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39节 岂能与他们同流合污


刘縯却道:“新市兵、平林兵不过是山野贼寇,为新朝不容,起兵反莽。我舂陵汉兵反莽为的是臣复汉室,岂能与他们同流合污。”

刘良也道:“縯儿说得对,我刘氏岂能与贼寇共事。”刘秀耐心劝说道:“匡复汉室虽然是我舂陵起兵的宗旨,可是不反莽何能复汉。绿林军举义旗,反王莽,天下归心。同样是反莽,为什么不可并肩作战共击新朝?何况目下形势危急,合则共享其利,分则皆受其弊。甄阜、梁立赐就是不希望咱们兵合,以利他们各个击破,逐一剿灭。”

一番话,合兵之利,清清楚楚,众人纷纷表示赞同。刘縯只得道:“既如此,便请三弟速往随州、郢州,说动两家合兵,共创大业。”计议已定,刘秀来不及歇息,又要起程。刘谡、朱祐又要跟随,刘秀笑道:“两位是刚猛之将,冲锋陷阵不在话下,可是这次不是去打仗,还是请嘉兄同去为好。”

刘嘉行事一向稳重,武艺也不错,听到刘秀点到他,欣然同往。两人稍作装扮,便跳上战马,往南奔驰。

舂陵距随州,仅四百里,两人抄近道,急行如飞,赶了半天一夜,第二天辰时,总算赶到随州地界,已是人困马乏。在马上草草吃点干粮,强打精神,继续赶路。刘秀四下张望,见前面山峦起伏,行人稀少。暗忖道,随州已在平林兵手中,这一带也该有平林兵活动,怎么才能跟他们联系上呢?

两匹马缓缓进山,因为赶了一夜的路,马也乏了,两人不忍心再急赶了。抬头往山上看,但见树木蓊葱,似乎藏有千军万马。刘嘉担忧道:“如此险地,恐怕会有盗贼出没。”

刘秀笑道:“随州尽为平林兵所有,就是有人埋伏,也是平林兵无疑。咱们正愁找不着他们呢!”

谁知,他话音刚落,忽然感到马往下沉,黑龙驹也知道不妙,奋力往上跳。可是晚了,只觉得脚下发空,“扑通”一声掉进陷马坑里。

刘嘉紧跟其后,一见大惊,慌忙拨马躲闪,谁知马蹄刚踩上路边的草地,也是“扑通”一声掉了下去。

刘秀知道中了埋伏,急也没用,干脆耐心等着。不多时,就听见杂乱的脚步声传来,有人叫道:“又抓住两个奸细!”

“哈,交给渠帅,便是奇功一件。”

“……”

紧接着,有两只挠钩伸了下来。刘秀不等挠钩钩住自己,便用双手抓住。上面觉得钩住了,便用力往上提。刘秀刚露出坑口,就被几个衣衫破旧的汉子摁倒在地,用绳子捆了。紧接着马匹也被钩了上来。回头看,刘嘉也被另几个捆了。

刘秀细心观察,猜测可能是平林兵。便不慌不忙地问道:“请问你们是什么人?大天白日竟敢劫道岂是君子所为?”

一个小头目模样的人冷笑道:“告诉你,我们是平林兵,专门在这儿抓奸细,怎么算劫道。再敢胡说,小心你的狗头。

刘秀大喜,忙道:“平林兵弟兄,我们不是奸细,是专门来找你们渠帅,共商大事的。”

“呸,还敢嘴硬。瞧你们这身打扮,不是新朝狗官,就是豪强地主。待会见了我们大人,自会有你的好看。”

刘秀哭笑不得,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衣服落满灰尘,经汗水浸透,又涩又臭,哪像官宦人家的打扮。不过,比起平林兵身上的破旧的衣衫,还算得上奢华。

几十个兵卒押着刘秀、刘嘉,牵着马匹,沿着盘旋而上的小路上山,走了小半个时辰才爬到山顶。山上只有一座简易的山寨依山势而建,几百名兵卒正在树下习练武艺。小头目看了两人一眼,对手下吩咐道:“好好看着,别让他们跑了。我去禀报安集掾大人。”

