现出这两个字,还没来得及挣扎,数十把锃亮的短剑已从不同方位刺入了我的身体。我感觉到了痛。我感到我的鲜血正在汩汩而流。我感到了冷。我没想到自己英名一世,到头来居然栽在了吕雉手上。我不甘心,我心愿未了,我不能就这样倒下去!我顽强地伫立着……不知什么时候,我听到了一个亲切的声音:孩子,你尽力啦,跟我来吧!随后,一只宽大温暖的手伸向了我——那是上帝之手。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韩信自传 作者:朱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