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08节 帮你做成一番事业


四人听出是叔父刘良的声音,慌忙收势细看,只见刘良正领着一帮宗室兄弟走上河堤。当中年龄最长的刘赐仅比刘縯小一岁,最小的则比刘秀还小三岁。这帮人走到空地上站住。刘縯仔细一看,除了叔父刘良之外,这帮宗室兄弟大多耷拉着脑袋,一脸的苦相。他不知道怎么回事,给刘良施完礼,正要发问,却听叔父说道:“縯儿,你的这帮兄弟今后就由你来管教,教他们习学武功,将来他们可帮你做成一番事业。”

刘縯一听,高兴得不得了,连声应道:“请叔父放心,孩儿一定尽心尽力教他们。”

“那就好!”刘良满意地笑了,又转身对那帮宗室子弟说道,“今后就由縯儿教授你们武功,再不许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坏了宗族的名声。我刘氏乃是国姓,振兴汉室,光宗耀祖就靠你们了。听见没有?”

刘赐一行人看来都有些惧怕这位长辈,虽然个个面带苦相,却齐声答道:“听见了!”

从此,孤寂的旷野墓地再不孤寂,每天都是一片战马嘶鸣,刀枪碰撞声。初始几日,那班宗室子弟因为新奇,练得还算起劲。但十天之后,除了一个黑脸的大小子刘谡之外,便一个个叫苦叫累,很有些吃不消。刘縯要求十分严格,一个个拧着耳朵拉起来,要他们坚持练功。这样一来,他便顾及不到刘秀了。刘秀本来对弓马骑射没有多大兴趣,只是父亲的死多少刺激了他幼小的心灵,他才依着大哥心愿专心练武。但这几日,大哥为着这帮宗室弟兄,又把那些他早已练熟的招数传授出来,他就有些耐不住了。一天,刘縯正专心致志、一招一式教刘赐等人刀法。刘秀趁他不注意,一转身跑到松树丛中,顺着树丛跑到河边。这时,河里结着厚厚一层冰。刘秀童心贪玩,便跑到河中心滑起冰来。玩了一会儿,又怕被大哥发现,干脆从冰上跑到河对岸,对岸的河堤下是一大片荒地,不知是农人遗落,还是野风吹来的种子有几株麦苗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艰难地生长着。他蹲下身来,爱怜地用手抚摸着幼苗,嘟囔着:“小苗啊,小苗,你好可怜,这么冷的天会冻坏你的。”他嘴里说着,又捡来几片树叶,盖在小苗上面。

“文叔,你在干什么?”身后突然有人问道。

刘秀吓了一跳,以为被大哥发现。回头一看,却是族兄刘玄。刘玄白嫩的脸冻得通红,笑嘻嘻地站在自己身后。

“你……你怎么跑来了?”刘秀没想到他也跟着偷跑过来,很不高兴。

刘玄还是笑嘻嘻的,双手往腰间一叉,讥笑道:“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你管不着,我来拉屎的。”刘秀气恼地说。

刘玄忙改变了态度,讨好地道:“好兄弟,咱们谁也不说谁,好吗?縯哥要是问起来,咱就说跑过来拉屎的。”

“一言为定!”刘秀转怒为喜,忙和刘玄拉勾发誓。

刘玄也放心了,便问道:“文叔,你刚才看见什么了?别骗我!”

“我看这几棵小苗。”

刘玄低头一看,泄了气。

“不就是几棵麦苗,有啥好看的!”

“麦苗长大了能结粮食。我爹在南顿种了好大一块田的麦子。我也种了一小块,那里的麦苗肯定比这几棵长得好,明年能收好多好多的粮食。哎,对了。这块荒地要是种上庄稼,肯定能收好多的粮食。”刘秀似乎沉浸在美好的想象,仿佛眼前就是一片翻滚的金浪在向他招手。

刘玄对种田毫无兴趣,反正家里还有许多的土地,光收租就足够他全家生活的,用不着他这个宝贝儿子亲自耕种。可是,好不易偷着跑出来,说啥也不能回去。他气得咕噜着:“二伯父真是的,非要咱们练武,还说什么要咱们振兴汉室,光宗耀祖,文叔,你说什么叫振兴汉室,光宗耀祖?”