小头目进了山寨,没多会儿就回来了。一脸的阴笑,说道:“我安集掾大人说了,先打一百军棍,再行审问。来人,给我打。”两旁的兵卒二话不说,按倒刘秀、刘嘉,举棍就要打。刘秀一看要吃亏,自己挨打,受点委屈事小,见不着平林兵渠帅事大。心里一着急,忽然想起了刘玄。刘玄杀了游徼的当晚,刘秀亲自送他出了舂陵,刘玄就说过要去投奔平林兵,这时候说不定真的就在平林兵当中。想至此,他突然大声喊道:“刘玄刘圣公何在,我们从舂陵而来,有急事相告。快带我们去见刘圣公。”

手举大棍的兵卒一听,慌忙扔了棍子。小头目吃了一惊,忙问道:“你们真是从舂陵而来?”

刘嘉不耐烦地道:“这还能有错。我们是来找你们渠帅商议大事的,你们这么做,岂是待客之道?”

小头目赶紧松绑。忽听身后有人问道:“刚才抓来的奸细在哪里?”

刘秀听出是刘玄的声音,抬头一看,见寨门前站着一名平林兵将官,正是刘玄。忙惊喜地叫道:“圣公兄,我们在这儿!”

刘玄走过来定睛一看,认出二人。慌忙上前拉着两人的手激动地说:“文叔,嘉哥,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刘秀道:“一言难尽,还是进了山寨再说吧!”

“对,对,”刘玄这才想起自己是主人,忙殷勤地邀请二人进了山寨,来到大厅。刘秀把此行的目的说了一遍,最后说道:“请圣公马上带我们去见平林、新市渠帅早定大计。”

刘玄闻听大喜,道:“想不到伯升兄这么快就起兵了。刘玄无能,在平林兵中只做个安集掾的小官,也帮不上大忙。不过,平林、新市兵势单力薄,难以对新军展开大的攻势。两家渠帅也许有合兵之意。平林渠帅陈牧就在随州,我带你们去见他,晓以合兵之利,也许他会考虑的。”

刘秀、刘嘉心系舂陵,不敢耽搁,立刻就要动身。这时,从后房走出一名二十来岁的秀丽女子,对着刘玄嫣然一笑道:“相公,妾身听说舂陵来人了。”刘玄笑而不答,却向刘秀道:“文叔,你看她是何人?”

刘秀莫名其妙,仔细打量着那女子,觉得有些面熟,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只得摇摇头,刘玄有些失望,说道:“文叔还记得么?当年你我去新野卖谷,在酒店里遇着一个豪饮女子……”

“韩氏女?”刘秀忽然想起,脱口而出叫道。

“不错,正是小女子。”那女子上前,给刘秀、刘嘉道个万福说道,“我兄长韩虎硬逼我嫁给了当时的新野游徼屠天刚做妾。可是屠天刚生性暴戾,根本不把我当人,非打即骂。后来圣公逃避官兵追捕,躲入屠天刚府中,我把他藏入房中,躲过官兵的搜捕。再后来,我们就逃离都尉府,投奔平林兵。”

刘秀听明白了,忙上前施礼。“原来是嫂夫人,小弟有礼了。”

刘嘉着急地道:“此时不是细谈的时候,咱们速去随州要紧。”

刘玄知道他们心里有事,忙与夫人匆匆告别。三人出了寨门,上了马,如飞一般驰骋,不过一顿饭的功夫,便赶到随州城外。因为有刘玄带路,诸事顺利。两人顺利地见到平林兵渠帅陈牧,正巧新市兵渠帅王凤也来随州与陈牧商议军情。四人围坐在一起,谈起合兵之事。

铁匠出身的陈牧人高马大,脸色紫黑,说起话来,直来直去。粗大的嗓门说道:“舂陵刘氏,那是汉家皇族。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穷也少不得吃穿,为啥非要拎着脑袋反王莽?”

刘秀笑道:“如今是新朝天下,我刘氏没有了那份尊贵。跟贫民百姓一样受尽新朝的欺压豪夺。祖宗留下的那点儿家财,支撑不了几年。趁着还有点家底可以充作军资,不如跟天下豪杰一道起兵反莽,也算我刘氏为天下百姓出点力。”

“刘公子说话,果敢痛快!”陈牧拍手称赞。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 作者:司马路人