“不知道,”刘秀摇着头,道:“反正是大人喜欢说的话。我爹喜欢说,我娘喜欢说,大哥也喜欢这么说。”

“你长大了也喜欢这么说吗?”刘玄笑道。刘秀摇摇头。

“你最喜欢干什么?”

“我喜欢种田。不,我最喜欢读书,然后是种田。”

“没意思。我才不喜欢呢。我最喜欢做官,做天下最大的官。能管好多的人,他们都得听我的。”

“天下最大的官就是皇帝。你想做皇帝?那是要杀头的。”刘秀故意吓他。

刘玄果然忙改口说:“真的要砍头?我不做皇帝了。”

刘秀狡黠地一笑,说道:“我不怕杀头,我做皇帝。”

刘玄不甘示弱,忙又抢着说:“你不怕,我也不怕,我还是要做皇帝。”

刘秀一听,连连摇头道:“不成,不成。天下不能有两个皇帝!”

“好兄弟,你就让我做皇帝吧!”刘玄慌忙摇着刘秀的肩膀求道,“咱们是好兄弟,我做皇帝就封你做大将军。”

刘秀禁不住他的哀求,只好让步,却又道:“我不喜欢打仗,不要做大将军。你就封我做宰辅,帮兄治理天下。”

“好兄弟!”刘玄高兴极了,仿佛真当了皇帝似的,往后身一棵树墩上一坐,学着戏文里的词叫道:“刘秀刘文叔,朕封你为当朝宰辅,助朕治理天下。”

“臣谢主隆恩。”刘秀也拿腔捏调答应着。

童心天真,还是孩子的他们只当是做游戏。孰料,若干年后,两人竟真的都做了皇帝。可惜刘玄只做了两年零十个月的皇帝,落得被叛将缢杀的下场。而真正成为推翻王莽新朝,匡复汉室的一代中兴君主,则是刘秀。当然,这都是后话。

刘秀相中了白水河对岸的那块荒地,便瞒着大哥刘縯恳请母亲开垦出来。樊夫人免不了劝诫他要以习文练武为要,切勿近稼穑,但还是答应了,她心里其实并不完全反对刘秀近稼穑。丈夫死后,儿子们都在为父守孝,家中除了田租收入,再无其他经济收入,这样坐吃山空总不是办法。况且刘縯喜欢行侠和收养宾客,不问家庭产业经营情况。刘仲更是诸事不问。当年高祖刘邦创业打天下,家中尚有善治产业的哥哥刘仲照顾,如果把刘縯比作是高祖,那么刘秀则是刘仲(刘邦兄)式的人物。

刘秀得了母亲的许可,便不顾大哥的反对,和刘宽一起,一个牵牛,一个扶铧,把那荒地开垦出来,种上谷物。为了方便,他还叫人在白水河上修了座木桥,便于来往耕种。

寒来暑往,日月如梭。刘秀的田里收了一季又一季,白水河边的野花开了一次又一次。三年的守孝期转瞬间满了。刘縯等人的武艺日臻神境,就连最浮滑的刘玄也练就了一身的武艺,寻常三五十人近身不得。刘秀天资聪颖,虽然忙中偷闲去侍弄那块田地,也没耽搁习武艺。论武艺,除刘縯之外无人能及,论文才,则包括刘縯在内无人可及。

胸怀大志的刘縯时刻关注着天下的变化。但是历史老人按着既定的轨迹缓慢地行进着。这一年,年仅十四岁的汉平帝刘縯病死,安汉公王莽为把持朝政,在姑母王太后的支持下,扶立年仅三岁的宣帝玄孙、广戚侯刘显的儿子刘婴为帝。王莽则仿效当年周公辅佐周成王,居位摄政,称摄皇帝,改年号为居摄。正如南顿令刘钦所料,王莽篡汉已是步步紧逼。刘縯一次次为刘汉江山痛心疾首,对王莽恨之入骨,但是苦于人微言轻,无以发难,只好静静等待时机。

孝期虽满,但刘縯白天仍喜欢领着众兄弟在墓地前的草地上操练武艺。这一天,大家刚练完一阵,正坐在地上歇息。忽听一阵马蹄声响,只见一匹快马飞驰而来。在白水河对岸停住,马上跳下来一个衣着整齐的中年汉子,那人下了马,快步走上木桥,向刘縯他们走来。

刘氏兄弟老远就看见了。刘玄叫道:“你们看,那人是干什么的?”

“我知道,”刘秀抢先答道,“肯定是来找大哥比试武艺的。弄不好又被大哥打他个落花流水。”

刘秀说话很有根据。刘縯功夫了得,在南阳就有了名气,一些江湖侠客、武林中人不服气,常隔三差五地来找他比武。刘縯待人谦恭有礼从不恃强自傲,即使迫不得已与人动手,也是点到为止,只要对方认输就成。败在他手下的武林高手不知有多少人,他还从未遇到过对手。

刘秀的话音刚落,刘玄扫视了众兄弟们一眼,一本正经地道:“文叔说得不错,这人肯定是找縯哥比武的。哎,我说你们哪位过去把他收拾了,用得着縯兄动手吗?”

刘縯这时已回家去了。父亲不在了,他是长子,不能不多操一些心。便经常趁大家歇息的时候,去家里看看母亲。刘玄的话引得一个人心里痒得慌。这人就是刘谡,他也是刘氏族人,可惜父母早亡,成了孤儿,亏得刘良的悉心照料,才长大成人。所以他比这班不愁吃穿的刘氏子弟懂事得多,跟刘縯练武也最下功夫,三年的时间,学成了一身好武艺,在这帮子弟中首屈一指。艺高人胆大,一听说比武,便来了劲。反正刘縯也不在。他从地上一蹦多高,站起来道:“我来收拾他,不劳大哥了。”

“对,揍他!”刘赐、刘嘉、刘仲也一齐叫道。

说话的功夫,中年汉子已过了木桥,来到大家跟前。刘谡仔细一看,这人虽然穿着便衣走起路来却孔武有力,一看就是个练家。他便一步跨到跟前,正色问道:“这位兄台,有何贵干?”

中年汉子见有人答话,忙客气地答道:“在下来找舂陵刘伯升。”

伯升是刘縯的字。刘谡一听果然是找刘縯的,便轻轻一笑道。“刘伯升是我大哥,你恐怕不够格见他,找我也是一样。”中年汉子听不明白,不解地问:“这位兄弟,你想干什么?”

“装什么蒜,要找我大哥比武,先得胜了我。”刘氏兄弟也在一旁起哄,七嘴八舌地叫道:“对,先打赢他,才能见大哥!”

“快动手吧,就他那两下子,也够你学二十年的。”中年汉子急了,胀红着脸道:“对不住,在下要见刘伯升。”刘谡技痒难熬便向问对方发招。对方只得和他比试,刘谡求胜心切,只顾进攻忘了防守,最后落败。

刘谡狼狈不堪地躲到众人后头,再没抬起头。中年汉子一见,颇有些得意,笑道:“各位兄弟,在下可以见刘伯升了吧!”

“不可以,”话音刚落,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你还没打赢我呢!”中年汉子一看,只见一个十二三岁的英俊少年从地上跳起来,不慌不忙地走到自己跟前。

中年汉子一看是个孩子,忙温和地一笑,道:“小兄弟,我有要紧的事要见刘伯升,咱们别比了,就算我输了,成吗?”

“不成!”刘秀异常坚决地说道。中年汉子一看不打还不行。他心中有事,哪有闲心陪小孩玩。便暗忖三招两式让孩子认输就成。于是再也不顾及自己的身份,竟抢先向孩子进招。

刘秀刚才看着他们两个打斗,知道中年汉子有真本事,若被他一招击中,自己肯定半天也别想爬起来,他早有应变之术,凭借自己身材小巧玲珑,身法灵活的长处,在中年汉子身旁忽前忽后,转来转去。中年汉子哪及他身法灵活,斗了半天,急得头上冒汗,也没抓不住刘秀的一根头发。刘秀故意气他,边打边说:“大块头,你功夫不行,赢不了我,怎么跟我大哥比试。”

中年汉子本来心中有事,这时更被他激得眼睛冒火,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双拳施展开,拼命进攻。他也犯了刘稷刚犯过的错误,只顾进攻,忘记了防守。刘秀天资聪颖,等待的就是这个时刻。趁对方一意急攻的时候,冷不丁地窜到对方身后。右腿突然攻击敌方下盘。只不过,他选择的进攻目标是对方的阴部。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 作者:司马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